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乳被老汉揉搓玩弄小说 陆嘉珩初栀第一次

作者:双乳被老汉揉搓玩弄小说 陆嘉珩初栀第一次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白振东没想到林若烟却在这个时候插上一脚,本来这件事很快就可以解决的,现在对方把矛头转移到了林若烟身上,这事就麻烦了,况且光头男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林若烟长得跟天仙似

白振东没想到林若烟却在这个时候插上一脚,本来这件事很快就可以解决的,现在对方把矛头转移到了林若烟身上,这事就麻烦了,况且光头男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林若烟长得跟天仙似的,谁见了都会动心。

白振东脸上陪着笑,说:“大哥,她不会喝酒。”

光头男打了一个饱嗝,看着林若烟猥琐的说道:“不会没关系,喝酒这事我可以亲自教她。”

白振东一边试着将林若烟拉到自己身后,一边笑着说道:“大哥,我陪你喝,喝到你满意为止!”

听到这话,光头男突然将一只手搭在了白振东的肩膀上,勾着白振东的脖子直接进了旁边的包厢,两人刚走到门口,光头男突然停了下来,对身后林若烟勾勾手指头,说:“美女,你也来!”

白振东使劲朝林若烟使眼色,她刚想转身离开,却被光头男的两名手下挡住了去路。

染着黄色的小子对林若烟凶巴巴的说道:“我老大叫你呢!没听见吗?”

林若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跟随白振东走进了光头男他们所在的这个包厢。

刚进包厢,白振东就感觉里面烟雾缭绕,而且还特别的闷,包厢里有好几个穿得极其暴露的女人,见到光头男进来时,一个个恭敬地喊道:“黄哥!”

光头男抬手一挥,说:“你们都出去。”

“好的,黄哥。”几个女人听话的齐声回应。

几个女人离开包厢后,光头男的手下全都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光头男眼前的白振东和林若烟。

光头男刚坐下,就将茶几上的麦克风递给了林若烟,笑着说道:“美女,刘德华的冰雨会唱吧!来,给哥唱一个。”

林若烟看了一眼光头男手里的麦克风,又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白振东,这才将麦克风接了过来,握着麦克风试着唱了起来。

“我是在等待一个女孩,还是在等待沉沦苦海,一段情默默灌溉……”

林若烟深情的歌声在包厢里响了起来,白振东没想到林若烟唱歌这么动听,而且还是第一次听女声版的冰雨。

林若烟唱了一段,光头男就拍手鼓掌,欢呼道:“美女,唱得不错!”

白振东没说话,只是一个劲的陪着笑。

光头男鼓了一会儿掌,便停了下来,将茶几上那瓶伏特加拧开了,咯噔一声,就放在了白振东身前的茶几上,有些不满的说道:“你长成这样都能认识这么漂亮的美女,罚酒一瓶。”

白振东看了一眼茶几上拧开的伏特加,这可是高浓度的烈酒,很多人一杯就醉了,他不知道自己喝完之后,会是什么后果。

光头男见白振东愣了一下,嗖地一下就从腰间拔出一把锃亮的匕首,哐当一声,就拍在了茶几上,光头男突然满脸狰狞的说道:“你要是不喝,我就切下你的手指头。”

白振东并不是怕他们,而是能忍则忍,有句话叫江湖险恶,能避免的就避免,不想给自己惹一身麻烦,而且自己在三江市连个朋友都没有。

林若烟看见锃亮的匕首,吓得唱错了一句歌词。

光头男顿时将目光转移到林若烟身上,狰狞的脸颊上顿时洋溢着一抹笑容,无比温柔的说道:“美女,对不起啊!哥哥吓着你了,你继续唱你的,不用管我们。”

林若烟惶恐不安的点了点头,握着麦克风继续唱歌。

白振东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将茶几上的伏特加拿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握着伏特加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一瓶伏特加就被白振东喝得一滴不剩。

他放下空酒瓶的时候,打了一个饱嗝,感觉整个包厢天旋地转的。

光头男见白振东没有立即趴下,佩服地说道:“兄弟,好酒量!”

