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不禁撩 丁羡周斯越开车

作者:别闹,不禁撩 丁羡周斯越开车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叶海,你神神秘秘的,到底在做什么? 龙王集团咖啡厅内,王莹和苏菲菲推门而入。 苏菲菲坐在叶海对面,兴高采烈道:让我猜猜,你是不是也后悔了,想和我映雪姐复婚? 正好明天

“叶海,你神神秘秘的,到底在做什么?”

龙王集团咖啡厅内,王莹和苏菲菲推门而入。

苏菲菲坐在叶海对面,兴高采烈道:“让我猜猜,你是不是也后悔了,想和我映雪姐复婚?”

“正好明天就是映雪姐的生日了,你不会准备给她一个惊喜,然后让我们帮忙吧?”

苏菲菲年纪还小,最喜欢的就是幻想一些浪漫事情。

不过,她这次猜对了,却只是猜对了一半。

“让你们两个过来,是我想要麻烦你们一件事情。”叶海很诚恳的看着两人,将怀里的别墅钥匙拿出来,递上前去道:“这是位于华荣府别墅A栋的钥匙,我希望明天,你们能带苏映雪过去。”

“她的生日,我不能去了,我希望你们能陪她度过一个美好的生日。”

“竟然真的让我猜对了,你当真为映雪姐准备了一个惊喜。”苏菲菲拍手叫好,为自己猜对了而骄傲。

“既然你有这个心准备,那你为什么不亲自过去?”王莹皱眉,听出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叶海看着咖啡厅内,摇了摇头道:“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去不合适。”

“你这是在给自己找借口!”王莹出声呵斥道:“既然你有这个心准备这一切,那你为什么不亲自去,别和我说离婚了,我看你就是没有这个勇气,再次面对映雪!”

“你更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内心,你怕承认,你还爱着映雪!”

这只是王莹的激将法,希冀从叶海口中听到,他还爱着映雪。

只要叶海亲口承认,她已打定主意,不管付出多大的努力,都要重新撮合两人。

叶海沉默,没有说话。

“你知不知道,和你见过面后,映雪的心情一直不好,很忧郁,这样下去映雪整个人都会坏掉的。”王莹苦口婆心的劝说。

“对啊对啊,其实你不知道,映雪姐一直是爱着你的,只不过她因为她母亲的原因,一直不敢面对这件事而已。”苏菲菲也是在一旁,眨着可爱的小眼睛道:“有几次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映雪姐和我们说过的,她说她对你有了感情。”

闻言,叶海猛地正大双眼道:“我怎么不知道?”

“这种事情,女人当然不会和你说了,不过我们女人之间,就没有那么多说法了,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王莹叹了口气,似乎是在为苏映雪惋惜,“你别看映雪表面上表现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她因为小时候家庭的原因,其实是很自卑的一个人。”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叶海皱了皱眉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映雪只是偶尔提了一句,并没有多说。”王莹摇了摇头,看着叶海道:“这些都不重要,你应该知道的,映雪在你之前,从未谈过男朋友!”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你是她第一个男人!”

“映雪心里是很渴望爱情的,只不过她从小到大,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在面对另一半的时候,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关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内心想法。”

“她同样也是个很高傲的人,之所以一直对你冷冰冰的,是因为她不想伤害到你,或者说她的内心已经自我关闭,不想让任何人打搅,可是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这五年的陪伴,让映雪内心的小世界,打开了一道缺口。”

“就在她准备迎接你存在的时候,你们却离婚了,这对她而言是个不小的打击!”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叶海在这一瞬间,呼吸有些急促。

“我没必要骗你,我说过,有些话映雪不会和你说,但是会和我们说。”王莹表情有些焦急的说道:“你们两个心里,其实都是有对方的,只不过因为误会和误解,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你们之间,还是有挽救机会的!”

在听到还有挽留机会的时候,叶海是心动了,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没机会了。”

“你怎么还没听懂我的意思?映雪不能没有你!”

