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长辈禁忌文H&新婚晓静与翁公笫一章

作者:与长辈禁忌文H&新婚晓静与翁公笫一章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林若烟恼羞成怒的吼道:谁让你打开了? 白振东理直气壮的解释道:我不打开,万一你是让我去买毒品,那我岂不是被你卖了,我才没那么傻呢! 你林若烟气得面红耳赤,可是自己总

林若烟恼羞成怒的吼道:“谁让你打开了?”

白振东理直气壮的解释道:“我不打开,万一你是让我去买毒品,那我岂不是被你卖了,我才没那么傻呢!”

“你——”林若烟气得面红耳赤,可是自己总不能一直不穿内裤晃荡在公司里吧!要是被其他人发现,自己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想到这,她无奈起来,上次笑话自己在美国的朋友上街竟忘了穿内裤,没想到这样低级的错误也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今天刚上任,公司有很多事等她处理,而且还要熟悉公司的业务流程,根本没有时间回家或者去商场,更何况自己刚从美国回来,在三江这座城市里,根本没有什么朋友,以前的大学同学,早就各奔东西了,所以总不能让公司的其他员工替自己去买内裤吧?

这件事若是在公司传开了,自己在公司根本呆不下去,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唯一合适的人选,那就是白振东,这个人虽然看起来色眯眯的,但他刚刚签了一份特殊的保密协议,他要是敢把这件事捅出去,就会面临一千万的违约金。

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林若烟快速地接起了电话,在电话里一个劲的说:“好,我知道了,我尽快处理。”

为了不耽误工作,林若烟立刻对白振东命令道:“按照纸条上面写的,你马上去趟宝丽商场,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

白振东质问道:“林总,这买内裤的事跟工作没关系吧?”

林若烟没好气的说道:“怎么没关系?你现在是我的助理,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可是,这买内裤的事,你最好找个女人。”白振东建议道,让他一个大男人去买女士内裤,促销员会怎么看他?把他当成变态?

林若烟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抬起头来,厉声地说道:“你再不从我办公室消失,你这个月的工资就会从五千变为四千五。”

没办法,谁叫白振东是给人打工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刚准备离去,身后的林若烟又叫住了他:“等等!”

白振东转过身来,看见林若烟手里握着他之前签署的劳动合同和保密协议,林若烟得意的提醒道:“你可是签了公司的保密协议,这件事要是让第三个人知道了,你将会面临一千万的违约金。”

“什么?一千万?”白振东脸都绿了。

林若烟补充道:“还有,没经过公司的同意,你不能擅自离职,私自违抗公司的安排,都会面临一千万的违约金。”

白振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这个女人给坑了,而且坑得那叫一个狠啊!难怪人们常说,最毒妇人心。

眼下有什么办法,名字都签了,即便是把自己卖了,也不值一千万啊!看来以后要一辈子困在这家公司了。

他佩服的说道:“林总,你真狠!”

林若烟得意的笑道:“女人就应该对男人下手狠点!”

……

白振东离开了公司,在楼下的车站乘坐公交车去了宝丽商场。他来三江市一个月了,对三江还是不太熟悉,他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三江市的。

一个月前,自己在公交车上醒来,除了钱包里那少许的钞票和一张身份证外,自己便一无所有,脑子像是被清空了似的,完全想不起曾经发过的事。

他去看过医生,医生说他这是选择性失忆,要通过自身的调养慢慢恢复,至于多久能恢复,就只能看个人造化了。

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去找脑科方面的名医,说不定他们有其他的治疗方法,不过这治疗的钱,就无法估计了。

在陌生的城市里,为了生存,他不得不选择去工作,因为有了钱,才能治好自己的病。

他在这里,没有一个朋友,好歹现在有了一份可以维持生计的工作。

可是,他看着手腕上戴着的劳力士手表,他发现是真的,想必自己曾经也很富有,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三江市,依然是一个谜团。

他试着去回忆,可是脑子里面完全想不起曾经发生的事,倒是他发现自己的身手非常不错,由此推断,自己曾经有可能是个打拳击的,又或者是当兵的,再或者是给人当保镖的,最坏也是一个小混混……

