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忍孟听润滑剂 沈医生麻烦请克制全文阅读

作者:江忍孟听润滑剂 沈医生麻烦请克制全文阅读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知道这里是什么场合吗?就进来混吃混喝?我告诉你,今天可是为了庆祝龙王集团,入驻江州四周年的庆祝宴会,这里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可不想我们苏家的脸面,因为你的出现而

“知道这里是什么场合吗?就进来混吃混喝?我告诉你,今天可是为了庆祝龙王集团,入驻江州四周年的庆祝宴会,这里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可不想我们苏家的脸面,因为你的出现而丢尽!”

郑萍眼中带有鄙夷的目光,出声嘲讽:“龙王集团,那可是江州第一大财团,要是被他们发现你是进来混吃混喝的,你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不过,你好歹也伺候了我五年,好心提醒你一句,趁着宴会没开始赶紧滚,要不然等开始后被发现,你可就是被保安棍棒赶出去了。”

嘴上说的是好心提醒,但语气里隐隐带有一丝幸灾乐祸。

叶海放下酒杯,叹了口气。

他想不明白一件事,像郑萍这种女人,是怎么活到现在,还没有被人给打死的?

“我问问你,今天这场宴会,是你举办的吗?”叶海抬头问道。

“当然不是。”郑萍一时有些懵,但还是回答道。

“那我在这里,关你屁事?!”

“你你你,你个混账东西,我看你就是不死心,知道我家映雪也在这里,想征求她原谅的,我告诉你,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郑萍尖声喊道,然后指着和苏映雪在一起的那个斯文男人说道:“看到了没有,映雪现在已经有了新男朋友了,人家可是江州实业的少东家韩言,年少有为,有权有势,不知道比你这个窝囊废,强了多少倍!”

“我告诉你,你和人家韩少之间差太多太多,人家一个小拇指头,就比你厉害千倍万倍,你没有任何可能了!”

郑萍说完,仰着下巴很是得意道:“我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让你和映雪离婚,要不然,她不会遇到这么好的男人!”

“苏小姐,你的事情,伯母也已经跟我说过了,其实早在我回国后,就听闻我们江州有一位国色天香的商界女强人,一直仰慕不易,如今见到你,我才明白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这句诗的意思。”

“不知道苏小姐,愿意给我个机会,让我当你的男朋友,一辈子都照顾你吗?”

韩言含情脉脉的看着苏映雪说道。

对此,苏映雪是要拒绝的。

可是,她也看到了叶海,下意识的就想到了离婚的时候,叶海和一个女人亲密离开的场景,不由打断韩言的话,“韩先生,你很优秀,我愿意当你的男朋友!”

“真的吗?等今天晚会结束后,我会带你去和我父亲见面,如果可以,我们过段时间就可以定亲!”

韩言很是激动的说道。

叶海在远处,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也认得出来了,和苏映雪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就是刚刚在会场外,仰慕王天佑的那个青年。

如果换做平常,叶海自然能一眼看出来,苏映雪这是在故意气他,可现在的叶海,正在气头上,尤其是看到这一幕,心中更加恼怒,也自然就当真了。

就在他准备离场的时候,苏映雪突然开口了,“叶海,既然来都来了,这么急的走干什么?”

“你也看到了,我不缺人追,而且比你还优秀,比你还有能力!”

苏映雪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激怒叶海,或者说是就想看到叶海气急败坏的样子。

离婚的时候,在民政局那一刻,叶海头也不回的离开,让她很不舒服。

如今,她也要让叶海感受感受,那种不舒服的滋味,其实,连苏映雪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一件事情,她很想看到叶海恼羞成怒,为她着想的那一幕。

“叶海?你那个废物前夫也来了吗?”韩言此时正含情脉脉的注视着苏映雪,并没有回头看,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叶海。

闻言,为了表示自己的绅士风度,开口说道:“我听说你那个前夫还没有工作,如今我们在一起了,那我也有必要帮你前夫一把,正好我们公司还有个打杂的工作空闲着,我可以介绍给他。”

韩言脸上满是讥讽,出声说道:“能在我们公司当个打杂工作,想必你前夫会很喜欢的。”

“你说是吧,前夫哥?”

韩言说完,回过头来,可是当他看到叶海的时候,整个人突然愣住了,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苏映雪的前夫,竟然是在会场外,碰到的连王天佑都要恭敬对待的那位存在?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顿时,韩言的肠子都悔青了。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喜欢去你们公司?”叶海看着韩言,淡淡说道。

韩言顿时慌了,叶海是什么人,那可是连王天佑,连他父亲都不能惹的人,一句话分分钟就能把江州实业从江州抹去的存在,自己竟然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种话来?

