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尤物人妻李婷全文阅读 江忍顶了一下孟听

作者:朋友的尤物人妻李婷全文阅读 江忍顶了一下孟听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眼看着杜玉婷的唇就要贴了上来,一道门铃声突然响起,也将沉醉其中的杜玉婷唤醒回来,她如梦初醒,不知道这么晚了,会是谁深夜造访。 渐渐地,杜玉婷在浴室里站直了身体,指了

眼看着杜玉婷的唇就要贴了上来,一道门铃声突然响起,也将沉醉其中的杜玉婷唤醒回来,她如梦初醒,不知道这么晚了,会是谁深夜造访。

渐渐地,杜玉婷在浴室里站直了身体,指了指客厅外,说:“我去看看是谁。”

白振东点了点头,发现自己刚才有些失控,赶紧将杜玉婷给自己的衣服穿在了身上,免得一会儿再犯错误。

杜玉婷穿过客厅,走到客厅那道房门口,通过门上的猫眼朝门外看了一眼,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小子怎么回来了?”

杜玉婷打开了门,看见一个满身湿透的少年站在门口。

她狐疑的问道:“晓峰!你怎么回来了?”

此刻,浴室里的白振东听见杜玉婷嘴里的这个名字,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这个叫晓峰的,肯定是个男的,不会是杜玉婷的男朋友,或者未婚夫什么的。

想到这,白振东情不自禁的慌乱起来,又打算藏在卧室的衣橱里,因为杜玉婷的家里,除了衣橱,就没什么地方可藏了。

他穿好衣服,刚准备钻进衣橱里,从客厅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姐,学校停电了,我回来住一晚上。”

杜玉婷不是三岁小女孩,一听便知道杜晓峰干了什么,立马质问道:“臭小子,你是不是又翻学校围墙出来的?”

杜晓峰撒谎的说道:“姐,我给老师请过假了。”

杜玉婷怀疑的问道:“是吗?那我给你们班主任打电话。”

杜晓峰一看杜玉婷要拿手机打电话,吓得忙不迭的承认道:“姐,你别打!我是翻围墙出来的。”

“好哇!你个臭小子,又翻围墙出来上通宵网是不是?”杜玉婷旋即抓起客厅沙发上的抱枕,打算收拾杜晓峰一顿。

杜晓峰不是傻子,不可能站在那挨打,哧溜一下,就窜到了杜玉婷的卧房里。

刚进卧房里,他就愣了一下,因为看见一个男人站在身前,而且还穿着他的衣服。

白振东立马冲杜晓峰微微一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问候道:“晚上好!”

在身后追逐的杜玉婷见到这一幕,她刚想开口说话。

杜晓峰突然明白了,回头看了一眼杜玉婷,坏笑的说道:“姐!我是不是打搅你们的好事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杜玉婷刚想解释,可是顺着杜晓峰的目光看去,她发现自己穿得这么性感,杜晓峰这小子肯定歪想。

杜晓峰立刻打断了杜玉婷的话,坏笑的说道:“姐,我懂的。”

“臭小子,你那脑瓜子里一天在想些什么?”杜玉婷皱着眉头无奈的训斥道。

杜晓峰回头从上至下的扫了一眼,惬意的点点头,说:“这个比之前的都好,长得挺帅的。”

赞赏完,杜晓峰还主动向白振东作自我介绍:“姐夫你好,我叫杜晓峰,很高兴认识你!”

听到姐夫两字,白振东为之一愣,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升级了。

愣的不光是白振东,站在一旁的杜玉婷也怔住了,立刻红着脸笑骂道:“臭小子,你胡说什么?”

杜晓峰忙转移了话题,说:“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睡觉了,明天还要上课,你们俩继续,晚上动静小点。”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不过也没关系,我戴上耳机,你们可以尽情的……”

这话还没说完,杜晓峰就看见杜玉婷挥着抱枕冲了过来,吓得赶紧在卧房里转了一个圈跑去了客厅,在他去客厅的时候,还不停地喊道:“姐夫,救命!”

白振东没想到杜玉婷还有这么一个弟弟,姐弟俩挺好玩的。

杜晓峰在客厅跑了一圈,又溜到了杜玉婷的卧房里,躲在白振东身后,不停地求饶道:“姐,你看你都是快结婚的人了,你怎么还喜欢动手打人,你再这样打我,我就告诉姐夫,让他不娶你了。”

“你还胡说八道!”

