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到疯狂喷水的小黄书 教授随时上洛曦

作者:黄到疯狂喷水的小黄书 教授随时上洛曦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这一觉,叶凡睡的格外的香甜,以至于嘴角都是一个迷人的弧度。 还做了一个梦! 梦中,林幼薇不止是原谅了他,还跟着他结了婚,昭告天下、大摆宴席、普天同庆,各种繁琐的过程

这一觉,叶凡睡的格外的香甜,以至于嘴角都是一个迷人的弧度。

还做了一个梦!

梦中,林幼薇不止是原谅了他,还跟着他结了婚,昭告天下、大摆宴席、普天同庆,各种繁琐的过程结束之后,终于入了洞房,正到了最后一步的时候,叶凡就被林幼薇给吵醒了。

心里面,肯定是有怒气的。

但,看到是林幼薇后,叶凡心里面的怒气,顿时消了大半,道:“天塌了吗?你怎么这么慌张啊?”

“药膏呢?你赶快拿出来,再给我用一下。”

林幼薇异常激动。

这时,叶凡才注意到,林幼薇脸上的烧伤,已经好了大半,道:“效果不太好,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辛香玲她们受伤了之后,用了褪疤膏以后,无论伤口多大,一夜的时间,都可以治疗好百分之八十多,可林幼薇的烧伤,居然只被治好了百分之七十左右。

褪疤膏过期了?

哼~

李波,你居然敢拿过期的褪疤膏来胡弄我。

等我下次见了你,等着我赏赐你鞭子吧。

正在忙这出山圣典的李波,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要是让他知道了叶凡的想法,他肯定会大呼冤枉。

就算是借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拿过期的褪疤膏胡弄叶凡啊。

明明是林幼薇脸上的伤痕太大,而且还有五年的历史了,褪疤膏的作用,肯定不会太明显啊。

可,林幼薇却不这样认为。

“啊???这效果还不算好啊?”

林幼薇被惊呆了。

天呐!

只是一夜的时间,自己脸上的疤痕,就已经减少了百分之七十左右,叶凡居然说……说效果还不明显!

难道他还想,用一夜的时间,就把自己脸上的伤疤给治好了不成?

“效果不算特别好,算了,就先这样吧,按照这个速度治疗下去,七天内,你脸上的疤痕,肯定会被治好。”

叶凡微微一笑,然后拿出褪疤膏,均匀的涂抹在林幼薇的脸上。

林幼薇的心里面,满是期待!

七天!

只要七天,自己脸上的疤痕,就能被治好了。

自己终于再也不是丑八怪了!

鬼知道,这五年来,林幼薇究竟过的什么样的生活啊!

每一个人看着她的时候,都是一副看着怪物的厌恶眼神。

那样的日子,终于要一去不复返了!

用语言,是根本无法形容出,林幼薇此时心情的。

第二天。

疤痕又消下去了大半。

第三天。

疤痕已经不是特别明显了。

第四天。

狰狞的疤痕,只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第五天。

伤疤不是特别严重的地方已经好了,只有烧伤严重的地方,才有一些印痕,只有两三个地方。

第六天。

如果不仔细看,已经发现不了林幼薇脸上伤痕了。

第七天!

林幼薇的脸,被彻底治好了。

瓜子脸、柳叶眉,一颦乱人心、一笑动人情。

美的不可方物!

就算是电影明星,在林幼薇的面前,也会失色不少。

七天!

林幼薇只是用了七天的时间,就重生了!

“哇~妈妈好漂亮啊!”

林囡囡开心的拍着手,道:“妈妈漂亮、爸爸是一位盖世英雄,英雄配美人,嘻嘻……囡囡好幸福哦~”

稚嫩的话语,让林幼薇想到了什么,俏脸一红。

她跟叶凡打过赌!

叶凡治不好她的脸,就要从楼上跳下去。

可……可叶凡现在治好了她的脸,按照赌约,她是要嫁给叶凡的。

一想到这里,林幼薇漂亮的脸蛋上,就闪现出了一道迷人的红晕,白里透红,就像是一没熟透了的苹果似得,非常诱人,让人恨不得爬上去,狠狠的亲一口。

嫁,还是不嫁!

林幼薇一直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是,当这个问题摆放在了她面前的时候,她根本不知道如何选择。

叶凡也没有去追问,轻挽林幼薇的玉手,这一刻,叶凡觉得很是满足:“你放心吧,我要你心甘情愿的嫁给我,我不会强迫你的。”

强扭的瓜不甜!

如果叶凡想,只需要一句话,他就能得到林幼薇。

可,这却不是叶凡想要的。

林幼薇心中一阵小感动。

在她想来,叶凡就算是用强迫的方式,她也不会嫁,可叶凡刚刚说的话,却是让她不再需要纠结、为难了,心里面对叶凡的感觉,也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妈妈脸红了,嘻嘻……囡囡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妈妈脸红呢!想不到妈妈也会脸红呀,爸爸真厉害!”

