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闺蜜把我下面摸到高潮喷水 夜欲不休(H)海棠书屋

作者:女闺蜜把我下面摸到高潮喷水 夜欲不休(H)海棠书屋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老大,你真要跟那个女人结婚? 东南亚一座小岛上,矗立着一座巍峨的宫殿,这里是天策府,海外地下世界的核心。 四大神王之一的李波,为面前那位青年感到惋惜。 青年二十七八岁

“老大,你真要跟那个女人结婚?”

东南亚一座小岛上,矗立着一座巍峨的宫殿,这里是天策府,海外地下世界的核心。

四大神王之一的李波,为面前那位青年感到惋惜。

青年二十七八岁,叫叶凡。

他是天策府府主,海外地下世界的帝王。

“五年前,是林夏把我从火海里救了出来,把她娶回家,是我一生所愿。”

冷酷的表情,在提起林夏这个名字之后,变得异常温柔。

他是彰德叶家人,五年前遭人陷害,强暴了一个女孩子,半夜,家里起了一场大火,是女孩把熟睡中的叶凡,从火海里救了出来。

叶凡深感愧疚,离开时告诉女孩,等我回来娶你。

一年前,叶凡经过调查,发现当年把他从火海中救出来的女孩是林家小姐,林夏。

为了报恩、遵守承诺,叶凡与林夏定下了婚约。

并且与八国联盟达成协议,一年内,八国联盟不染指华夏领土,而叶凡也不动用手中的权利对付他们。

今天,是休战协议的最后一天,所以叶凡特意从彰德赶了回来,后天是他与林夏大婚之日。

“通电全球,我要佑她一生荣华!”

叶凡道:“七天后,在彰德举办我的出山圣典,告知豫州境内的大人物,让他们前来跪拜。”

他在林家的一年,因为协议的原因,一直没有向林夏坦露真实身份,现在协议作废,也是时候告诉她,自己究竟是什么人了。

“是!”

李波心有不甘。

一年来,叶凡任劳任怨的伺候林夏,无论是洗衣做饭还是倒洗脚水,叶凡都没有半句怨言,可林夏却总因为一点小事而小题大做,处处刁难叶凡,轻则打骂、重则体罚。

她根本不值得,府主为她做这么多事。

“这是我欠她的。”

只要林夏开心,她怎么对叶凡,叶凡都无所谓。

叶凡想要的,其实很简单——

让林夏开心!

……

两天后,林家。

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小夏,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吗?”

叶凡手捧鲜花,单膝跪倒在林夏的面前,这一刻他等了整整五年,内心紧张,以至于声音都有些轻微的颤抖。

林夏眸子中闪过一丝犹豫,她自持高贵,认为林凡配不上她,不想嫁。

鲜花焉能插在牛粪上!

这时,一位穿着笔挺西装的少年走了进来,目空一切的扫视全场,问道:“谁是林夏?”

“我就是林夏,你是谁?”

林夏暗暗的将他跟林凡比较了一下,更觉得林凡一文不值,不想嫁的念头如雨后春笋般占据了她的脑海。

“我叫张恒,是天策府战神,林夏接帖,这是府主送给你的请柬。”

张恒一改高傲的姿态,道:“林夏小姐真是好福气啊,竟能得到府主的青睐,我送了这么多请帖,请贴上印名字的,您可是独一份。”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府主行事向来神秘,世间上留着他的种种传说,但是,却很少有人见过府主的庐山真面目。

府主重新出山的消息,两天前早在豫州传开了。

为了获得资格,各大家族无所不用其极。

林家甚至是还牺牲了一个丑八怪的幸福,去央求钱家,能让钱家他们去府主出山仪式上见世面呢。

林夏接过请柬,看着上面烙金烫着自己的名字,激动的娇躯颤抖,道:“张大哥,谢谢您,以后还望张大哥能在府主的面前,替我美言几句。”

世人传言,府主年纪不到三十,单身。

是每一个女孩心中白马王子的不二之选。

能得到府主的青睐,那……那简直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呀。

“林小姐客气了,以后我还得靠林小姐能在府主面前为我美言几句,提携我呢。”

张恒话锋一改:“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林小姐你居然要结婚,若是我,能得到府主的青睐,除了府主一人之外,我谁都不嫁。”

“对对对!张大哥说的对。”

林夏恍然大悟,冷冷的看着叶凡,道:“我不嫁了!”

“就因为府主看上了你,所以你就要违背跟我的婚约?”

五年的寻找、一年的付出,叶凡翘首以盼的等到了今天,可就因为这一张请帖,林夏居然当众悔婚。

叶凡自嘲苦笑,为林夏付出了这么多,自己在她的心目中,却没有半分地位,心如刀绞。

“不然呢?”

