新婚少妇初尝禁果—新婚女警人妻迎合粗大

作者:新婚少妇初尝禁果—新婚女警人妻迎合粗大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张枫! 西装革履的张枫! 全身都弥漫着一股子潇洒劲儿! 拉风得像个男神! 丁芬芬以为张枫会挨得很惨很惨,最后会被抬出地下室! 而现在倒好,他竟然飘逸洒脱地走出来! 你你怎

张枫!

西装革履的张枫!

全身都弥漫着一股子潇洒劲儿!

拉风得像个男神!

丁芬芬以为张枫会挨得很惨很惨,最后会被抬出地下室!

而现在倒好,他竟然飘逸洒脱地走出来!

“你……你怎么回事?”

“你……你不是被几个保镖带到地下室去了吗?”

“刚……刚才不是你一声一声惨叫吗?”

丁芬芬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结结巴巴地问。

张枫耸耸肩膀:“妈,你看我这身西服怎么样?两年了,我第一次穿西服,感觉怪怪的。”

丁芬芬瞠目结舌地愣一会儿,而后突然跑出卧室,冲向地下室。

刚到角落处,就看到几个保镖正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走出来!

一个个血迹斑斑,惨不忍睹!

她又是一惊。

四个保镖都极其狼狈,根本不敢做出任何解释,捂住脸,痛苦万状地走出客厅。

丁芬芬猛地扭过头,又瞪向张枫,满脸都是震撼和疑惑。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这个疯子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沉默。

客厅内一片沉默。

张枫刚才听到丁芬芬打电话了,知道他老婆马上会回来,就走到沙发边坐下来,等着她回来。

想到小妹还在坏人手上,他又一次给那个男子打电话。

打通了,仍是无人接听!

现在钱是整够了,联系不上不是办法啊!他们不会是正在欺负小妹吧?!

张枫又一次心急如焚。

想了想,他觉得光等不是办法,必须主动出击。

这时候,他想起来,他有一位中学同学,姓侯,绰号猴子。四年前他们在一次同学会上喝过酒,当时他听猴子说他在一家私人性质的侦探社工作。

找这位同学帮忙调查一下?

张枫这样想着,打开手机,打开通讯录,寻找这位同学的手机号码。

找了几分钟,才找到这个猴子的电话,上面的名字就是猴子。

“喂,猴子,我是张枫啊!”

“张枫,呵呵,好久不见,听说你现在是苏氏家族的上门女婿,结婚的时候你也不请我喝喜酒!”

“当时太忙了,不好意思。对了猴子,现在忙什么呢?”

“搞物流,往国外发货。”

“现在还搞私人侦探吗?”

“哦?”电话里顿时捕捉到什么,“有事儿?”

“我要你帮我调查一个手机号码,而后调查这个人,报酬少不了你的!”

“没问题!手机号码你发给我,什么报酬不报酬的,自家兄弟好说!”

张枫兴奋地握了握拳头,随即把那个陌生人的手机号码提供给猴子,让他帮助调查,时间越短越好。

此时,丁芬芬站在一边,非常尴尬。

自从入驻这座别墅以来,她还是第一次拥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现在她总感觉,她不是这里的女主人,而张枫是这里的主人了!

看他闭着眼睛盘腿而坐,又看他时不时的会捏一捏几根手纸,她冷冷一笑,使用低微的声音说:“装神弄鬼,你还是那个疯子!”

没过多久,客厅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女子快步走进来。

客厅内顿时带进一阵沁人心脾的香风!

她身材火爆,皮肤雪白,两个眼睛像是黑宝石一般晶亮,脸蛋像玉盘一样精美!

正是张枫的老婆、丁芬芬的女儿、云海市第一女神——苏颖!

她一接到老妈的电话,就急急忙忙赶回来。

无论如何,她不允许保镖殴打自己的老公!

走进客厅,看到老妈站在客厅里,而张枫西装革履地站在一边,她不由得杏眼圆瞪!

一路上她都在想,老公一定躺在血泊里昏迷不醒,而老妈一定坐在一边满脸愤怒,可是现在看到的恰恰相反!

老公什么事没有,而老妈满脸委屈地站着!

“妈,这是怎么回事?”