白振东又打了一个饱嗝,醉醺醺的说道:“大……哥,你满意了吧?”

光头男惬意的点点头,笑着说道:“你现在可以走了。”

白振东的头虽然眩晕得厉害,但意识是清醒的,他从沙发旁站起来走到林若烟身前,一把牵住她的手,说:“咱们走吧!”

林若烟突然被白振东这么一牵手,吓得手哆嗦了一下,可是想到他这么做是为了救自己,也就没有丝毫的拒绝,点点头,站起身来,跟随白振东朝包厢的门口走了过去。

两人刚走到门口,身后突然传来光头男的声音。

“等一下。”

听到这话,白振东心里咯噔了一下,慢慢转过身来,笑着醉醺醺的问道:“大……哥,还有……什么吩咐?”

光头男也从沙发旁站了起来,奸诈的说道:“你可以走,她必须留下。”

林若烟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知道自己留下来会是什么后果,所以死死攥住白振东的右手,仿佛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别扔下她。

白振东打了一个饱嗝,笑着请求道:“大……哥,看在我的面子上,绕过我马子。”

“她是你马子?”光头男愣了一下,质疑的看着她们俩。

白振东忙不迭的点头:“大哥,是的。”

光头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绕过沙发旁的茶几,走到白振东身前,着实打量着两人,摇头的说道:“你长得这么丑,美女怎么会看上你?”

白振东解释道:“大……哥,她真是我……马子。”

光头男用质疑的目光看了看白振东,又将这种目光转移到林若烟身上,“他真是你男人?”

林若烟听到男人这两字,有些迟钝的回应道:“是的。”

光头男仿佛看穿了林若烟的心思,摇头道:“你说谎,他不是你男人。”

白振东无奈起来,没想到在关键时刻,林若烟连谎都不会撒,真让人头疼。

他坚定地说道:“大哥,她真是我马子。”

光头男转身在茶几上端起一杯洋酒,抿了一口,问道:“怎么证明?”

情急之下,白振东扭头看了一眼满脸惶恐的林若烟,趁其不备,直接捧着她的脸强吻了一下她的唇,吓得猝不及防的林若烟瞪大了双眼,可是又不敢挣脱,万一让光头男发现点什么,他们就完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林若烟只好尽情的配合着。

白振东吻上林若烟那一刻,发现林若烟的唇特别的柔软,他都有些舍不得松开,吻了十几秒钟后,才万分不舍的松开了。

吻完,白振东扭头对光头男说道:“现在总该相信了吧?”

光头男看了一眼站在黄毛小子身旁的一个小太妹,慢慢地走了过去,趁机不备,强吻了一下这个小太妹,回过头来,对白振东讪笑道:“打个啵算什么,她是我兄弟的女人,我啵了她一下,她也不是我的马子。”

说完,他又看了看林若烟,示意着身后的沙发对白振东说道:“除非你们在沙发上干一炮,我就相信她是你马子。”

听到这话,林若烟的脸色更难堪了,她没想到对方会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

白振东吃惊的问道:“在这里?”

“怎么?你害臊?”光头男故意反问道。

白振东倒不是害臊,他巴不得跟林若烟上床,可包厢里的环境也太差了一点吧!

当然,这只是他内心的想法,他肯定不会跟林若烟在这里做那样的事,即便他愿意,林若烟肯定也不愿意的。

于是,白振东故意推脱道:“大哥,这里太没情调了,提不起性趣啊!”

听白振东这么一说,光头男仿佛豁然开朗了,使劲打了一个响指,说:“我明白了,打炮这样的事,是需要情调的,你们放心,这点要求,我肯定满足你们。”

说完,光头男对身旁的一个黄毛小子示意道:“你过来!”

“老大,有什么吩咐?”黄毛小子点头哈腰的问道。

光头男不悦的教训道:“你没听见他们说要情调吗?去弄点情调来。”

黄毛小子点头道:“是,老大。”

黄毛小子离开了包厢,他们在包厢里等了十来分钟,黄毛小子才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不过手上并没有什么东西。

光头男愣了一下,问道:“我让你弄的情调呢?”