“一切都晚了,如果你们三天前告诉我,我说不定会改注意,但现在已经没用了,我们终究注定了要错过。”叶海叹了口气。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肯放下你的自尊,去和映雪和好?”王莹皱眉,大声问道。

“我明天中午,就要坐飞机离开江州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叶海心里有些苦涩,即便苏映雪心里有自己,可这五年的生活,依旧在自己心里留下了狠狠的一道伤痕,是弥补不了的。

王莹和苏菲菲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叶海制止了他们,起身离开道:“你们不用说了,我和她之间已经没有可能了,只希望你们明天能带着她,去过一个美好的生日,好让我……心里好受一些。”

“还有,记得替我保密,这一切别让她知道是我做的,她要是问起来,你们就说见她最近心情不好,特意安排的。”

王莹沉默了一会,意识到两人都是脾气很犟的人,知道怎么说也没有用了,不由将钥匙装好,认真且凝重的点了点头道:“明天,我们会带她好好玩。”

“谢谢你们。”叶海感激的看着两人,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咖啡厅。

……

龙王集团顶层。

“海哥,你当真做好决定了?自己一个人去魔都?”王天佑站在叶海面前,皱着眉问道。

叶海点了点头,上前拍着王天佑的肩膀,很是欣慰的说道:“这次去魔都,我是有重要的事情去做,你和龙王集团就继续留在江州,说不定我们还有相见的一天。”

“还有,这次答应我,如果苏映雪遇到了难处,你替我帮她解决,即便是离婚了,我也不想看到有人欺负她!”

“放心,这次我答应你,不管是谁,敢欺负她,我王天佑第一个不答应!”王天佑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叶海这个要求。

“陪我颠沛流离,从国内到国外,又从国外到了江州,这些年苦了你了,如果遇到合适的,可以考虑考虑了。”叶海笑着开了个玩笑道:“堂堂龙王集团总经理,被外传现在还是单身,这怎么可以!”

“一群找存在感的东西,不理会也罢。”王天佑不在意的拍拍手,然后看着叶海,表情顿时认真起来,“海哥,魔都一行,保重!”

“兄弟,保重!”

映雪,今天是你的生日,有什么打算没有?”王莹坐在床边,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对啊对啊,映雪姐,要不然我们带你出去玩吧。”苏菲菲也是眼前一亮道。

自从拿到华荣府别墅的钥匙后,她就在一直好奇,好奇叶海到底准备了什么样的惊喜给苏映雪。

“最近公司的事情有些忙,生日就不过了吧。”苏映雪微微一笑,对自己的生日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那不行,这几天你太累了,而且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也太多了,你该给自己放个假了。”王莹二话不说,和苏菲菲两人一左一右将她架起来,向外走去,“我们带你去个地方!”

“神神秘秘的,你们两个到底要带我去哪里?”苏映雪一直处于呆滞状态,不明白两女在搞什么。

“到了你就知道了。”王莹头也不回的说道,其实不是她不想回应,而是她也不知道看,叶海到底在别墅里准备了什么。

“你们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华荣府别墅区A栋前,下车的苏映雪满脸疑惑。

“给你个惊喜。”王莹说罢,拿出钥匙,将别墅的大门打开。

“我们今天的小寿星,请进!”王莹强忍着不往别墅里看,先让苏映雪进屋。

“我的天,这是你们给我准备的吗?”苏映雪发出尖叫声,声音里带有欣喜,显然是很喜欢房间里的东西。

王莹和苏菲菲跟了进去后,也是被别墅里的一幕给惊呆了。

苏菲菲更是捂着自己嘴巴,泪水缓缓从眼角流下,“原来,他为了映雪姐,竟然准备了这么多,这么用心!”

整个别墅一层,都被五颜六色的气球所包围,站在中央,仿佛被气球海给包围了,而且房间布置的很是温馨,一股浪漫气息扑面而来。

在中央位置,则是几个大气球与小气球的组合,将一片花海包裹在内,花海之中有一套洁白色婚纱,在等待着她的主人。

“这个婚纱是怎么回事?”苏映雪意识到不对,皱眉问道。

“你不是一直抱怨,结婚的时候没有穿过婚纱,我们就为你挑选了这一款,怎么样,喜欢吧?”王莹笑了笑,将这个问题岔过去,“这只是我们给你准备的礼物之一,你先穿上试试看。”

“我太爱你们了,我去试试。”苏映雪一眼就相中了这款婚纱,欣喜的去换衣服。

换好之后,苏映雪转着圈出来问道:“好看吗?”

“好看!”苏菲菲重重的点了点头,强忍着内心触动,感慨道:“原来,他今天不仅是想给映雪姐过生日,还想重新圆映雪姐一个婚礼梦。”

五年前,两人结婚,只是领了证走了个形式,并没有正式的结过婚,这是苏映雪这辈子第一次穿婚纱照!