不过,这种种可能也只是白振东的猜想。

半个小时后,公交车在宝丽商场附近停了下来,他比较熟悉这个地方,因为他租的房子就离这不是很远,之前为了找工作,没少在这附近折腾。

他下了公交车,穿过宝丽广场,终于走进了宝丽商场。

宝丽商场是三江市最大的购物商场,这里是奢侈品的天堂,也是女人摧残男人腰包的屠场,有的男人在这里抱得佳人,有的男人却在这里躺着中枪。

白振东在宝丽商场转了转,最后去了专卖女人内衣裤的六楼,这里的货架上挂着琳琅满目的内衣裤,她们像是一位位整装待发的战士,在竭力保护女少主的两个姐妹时,却牺牲在一双双粗狂的魔掌之下。

刚到六楼,白振东发现这层楼清一色的女人,自己突然出现在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少女顾客的向他投来异常的目光。

他粗略扫了一眼,发现这里美女如云,突然想到一个既能泡妞,又能避免尴尬的好主意。

几分钟后,在六楼的路口出现了一个戴黑色墨镜,拄着一根竹棍的男子,此人真是乔装打扮后的白振东,他用竹棍敲打着商场的地板,一点点朝前挪步。

许多女人见状,小声议论道:“瞎子怎么跑来这里了?”

也有女人小声道:“这个男人好帅,可惜是个瞎子……”

白振东敲打着地板,走到黛安芬专柜停了下来,他发现黛安芬的促销员长得有几分姿色。

他走了过去,装瞎的问道:“美女你好,请问黛安芬专柜在哪?”

穿着性感短裙的大胸美女走了过来,发现白振东是个盲人,但并没有半点嫌弃之意,热情的招呼道:“先生你好,我们这里就是黛安芬专柜,请问有什么能帮你的?”

白振东抖抖索索的将林若烟写给他的纸条递给了美女,说:“我老婆生病了,想买一条内裤,你给看看,有这款式吗?”

大胸接过纸条低头仔细看时,白振东那惊奇的目光却落在了美女的胸前,她穿着低胸的白色背心。

由于白振东戴着墨镜,大胸美女根本不知道他在偷看,她看完纸条后,将纸条递给了白振东,说:“我们这有。”

白振东在接纸条时,故意将右手伸到了美女的胸前碰了一下。

大胸美女被白振东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白振东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不是碰到你的胸了?”

大胸美女见白振东是个盲人,也只好若无其事的说道:“没事,我去给你拿。”

在美女转身的时候,白振东直勾勾盯着大胸美女那丰腴的翘臀,走起路来,一扭扭的,着实惹人眼。

大胸美女从货架上取下一条性感的蕾丝内裤,说:“这种款式现在有两个颜色,你要白色还是粉色?”

白振东觉得林若烟应该穿粉红色好看,于是指了指货架,说:“拿那条粉色吧!”

此话一出,大胸美女皱紧了眉头,讶异地问道:“你怎么知道货架上那条是粉

白振东在心里暗骂道,露馅了。

可是,为了不让眼前这大胸美女误认为自己是流氓,就佯装很激动地说道:“天啦!我竟然能看见了,老天有眼啊!终于让我重见光明了!”

说完,他摘下墨镜,握着大胸美女的手,激动得眼角都湿润了,哽咽的说:“你知道吗?我瞎了二十年,这二十年来,我时常被人笑话,我是多么希望能睁开眼看看这个美好的世界,没想到……”

说到这的时候,白振东故意停了下来,佯装用胳膊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继续演戏道:“没想到医生说的奇迹真的发生在我身上了,我这是在做梦吗?你告诉我这是在做梦吗?”

大胸美女没想到在这个盲人身上还有这样的故事,万分同情的说道:“这不是做梦,这一切是真的。”

白振东突然扑进了大胸美女的怀里,哭着说道:“没想到我重见光明之后,第一个见到的人是你,真的谢谢你……”

大胸美女突然被白振东这么一抱,虽然有些错愕,但想到白振东如此可怜,也就拍着白振东的脊背安慰道:“别哭了,你能重见光明,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你应该开心才对!”

大胸美女在安慰白振东,他却陶醉在美女的温柔乡中。

可是考虑到时间问题,他要是回去晚了,指不定林若烟又会拿合同说事。他搂了一会儿,就松开了大胸美女,又佯装抹了抹眼泪,说:“我得把这件事告诉我老婆,她要是知道我重见光明了,不知道该多高兴!”