说话间,杜玉婷没控制住自己,挥起手中的抱枕就砸向了杜晓峰,可是杜晓峰这小子突然一躲,抱枕就砸到了白振东的头上。

杜玉婷见状,忙不迭的道歉:“振东,对不起,对不起……”

躲在白振东身后的杜晓峰幸灾乐祸的说道:“姐,这还没结婚,你就开始打姐夫,你要是结婚了,还了得?”

说完,杜晓峰就赶紧溜出了杜玉婷的卧室。

这小子离开后,杜玉婷尴尬的对白振东说:“我弟弟太调皮了,你别介意。”

白振东笑道:“我挺喜欢你弟弟的。”

两人正聊着,客厅里又传来杜晓峰的声音:“姐,电脑怎么开不了机了?”

话音刚落,杜晓峰又窜了杜玉婷的卧房里,杜玉婷解释道:“你房间的电脑我从来没有碰过,它开不了机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明天抱电脑城去看看。”

杜晓峰显得很着急的说道:“姐,我有急事,你赶紧给我想想办法。”

杜玉婷冷哼了一声,说:“急事?急着上网玩游戏是不是?”

“哪有,我真有急事。”杜晓峰装蒜。

这时,白振东主动说道:“我去帮你看看。”

听到这话,杜晓峰眼前一亮,忙拽着白振东胳膊,十分的亲切的说道:“姐夫,太好了,你可是我的救星,快去帮我看看。”

就这样,白振东去了杜晓峰的房间,他这个房间比杜玉婷的卧室要小一些,房间里有一张床和一个衣橱,除此之外,就剩下他当宝贝一样的台式电脑。

白振东在电脑桌下蹲着看了一会儿,并试着启动主机。

他摁了一下按钮,电脑主机并没有半点反应,于是仔细观察起来,突然发现主机身后的电源线有些松动,轻轻给拧紧了,再次摁了一下主机的按钮,只听见“叮铃”一声,主机的指示灯就闪亮起来,电脑屏幕很快就显示了。

看到眼前这一幕,杜晓峰兴奋不已,不停的感激道:“谢谢姐夫,你太帅了。”

电脑开启之后,杜晓峰就快速地登陆了逆战游戏,正准备加入战斗的时候,杜晓峰突然发现白振东还站在身后,回头朝房间门口看了一眼,神神秘秘的说道:“姐夫,千万别告诉我姐,要是让她知道我玩游戏,非杀了我不可。”

白振东笑了笑,说:“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

接下来,白振东在房间里看杜晓峰玩了几把,老被人爆头,他不停地拍鼠标,嘴里并骂道:“我草,又被爆头了。”

白振东突然开口道:“我帮你玩两把?”

杜晓峰闻言,扭过头来,好奇的问道:“姐夫,你也会玩?”

白振东装逼的说道:“还行。”

说完,白振东就在电脑前坐下,开始玩了起来,他玩的AK47,跟敌方交火的时候,一枪一个爆头,几乎是枪枪致命。

白振东玩了几个回合,一次都没有死,而且还有一次直接灭队。

对方那个战队的人顿时开骂起来:“麻痹,你们那边的第一作弊!”

杜晓峰在一旁惊叹了,不可思议的问道:“姐夫,你这么厉害?”

白振东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游戏,突然觉得很熟悉,曾经好像经常玩,不过在什么地方玩,他完全想不起来。

在杜晓峰吃惊的时候,他放在电脑桌上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他忙接听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晓峰,你今天吃伟哥了?这么厉害?是不是开透视了?”

杜晓峰没想到自己的队友都开始怀疑起来,他只好如实的解释道:“队长,我没作弊,不过不是我玩的。”

对方好奇的问道:“谁?”

杜晓峰说:“我姐夫,十分的牛逼!”

对方一听,仿佛来了兴趣,强烈要求道:“让你姐夫参加我们战队呗!我给让他当副队长。”

听到这个头衔,杜晓峰都来了兴趣,他们战队可是排在整个区前十的,如果当上副队长,有各种待遇,还有钱拿,因为他们这个战队也算是职业战队。

杜晓峰犹豫起来,说:“这个嘛!我得问问我姐夫,回头有信了,我再打电话给你。”

“好,等你的好消息。”

说到这,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杜晓峰刚把手机放在电脑桌上,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姐夫,你太厉害了,你的枪法是怎么练出来的?”