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你个窝囊废还敢挑三拣四的不成?人家韩少可是江州实业的少东家,江州实业可是江州排名前五的大公司,一年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去,可你倒好,给脸不要脸了是不是?”

郑萍走上前来,冷嘲热讽道:“我看,你这个废物,就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倒不如趁早滚蛋,从这里消失,别脏了韩少的眼!”

“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适合来参加这种场所,赶紧滚蛋!”

郑萍可不想因为叶海的出现,而影响到,关系刚刚有所进展的苏映雪和韩言两人。

“你赶紧滚!”韩言慌了,冷汗顿时就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郑萍的大言不惭,更是将他吓了个半死,赶忙出声呵斥。

郑萍却是没明白过来,洋洋得意道:“听到没,这次宴会可是韩少家里举办的,韩少都让你滚了,你还不赶紧滚!”

“我是说让你滚!赶紧领着你的女儿从这里消失!”韩言哭的心情都有了,对郑萍大声呵斥道:“滚,这场宴会,不欢迎你们!”

郑萍顿时愣住了,不解问道:“韩少,这……怎么回事?”

唯有苏映雪,看着态度突然转变的韩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韩言之前的态度一直不错,直到看到叶海后,就突然转变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回事?你们母女自己作死,别拉上我们韩家!”韩言紧咬牙关,恨意十足。

如果他之前知道,苏映雪就是叶海的前妻,打死他也不会同意让苏映雪母女俩来参加这次宴会!

叶海是谁,那可是连江州最有权势的男人,王天佑都恭敬对待的存在,一旦在这件事上得罪了叶海,那他们韩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是,你和映雪之间不是谈的好好地,这是怎么了到底。”郑萍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眼睛余光瞥到叶海,不由明白过来道:“是因为这个窝囊废在这里,让韩少你看了心烦是不是?你别生气,我这就让这废物赶紧滚!”

除了这个原因,郑萍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原因导致韩言变脸。

韩言听闻,身子更是晃了晃,差点吓得跌倒,赶忙回头对苏映雪道:“赶紧带着这个女人,从这里消失,我们韩家不想受到你们的牵连!”

感受着韩言身上传出来的恐惧感,苏映雪总觉得自己快要了解到什么,可是此时的她脑袋里乱乱的,根本就没有精力仔细去琢磨这件事。

不等她说话,韩言继续开口了,意味深长的说道:“幸好我及时制止,没有和你们苏家牵扯到什么关系,要不然非要被你这个愚蠢的女人害了不可。”

“放着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不要,你和你母亲,都是被猪油蒙了心,落到如此下场,你们也是活该。”

郑萍闻言,有些不乐意了,刻薄的说道:“韩言,你有事说事,人身攻击算什么意思?”

“妈,别说了,我们走吧。”苏映雪看的明白,知道再待下去也没有办法了,与其自取其辱,不如趁现在离开。

只不过,倒是可惜了,没有见到王天佑,也没有办法质问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了。

“走什么走?今天他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还就不走了!”郑萍泼妇本性暴露,索性坐在地上道。

苏映雪只觉得宴会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脸上火辣辣的,臊得慌。

“不走是吗?”韩言脸色冷了下来,大叫道:“保安,给我把这两个人赶出去!”

话音落下,几个保安手持橡胶棍走进来,硬生生将在地上撒泼的郑萍拖了出去。

苏映雪见状,赶忙跟上去制止,却没有人理会她。

随着郑萍被拖出去,整个宴会厅内都安静了下来。

“这位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那个女人,她就是您的前妻,我不是有意的。”韩言胆战心惊的看着叶海,卑微到极点,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对,惹怒了叶海。

“无所谓,我们已经离婚了,那个女人与我再没有半点关系。”叶海心里五味杂陈,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见叶海没有什么怪罪的意思,韩言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怠慢,鞍前马后伺候在叶海面前。

此举,更是让宴会厅内众人,大吃一惊,纷纷对叶海的身份感到好奇。

竟然能让江州实业的大少爷如此恭敬对待,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到底是谁?

……

“这个姓韩的太不是个东西了,心眼未免也太小了,这种人我们不嫁给他,嫁过去也是你遭罪!”

回到家后的郑萍,心里还是一股气,即便是念叨了一路,还是觉得内心憋屈。。

苏映雪却是紧皱眉头,在思索着其中异样的地方,先是民政局前的那个比自己漂亮的女孩,然后又是家族实力能在江州排进前五的韩言,他们都说了同样的一句话,自己错过了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

这个男人,想必说的就是叶海了。

可是,这五年里,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叶海了,完全就是典型的家庭煮夫,连工作都没有的他,能有什么实力,竟然让江州实业的韩言,对他如此恐惧。

还有那个女人,颜值比自己都高,只要她一声令下,江州不知道多少公子哥愿意当她的裙下之臣,如此高傲的女人,怎么也心甘情愿的待在叶海身边?