林夏嗤笑一声,道:“府主高贵,能得到他的青睐,那是我的福分,更是我的机缘,我怎么可能因为你这种废物,而浪费掉这么好的机会呢!”

其字如刀!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遵守五年的约定,嫁给我!”

叶凡将玉佩摘下,用尽身体最后一丝力气问道。

这是五年前那个晚上,叶凡从女孩子的身上摘下来的。

“什么五年前,我不知道!难道是因为这个玉佩?”

林夏指着一旁的垃圾桶,道:“被我丢在垃圾桶里的玉佩,是林幼薇三年前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你以为,我会买这种廉价的东西带吗?”

此言一出,叶凡如遭雷击。

轰!

五年前,把自己从火海中救出来的人,不是她林夏!而是……林家的弃女林幼薇!

今日林家为了家族的利益,正在逼迫林幼薇抛绣球招亲。

“你们!居然胆敢逼迫我的女人!死!”

叶凡双拳紧握,怒发冲冠!肃杀之气,不受控制的从身体中外溢而出,如同从北极冰原吹来的寒流,让人不寒而颤。

旋即,推门走出。

“林家!”

“你们对幼薇的所作所为,我要你们百倍偿还!”

……

彰德,一处老宅。

“幼薇,你考虑的怎么样啦?”

林延卿看着被火毁了容的女子,冷哼开口:“几年来,你对家族的贡献最小,未婚生子,让我林家蒙羞,只要你肯嫁,我就出钱,为那个小野种治病,怎么样?”

听到野种这个称呼,林幼薇脸上闪过一道自嘲的表情“爷爷,她是我女儿,不是野种,她叫囡囡!林囡囡!”

林囡囡从小就体弱多病,一年的时间里,有半年都住在医院,花尽了林幼薇一家的积蓄。

“爷爷,只要我肯嫁,你……你就真的肯出钱,医治好囡囡的病吗……”

林幼薇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门外,突然就传来了一道如同雷鸣般的轰鸣之音,震得人心胆俱颤。

“谁敢欺负幼薇!”

“谁敢欺负我孩儿她娘!”

“杀无赦!”伴随着滚滚怒吼而来的,是一道强烈的肃杀之气,令人如鲠在喉。

紧接着,一道英武伟岸的身影,踏步走来!

杀气腾腾,犹如地狱中走出的神魔,强大的气场,压迫的众人一阵窒息。

林延卿见到是叶凡走来,顿时露出了一个虚惊一场的表情,我道是哪个大人物来了呢,原来是这个废物啊!

叶凡刚来林家的时候,林延卿见他器宇轩昂,不像是池中之物,于是就同意了林夏嫁给他,可叶凡的废物程度,远超林延卿所料。

“你这个废物,不去跟林夏结婚,跑到这里干什么?”

林延卿怒吼连连,似是在为刚刚的失态,找回颜面。

叶凡直接无视了他,抬脚走到林幼薇的身边,林幼薇担心自己的容貌会吓到叶凡,连忙低头,不敢看他,叶凡则是将两枚玉佩拿了出来,道:“这是你的东西吧?”

看到玉佩后,林幼薇娇躯一颤。

这原本是一对玉佩,可,五年前林幼薇被人强暴了之后,其中的一块就被对方拿走了,剩下的一块,三年前她当成礼物送给了林夏。

林幼薇猛然抬头望去,那一张熟悉的脸颊,早就刻在了她的灵魂深处。

泪水如断线珍珠般留下,朱唇轻起,问出了一个憋在了她心中已经长达五年的问题:“这五年,你去哪儿啦!”

叶凡当初离开的时候,说,我会回来娶你。

这也正是林幼薇,未婚生子的原因之一。

可,叶凡一走就是五年,音讯全无。

林幼薇自知,叶凡肯定会嫌弃此时的自己,可,囡囡是无辜的呀,是他亲生女儿。

她不求能够待在叶凡的身边,只求叶凡能把囡囡带走,给囡囡一个更好的生活。

为了囡囡的幸福,林幼薇愿意去做任何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叶凡将林幼薇揽入怀中,佳人入怀,叶凡的心情异常的激动,满心的愧疚:“一年前,我就回来找你了,可玉佩在林夏的身边,我错把她当成了你,对不起!我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现在,我回来了,你就拥有了全世界,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你!”

话落!

叶凡望向林延卿,杀意盎然!

“原来,就是你这个废物,跟让林幼薇未婚生子,让我林家蒙了羞!”

林延卿被叶凡的眼神吓了一跳,比他刚来林家的时候,还要锐利。

可转念一想,叶凡在林家这一年的表现,林延卿就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他把叶凡此时的表现,当成了无能狂吠!

