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野了开车的部分 丁羡周斯越开车

作者:他最野了开车的部分 丁羡周斯越开车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哎呦,没天理了,当女婿的打丈母娘了,大家可要给我评评理啊! 郑萍顺势瘫坐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怎么摊上这么狠得一个姑爷,我的命,好苦啊! 郑萍此言一出,纷纷

“哎呦,没天理了,当女婿的打丈母娘了,大家可要给我评评理啊!”

郑萍顺势瘫坐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怎么摊上这么狠得一个姑爷,我的命,好苦啊!”

郑萍此言一出,纷纷让不明所以的群众们火冒三丈,指着叶海议论纷纷:

“这人长得人模狗样,没想到却是这种道貌岸然之辈,丈母娘好歹也是你半个娘,你竟然能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有钱?有钱又怎么样,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

“把他拍下来,传网上去,让全网的人都认识认识这个打丈母娘的混蛋!”

耳边传来义愤填膺的话,让郑萍嘴角不由得翘起一道弧度,心里暗想道:“你个窝囊废,竟然跟和我斗,我让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们都不知道实情,别乱说,他已经和他前妻离婚了,而且,在这个女人家里,他一直是受尽欺负的存在,她和她女儿,每次都把他当做下人来使唤!”

小美知道一些实情,当即有些着急的说道。

“离婚又怎么样,那也不能打老人!”有人继续喊道。

“是她自己倒下的,叶海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碰她一下!”小美离得近,自然知道实情。

“哎呦,没天理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联合这个混蛋来欺负我一个老太婆,谁能给我说说理,难道这年头打人还有理了吗?”郑萍眼珠子一转,继续哭诉道。

“别装了,你头顶上就有摄像头,大不了我们找这里的物业,把监控调出来看看!”小美大声喊道。

此言一出,郑萍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一个摄像头,哭声一顿,随后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身后的浮土,起身说道:“没打我又如何?”

“倒是你们这对狗男女,为了在一起抛弃了我女儿还有理了?”郑萍自以为是的认为,叶海一个废物根本就没有钱,他现在的一切肯定是眼前的女人所给的。

所以,她下意识的就认为,叶海是傍上了这个女人。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道:“这个不要脸的混蛋东西,为了钱,甘愿抛弃了我女儿,去和这个有钱的女人在一起了,我可怜的女儿!”

“在家里的时候,嘴上说得好听,甘愿为了我们母女俩当牛做马,但现在却因为钱和这个女人在了一起,我的命好苦啊!”

这个世界上,人们永远是同情弱者的,围观群众自然而然的将公平的天秤,偏向了郑萍。

“原来是个小白脸,亏我还当他多么多么有钱,原来是个抛家弃子的恶心东西!”

“这个女的也是眼瞎,这种男人竟然都看得上?”

“开豪车,跑漂亮女人,原来都是装的,这种男人,就不该在世上活着,我这辈子最讨厌抛妻弃子的人了!”

对于耳边的闲言碎语,叶海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而是冷冷的看着郑萍,只感觉到好笑,这个恶毒的女人,不去当演员,实在是可惜了这一身演技!

“你们想多了,我根本就不是什么有钱的女人,我不过就是一个小演员而已。”小美苦涩一笑,看着高大威武的叶海,缓缓说道:“我倒是一直在追求他,可是他心里一直都有他前妻,每次都将我给拒绝了。”

“还有,这辆车,本来就是他的,反倒是我运气好,蹭坐了几次。”

小美这番言论一出,让众人再次震惊了。

不过,当小美说出下一句话的时候,人群中彻底沸腾了,“而且,并不是她说的那样,叶海抛妻弃子,而是她们家嫌弃叶海是个没有本事的废物,直接将叶海给赶出来了!”

“只是,她们苏家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她们眼中的废物,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听到苏家的时候,很多人都渐渐的回过神来,在江州,苏家有个窝囊上门女婿,而且苏家还格外嫌弃的事情,早就是烂大街的事情了。

“我靠,这个老太婆真恶心,人家已经和你们苏家没有关系了,还这样败坏人家,其心可诛!”

“我就说,看这个老太婆一副刻薄样,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甘愿为了心爱的女人,忍气吞声五年,而且离婚了,还对前妻保持着尊敬,这才是好男人!”

……

听着耳边传来的讨伐声,叶海摇了摇头,自行离去。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郑萍意识到自己把事情演砸了,悄咪咪的就要逃离。

只不过,叶海不和她一般见识,有的人却不会放过她,早在第一时间,小美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经纪人,经纪人正好赶过来,一把抓住要跑的郑萍,带进一辆黑色商务车内,凝声说道:“想走?没这么容易!”