白振东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杜晓峰这个问题,因为他曾经的记忆十分的模糊,完全想不起来,所以岔开话题,说道:“时间不早了,你赶紧睡觉,等哪天有空了,我再告诉你。”

杜晓峰十分期待,又想到挂电话前,队长的托付,忙说:“对了,姐夫,我们队长邀请你参加我们战队,说给你副队长的位置,你考虑一下。”

对于这个战队,白振东倒是没什么兴趣,因为他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白振东指着手腕上的手表,说:“战队的事,回头再说,现在很晚了,你赶紧睡觉。”

在白振东打算离开杜晓峰的房间时,杜晓峰忙叫住了白振东,“姐夫,你等一下。”

白振东闻声,在房间门口停了下来,杜晓峰在电脑桌的抽屉里翻着什么东西,翻了一会儿,才走了过来,将一只保险套递给了白振东,说:“姐夫,给你这个。”

看到杜晓峰手里的东西,白振东愣了愣,杜晓峰直接将保险套塞到了白振东手里,刚要说话,却看见杜玉婷从白振东身后走了过来,杜晓峰一边关上房门,一边说道:“姐夫,晚安!”

白振东握着这只保险套刚转身,与身后走来的杜玉婷撞了个正着,而且杜玉婷也看见了白振东手里的保险套。

白振东本想将手里的小雨衣藏起来,但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杜玉婷的目光已经落在了这只小雨衣上,而且还凝视了好几秒。

白振东握着这只小雨衣,尴尬的示意道:“它不是我的,是你……不是……”

一时之间,白振东变得极其的尴尬,因为本想说这只小雨衣是你弟弟的,可是一想到杜晓峰还是学生,把他捅出来,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叛徒。

杜玉婷看到这只小雨衣,白皙的脸蛋瞬间红到了耳根,她心里明白这只小雨衣从何而来,所以也就没有追问,尴尬的说:“我去关窗。”

说完,转身就朝阳台走去,将阳台那道落地窗给拉上了。

杜玉婷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脸蛋上那抹羞红也逐渐消失,冲着白振东嫣然一笑,说:“我弟弟就是那么令人讨厌。”

正巧,杜晓峰房间的门突然敞开,杜晓峰光着上半身走了出来,看见杜玉婷和白振东都在客厅,十分惊奇的问道:“姐,姐夫,你们怎么还不去睡觉?”

杜玉婷刚想解释,杜晓峰就打断了她的话,说:“我去洗澡了。”

没多久,杜晓峰就从杜玉婷的卧房里走了出来,杜玉婷走上前,忙说:“晓峰,今晚你跟东哥一块睡。”

杜晓峰忙不迭的摇头道:“姐,不要,我喜欢一个人睡。”

未等杜玉婷说话,杜晓峰朝白振东使了一个奇怪的眼神,就赶紧溜进自己的房间。

杜玉婷站在门口使劲敲门,并对房间里面的杜晓峰喊道:“晓峰,快开门!”

敲了几声,杜晓峰在里面应声道:“姐,很晚了,我睡了。”

杜玉婷敲了好几次声,杜晓峰依然没有开门,她知道这臭小子是故意的,目的就是想成全杜玉婷和白振东过两人世界。

这时,白振东主动开口说道:“玉婷,我看我还是睡沙发吧!”

杜玉婷扭头看了看窗外,雨势越来越大,就好像谁得罪了老天爷一样,时不时从厨房那道门灌进来阵阵冷风,冻得她全身打哆嗦。

杜玉婷看了一眼客厅的沙发,除了几个抱枕外,并没有其他东西。

她担心的说:“客厅很冷,你还是睡房里吧!”

“睡房里?”白振东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这女人真想跟自己那啥?

说完这话,杜玉婷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忙红着脸解释:“卧房里有空调,你可以打地铺。”

杜玉婷说的是实话,客厅的确很冷,刚才灌进来几阵冷风,冻得白振东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这个时候,只好选择答应。

“好吧!”