黄毛小子喘了喘气,才指着包厢里面的液晶屏幕说道:“老大,你看!”

很快,包厢里面的液晶屏幕上开始播放视频文件,屏幕上顿时出现喜洋洋与灰太狼的动画片,光头男见状,眉头深锁,转身就狠狠踹了黄毛小子一脚,怒声骂道:“我干你大爷的,让你给弄点情调,你他娘的给我弄动画片,要弄也弄岛国的动作片,动作片懂不懂?”

光头男又狠狠踹了黄毛男一脚,黄毛小子赶紧跪在地上,求饶道:“老大我错了,肯定是他们弄错了。”

光头男又在黄毛小子的屁股上蹬了一脚,催促道:“快去给老子弄岛国的动作大片。”

“是,是。”黄毛小子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包厢。

半响,包厢里就响起了“嗯嗯啊啊”的声音,光头男扭头朝屏幕一看,脸上立马露出了欢快的笑容,说:“这就对了嘛!”

林若烟听见这声音,还有屏幕上那令人羞红的画面,她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光头男提醒道:“现在情调有了,你们可以开始了。”

光头男在一旁坐下,还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刚抿了一口,抬头发现白振东与林若烟还愣在原地,他眉头皱了一下,问道:“怎么?还想让我的兄弟帮你吗?”

白振东扭头看了一眼身前的林若烟,刚要开口,满脸羞红的林若烟突然抬手煽了白振东一记耳光,嘴里啐骂道:“好你个白振东!竟找了这么多人来演戏,你卑鄙下流!”

骂完,林若烟气急败坏的推开挡在包厢门口的两名男子,堂而皇之的离开了。

守在包厢的两名男子愣了一下,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

光头男也皱了皱眉头,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来,茫然地问道:“这是怎么个回事啊?”

白振东也懵了,嘴里嘀咕道,演戏?演什么戏?

他想了想,才明白过来,这个场景跟某个电影的桥段很像,估计林若烟以为眼前这些人都是他雇来演这场戏的,目的嘛!也就是那啥那啥再那啥……

可是,白振东压根没有这样想过啊!关键他哪有这些钱去雇人,更何况他又不是干导演的,这些桥段唯有大导演才有如此深厚的功底。

光头男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两名男子,满脸愠色的问道:“你们怎么让她走了?”

两名男子也怔了一下,其中一名寸头男怯声的说道:“老……大,你……刚才没说叫我们拦住她啊!”

光头男顿时怒骂道:“蠢猪!快去把那妞给我追回来。”

寸头男连声点头:“是,老大。”

说完,寸头男转身离去,刚走出包厢门,他又倒了回来。

光头男见状,火气直冒头顶,忿然地骂道:“你他娘的怎么又回来了?”

寸头男紧张的说道:“老大,有警察。”

“警察?”听见这两字,光头男眉头深锁,有些紧张起来。

“在哪?”光头男追问。

寸头男刚想开口,包厢的门就被人推开了,几名穿便衣的警察走了进来,吓得光头男赶紧摁了一下墙上的开关,包厢里面的液晶屏幕就及时关闭了。

一个扎着马尾,穿着牛仔小外套的女警走了过来,她身材高挑、面容娟秀,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女人少有的男儿气概。

在白振东的印象里,这还是第一次见女便衣,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便衣。

由于女警穿着白色背心,在背心的装束下,胸前那两个鼓囊囊的东西,也是一道不可错过的风景线。

虽然这便衣的胸脯跟杜玉婷和林若烟比起来要小上一些,不过还算过意的去。

由于女警有几分姿色,白振东不免多看了两眼,谁知被女警那犀利的眼神给捕捉到了。

女警立即拉下脸色,凶巴巴的冲白振东吼道:“妈蛋,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白振东没想到这女警这么凶残,不过她再凶残也要懂礼貌,这是白振东做人的原则。

“警官,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女警没想到白振东挺拽的,立马对身后一个穿衬衣的便衣吩咐道:“猫仔,把他拷起来带回去。”

身后叫猫仔的立刻从腰间掏出一副手铐,正打算将白振东拷起来。

白振东不依不饶的问道:“警官,你凭什么拷我?”