“你今天的所言所语,已经对我司旗下艺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形象损失,不赔钱你别想走!”

“赔钱,我凭什么要赔钱?”郑萍不服气的问道。

“呵呵,不赔钱也可以,我们会马上向法院递交申请,你这种情况,当众侮辱我司旗下艺人,已经形成了人身攻击以及诽谤等行为,按照法律最低三年起步!”

一听到坐牢,郑萍顿时就慌了,而且在听到还是最低三年的时候,整个人都没有了嚣张劲,弱弱的问道:“那赔钱,要赔多少?”

“一百万!”经纪人说道。

“什么?”郑萍没想到事情竟然有这么严重,差点瘫在座椅上,“我……我没有这么多钱。”

“那不好意思,我们只有走法律途径了。”经纪人冷冷说道。

“别,有事好商量,一切都好商量。”郑萍拿出手机,当初叶海给他的一百万,他还没有花完,不过也就剩下三十多万了。

当即将钱转过去,还有几个包包留下道:“我现在只能拿出三十万,还有这个包是我十多万买的,剩下五十多万给我点时间我去凑行吗?”

“求求你,求求你给我点时间,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污蔑你们公司的艺人,我道歉,我为我的不当行为道歉。”

“我凭什么信你,万一你跑了怎么办?”经纪人冷言说道。

“不跑不跑,绝对不跑,你也看到了,我那姑爷叶海,他有钱,他开着跑车很有钱,他对我和我女儿很好的,我去问他要,他肯定给我钱!”

说完,便胆战心惊的看着经纪人,经纪人长得人高马大,本来也不是什么善茬子,闻言狰狞的脸上闪过一道狞色道:“看在叶先生的面子上,就给你七天,凑不出钱来,那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经纪人说完,直接将郑萍推了出去。

下了车的郑萍,一个没站稳,踉踉跄跄的趴在地上,姿势有多难看要多难看,而且胳膊处也因为擦伤,显得血迹模糊。

不过,她此时顾不得旁人的指指点点,飞快的爬起身,向江州人民医院跑去,她根本就凑不出五十万来,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找苏映雪

“映雪,你确定是真的吗?叶海不仅不是个窝囊废,而且还是龙王集团的高层?”

苏菲菲和王莹听了这番话,很是震惊,嘴巴呈‘O’型,张得很大,大到都足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我也不确定,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还没有验证。”苏映雪靠在病床枕头上,摇了摇头道。

三人本来是在聊工作上的事情,但是聊来聊去都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聊着聊着就扯到了两人离婚,扯到了叶海身上,最后苏映雪更是将自己的猜测,对两人说了出来。

“那如果按照你说的那样,很有可能是真的,而且我和你说过,自从看到叶海的第一眼,从他坚定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我当时和你说过,你没信我。”王莹是几人中,经历最多的。

“就算是真的,也不关我的事了,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苏映雪苦涩一笑,她的心里很乱。

苏菲菲和王莹,能理解苏映雪此时的心情,原本以为是个窝囊废的老公,突然有可能是一个很有权势的男人,这其中的落差,能够理解。

就在两人安慰了几句后,病房门突然被人给推开,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郑萍冲进来。

原本气势冲冲的她,见到病房里还有旁人,当即将要钱的话咽回去,反倒是强行挤出一道微笑道:“你们两个也在啊!”

苏菲菲和王莹赶忙起身打招呼,“阿姨好。”

“妈,你这是怎么弄得?怎么弄成这样?”苏映雪皱着眉问道。

“我不小心磕的。”郑萍讪讪然说道,并不敢将真实情况说出来。

“你能磕成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映雪语气提升了好几个度,很是劳累道:“公司的事情已经让我很劳心劳力,你能不能别再让我费心了!”

“你现在身体还没好,你别生气,我说,我说还不行。”郑萍到了现在,依旧是不敢说实话来,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

只不过说的时候,她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可怜人,遇到了叶海和小美,而两个人对她各种嘲讽嘲笑,最后更是找人来打她!

听完之后,苏菲菲和王莹两个女人义愤填膺,大骂叶海不是人。

而苏映雪闻言,也很恼火,“就算我们离婚了,他也不能做的这么过分,冷血的男人!”

“映雪,这种男人你幸好和他离婚离得早,要是再过几年,说不定他家暴的一面就暴露出来了,到时候遭罪的也是你!”王莹已经是结婚的人了,对于家暴男很是恶心。

苏映雪重重的点了点头,原本内心对叶海的一丝亏欠,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两女又呆了一会儿后,时间也不早了,就各自离开了。

苏映雪和两人谈了快一天,也是有些累,就在她要睡觉的时候,看到郑萍欲言又止的,不由出声问道:“妈,你还有什么事吗?”