这其中,肯定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想到这里的时候,苏映雪突然记起了一件事,是在五年前的时候,她掌控苏氏集团不久,公司资金严重短缺,如果在短时间内找不到融资,苏氏集团就会分崩离析,而这件事作为公司机密,他就只在家里跟叶海和母亲说过,可是说过后的第二天,龙王投资的总经理王天佑,就亲自联系上了自己。

当时,她还信了王天佑的话,是看中了苏氏集团的潜力,但现在一想来,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妈,你还记不记得,五年前公司资金困难的时候,叶海出去过一次?”放在平常,这种小事苏映雪根本就不关心,但此时,却在脑海里格外清晰,当年说完后,叶海便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我们都快自身难保了,你还管那个废物干什么?再说了五年前的事情,我哪里还会记得。”郑萍没好气的说道。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初叶海出去了好几个小时,回来后他很信誓旦旦的说过,苏氏集团的危机已经解除了。”苏映雪皱着眉,回忆说道。

郑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当初我还嘲笑他,一个没有用的废物,不仅不帮你分担,而且还胡说八道,那天我好像直接将他赶出了家门!”

“不过,那废物说的倒是挺准的,第二天龙王集团就找上了你,要给苏氏集团投资。”郑萍语气里带有感慨说道:“那时候多好,就是不知道龙王集团犯了什么病,如今竟然转过头来支持你大伯!”

此言一出,苏映雪隐隐有了个猜测,但是还不敢确定,加上最近几天事情太多,连日奔波,突然脑袋有些疼,整个人也有些浑浑噩噩,心烦意乱,不由起身走向卧室,“妈,我有些累,回屋休息一下,吃晚饭的时候叫我。”

数个小时后,郑萍推开卧室门,喊了一句,“女儿,起来吃饭了。”

只是苏映雪翻了个身,嘀嘀咕咕几句,并没有回应。

郑萍疑惑,这种情况,以前可从未在苏映雪身上出现过。

不由上前,掀开被子,不小心碰到了苏映雪的身体,急忙缩回手,“怎么这么烫!”

突然,郑萍心中一颤,拿来体温计测量体温,当看清楚上面体温高达四十度的时候,整个人一慌,赶忙拨打了120电话,“女儿,你再坚持坚持,医生马上就来了,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民政局离婚,公司巨变,宴会受辱,事情接踵而来,加上最近劳心劳力,体力不支,苏映雪整个人……直接病倒

江州人民医院。

在经过医生检查和点滴输液后,苏映雪整个人慢慢的也醒了过来。

一睁眼,就看到病房里还有两个女人,一个是温婉,长发飘飘的公司财务苏菲菲,另一个则是身着干练,留着短发的公司人事部经理王莹。

两人不仅是苏映雪在公司里的得力干将,更是她的好朋友好闺蜜。

“你们两个不在公司好好地工作,怎么来这里了。”苏映雪咳嗽两声,虚弱的就要挣扎坐起来。

苏菲见状,赶忙上前搀扶着,幽幽然说道:“别说了,自从你大伯接管公司后,就在财务部安插了一个人,我现在就是闲职一个,公司过账根本就不经过我手了。”

“他怎么能如此过分!”苏映雪顿时皱起眉头,很是不悦,有什么事冲着自己来便是,为什么要为难手下人?

“人之常情,我们这些老人,都是你的心腹,他用起来不放心,不拿我们开刀,还能拿谁开刀?”想对比起来,王莹却是显得淡定很多。

“你也受到连累了?”苏映雪眉头皱的更深了。

“不过就是逐渐开始架空我的权力而已,如果公司夺不回来,大不了我不伺候了便是。”王莹摆了摆手,看着苏映雪道:“倒是你,生病这么大的事情,你那个废物老公怎么不来伺候?”

“我们离婚了。”提及到此,苏映雪语气里满是苦涩,不过,还是强打着精神说道:“再说了,有他没他都一样,我妈不还在照顾着我。”

说是这样说,但心中苦涩只有苏映雪自己一个人品尝,以前她也生过病,但大多数都是小痛小灾的。

每次叶海都会如临大敌,忙前忙后,有时候她嫌烦,会说两句难听的话,可每次叶海听了都不以为意,反倒是笑呵呵的说道:“你是我老婆,你生病了,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

可如今,自己生病了,哪里还有他忙前忙后的身影,一时间,苏映雪有些失神,往日叶海的好,再次袭上脑海。

直到王莹的一番话,将她的思绪拉回现实,“你妈能照顾你才怪,就把你送医院,然后给我们打了个电话,说你生病了,等我们来的时候,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王莹说完,撇了撇嘴道:“要我说,你那废物老公和老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要是两者对比起来,还是你那老公强一点,至少在这种时候,会不离不弃的照顾你,不和你妈似的,只管顾着自己!”