大胸美女点点头,道:“嗯,赶紧回去跟她分享你的好消息吧!”

顷刻,白振东就去六楼的收银台付钱,他没想到一条内裤将近两百块,他离开公司的时候,林若烟根本没有给他钱,所以买内裤的钱,只好自己垫付了。

付完钱,走回黛安芬专柜的时候,他嘴里一直在嘀咕:“尼玛!一条内裤这么贵!”

回到专柜,大胸美女已经替白振东包好了内裤,递给他的时候,无比温柔的说道:“赶紧回家吧!”

白振东点点头,很感激地说道:“美女谢谢你,你是我见过心肠最好,长得最漂亮的女孩!”

大胸美女甜甜一笑,朝白振东挥了挥手指头道:“拜拜!”

刚说完,大胸美女就去招呼其他客人了,白振东看了她一眼,恋恋不舍的转身离开。

……

离开宝丽商场后,白振东刚坐上公交车,西裤口袋里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掏出自己花几百块买的山寨手机,低头一看,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手机号。

他心想,难道是面试电话?但想不起是哪家公司打来的,因为之前找工作,他胡乱递交了很多份瞎编的简历。

他愣了一下,才试着接听了电话:“喂!”

刚接通电话,手机听筒里就传来林若烟有些着急的声音:“你死哪儿去了?怎么还没回来?”

白振东恭敬地回应道:“林总,我在回公司的公交车上。”

林若烟催促道:“你赶紧回来跟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白振东好奇的问道。

林若烟没好气的说:“回来再说!”

白振东刚想继续问,林若烟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白振东握着手机,信誓旦旦的嘀咕道:“总有一天会让你败在我的魔掌之下,到时候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嚣张!”

二十分钟后,白振东才回到了草原乳业,她在办公室里并没有找到林若烟,就走到前台,问公司的前台阿珠:“小美女,林总人呢?”

阿珠低头在整理桌上的文件,头也不抬的回应道:“在会议室开会!”

说完,阿珠突然想到一件事,抬起头来问道:“喂,新来的,你刚才去哪儿了?市场部的江主管一直在找你!”

白振东愣了一下,嘴里嘀咕道:“江主管?”他完全不知道这个江主管是何许人也。

阿珠也把好奇的目光投射而来,质疑道:“你不知道市场部的江主管吗?”

白振东摇摇头,道:“我刚来,不太清楚。”

阿珠好心的提醒道:“新来的,好像你被分到市场部六组,六组的主管就是江红,他是草原乳业的老员工了,脾气有点不好,你最好小心点,六组被他炒掉好几个员工了。”

对于阿珠的提醒,白振东感激地说道:“美女,谢谢你!”

阿珠冲白振东微微一笑,好奇的问道:“不用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白振东!”

他刚说完这话,身后就有人叫他的名字:“白振东!”

白振东遁声望去,从公司那头迎面走来一个戴眼镜的男子,黑色的西装笔挺,寸头发型,身材有些健硕,走起路来就跟踏正步似的,不过他发现这男人脸上有很多让人恶心的青春痘。

见到江洪第一眼,白振东就有点看不惯他,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一股欠揍的气息。

这时,阿珠悄声提醒道:“他就是江主管!”

说完,阿珠就抱着一摞资料离开了前台。

江洪走了过来,打量了一眼白振东,发现跟简历上面的照片有些像,便质问道:“你就是白振东?”

白振东点点头,根本没明白怎么一回事。

江洪不悦地问道:“你一大早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你!”

白振东差点把买内裤的事脱口而出,忽想到林若烟的叮嘱,只好撒谎道:“出去买了点东西!”