“女儿,你……能不能给我五十万应应急?”郑萍鼓起勇气说道。

虽然,以前的时候她没少要钱,可这次这件事情是她的错,而且也不光彩,所以底气上就弱了很多。

“五十万?你干了什么?”苏映雪腾的一下直接坐了起来,却不小心扯到了针孔,倒吸一口凉气,也顾不上这个,死死看着郑萍的眼睛道:“叶海走的时候不是给了你一百万,钱呢?”

“我,那个钱我已经花光了,你就别管什么事了,我用钱有急用。”郑萍摆了摆手说道。

“我已经没钱了,公司现在虽然还是我的,但是你觉得大伯能不从中作祟吗?”苏映雪很是无奈,同时也很心累。

虽然对叶海没有了好感,但此时她真的好怀念叶海在的日子,至少叶海在的时候,她只觉得生活很轻松,从未有如今这么累过!

“那你好好休息,我自己再想想办法。”使出各种解数,都没有要出钱来的郑萍,直接将苏映雪一个人丢在医院,自己回了家。

而且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召集狐朋狗友搓一桌麻将,在麻将桌上借钱没有人给,当得知郑萍现在和缺口五十万的时候,其中一个妇人直接说道:“你不是还有房子,你这个房子怎么说六十万是能卖出去的吧?”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郑萍当即豁然开朗,直接将房子挂到中介上。

她想的很简单,先把房子卖出去应应急,然后再通过苏映雪这边,要出钱来把房子再买回来!

而离开医院的苏菲菲和王莹两人,却是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而是去了一家咖啡店。

两人相对而坐,苏菲菲更是愤怒的说道:“这个叶海实在是太过分了,虽然映雪和她离婚有错在先,但是他也不能这么报复,先是打击咱们公司人,然后又当众羞辱郑伯母,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的小肚鸡肠!”

王莹对此也是愤愤不平,“不行,我越想越气,这件事情我要去找叶海问个说法,映雪都被公司的事情急得进了医院了,他竟然还有心情带着嫩模明星花天酒地,就算是离婚了,也不能这么狠心的,这个陈世美!”

“可是,我们去哪里找他?”苏菲菲皱眉道。

“去龙王集团,既然他都能开得起跑车了,那就说明映雪的猜测是对的,他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是龙王集团高层,我们就去龙王集团堵他,就不信堵不到!”

王莹是个实干派,说做就做,直接拎起包包赶往龙王集团。

她和映雪是好朋友,她要质问叶海,凭什么要这么对映雪,对映雪造成这么大的伤害,难道她心里就不愧疚吗?

只不过,两人想的很不错,可现实往往很骨感,更是没有想到,这个突然决定,让她们两个扑空好几次,不仅没有等到叶海,更是白白浪费了好几天的时间。

而叶海,则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公司里没日没夜的工作,吃住都是直接在办公室里。

直到几天后,叶海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故人!

来人是一位头发花白,但却依旧精神灼烁的老者!

当叶海在会议室看到老者背影的时候,熟悉的一幕幕再次袭上心头,浑身轻微颤抖着,喉咙间似有千言万语,但最终化作几个字,“王伯!”

被称为王伯的老者,听到叶海的声音,也是浑身一颤,随后猛地回过头来,眼神中掩盖不住的激动,

“少爷,我终于找到你了!”王伯快步上前,紧紧攥着叶海的手,浑浊的眼中闪过亮彩。

王伯,叶海父亲身边的贴身护卫,更是从小看着叶海长大的亲人,不过自五年前叶家叛乱后便失去了下落。

叶海以为,王伯和父母一样去世了,可没想到如今两人竟然见了面。

“王伯,这五年来你怎么样?”叶海见到昔日亲人,内心十分激动。

“好得很,好得很,一直在魔都照看老爷的一家企业,不辱使命,终于让老奴找到少爷了!”王伯重重的点着头。

老少两人寒暄过后,王伯说出了此番来意,“少爷,魔都的产业离不开您,老奴希望您能前往魔都,执掌老爷留下的产业!”