“别说了,说说公司的事情,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苏映雪现在一听到叶海,心中就很不是滋味,当即出声,扯开话题。

与此同时,叶海带着墨镜,身着意大利手工定制的顶级服装,开着银灰色兰博基尼,停在了爱马仕专卖店的门口,在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气质可媲美明星,颜值高达九分以上的极品美女!

“快看,竟然是限量版兰博基尼毒药,这款车售价高达三千多万,在全世界也仅才有三辆,实在是太酷了,没想到我竟然能在有生之年亲眼看到这辆车,我要是这辆车的车主那可有多好!”

一个同样是富二代的男生,看到跑车,对身旁女伴兴奋说道。

此言一出,一些经过的人也是停了下来,对兰博基尼指指点点,更有人拿出手机来拍照炫耀。

就在这时候,车门打开,一身高贵气质的叶海,和高雅大方的小美走下车来,两人一下车,再次引起惊呼。

“男帅女靓,当真是绝配的一对!”

“我要是也能有这么漂亮的女友就好了,真羡慕能单手开跑车的男人。”

“呵呵,我敢肯定,这女的和这男的在一起,肯定是图他的钱。”

对于耳边传来的闲言碎语,叶海视而不听,可是小美内心却掀起阵阵波澜,她倒是对叶海十分中意,但奈何妾有情郎无意,她一直在暗示叶海,两人之间可以发生一些能流汗的运动,可每次叶海都不为所动,直言拒绝。

这让小美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想她的颜值不说祸世妖孽,但是倾国倾城足以称得上了,放在平时不知多少权贵公子哥对她献媚,她都不搭理,可如今自己主动上贴着讨好叶海,却次次被拒绝,让她都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不省以前了。

其实,要是被叶海知道她这些想法,肯定会实打实的告诉她,不是你魅力不行,而是我对女人已经失望了。

自从经历了苏映雪的事情,叶海对女人失望至极,而且他也知道小美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原因,无非就是人群中说的那样,看中了自己的钱,这样的女人叶海不会和她发生故事,所以今天带她来爱马仕,就一个原因,挑选一款你最爱的包包,然后我们之间好聚好散,不用再有来往了。

郑萍心满意足的从爱马仕店里走了出来,手上好几个大提包,里面是她今天刚花了十多万买的一款限量款包包,就因为苏映雪突然入院,让她差一点就没有抢到这款心仪的包包。

只是,当她出来后,就看到人群围聚着,在交谈着什么。

好奇心的促使下,郑萍挤进人群,当看清那道熟悉的身影的时候,不由有些愤怒,随即想到了昨晚宴会上,就因为他,弄黄了苏映雪与韩言之间的相亲。

当即双手环抱在一起,出言嘲讽说道:“呦,我当是谁呢,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原来是你这么个窝囊废,怎么,这是找到下家了?”

叶海闻言,抬头看着郑萍的身影,眼中不由闪过一道厌恶,冷冷说道:“与你无关!”

“呵呵,这才几天,没想到你小子混的还蛮不错的,跑车都开上了,怕不是你身边这女人给你买的吧?”郑萍眼中带有鄙视,尖酸刻薄道:“穿的倒是人模狗样,不过依旧改变不了你骨子里的那抹寒酸!”

对此,叶海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不是说叶海怂了,而是面对这种无知的女人,他不屑去解释什么!

小美倒是挺有眼力劲的,见状上前挽着叶海胳膊,娇滴滴问道:“亲爱的,这人谁啊?”

“前丈母娘。”叶海淡淡说道。

闻言,小美眼前一亮,他也知道,叶海在之前的苏家没少受到白眼,不由想到了一个讨好叶海的好办法。

看着郑萍,略带有深意的说道:“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和你那愚蠢女儿一样,一样的愚蠢,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错过叶海,是错过了多么优秀的一个男人!”

“你个小骚蹄子,你骂谁蠢呢?”郑萍顿时恼火了,伸出手抓向小美姣好的脸,恶狠狠的说道:“我抓烂你的嘴,让你知道有些人不是你能骂的!”

不过,不等他靠前,叶海便将她挡住,冷冷说道:“这里不是你家,不是你想撒泼,就能随意撒泼的地儿。”

“苏映雪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分享给小伙伴们:
江忍孟听润滑剂 沈医生麻烦请克制全文阅读: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江忍孟听润滑剂 沈医生麻烦请克制全文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