白振东跟着杜玉婷进了她的卧房,当卧房门关上那一瞬间,杜晓峰卧室的门突然闪开一道门缝,杜晓峰露出半个脑袋朝杜玉婷的卧房看了看,便再次关上了门。

杜玉婷的闺房铺了地毯,脚踩在上面特别的舒适。

杜玉婷在衣橱里找了半天,总算找到空调被,这空调被很是单薄,盖在身上就跟没盖似的,不过总比没有好。

杜玉婷跪在地毯上给白振东打地铺,白振东无意间扫了她一眼,她不知何时换上了那件性感的真丝吊带睡衣,弯腰时,胸前果露的肌肤再次呈现在白振东眼前。

白振东只是瞟了一眼,赶紧将目光收了回来,生怕被杜玉婷发现。

杜玉婷铺好之后,站起身来,歉意的对白振东说道:“东哥,今晚只能委屈下你。”

不过,白振东还是十分客气的对杜玉婷说:“委屈什么,今晚还得谢谢你,要不然我就只能睡大街了。”

杜玉婷扭头看了一眼电脑桌上面的闹钟,伸手在嘴角拍了拍,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一副很困的样子。

“东哥,不早了,睡觉吧!明天上班呢!”

“嗯。”白振东应了一声,就朝杜玉婷为他铺好的地铺走了过去,掀开空调被睡在了地毯上。

很快,杜玉婷也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并关掉了房间的灯。

瞬间房间里变得漆黑无比,白振东躺在地上却没有半点睡意,心里开始胡思乱想。

忽然之间,他想到了林若烟,不知道她今天回家没有,或者说又去了其他地方。

过了一会儿,漆黑的房间里突然响起杜玉婷的声音。

“东哥,睡了吗?”

白振东顿了一下,才回应道:“没呢!”

杜玉婷主动关心道:“你冷吗?要不要开空调?”

白振东回应:“不冷。”

杜玉婷顿了一下,又轻声的说道:“地毯上要是睡着不舒服,你上来吧!”

听见这话,白振东瞬间清醒,杜玉婷的这句话已经很明显了。

想到这,白振东有点激动,激动的同时,心里还莫名慌乱,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初恋时被喜欢的女生吻了一下脸颊似的。

白振东开始犹豫起来,上还是不上呢?因为杜玉婷说了那句“要是睡着不舒服”。

他踌躇了一会儿,在心里暗暗说道,我是睡着舒F呢?还是睡着不舒F呢?

为了能光明正大的上杜玉婷的C,他只好找了一个借口,说:“地上是挺冷的。”

杜玉婷柔声的说道:“那你上来吧!”

这下白振东没有再犹豫,直接从地毯上站了起来,先去洗手间撒了一泡尿,再深吸一口气,回到了房间里,并慢慢地走到C边,掀开杜玉婷那宽大的被褥,小心翼翼的躺在了杜玉婷的被窝里。

被窝里很暖,还有一股属于杜玉婷身上特有的味道。

不过,躺在被窝里的白振东身体有些僵硬,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绷得紧紧的,就跟自己身旁睡着的是林若烟一样。

这一刻,白振东的呼吸都快停止了,他担心轻微的呼吸声都能惊动身旁的杜玉婷。

躺下十几秒后,身旁的杜玉婷没有半点动静,他心里在想,她是睡着了吗?或许在等待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白振东苦等了几分钟,他终于不再等待,不老实的右手开始在被窝里蔓延。

渐渐地,他触碰到了杜玉婷滑嫩的肌肤,顺着滑嫩的肌肤顺流直下……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两人就如胶似漆,那啥那啥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不过,杜玉婷却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喘着粗气问道:“小雨衣呢?”

白振东这才想到杜晓峰给自己的小雨衣,他在身上摸索了一番,并没有找到小雨衣的踪迹。

白振东嘀咕道:“刚才还在身上呢!”

两人翻身起来,打开房间的灯,在那张大C上寻觅起来,掀起被褥找了找,始终没有发现小雨衣的踪迹。

白振东愁得慌,明明刚才放在身上,这会儿却诡异般的消失了,这不是诚心捉弄自己吗?

不死心的白振东又在刚才打地铺的地方仔细寻觅起来,他刚才在那睡了一会儿,小雨衣应该就是掉在这个地方了。

可是找来找去,始终没有找到,真是奇了怪了。

白振东只好抬头看着眼前的杜玉婷试着问道:“你还有小雨衣吗?”

杜玉婷羞愧的说道:“我哪有!”

眼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去找杜晓峰再要一个,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办法。

白振东看着衣衫不整的杜玉婷,说:“我再去找晓峰要一个。”

说完,白振东就推门而出,打开了客厅的灯,走到杜晓峰房门前时,他有点犹豫起来,如果敲响了晓峰的门,还跟他要那啥,无疑告诉他,自己就真的就成了他姐夫。

可是想到杜玉婷还在C上等自己,他就有些按捺不住,这种身体折磨,是个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很久没碰过女人的男人。

最终,邪念战胜了理智,白振东抬手敲响了杜晓峰的门。

敲了几声,杜晓峰的门才敞开了,穿着睡衣的杜晓峰站在房门口打了打哈欠,迷迷糊糊的问道:“姐夫,有事吗?”