女警冷哼了一声,说:“凭什么?我可以控告你性骚扰警务人员!”

白振东听到这话哭笑不得,无语的问道:“我性骚扰你?警官,你有没有搞错?我看你一眼就算性骚扰了?那我要是看你两眼,就是强J你咯?”

女警突然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现在再控告你试图性侵警务人员!”

听到这话,气得白振东的肺都快炸了,嘴里不服的嘀咕道:“我性侵你妹!”

女警一听,勃然大怒,厉声质问道:“你说什么?”

白振东赶紧纠正道:“我说喜欢你妹不犯法吧?”

女警回复了两个字:“犯法!”

“这也犯法?”白振东觉得不可理喻。

女警察解释道:“我妹未成年!”

“……”

未等白振东开口,女警接过猫仔手里的手铐,动作干净利落的拷在白振东的双手腕上。

光头男见状,在一旁使劲拍着女警的马屁:“小子,米警官你也敢惹,你等着吃苦头吧!”

光头男刚说完这话,女警就把目光转移到光头男身上,又对身后的猫仔吩咐道:“猫仔,把他也给我拷起来!”

“是,师姐!”猫仔恭敬地回应道。

光头男顿时懵了,不知所云的问道:“米警官,你这是干什么啊?”

米晓琪没好气的说:“干什么?你在我的地界上闹事,你说干什么?”

光头男立马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米警官,我冤枉啊!我黄凡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在你的地界上闹事啊!”

米晓琪不以为然的问道:“是吗?那你的人为什么在KTV打架,而且还打伤了好几个人。”

光头男满脸苦色的说道:“米警官,我冤枉啊!我是受害者啊!我被人拍了一酒瓶子,我那属于正当防卫!”

米晓琪也懒得听光头男解释,直接对身后的猫仔吩咐道:“猫仔,把他们都带回去!”

“好的,师姐!”猫仔听命的点点头。

白振东和光头男这拨人刚被带出包厢,白振东就在走廊上看见了杜玉婷,她见白振东被拷了起来,忙快步走了过来,茫然的问道:“警官,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把我男朋友拷起来了,他可是受害者啊!”

米晓琪看了杜玉婷一眼,便质问道:“刚才是你报的警?”

杜玉婷忙点头:“警官,是的。”

“刚才怎么回事?”米晓琪盘问道。

杜玉婷如实的把刚才发生的情况说了一遍,米晓琪听完明白了个大概,可是有两名醉汉早就溜了,他们只好把黄凡带回去,毕竟他们也出手打了人。

“好,我知道了,你留下个联系方式,保持手机畅通,如有什么需要你配合的,我会及时联系你。”米晓琪示意着身旁的猫仔。

杜玉婷说完了自己的手机号,她见他们要将白振东带走,忙上前阻拦道:“警官,我男朋友属于正当防卫,你们怎么还抓他啊?”

米晓琪底气十足的说道:“我知道他是自当防卫,可就在刚才,他试图性骚扰警务人员,我要带他回去问话。”

“啊?性骚扰警务人员?”杜玉婷有些吃惊的看着白振东。

白振东听到这话,心里更加不爽了,他什么都没做,还被强行扣上这么一顶诋毁光辉形象的帽子,心里窝得慌。

他只好毫不客气的反击道:“我性骚扰你?你看看你平得跟飞机场似的,送给我摸,我都没兴趣!”

米晓琪闻言,顿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白振东,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有种再说一遍!”