“你要放弃林夏,娶林幼薇是吗!”

这样也好!

林夏恢复了单身,凭她的容貌,完全可以嫁个有钱人。

这时,一道冷笑传来:“不是他放弃我,是我把他甩了!”

林夏走了进来。

“恩?怎么回事?”林延卿疑惑问道。

“爷爷,就算这个丑八怪不嫁人,咱们也能去府主出山圣典了呢!”

林夏一脸绚烂的笑容,显摆的拿出了那一个请柬,道:“你看,这个就是府主送给我的请柬,送请柬的张大哥说,请柬上印名字的,我这可是独一份。”

“什么?”

林延卿直接愣住。

为了参加府主的出山圣典,林延卿去跪舔钱家的人,钱少戏弄林延卿,说,只要把林家的丑八怪嫁出去,就考虑一下带他们一起去。

可谁能想得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神秘莫测的府主,居然送给林夏独一份的请柬。

难怪,林夏会毫不犹豫的甩了叶凡,这要是换做自己,也会这样做。

林幼薇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林夏手中的请柬,原本是我要送给你的。”

叶凡哭笑不得。

他以为,林夏就是当年救了他的人,所以才会特意命人,送给了林夏这么一个请柬,并且还通电全球,要庇佑林夏一世繁华。

可叶凡才刚刚知道,当年救了自己的人不是林夏,而是林幼薇,于是就闹了这么一个乌龙。

“你这个废物,说什么?”

林夏就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似得,揶揄的看着叶凡:“这个请柬是给林幼薇那个丑八怪的?请柬上面,可是烙金烫着我的名字呢。”

“幼薇,我说的都是真的,请你相信我。”

叶凡对林幼薇的说话的时候,柔声细语,担心声音大了就会吓到林幼薇,可是,当他面对林夏的时候,却变成了戏虐,道:“林夏,我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就算你有这一个请柬,也进不去。”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林夏嗤笑连连。

叶凡就是一个没用的废物,不过是想在林幼薇的面前呈呈威风,俘获丑八怪的心,才会说这样的大话罢了。

一个卑微的可怜虫!

跟府主比起来,差太远了。

不!

那他跟府主比,简直就是对府主的侮辱。

他,也配!

“现在你有多得意,一会儿,你就有多难堪!”

叶凡拿出手机,当众给李波打了一个电话,宣判道:“取消林夏参加盛典的资格,把请柬送给林幼薇。”

“老大,你想通了?”

李波激动万分。

“是我错了,五年前救我的人不是林夏,是林幼薇!记得,林幼薇的请柬,要独一份!”

此言一出!

众人惊呆!

难道,这个废物叶凡,跟府主认识?

否则的话,他的口吻为什么会如此坚定?就像胸有成竹一般。

这时,一个身穿西装的少年,迈步走了进来。

是刚刚送请柬的张恒。

见到张恒后,叶凡嘴角得意上挑了起来,心想李波办事的效率还真快,电话刚刚挂断,他就把张恒给派了过来。

随后戏虐的扭头看向傻眼的林夏。

哼~

你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

现在,我看你是怎么哭的。

“张……张大哥,您怎么又回来了!”

林夏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请柬,声音怯懦。

“我遗漏了府主一道旨意没有传达……”

听到此处,林夏、林延卿两个人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下意识的看了林凡一眼,紧张无比。

难道……这个废物,真的跟神秘莫测的府主认识不成?

就连林幼薇,也是意外的看了叶凡一眼,眼含期待。

“府主亲口说,通电全球,要佑林夏小姐一世荣华。”

张恒对她的态度更加热情,道:“我在这里,要提前恭喜林夏小姐了,你成了府主夫人后,一定要在府主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啊。”

“我能不能成为府主夫人,还得靠张大哥在府主面前美言几句呢。”

林夏露出了个如负释重的表情,又没好气的瞪了林凡一眼,认识他一年,自己怎么就没发现,他居然这么能吹牛啊!

刚才差点被他吓死!

随后,林夏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张恒:“张大哥,这些钱你拿着,算我请你喝茶了。”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

张恒道:“这些钱,你还是留着买一身名贵的衣服,到时候在府主面前艳压群芳的好。”

“谢谢张大哥提醒,我有一件事情,想问张大哥……”

说着,林夏伸手一指叶凡,道:“张大哥,你认识他吗?”

“他?知道啊,不是你的前未婚夫嘛。”

张恒在天策府的地位很低,根本就接触不到叶凡,加上叶凡平时不喜欢拍照,所以,就算是叶凡站在他面前,他也不识庐山真面目。

“恩,我明白了张大哥。”

林夏跟着张恒互换了电话号码之后,等张恒离开后,她揶揄的看着叶凡,道:“无能狂吠!”