丁芬芬也无法解释,看女儿回来了,顿时变得底气十足,指向张枫怒道:“这个死疯子刚才闯进我卧室骚扰我,现在又穿上西装在这里装神弄鬼,你让他自己说!”

“张枫!”苏颖看张枫还闭着眼睛想事情,娇斥一声。

张枫刚挂掉电话,转身走向苏颖,“颖儿,你回来了。”

苏颖冷冷道:“给妈道歉!”

张枫咬了咬牙,给丁芬芬鞠躬:“妈,对不起。”

苏颖走上前,拉起丁芬芬的手:“妈,别生气了。现在奶奶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需要陪护,我还得赶回去!我把张枫带过去,那样你就省心一些。”

不等丁芬芬说什么,她就转身走向房门:“张枫!跟我走!”

“好。”张枫快步跟上。

“颖儿,那老太婆已经不行了,陪护她还有什么用?”丁芬芬喊着问。

苏颖头也不回:“奶奶最疼我,她卧病在床,我必须陪她。”

不一会儿,他们坐进一辆黑色奥迪车中,苏颖开车便走。

一路上,她都一脸冰霜,一言不发。

张枫看到苏颖的表情,也难受。

当来到一个十字路口等绿灯的时候,他说道:“颖儿,我一直都非常尊重咱妈,我没有……”

“闭嘴!”苏颖盯着红绿灯,眼神里冷出冰来。

她相信张枫不会做出对不起她老妈的事情,他也不敢,可是因为他,害得她在路上跑来跑去,她很窝火。

现在奶奶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一秒钟也离不开人,她想着一天二十四小时陪着她!这个张枫倒好,就知道捣乱!

张枫又一次想到小妹,急得挠了挠长发,东张西望:“颖儿,我得下车。”

“不准!”

“颖儿,我有急事。”

“我说不准!”苏颖扭过头,杏眼一瞪。

张枫欲哭无泪:“颖儿,我真的有急事。”

“你会有什么急事?还出去疯疯癫癫地瞎胡闹吗?还叫我一次次给你善后吗?!”

苏颖说着眼睛湿润了,“张枫,我有你这么一个老公,我认了。跟你这样一个老公生活一辈子,我也认了!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说到这里,她控制不住感情,扭过头去,一下热泪盈眶。

她是苏氏家族的大小姐,是苏康私立医院的副院长,是云海市公认的女神!

以她的条件,她可以找到天下最优秀最帅气的男神做自己的老公!

可是她摊上一个疯子老公!

她的婚姻大事是奶奶决定的,为了奶奶,她认了!可以张枫一次次做出疯狂的事情,让她颜面尽失!

她一次次耐心地劝告他,要冷静,要老老实实地留在家里,或是老老实实地留在他小妹身边!可是他倒好,一次次把他的话语当成耳旁风,一次次闯祸!

对他,她已经失望透顶!

“颖儿,你别难过。对不起,我以后会争气的!”

张枫看到苏颖哭了,慌忙道歉。

在这个世界上,太多太多的人看他的笑话,太多太多的人鄙视着他,可是颖儿对他不离不弃,不但给他治病,还保护他!

这样的女人值得他爱上一辈子!

看到自己惹她伤心,他心里针刺一般疼痛!

“争气?你会争什么气?”

苏颖擦着泪水苦笑,看绿灯亮了,慢慢启动轿车,“你别惹我生气就够了。”

正说着,张枫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他掏出一看,心中狂跳!

等来的电话终于来了!

正是那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带着二百万现金去大闸公园,你一个人,到了之后跟我联系!玩花样,你连尸体都见不到!冰冷的声音说完,电话就挂了。

张枫心中怦怦乱跳起来,看向苏颖急道:“颖儿,我得下车,我真的有急事!”

现在必须去银行取钱!

而后以最短的时间赶到大闸公园!

“刚才你怎么说的?你就这么争气?”苏颖冷冷问。

“老婆!我真的有急事!小妹需要我过去一趟!”张枫急得大汗淋漓。

苏颖突然冲着张枫哭喊一声:“不准!!”

张枫抓耳挠腮,恨不得破窗而出。

没办法,现在颖儿开着车,他只有等。

轰轰!