白振东也不是吓大的,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女人。

“就你这样的女人,送到我床上,我都懒得碰!”白振东一字一句的说道。

身后的警务人员闻言,一个个都吓得脸色煞白,他们跟随米晓琪这么久,从来没有那个人敢这么跟她说话,上次有个小偷,就骂了她一句,那场面惨不忍睹,小偷硬被怕光了衣服扔进了停尸间整整一晚上,吓得小偷整个人都傻了。

他们不知道接下来白振东会面临何等的惨状,只能自求多福。

米晓琪深吸了一口气,卯足了全身的劲,当着众人的面,狠狠一拳朝白振东腹部揍去,疼得白振东的胃都痉挛了,他没想到这女人下手如此之狠。

“我草……”白振东弓着身子,皱着眉头轻声骂道,嘴里还吐了一口唾沫出来。

其他几名警务人员见状,只好同情的摇摇头,他们知道白振东是自讨苦吃。

白振东缓了一口气,皱着眉头骂道:“臭三八!”

话音未落,米晓琪狠狠一拳又揍在了白振东的腹部上,疼得他差点跪在地上,不过他还是稳稳当当的站在了米晓琪身前。

白振东忍着疼,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再敢动手,老子就对你不客气了。”

米晓琪刚要上前继续揍白振东,猫仔忙迎了上来,柔声阻止道:“师姐,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要是被举报了,你又得跟局长写报告!”

米晓琪冷哼了一声,对身后的警务人员命令道:“把他们都带回去!”

“是,师姐!”几名便衣齐声回应。

没过多久,白振东和黄凡这拨人就被带回三江市市公安局丽都分局,白振东刚到局里,就受到了特殊待遇,他被拷在单独的审讯室里。

这时,审讯室那道门敞开了,米晓琪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掂量着一根木棍走进了审讯室里,并用脚后跟勾上了审讯室的门。

白振东看到她这抹神情,就知道米晓琪想干什么。

于是,白振东对米晓琪警告道:“你再敢动手,我就控告你蓄意伤人!”

米晓琪得意的笑道:“这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吗?谁给你证明?”

说着,米晓琪就朝白振东一步步逼近,刚看着就要挥起手中的木棍劈了过来。

白振东眼疾手快,一个下意识动作,在米晓琪手中的木棍落下来时,突然抬起右脚,狠狠地踹在了米晓琪那软绵绵的胸脯上,她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身体撞在门口旁边的墙上。

白振东没想到自己会踹到对方的胸部,估计是坐着的原因,这可是男人的粮仓,只好歉然的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

白振东还没道完歉,就知道一切都晚了。

白振东知道自己闯祸了,踢哪儿不好,偏偏踢了人家的胸。

米晓琪怒气冲天的从审讯室的地板上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大骂道:“王八蛋,你竟敢袭警,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白振东刚想解释,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米晓琪攥着木棍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挥起手中的木棍就朝白振东头部劈了下来。

“我草!真打啊!”坐在座椅上的白振东唏嘘了一声,赶紧举起双手,木棍朝他劈下来时,他只好用手铐中间的铁链锁住了木棍。

可就在这时,米晓琪突然抬起右脚,使劲蹬在了白振东的胸膛之上。

顿时,白振东连同臀下的座椅一起后退两米后,翻滚倒地。

戴着手铐的白振东躺在审讯室的地板上,揉了揉有些疼的胸膛,抬起头来说道:“现在行了吧?我踹了你一脚,你又踹了我一脚,咱俩扯平了!”

米晓琪瞪了白振东一眼,怒声的说道:“扯平?好戏才开始!”

说着,白振东见米晓琪攥着木棍就要冲过来。

他忙不迭的警告道:“你适可而止,要不然我可要还手了!”

正在气头上的米晓琪根本听不见白振东的劝说,攥着木棍一个箭步又冲了过来,她步伐轻盈,嗖地一下,就冲到了白振东身前,抬起一脚就朝白振东的面部踢去。

白振东立即伸出双臂阻挡,米晓琪这一脚力度不小,幸好白振东双臂够结实,接住她这一脚是绰绰有余的。

这一脚刚阻挡下来,米晓琪趁机利用右脚又朝白振东的腰部踢去。

白振东眼疾手快,知道挨上这一脚,肯定进医院。

所以,躺在地上的他立即来了一个后翻滚,正好躲过这狠狠一击。

当白振东重新站立在米晓琪身前的时候,米晓琪没想到这混蛋还有两下子,正好自己这段时间由于局里案子太多,都没去练拳,今天就把这混蛋当陪练。

她将手中的木棍直接扔在了审讯室的地板上,攥紧了双拳,眉头皱了一下,就嘶吼了一声。

“呀!”