叶凡的眼里,全是满脸失望的林幼薇,根本没有林夏,道:“幼薇,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请你相信我。”

他没想到,事情会因为张恒的出现,而发展到这般田地。

天策府里面,怎么会有如此蠢货!

杀他一万遍,都不解恨!

“叶凡,穷没什么,但是,你能不能脚踏实地,不说大话?”

林幼薇失望的推开叶凡。

她失望的不是因为叶凡穷,而是因为叶凡吹牛,吹牛的话,总会有被拆穿的一天,做人还得脚踏实地才行。

“幼薇,我说的都是实话。”

看着林幼薇变冷的态度,叶凡心如刀绞,道:“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证明给你看。”

然后叶凡拿出手机,又给李波打了几个电话,可是,却没人接。

“李波,你在搞什么!这个时候居然不接电话!”

“呦!叶凡,你是不是想说,电话打不通了呀?”

林夏一脸嗤笑的看着叶凡,在她的眼里,叶凡此时无异于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府主都已经通电全球,要庇佑自己一生荣华了,以后有大把的好日子等着自己呢,叶凡这个废物,就算是再怎么跳,也不会改变什么。

难道他魔怔的以为,他自己就是府主了不成?

“幼薇,我说的都是真的,请你相信我,他接了电话,你就知道了……”

林凡的话还没说完,就已被林幼薇打断:“好了,别说了!叶凡,我对你真的很失望!比等了你五年,还要让我失望!”

此言一出,叶凡心中一痛。

自己说的都是真的,她为什么就是不信呢!

这时,林幼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幼薇,囡囡的病情突然严重了,要尽快动手术,你快拿着钱来医院啊。”

林母张爱敏道。

林幼薇被林凡强暴以后,就怀孕了,可当时,林幼薇的脸被烧伤,正在接受治疗,会影响到孩子,林幼薇原本是想打掉这一个孩子的,可医生告诉她,她体质特殊,如果打掉孩子的话,今后恐怕都再难怀孕。

林幼薇思前想后,觉得这是一个小生命,于是顶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压力,把孩子生了下来。

因为受到了影响,孩子生下来之后,就体弱多病。

一年的时间,有半年都是住在医院里的。

这五年来,支撑林幼薇活下去的动力,就是叶凡当年离开前留下来的那句话——等我回来娶你!

“妈,我知道了……”

林幼薇挂断电话,哀求的看着林延卿,道:“爷爷,囡囡病危要立刻动手术,不然就要会死了,我求求你,借给我点钱,您让我做什么,我都同意。”

林延卿骄傲把头瞥向一旁。

林夏一脸嗤笑。

见此一幕,林幼薇的泪水,就像是短线珍珠,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双腿一曲,就要跪下。

可,一只大手却抓住她,温和的声音,紧随而来:“我有钱,不需要求他们!”

林幼薇扭头望去,见是叶凡后,一脸恼怒,道:“叶凡,你吹牛还有完没完啊?那可是你亲生女儿啊……”

“幼薇,请你相信我最后一次!”

叶凡道:“我也知道,囡囡是我亲生女儿,所以,我不会拿她的性命开玩笑。”

林幼薇沉吟了下,道:“行!我就相信你最后一次,要是囡囡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随后,两人打车来到了医院。

张爱敏坐在重症监护室的长凳上,双手抱头,可怜而无助,一脸苦恼的表情。

“妈,咱们有钱给囡囡治病了,赶快让医生动手术吧。”林幼薇道。

“县医院有一个病人,也病重了,医生去了那个医院救人。”

张爱敏一脸苦涩的表情。

囡囡的病,把他们一家都给拖累了,钱早就已经花完了不说,还拖欠了医院两个月的住院费。

当囡囡病情恶化的时候,医生就知道他们拿不出钱做手术,于是去了隔壁医院治病。

现在,就算是有钱,都救不了囡囡的命了。

叶凡隔着玻璃,看着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了管子,奄奄一息、满脸痛苦的囡囡,心如刀绞,那可是自己的女儿啊!

小小的年纪,却承受了她所不该承受的痛苦!

“囡囡,爸爸既然来了,就不会让你出事,今天就算是阎王来了,都带不走你!”

“幼薇你别着急,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医生回来救治囡囡!”

随后,叶凡又一次拨打了李波的电话,这一次,他接了。

“李波,我不管你用任何方法,立刻把彰德最好的医生,叫到市医院给我女儿治病!他要是不来,你提头来见我!”

分享给小伙伴们:
女闺蜜把我下面摸到高潮喷水 夜欲不休(H)海棠书屋: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女闺蜜把我下面摸到高潮喷水 夜欲不休(H)海棠书屋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