就在这时,别墅外的草坪上突然多了一些人,身着黑白燕尾服,手里拿着各种乐器,与钢琴师一起,合奏了一首祝你生日快乐。

“你们,你们为了给我过生日,真的是煞费苦心了。”苏映雪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一首音乐演奏完,再次响起了另一首音乐:一次就好!

当听到歌词里唱到‘想和你笑,想和你闹’的时候,苏菲菲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起来,她从这首歌里,听到了叶海对这份感情的期待,他想要的从来就不多,只是想和映雪姐,和普通夫妻一样,有吵有闹,有说有笑,他想要的就这么简单!

可就是这么简单点的一个要求,五年时间,他从未等到过,甚至她现在都能想象到,这五年来,叶海承受了多大的心酸和无奈。

就在这时,一架无人机飞来,缓缓的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放进了苏映雪手心里。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男士一生只能定制一枚的钻戒,是象征着一生浪漫只为她一人的钻戒!

同时,里面还有一个卡片,上面写了两行字:遇见你就是我最好的选择,选择你我不后悔。

此时,苏映雪越来越糊涂,回头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瞒着我什么?”

“映雪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这一切,都是叶海姐夫给你准备的!”苏菲菲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道。

“他说了,他欠你五个生日,也欠你一次求婚,这是他准备给你的求婚现场!可是……可是你们离婚了,他来不了,我们答应他,带你来的!”

“映雪姐,你们两个明明互相心里都有对方,为什么要如此折磨对方呢?”

两个人明明想爱,明明心里都有对方,为什么要错过?

“呵呵,那他人呢?他怎么不亲自过来,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苏映雪心里也很感动,可是嘴上却是冷冷说道。

“他走了,他说他对这个城市伤心了,他说原本以为,他在江州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个家,可是到头来,一切都是他的空想,江州终究没有他的家!”

“还有,他说这五年来,他不后悔!”

轰!

在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苏映雪一直以来的坚强伪装彻底被击碎,蹲在地上,放声痛哭起来,“他走了,他怎么就这么走了?他走了我怎么办?”

“他中午的飞机,你现在去机场,还来得及。”王莹似乎是早有准备,递上前一串车钥匙。

苏映雪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王莹。

王莹点了点头,鼓励道:“去吧,把你的爱追回来。”

“嗯!”苏映雪重重的点了点头,拿过车钥匙,提着婚纱发动汽车,用最快的速度赶往机场。

苏映雪驾驶着汽车,脑海里想起的是这五年来,叶海始终在自己面前笑嘻嘻的面孔,还有每次叫自己老婆时,被自己拒绝,明明很伤心,但却偏偏表现出无所谓表情。

越想,苏映雪心里越是堵得慌,有个东西想发泄,可就是发泄不出来。

抬手擦了擦眼角流下的泪水,苏映雪嘴里始终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叶海,等我,你一定要等我赶到,我不想你走…

各位旅客朋友们大家好,从江州发往魔都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携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在三号口登机。”

刚跑进机场大厅的苏映雪,就听到这一段机场广播。

苏映雪心中一慌,站在机场门口,望着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眼神中满是慌乱,她在努力的寻找叶海的身影,可找来找去,却始终没有发现,那道占据她内心的熟悉身影。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苏映雪纤细的双手,颤抖的攥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可换来的只有冷冰冰的系统提示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

“叶海!”

“我是苏映雪!”

“你在哪里?”

苏映雪流下忏悔的眼泪,对着广场大厅,大声喊道。

可是大厅里太过吵闹,根本没有人回应她,反倒是身边经过的一些旅客,面带诧异的看着她,不明白眼前这个身着婚纱,带着钻戒,美到不可方物的女人在做什么。

苏映雪根本就不理睬身边传来的异样目光,神情很是慌张,冲进人群继续喊道:“叶海,你在哪里!?”

苏映雪茫然的看着,从身边经过的一张又一张陌生面孔,彻底慌了,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发现一个跟叶海背影很像的男人。

心中闪过一道希望,赶忙冲上前去,拍着那人肩膀欣喜道:“叶海!”

可是让她失望了,转过头来的是一张陌生面孔,根本就不是叶海!