米晓琪健步如飞,凌空一脚朝白振东踢来,速度之快,白振东忙竖起手臂阻挡,在阻挡的同时,快速抬起一脚蹬在米晓琪的大腿根部,她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审讯室的地板之上。

白振东不想在审讯室跟米晓琪练拳脚功夫,因为不管输赢,输的永远是他,因为对方是警察,所以他只能劝说道:“警官,就此打住好不好?”

摔在地板上的米晓琪没想到这混蛋的速度比自己还快,看来是真的练过,而且身手十分的敏捷,一向不服输的她,怎能就此罢休。

于是,她一咬牙,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板上稳稳当当的站了起来。

白振东见状,赶紧妥协道:“好了,好了,我认输行不行?”

米晓琪没有说话,咬了咬牙,冲过去就是一记重拳,可是拳头还没有落到白振东的身上,她的右手腕就被白振东的双手给擒住了,刚要准备用左手反击,却熟料白振东使劲往下一折,她的身体下意识的往下垂,白振东立刻用右脚尖蹬在米晓琪的右小腿肚上,米晓琪的右膝盖直接跪倒在地,白振东的右肘子趁机朝米晓琪的胸脯击去,她的身体直接后仰倒地。

倒地后的米晓琪并没有因此而认输,而是抬起右脚朝白振东的裆部狠狠踢去。

幸好白振东及时发现,双腿一合,牢牢夹住米晓琪的右腿。

倒地后的米晓琪努力想将右腿抽回来,可是试了两下,还是无济于事。

于是,她立刻用左脚朝白振东的裆部再次踢去。

白振东是绝对不能让她得逞的,因为这个地方怎么可以乱踢。

在米晓琪的左脚踢来时,白振东戴着手铐的双手正好用手铐链将她的左脚腕给锁住了。

米晓琪的两条腿都受到了控制,她想坐起身来,用双手趁机攻击,因为白振东的双手双脚都用在了她的双腿上。

白振东见米晓琪的上半身跟蛇一样站了起来,他赶紧朝米晓琪的身体倒了下去,因为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制服米晓琪,若是让她坐了起来,指不定她的拳头会落在自己传宗接代的命根子上,所以为了保护自己的兄弟,只好出此下策。

米晓琪见白振东的身体倒了下来,吓得双目圆瞪,本想一拳击在他面部,可是倒下来的速度太快,她根本没有机会出手。

白振东的身体压上去的那一刻,感觉到了胸前那软绵绵的弹性,还有米晓琪身上特有的体香味。

此刻的米晓琪惊慌失措,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压过,她不停地怒吼道:“王八蛋,快从我身上滚开!”

在她怒吼的同时,双拳一个劲的砸在白振东的脊背上。

白振东忍受着米晓琪的捶打,双手在米晓琪的身上摸了摸,总算是摸到了手铐钥匙,及时打开之后,才将米晓琪的双手腕按在了地板上,这姿势就好像q暴她一样,使得米晓琪的身体无法动弹,她想用脚蹬开白振东,可是两只脚被白振东的双腿死死夹着,根本没有机会。

米晓琪挣扎了一会儿,都无济于事,但累得喘气如牛,呲牙咧嘴的瞪着白振东,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放开我!不然我饶不了你!”

刚说完这话,米晓琪用头狠狠撞在了白振东的头上,疼得白振东想那啥她。

白振东嘴里嘘了一声,看着身下的米晓琪警告道:“小野猫,你再敢撞我的头,你信不信我……”

这句话还没说完,米晓琪就惊愕的看见白振东的脸贴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米晓琪有一丝不安的问道。

白振东的嘴角慢慢的贴近了米晓琪的脸颊,坏坏一笑的说道:“你猜我想干嘛?”