苏颖看到前面车少了,一踩油门突然加速。

现在他们行驶在一个湖泊边的环湖公路上,公路十分宽阔,而湖面上波光粼粼,有快艇开过。

张枫一直在焦急地东张西望,突然注意到湖面上飞来一艘快艇!

像是失控,直接朝着湖边的一根路灯杆撞来!

“小心!”张枫眼明手快,抓住方向盘朝着左边一推。

轿车立即朝着左边飞去。

“呀!你干什么?!”苏颖吓得尖叫起来,花枝乱颤。

张枫抓着方向盘,又猛地一拉。

轿车立即猛地甩头,行驶在原来的路线上。

“呀!你干什么?!”苏颖尖叫着猛踩刹车,身上一下香汗淋漓!

与此同时,湖面的一根路灯杆突然歪倒,砰的一声歪到马路上!

差一点没有砸到他们的奥迪车上!

砰砰砰!

后面的三辆轿车几乎同时撞到路灯杆上。

砰砰砰!

紧随其后的几辆轿车先后相撞!

后面的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突然向右猛打方向,一头撞开护栏,扎进湖水里!

扑腾!

湖面上溅起一片巨大的水花。

再看马路上,一片狼藉,血迹斑斑!

还有轿车车头冒起滚滚黑烟!

“都是你搞的!”

苏颖气得抬手就给张枫一耳光,“你是不是不要命了,我开车的时候你也疯!你看看后面,连环车祸啊!”

看一眼后面的场景,她惊心动魄,都不看看第二眼。

张枫来不及解释,快速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颖儿,你拨打急救电话!”

跳下车,冲向湖边。

那辆红色跑车冲进湖水里之后漂浮起来,里面的女司机正拼命拍打车窗玻璃。由于一直用力,又由于惊恐,她的力量越来越弱!

当感觉到跑车缓缓下沉的时候,她朝着外面扯着嗓门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快救命啊……”

张枫注意到车内的女子,加速奔跑,纵身一跃跳进湖水里。

扑腾!

他一头扎进水里,在水里来个猛子,游出十几米远才露出水面,而后蛙泳划水来到跑车边。

“救命啊!救命啊!”跑车现在只露出一个车顶,女子看到张枫游过来,拼命地拍打车窗。

张枫抓住驾驶座车门把手用力拉起来。

咔嚓!

门把手拉掉了,但是车门没有打开!

“闪开!往后退!”张枫扬起胳膊,使用胳膊肘狠狠敲击车窗。

嘭!

嘭!

不几下,车窗被张枫敲开一个窟窿。他胳膊肘上面的西服磨出一个大洞,露出里面的白衬衣。

他把胳膊伸进去,打开车门开关,猛地一拉,这才打开车门。

这时候,湖水呼呼呼的往车里灌,使得跑车快速下沉。

张枫一把抓住女子的胳膊,硬把她拽出来。

“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女子死里逃生,搂住张枫,气喘吁吁地大哭。

“你别搂我太紧,我没法划水了,你给我一只胳膊就行。”张枫拉起女子的一只胳膊,朝着湖边划去。

女子突然扭过头去,看向正在沉没的跑车,伸出手,哭喊道:“我女儿……”

说到这里,她喝了一口湖水,呛得剧烈咳嗽起来:“我女儿她……我女儿她……”

“我去!你自己先游泳!”张枫深呼一口气,往下一缩钻进水中,朝着跑车游去。

动作灵敏,速度很快,像是一条黑鱼!

只是跑车下沉很快,他游上五十多米深才追上跑车。

这个深度的湖水十分冰凉,他感觉双腿都要痉挛了!

并且视线开始变得有些模糊!

游到跑车前窗边,他看了看副驾驶,没人。

又看看后座,也没人,只是后座上放着一个像鞋盒一样的黑色盒子。

他咬紧牙关,抓住门把手用力一拉。

这一次直接拉开了,他钻进去,抓住黑色盒子。

顺势他看一眼后备箱里面,看到里面有几箱酒,便抓着黑色盒子退出来。

不对啊!那美女说她女儿在车内,怎么没人?难道掉到湖水里了?

张枫瞪大眼睛观察四周。

看了看什么都没用,并且视线越来越模糊!