江洪见白振东是新员工,就严肃地警告道:“以后离开公司必须向我请假,而且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严禁离开公司,要不然就按旷工处理,旷工一天,人事部会从你工资里扣掉100元作为惩罚。”

白振东有点懵,自己不是被调到林若烟那担任助理一职吗?怎么市场部的人倒在自己头上撒起野来了。

在没弄清楚这件事之前,他也不想得罪人,说不定以后这个江洪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江主管,我知道了,今天刚来,不知道公司里面的规矩,这样的事,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了。”白振东客套的保证道。

江洪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立刻吩咐道:“你马上回我们组,我要开一个小会。”

说完,江洪就朝市场部经理办公室走了过去。

白振东根本不知道市场部六组在什么地方,在办公大厅找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了六组的指示牌。

他刚去六组报到,就看见推门的王大海,这家伙正在电脑上看着什么,眼角的余光发现了白振东,立马站起来,吃惊地问道:“你被分到六组了?”

白振东点点头,道:“嗯。”

王大海立马走了过来,主动笑着介绍道:“你好,我叫王大海,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多多关照!”

打心里白振东还特别感谢王大海,要不是他突然一推,自己哪会占林若烟那么大的便宜。

两人刚握完手,王大海好奇的目光就落在了白振东手里提着的方便袋,说:“你一大早去哪儿了?江主管到处找你……咦!你这是买的什么,给我看看!”

王大海没经白振东同意,一把就夺了过去,白振东赶紧伸手抓回来,由于他用力过猛,王大海手里的方便袋就被硬生生的扯开了,一条粉红色的性感蕾丝内裤就掉在了地上,王大海捡起内裤仔细看了看,惊诧地说道:“不会吧!你喜欢穿女人内裤

这会儿的白振东真想弄死王大海,他的嗓门声又大,六组的其他员工听见这话,纷纷将好奇的目光投射而来,而且注意力全在王大海捡起来的那条内裤上。

白振东不想他们误认为自己是个变态,只好解释道:“你才喜欢穿女人的内裤呢!我这是给我女朋友买的。”

“你交女朋友了?”王大海表现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好像白振东有女朋友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怎么了?不能交?”白振东反问道。

王大海见白振东收好了内裤,小声道:“哥们,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小组不允许谈恋爱,要是被江主管知道了,非开除你不可!”

白振东很是不解的问道:“还有这事?”

王大海点点头,继续解释道:“江主管说,谈恋爱会耽误工作。”

说话间,六组的另外三个同事分别走了过来,个头稍胖的应和道:“兄弟,大海说得没错,你小心点为好,我们六组被炒掉了好几个同事。”

另一个比较矮,身材有些消瘦,他无比苦逼的说:“你看看哥几个,都快被江主管逼疯了,看见妞不能泡,你知道有多窝囊吗?”

最后一个年龄稍大,他似乎深有体会,感叹道:“我在公司呆了四年,我现在都快三十岁了,我至今都没女朋友,我的爱情都快葬身在草原乳业了。”

几人正说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传来,个头较胖的徐克悄声道:“江主管来了。”

几人迅速回到属于自己的办公桌上,江洪走进六组,就拍了拍手,大声说道:“大家放下手中的工作,我们开个小会。”

几人迅速将目光转移到江洪身上,他背着手,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子,装模作样的说道:“今天我们六组又增加一名新员工,他叫白振东,大家欢迎他的到来!”

白振东被提到名字,站了起来向大家鞠了一个躬,其他四名同事鼓掌表作欢迎。

江洪又慎重地说道:“六组的规矩我之前已经宣布了,不过今天来了新同事,我再宣布一下,我希望大家遵守,力作公司市场部最优秀的小组。第一,身为六组的人必须团结一致;第二,严禁谈恋爱;第三,混吃混喝的趁早滚蛋,我们组不留废物;第四,作为六组的成员要敢于挑战……”

江洪一口气宣布了很多条规矩,当然这有些是公司的规定,有些却是江洪私自定下来的,在草原乳业,他想成为销售精英,所以把很多的重担子全都压在了六组的成员身上。

小会中途,林若烟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六组,也引起六组所有人的注意,胖子悄声说道:“新来的老总长得真正点啊!”

江洪见到林若烟的时候,也恭敬地喊道:“林总!”

林若烟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就看见了白振东的影子,立马对江洪说道:“我找一下白振东。”

江洪知道白振东这小子刚来公司,就在公司小有名声,因为替公司解决了小麻烦。

但是,他没想到新上任的林总会亲自来市场部找他,而且看两人的关系有些不一般。

江洪试着问道:“林总,您找他有什么事吗?”