“我父亲留下的吗?”叶海眼中一时有些失神,脑海里回忆起那道高大和蔼的身影,苦涩一笑道:“还是不用了,我不想睹物思人。”

“少爷,您一定要去魔都,这是老爷给您留下的,而且老爷太太失踪之前还说过,让你不要想着去叶家复仇,掌握这家产业,足够你这辈子生活无忧了!”王伯语重心长的劝阻。

“等等,你说什么?你说我父母没有死?”叶海突然意识到什么,激动地说道。

“老爷太太身手了得,当年叛乱之事虽然严重,但并不足以伤及到两人,只不过两人现在还不知下落,只是让老奴前往魔都执掌一家企业,一旦寻到少爷,便将企业交到少爷手里。”王伯也是回忆说道。

听到父母没死,叶海心如死灰的心再次复燃,再想到江州这个让自己伤心欲绝的城市,不由坚定地点了点头道:“王伯,我答应你,你先回魔都,我这边处理一些事情,处理完后就去魔都联系你!”

“好好好,少爷,那老奴便在魔都等着您!”

王伯来也快,去也快,但是带来的消息,却是让叶海激动。

激动之余的叶海,也是离开了待了数天的董事长办公室,准备去放空一下自己。

这几天,因为和苏映雪离婚的事情,他一直处于压抑的状态,只有用不断的工作,阻止思念苏映雪的心。

本来,他的心因为苏映雪死了,可如今父母还存活于世的消息,再次让他振作起来!

他决定了,要去魔都掌控父亲留下的企业,从而去调查父母的消息。

以前,他认为父母在叛乱中去世了,所以在遇到苏映雪后,对她格外珍惜,为了她,宁可放弃一切。

但现在,有比苏映雪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叶海去做!

只是,刚到龙王集团楼下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一个青涩,一个成熟,两个女人他都不陌生,以前在苏氏集团的时候也见过,是苏映雪身边的两个得力助手,一个叫苏菲菲,一个叫王莹!

在叶海看到两女的时候,两女也同时看到了叶海。

王莹和苏菲菲心中不由大惊,原本她们还只是猜测,猜测叶海可能是龙王集团的人,但是看到一直对她们冷冰冰的前台美女,对叶海恭敬问好的时候,她俩同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叶海不仅是龙王集团的人,而且还是龙王集团的高层!

就在两人处在震惊状态的时候,叶海走上前来,疑惑问道:“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王莹回过神来,冷冷一笑道:“我们为什么在这里,难道你能不知道?何必明知故问!”

“就是,你个渣男,我真替映雪姐不值,她现在记得重病在床,都是拜你所赐!”苏菲菲也是气恼的说道。

“等等,你们什么意思,我有些听不懂。”叶海眉头一皱道:“还有,你说她重病在床,病情严不严重?!”

“呵呵,到了这个时候,你这样装有意思吗?”王莹面带鄙夷,眼中满是瞧不起的神色,“原本以为你在苏家的时候,对映雪的好是真的,虽然你们离婚了,但你们终究是夫妻一场,缘分尽了归尽了,可你这样对映雪,你还是个男人吗?”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对映雪的打击有多大?苏氏集团是她五年的心血,现在全被你给毁了!”王莹说起这件事来,就气恼不已,胸膛快速起伏着,满是恼怒,“我就想问问你,身为龙王集团的高层,你好歹也算是个人物了,可你这样玩弄映雪的感情,你的心不会愧疚吗?”

“我要更正你一个问题,我从未玩弄过她的感情,这五年里,我对她的感情天地可鉴。”叶海的面色凝重起来,提到这件事的时候,虽还有些苦涩,但还是说了出来,“你应该明白一件事情,我想照顾她,我本不想离开她,可最终,还是她把我逼走了。”

语气中,带着苦涩,带着失望,也带着无奈。

“所以,你恨映雪,就把苏氏集团从映雪手中夺走,呵呵,你个人渣,你这么做,你就没有想过,是在毁了映雪这样一辈子吗?”

王莹指着叶海,大声质问道:“苏氏集团已经不再是映雪的了,现在你满意了?高兴了?”

“我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我想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将苏氏集团从苏映雪手中夺走。”

叶海皱起眉头,看着两女道:“如果你们相信我,可以和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个渣男,人渣,把映雪害成这样,把苏氏集团从她手中夺走,你还好意思说让我们相信你?”王莹清啐一口,一口口水吐在叶海身前,满是不屑道:“相信你?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

“我没必要这么做,因为……苏氏集团也算是我的半个心血。”叶海眼中带有欣慰,也带有开心。

最后的结果不如人意,可投资苏氏集团,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投资,即便是从头来一次,他还是会这么做。

投资苏氏集团,帮助苏映雪,他……从未有过后悔!

王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想到了苏映雪的猜测,可她还不敢确定,不由迟疑问道:“你……什么意思?!”

分享给小伙伴们:
他最野了开车的部分 丁羡周斯越开车: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他最野了开车的部分 丁羡周斯越开车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