这时他有种要窒息的感觉,不能再坚持寻找下去,摇摆双腿朝上游去。

虽然他的身体已经觉醒,但是这是深水,不但湖水冰冷,而且水压很强,他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

突然间,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袭来!

张枫感觉整个身子都在旋转,都在坠落!

他相信,自己现在要是双手和双脚不动的话,很快就能沉到水底!

不行!小妹还等着我去救!

张枫暗叫一声,咬紧牙关朝着上面奋力游去。

只是往上游出十几米深,他看到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感觉自己离湖面还有十几米的距离!

而这十几米的距离对他来说,就是一道很难逾越的鸿沟!

张枫!坚持住!

小妹还要你救她!

老婆还需要你保护!

奶奶还需要你治病!

你自己也需要证明你自己!

想到这里,张枫龇牙咧嘴地朝着上面游!

把最后的一点力气都使出来了!

这时,苏颖站在湖边冲着湖面上大声地哭喊:“张枫!张枫!你快出来啊!你快给我出来啊……”

湖边已经聚集很多车辆和行人,大家都静静地看向湖面,没有人敢下水!

这湖水的最深处有一百多米深,一般人根本不敢下去救人!再说大家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能不惹麻烦就不惹麻烦。

呼……呼……呼……

张枫突然探出了脑袋,大口大口地呼吸。

终于上来了!

他感觉上面再有半米深,他就上不来了,暗暗庆幸:刚才真是走了一趟鬼门关!

“张枫!”苏颖看张枫出来了,一下泪流满面,“你个死疯子,终于出来了!”

过了一分钟,张枫感觉恢复一些体力,游向那个正在等候他的女子。

游到她身边,他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大声问:“你女儿在车上吗?”

女子已经没有多少体力,搂住张枫的肩膀,气喘吁吁地回答:“我女儿不……不在车上,今天是……是她生日,我……我妈给她买的礼物在……在车上……”

“你怎么不早说,差点没把人害死!”张枫怒喝,气得把黑色盒子扔到一边。

知道车内没她女儿,他就不会走那一趟鬼门关了!

女子慌忙扒着水去拿盒子:“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妈临死前送给我女儿的礼物,所以我……”

费力地游到盒子边,一把搂在怀里,泣不成声。

张枫见状,叹口气,游向她:“算了算了,我拉着你的一只胳膊,带着你上岸。”

来到女子身边,拉起她的胳膊,慢慢游向岸边。

“帅哥,我刚才想说,可是我被湖水呛到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用我一辈子报答你……”女子哽咽着说。

“得了得了,你别搂住我的脖子就行了,这样我呼吸都困难。”

女子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只胳膊竟然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松开来,扒住他的肩膀。

“快上来!”当他们来到岸边的时候,苏颖已经站在岸边,伸出双手搀扶着女子上岸。

护栏边的人都远远看着,没有人下去,倒是有人拿着手机录像或是拍抖音。

“哎呦,我的宝宝啊,妈妈差点就见不到你了……”女子瘫坐在湖边的石子上,一边哭泣,一边惊魂未定地看向湖面。

刚才不是这个帅哥,她就已经和跑车一起沉到湖底了!

想想都一阵后怕!

张枫浑身都湿透了,脱掉西服。

突然想到手机,他慌忙掏出来,一看水流流的。

按了按开机键,黑屏。又按了按,仍是黑屏。

“别开了,进水,不能用了!张枫,路上发生连环车祸,你现在还顾得上你的手机?”苏颖怒气未消地问。

到现在为止,她都认为公路上的车祸是张枫造成的!

张枫一下头皮要炸!

手机不能用,可是不行!

绑架小妹的人联系不上他,小妹一定有危险!

“颖儿,快走,我得去买部手机,而后去大闸公园!”张枫拉起苏颖便走。

苏颖气得甩开他的手:“你还想着你的手机?!交警大队快来了,我们得自首!”

越想越气,两眼含泪地怒斥:“张枫!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你看你今天造成多大的麻烦!”

“颖儿,后面的车祸跟咱们无关!现在我得买手机!”张枫急得要跳起来。

那个坐在石子上的女子慢慢站起来,由于身上的红裙都湿透了,粘在了身上,使得她的火爆身材显露无遗:“这位帅哥,你叫张枫是吧,这样好了,我买部手机送给你!不过,你得等我的人来到这里!”