白振东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那啥……还……”

杜晓峰听得有点懵,茫然的问道:“姐夫,你想说什么?”

白振东绕了一个大圈,最终没能忍住,开门见山的问道:“有小雨衣吗?”

杜晓峰这才明白过来,哈欠连连的说道:“不是给你了吗?”

白振东尴尬的说:“不知道在哪儿弄掉了。”

杜晓峰伸手挠了挠头,说:“这样啊!”

他想了想,突然给白振东出了一个主意,说:“姐夫,你干脆别用了,我爸妈还等着抱外孙呢!”

听到这话,白振东有些怯弱起来,心想跟杜玉婷上了C,指不定就要结婚生子,他心里可是惦记着林若烟的。

白振东回过神来,对犯困的杜晓峰说:“你赶紧去睡!”

杜晓峰说:“嗯,姐夫,晚安!”

白振东悻悻地回到杜玉婷的房间,发现杜玉婷根本不在C上,扭头一看,杜玉婷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手里握着他刚才不小心掉了的小雨衣。

杜玉婷示意道:“我在洗手间捡到的。”

说着,杜玉婷就慢慢地走了过来,并褪掉了身上的吊带睡衣。

恰好在这时,白振东那部山寨手机就在这紧要关头响了起来。

“叶海,给我把衣服洗了,把鞋刷了。”

丈母娘郑萍旅游回来,将一大包脏衣服甩在客厅。

语气中透漏着不耐烦,尖声喊道:“赶紧的,我明天要穿!”

“来了妈。”叶海带着围裙,赶忙跑出来,抱着一大堆脏衣服走进卫生间。

“赶紧给我弄点吃的,想饿死我吗?”郑萍语气尖锐,趾高气扬道。

“稍等妈。”叶海放下手中活,赶忙跑出来。

将做好的蛋炒饭端到客厅,擦了擦额头汗水。

“我爬山爬累了,腿很酸痛,给我捏捏腿。”郑萍双腿搭在茶几上,脸色铁青,语气冰冷,今天看这个窝囊废,怎么看怎么来气!

“好的妈。”叶海蹲下身子,替郑萍捏着双腿,捏着捏着,不由出神,手上力度也加重几分。

“嘶。”

郑萍倒吸一口凉气,一脚将叶海踹开,“滚一边去,按摩都不会,滚去洗衣服。”

只是还不等叶海离开,她吃了口蛋炒饭,随后一口吐出来,剩下的蛋炒饭砸在叶海身上,破声大骂,“你个窝囊废,把饭做得这么咸,你是想齁死我吗?”

叶海起身,浑身微微颤抖着,紧攥双拳,看着郑萍的目光里,隐隐带有怒火。

“怎么,你个窝囊废做事情都做不好,说你几句还不乐意了?你这眼神怎么回事,想杀了我不成?”

郑萍尖声喊道,并没有将他眼中的怒火放在心上,反倒是面带讥讽道:“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你是我们苏家用钱买回来的上门女婿,说白了,你就是我们的下人,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还真当自己是我家女婿了不成?”

“好了,你刚回来就别生气了。”

躺在沙发上的苏映雪摘下面膜,露出一张媲美天仙的姣好面孔。

站起来的苏映雪足足有一米七高,身材高挑,皮肤白暂,一头乌黑秀发盘在头顶,那双又细又白的大长腿,足以让任何一个见到她的男人为之疯狂。

在经过叶海的时候,眼中流露出厌恶的神情,双唇微张,语气冰冷,“赶紧去厨房,给我妈重做一份!”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还不和这个废物离婚,这次去旅游,你刘姨可是找了个有钱的女婿,有房有车,还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经理,我们一行人可是羡慕不已。”

“再看咱家这个,一无是处,一点本事都没有,连做饭这种小事都做不好,还不如养一条狗,养条狗还能逗你开心,而这个废物除了惹你生气,一点用都没有!”

郑萍数落着叶海,越说越来气。

“要我说,赶紧和他离婚得了,你现在可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以你的资本,要想重新找个老公,可比这个废物强一百倍!”