林若烟总不能把买内裤的事告诉给江洪吧!冷着脸说道:“我找他什么事,还需要你批准吗?”

江洪一听话语不对,立马谄媚的说道:“林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林若烟没工夫听江洪解释,她还听说江洪是副总的表弟,所以把副总突然请病假的火气全都撒到江洪身上了。

她今天刚上任,公司的副总就请假一个月,还有其他几个部门的经理同时请假,据她调查发现,这几个部门的经理都是万源鸿的老部下,所以公司发生的请假事件,都是万源鸿特意安排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林若烟难堪,打电话求他回来。

之所有万源鸿这么做,无非就是林若烟抢了他的位置,原本以为,草原乳业的老板因生病不得不把公司交给万源鸿全权管理,没想到竟新聘了一个从国外回来的黄毛丫头,这让万源鸿完全接受不了,她凭什么啊?就凭那几张文凭?

让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丫头来带领万源鸿的团队,他心里肯定不服气,草原乳业发展至今,有这等规模,功劳非他莫属。

林若烟不耐烦的说道:“好了,我不想听你解释。”

说完,林若烟直接点名:“白振东,来下我办公室。”

在众目睽睽之下,林若烟直接把白振东从市场部领走了。

其他几名同事羡慕不已,都在心里埋怨自己长得太丑,要不然也会享受白振东这特殊待遇。

他们也在怀疑白振东跟林若烟是不是有特殊关系,要不然怎么会亲自到市场部要人。

白振东和林若烟离开后,江洪朝垃圾筒里使劲吐了一口唾沫,嘴里嘀咕道:“妈的!嚣张什么?早晚会把你撵走,看你还能神气多久!”

到了总经理办公室,白振东及时将内裤呈上,歉然的说:“林总,不好意思,刚才一不小心把袋子扯烂了。”

林若烟看了一眼袋子里面的内裤,眉头深锁的问道:“怎么是粉红色的?”

白振东挠了挠后脑勺,嬉皮笑脸的说道:“你纸条上又没有写指定要什么颜色,我就替你选了一条粉红色,我觉得粉红色穿在你身上肯定好看!”

林若烟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谁告诉你我要穿了?”

白振东结结巴巴的说:“林总,你……早上不是没穿……那啥……”

这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若烟强行打断了,“你给我闭嘴!以后不准提今天早上你看见的事!”

白振东连连点头,表现出一副完全听从的样子,也知道了林若烟的软肋。

林若烟又无理的要求道:“还有,不准乱想!”

这话有点强人所难了,他委屈的说道:“林总,这怎么控制啊?我这脑子又不是电视机,你摁一下它就能暂停。”

“我管不了那么多,你要是敢胡思乱想,我弄死你!”

白振东在心里邪恶的笑道,是在床上弄?还是在别的地方弄?

想到这,白振东的脸上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容,正好被林若烟捕捉到了。

“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你信不信我把你脑子给你撬开?”林若烟一边说,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了剪刀。

看到剪刀,白振东就胆寒,下意识的捂着裆部,心惊胆战的问道:“林总,你撬脑子拿剪刀做甚?”

只听见“咔嚓”一声,林若烟用剪刀剪掉了内裤的商标,嘴里却富有深意的说道:“你以后要是再敢对我胡思乱想,我就替你剪了它!”

“不敢了!”白振东赶紧妥协。

这时,剪完标签的林若烟,立刻对他吩咐道:“你出去替我守着门,任何人都不允许进来,包括你在内,你要是未经我同意,擅自闯入,我就真剪了你!”

林若烟的办公室是封闭式的,门一关,办公室外完全看不见,就连里面发生什么事,也完全听不见,但白振东发现,除了总经理办公室是封闭式的,其他管理层的办公室都是开放式的,要不是这样,林若烟也只能去厕所换了。

当然,白振东知道林若烟关门做什么,但还是故意说道:“林总!您放心大胆的穿吧!我替你守着门,不会让人进来的。”

听到这话,林若烟白皙的脸蛋又羞红起来,一个劲地催促道:“你快给我滚出去!”

分享给小伙伴们:
与长辈禁忌文H&新婚晓静与翁公笫一章: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与长辈禁忌文H&新婚晓静与翁公笫一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