“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苏映雪道歉,一双慌乱的眼睛,继续在人群里,搜索叶海的身影。

可是,机场大厅何其大,以她自己的能力,根本就找不到人。

无助的蹲在地上,放声痛哭,“叶海,你在哪里?你快出现好不好,我不想失去你。”

“女士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助到您的吗?”机场的工作人员,走过来好心询问道。

苏映雪猛地抬头,犹如抓到了救命稻草版,慌张说道:“你能帮我找个人吗,他叫叶海,是我的老公,他今天中午的航班,我,我不知道他要去那个城市,但是求求你……求求你帮我找找他,我们吵架了……我把他气走了,我后悔了,我现在很后悔,我……我不能失去他,麻烦你帮我找找他好吗?”苏映雪泪如满面。

机场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先是让内部人员查询叶海的航班信息,然后通过广播一遍又一遍的播报:“叶海先生,苏映雪女士正在找您,如果你能听到这条广播,请速来服务台,苏映雪女士正在这里等您……”

广播不厌其烦的播了无数遍,苏映雪也是焦急的在四周寻找,可是始终都没有找到叶海的身影。

苏映雪以为是叶海不肯见自己,当即上前夺过广播喇叭,抽噎着说道:“叶海,我知道,我知道是我的过错,我不应该对你冷冰冰,不应该放任我母亲使唤你干着干那,我现在很后悔,后悔将你气走了,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求求你回来,求求你回到我的身边好不好?”

“我求求你回到我的身边,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苏映雪无视身边诧异的目光,只顾着对广播喇叭诉说着自己心里话,她不知道这么做能不能将叶海找回来,但她心里,却是有一种很强烈的想法,如果今天不能将叶海找回来,那自己就会彻底的失去他。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出这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很强烈,很真实,她能察觉的到,叶海,这个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正在快速的从自己生命里消失。

“女士,我的同事刚给我发来消息,叶海先生所乘坐的航班,已经起飞了。”机场工作人员上前,小声的说道。

“飞多久了?”苏映雪下意识的问道。

“就在刚刚,外面此时起飞的那一架飞机就是。”工作人员指了指棚顶,传来的飞机轰鸣声道。

苏映雪放下广播话筒,跌跌撞撞的,疯了似的向机场门口跑去。

期间,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也不知道跌倒了几次,但她依旧不管不顾,此时的她眼中只有机场门口。

当她浑身青紫的跑到机场大厅的时候,空中一架客机正好从她头顶飞过,在她的注视下,飞机逐渐的飞向远方……

苏映雪呆滞的看着飞机飞走,顿时瘫坐在地上,双目无神,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你不是说遇见我就是你最好的选择,选择我,你不后悔的吗?可你现在为什么走了?为什么抛下我一个人?”

说着说着,苏映雪嚎啕大哭,“我后悔了!我后悔对你冷淡,后悔对你不理不睬,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别丢下我一个人,你回来好不好?”

“你个骗子,你说过对我不离不弃的。”

“你回来,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苏映雪就在机场大厅出口,痛哭流涕,此时的她心里有着无尽悔恨,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叶海身影,满满的都是这五年来,叶海在自己不开心时,逗自己开心,在自己食欲不振时,一道一道菜的尝试,在自己生病的时候,寸步不离照顾自己时的样子。

她到现在才发觉,有叶海陪伴的这五年,是她过得最快乐,最无忧无虑的五年,可现在,一切都回不去了,一切都只是回忆了。

最爱自己的叶海,已经走了,不会回来了。

是自己,将最爱的男人伤的遍地鳞伤,更是自己,亲手将最爱自己的老公……弄丢了!

“叶海,我现在很后悔,我真的很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会用我最大的努力去爱你,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和你重新在一起的机会,就算用我的生命去换,我也在所不惜。”

“叶海,我爱你……我真的好爱好爱你的,你听到了吗?”苏映雪抬头看着飞机离去的方向,撕心裂肺的喊道。

“叶海,我求求你,求求你回来……好吗?”

苏映雪伤心欲绝的说完,下一秒仿佛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晕倒在了机场大厅出口,所对的方向,正是飞机飞走的方向……

分享给小伙伴们:
别闹,不禁撩 丁羡周斯越开车: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企业礼仪别闹,不禁撩 丁羡周斯越开车转载请注明出处。
别闹,不禁撩 丁羡周斯越开车相关文章
  • 他最野了开车的部分 丁羡周斯越开车

    他最野了开车的部分 丁羡周斯越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