说完,斜眼看了叶海一眼,满是鄙夷,“看什么看?再看你也是个废物……”

叶海很淡然的,伸手在脸上摸了一把,将米饭残渣丢进垃圾桶,“苏映雪,在你眼里,我也始终是个废物,是吗?”

叶海此时,很失望。

叶海本是首都城四大家族之叶家继承人,十四岁那年,独自一人前往国外,以一己之力创建世界排名第十的投资公司,十八岁那年,父亲五十大寿,回首都给父亲贺寿,却因为大伯发动叛乱,攻进叶家老宅,父母惨死。

叶海目睹一切,愤怒发狂,得叶家心腹护卫一路逃难到江州,身边唯一一个心腹护卫为了保护叶海,引追兵离开,叶海身受重伤倒在江州郊区,是路过的苏映雪将他带到医院救了下来。

当年恰逢苏映雪父亲身亡,为了继承苏家产业,苏家招上门女婿,成功者给五十万,但是苏家其他股东放出话去,谁敢上门后果自负,有几个胆子大的不信应聘上门女婿,第二天被人发现惨死街头,导致没人敢当苏家的上门女婿,最后是叶海得知这件事,为了报答苏映雪的救命之恩,入赘苏家。

叶海凭借自己的本事,暗中解决反对的股东,帮助苏映雪顺利登上董事长职位,但随着相处,他对苏映雪渐渐生出情愫,同时联系自己在国外的龙王投资公司,将总部搬来江州,后来的时间里,凭借这家公司,暗中帮助苏映雪渡过一次又一次的难关。

可是这一切,随着苏氏集团逐步稳定后开始变了,她变得冷冰冰,变得不近人情,变得一切以她母亲为主,很多时候并不考虑叶海的感受。

结婚五年来,他也没埋怨过什么,而是一心一意的为苏映雪付出,只为她一笑。

自从苏映雪变了后,叶海原本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能让她回心转意。

但五年的时间里,叶海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今天的事情已经不是简单,再做一份蛋炒饭的问题了,而是事关一个男人的尊严!

“你个窝囊废怎么问出这么煞笔的问题?”郑萍回过神来,不由耻笑,“你在我们苏家五年了,这五年来你除了洗衣做饭,还有什么作用?”

“你说你不是废物是什么?”

“女儿,赶紧和这个废物离婚,看了他就来气。”郑萍说完,顺手拿起一个抱枕砸向叶海。

然后回身,对苏映雪道:“结婚五年,幸好你们没有同房,一直让他打地铺,以你的资本,足以找到比他好一千倍,一万倍的男人!”

“我赞同。”

苏映雪目光冰冷,点了点头,“明天早上,我在民政局等你。”

“你说什么?”

叶海猛地看向苏映雪,满是不可置信。

但随后,愤怒充满胸腔,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好,我同意离婚。”

“这个女婿,我不当也罢!”

叶海说完,仿佛抽空了全身的力气,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等再睁开的时候,眼中满是血丝,但眼神却逐渐趋于平静,“但是你记好了,不是你苏映雪不要我了,而是我,不要你了。”

“你个窝囊废还长本事了不成,这五年吃我家的,喝我家的,还拿了我家五十万,现在竟然敢说出这种话来?”郑萍很不中意这番话,尖声喊道:“我告诉你,只有我家休了你的份!”

“闭嘴,不就是五十万,老子给你一百万!”

叶海冷笑,直接拿出手机操作进行转账给郑萍,“一百万给你,从现在开始我和你们苏家两清了,别再给我比比!”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郑萍不可思议,“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老子的钱,用你管?”

不再理睬郑萍,叶海看着苏映雪,眼中满是复杂情色。

“呵,女人。”

千言万语,化作一道冷笑。

“明天上午,我会在民政局等你。”

说完之后,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苏家楼底,马上过来!”

因为工作需要,集团里一直有一辆劳斯莱斯,随时停在叶海所在的小区里,不过平常的时候,为了不让苏映雪一家人生疑,叶海都是在一个隐秘地点上车。

但现在……我是亿万富翁,我不装了!

做完这一切,叶海不再留恋,转身离去。

挺起胸膛,一股久居高位气势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只留给苏家母女一个伟岸的背影。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朋友的尤物人妻李婷全文阅读 江忍顶了一下孟听: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朋友的尤物人妻李婷全文阅读 江忍顶了一下孟听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