张枫现在哪有时间,转身便走:“颖儿,我得抓紧时间买手机!”

苏颖快步跟上,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不能走!现在车祸死人不死人还不知道呢,你不能走!”

张枫急得头皮真要炸了:“颖儿!我真的需要手机,我的手机卡必须用,我需要接听一个重要的电话!”

“你会有什么重要的电话?说话又开始没谱了!”

“……”张枫很无语,有撞墙的冲动。

现在苏颖不让他离开,怎么办?

他向苏颖伸出手:“颖儿,那你的手机我先用一下。”

没办法,他只好先使用颖儿的手机跟绑架小妹的人联系!

“不准!”苏颖把她的白色手机背在身后。

张枫欲哭无泪:“为什么?”

“你除了闯祸还会闯祸,我能相信你吗?现在你就老老实实地呆着,等交警过来!我可告诉你,你今天闯的祸太大了,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你摆平!”

张枫两眼一黑,摇晃了两下,差点没有歪倒。

“张枫,你没事吧?”那个红裙女子搀扶住张枫,“我的手机是防水手机,不知道还能不能用,要不你试试吧!”

张枫精神一振,睁开眼睛来。

接过女子的手机,他打开来,在女子的指点下打开屏保,而后打出去那个陌生男子的电话。

为了不让她们听到,他往一边走了走。

不一会儿,电话里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喂!薛娥,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张枫听到声音,慢慢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心中一阵狂跳,脸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个男子就是以前跟他准备二百万的男子!

而这个男子竟然认识薛娥!

就是刚才他在湖水里救出来的那个女子!

他不敢想,事情竟然会这么巧!

“薛娥,你怎么不说话?喂,喂,怎么不说话?你在听吗?”电话里的男子连连追问。

张枫挂掉了电话,快步走回去。

“电话打通了吗?”叫薛娥的红裙女子问。

“没有。”张枫抓住薛娥的胳膊,走向一边,“过来,大姐,我想单独跟你谈谈!”

薛娥一愣,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一眼苏颖。

苏颖担心张枫还要闯祸,快步跟前,抓住张枫的胳膊来:“你干什么?我叫你老老实实地呆着!”

“颖儿,我想问这位大姐几句话。”

“你和这位大姐是陌生人,有什么好问的?”

“颖儿!”张枫急得喊起来,“就两分钟的时间!”

“一秒钟都不行!”苏颖拉起他的胳膊,又看向薛娥说,“大姐,这是我老公,有点抑郁症,所以有时候做事容易冲动,请你别介意。”

薛娥又是一愣,观察起张枫来。

她感觉张枫挺正常的,要不是正常人,会下水救她?!

想到张枫救过她的命,她微笑道:“这位美女,没事儿,他想问就让他问嘛。刚才在水中我真的害怕得要死,跟张枫沟通一下,反而心里会好受些。”

就在这时,马路上传来警笛的声音!

两辆警车快速开过来!

“交警来了,快走!”苏颖又一次拉起张枫来。

张枫急了,猛地甩开她的手:“颖儿!我真的想和这位大姐沟通两句话!”

苏颖没想到张枫会甩开她的手,杏眼圆瞪地看着他。

一句话都不说,就死死地瞪着他!

张枫顾不上她,拉起薛娥的胳膊,走向一边去:“大姐,过来,我问你两句话。”

薛娥又看一眼苏颖,跟着这个来到一片灌木丛边,“张枫,你要问什么?”

张枫打开手机来:“你看这个号码,你了解吧?”

薛娥一看,脸色一冷:“了解,不过我早就不跟他联系了,这个号码我也删除了,你怎么知道这个手机号码的?”

张枫不便多说,看一眼四周,说道:“大姐,将来我会跟你解释的,现在你跟我说说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刚说到这里,手机响起来。

张枫一看号码,钢牙一咬!

正是他们刚刚提到的号码打过来的!

分享给小伙伴们:
新婚少妇初尝禁果—新婚女警人妻迎合粗大: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新婚少妇初尝禁果—新婚女警人妻迎合粗大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