“你……你敢……”米晓琪的脸蛋顿时羞红起来,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的。

白振东突然微笑的挑衅道:“你有本事再撞一下我的头试试?”

米晓琪也不怯弱,嘴硬的说道:“你以为我不敢?”

话音未落,米晓琪猛然用头朝白振东的头撞了一下。

这次,白振东毫不犹豫的亲了上去,而且亲的还是米晓琪的小嘴唇。

亲完之后,白振东还微笑的说道:“你都敢,我要是不敢的话,还是男人吗?”

米晓琪几乎抓狂,她没想到竟被这个混蛋给强吻了,而且还是在审讯室里,这要是传出去了,她以后在丽都分局还怎么混,怎么说她也是一个队长。

米晓琪一边挣扎,一边红着脸蛋骂道:“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白振东一听,玩世不恭的说道:“我仿佛受到了惊讶,反正你都要把我杀了,那我现在多亲几下,这样即便死了,也死得其所,你说对不对?”

“你……”米晓琪气得无言以对。

“我来了。”白振东故意将嘴朝米晓琪的面部亲去。

眼看着就要亲到了,米晓琪只好用头使劲撞击白振东的头部。

这次,白振东没有再亲下去,而是将手铐拷在了米晓琪的手腕上,再反手一拷,米晓琪整个人直接趴在了地板上。

白振东还抽掉了米晓琪腰上的皮带,直接将米晓琪的双脚绑了起来。

米晓琪还被白振东抱到了审讯椅上,他坐在米晓琪的眼前,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摇头道:“你说,你一个女人,怎么就这么野蛮呢?”

米晓琪一直瞪着白振东,气呼呼的威胁道:“你赶紧把我松开,要不然你会坐牢的。”

白振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为了不让我坐牢,我必须干一件事。”

说着,白振东就站了起来,吓得米晓琪惶惶不安,不知道这混蛋想干什么。

白振东掏出手机,将手机镜头对准了米晓琪,一边拍照,一边说:“首先是你先打我,我这属于自当防卫,再者,为了我的青春,我必须给你拍几张果照,要不然你诬陷我怎么办?”

“你要干什么?”米晓琪脸都绿了,她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身体使劲挣扎着。

白振东不慌不忙的说道:“拍果照啊!我看电视里面都是这么演的,我得跟人家学学,万一你要陷害我,那我岂不是麻烦大了。”

“你敢……”

白振东就握着手机朝米晓琪走了过去,打量着米晓琪的全身上下,惬意的说道:“嗯,身材还不错,应该很上镜。”

他刚把手朝米晓琪的胸前伸去,吓得米晓琪奋力一躲,身体一歪,直接斜斜地倒在了地上,摔得她骨头都快散架了。

白振东赶紧撇开责任,说:“这可是你自己倒下去的,可别怪我啊!”

米晓琪倒下去的瞬间,身上穿着的牛仔裤由于没了皮带,直接滑到了大腿根部,露出一抹惊艳的景色。

白振东赶紧瞅了一眼,惊叹道:“哇!”

听见这惊叹声,米晓琪下意识往自己身下一看,才惊奇的发现自己的牛仔裤从腰间滑了下来,而且还露出了白色的蕾丝裤裤。

她想伸手去提裤子,可是双手被反拷着,根本办不到。

此刻,米晓琪崩溃到了极点,自己不光被混蛋强吻了,而且还走了光,这让她情以何堪。

白振东肯定不会放过这一瞬间,直接用手机拍下这一幕幕,气得米晓琪一个劲的骂道:“你混蛋!你无耻,你下流……”

什么难听,她就骂什么,可依然阻止不了白振东的拍照行为。

分享给小伙伴们:
双乳被老汉揉搓玩弄小说 陆嘉珩初栀第一次: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双乳被老汉揉搓玩弄小说 陆嘉珩初栀第一次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