林囡囡开心极了。

小孩开心,叶凡欣慰,林幼薇脸红。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这时候,一道不合时宜的叫声,突然传了过来:“叶凡,你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抓着幼薇的手?赶快给我松开!”

张爱敏!

她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强行拉开了两个的手,指着叶凡的鼻子骂道:“我就七天没来,你就握住幼薇的手了!我要是一个月没来,你……你们两个,是不是就睡到一张床上了!!!”

这些日子,张爱敏一直在忙活府主出山圣典的事情,求爷爷告奶奶的想要进入的名额,碰了一鼻子的灰,心里很是火大!

现在,叶凡正好撞在了枪口上。

当张爱敏准备去教训林幼薇的时候,突然愣住了。

这个女的,好漂亮呀!

最关键的一点,她不是林幼薇!

天啦噜!

叶凡这个王八蛋,口口声声的说,会对幼薇负责,要娶幼薇回家,可……可幼薇还没有原谅他呢,他居然就……就当着女儿的面,跟着另外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在这里打情骂俏!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哼~

幸亏幼薇没有相信他说的鬼话,不然的话,还不得伤心死呀。

可紧接着,张爱敏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等等!

这个漂亮的女人,她为什么会穿着幼薇的衣服?

这双眼神、眉毛、身材,怎么跟幼薇一模一样呢?

张爱敏的心里面,有十万个为什么。

“妈~我是幼薇啊!”

林幼薇哭笑不得。

此言一出,张爱敏直接愣在原地。

足足过了七八秒钟的时间,这才反映了过来,眼睛瞪的就跟铜铃似得,惊呼道:“什么???你是幼薇???你觉得,我是三岁的孩子吗?会相信你的鬼话!!!”

张爱敏虽然也很希望,林幼薇的容貌,有朝一日能够恢复,但是,最基本的常识,她还是知道的!

林幼薇的脸,烧伤那么的严重,只是七天就能被治好?

骗鬼呢!

张爱敏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怎么可能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不可能!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基于这一点,张爱敏的脑子里面,突然又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叶凡这个王八蛋,找了一个跟幼薇有几分相似的人过来干嘛?

他要干嘛?

他想干嘛?

难道,是要冒充幼薇,继承自己的财产?

很有这种可能!

“说,你把幼薇藏哪儿了!”

张爱敏悲愤的看着叶凡,道:“你是不是把她杀了???”

叶凡这个小王八羔子,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他的人脉似乎挺广的,既然有人肯为他冒充府主,那有个美女冒充幼薇,还不是很正常的?

此言一出。

叶凡一愣,心想张爱敏的内心戏还真多呀!

林幼薇哭笑不得。

林囡囡道:“姥姥,这个美女就是我妈妈呀!你认不出来了吗?”

什么???

张爱敏直接愣在了原地!!!

这个美女,是林幼薇?

这个傻囡囡,连妈都不认识了。

该死的叶凡,究竟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

可恶!!!

啊啊啊啊~

张爱敏都恨不得,一巴掌把叶凡给拍死了。

“妈,我真是幼薇啊。”

林幼薇哭笑不得,抓住张爱敏的手,道:“我的脸刚被烧毁的时候,想要自杀,被你发现了,你从手里面,把我的刀夺了过去,你的手指头都快被刀切了下来,虽然治好了,却留下了这一个刀疤。”

“囡囡生病住院,家里一分钱都拿不出来的时候,你去求爷爷,冒着倾盆大雨,跪倒在爷爷家门前,为囡囡借来了十万块钱的医药费,可是,你却留下了关节炎的毛病,直到现在,每当刮风下雨的时候,你的腿还会疼。”

说着说着,林幼薇一双漂亮的眸子里面,升腾起了一团水雾,样子看上出楚楚可怜、让人怜惜:“你跟爸爸结婚的时候,爸爸送给你了一对翡翠手镯,那是你最喜欢的,还是为了囡囡的医药费,你翡翠手镯悄悄的卖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知道。”

“妈,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你始终都是我妈!妈!!!我真是幼薇啊!”

一桩桩、一件件,这不只是事情,而是一个当母亲的,对女儿的无私奉献!

一番话说完之后,林幼薇都快哭成泪人了。

“你……你真是幼薇!”

这些事情,只有自家人知道,就算叶凡都不知,这个跟林幼薇长的很像的漂亮美女,既然能说出来这么多事情,足以证明,她真的是林幼薇!

“幼薇,你……你的脸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好了?”

娘俩抱头痛哭了一会儿,张爱敏才突然问道。

“是叶凡,他拿了一个药膏,把我的脸给治好了。”

林幼薇把这七天来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是他?”

张爱敏一愣,一脸狐疑的看着叶凡,道:“你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药?难……难道……你真是府主?”

除了府主之外,张爱敏是真的想不出来,究竟还有谁,能拿出这么好用的药了。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凝聚在了叶凡的身上!

“恩!我就是府主!”

叶凡微微一笑,坦露身份,道:“今天的圣典,也是为幼薇特意准备的。”

“等等!不对呀!”

张爱敏问道:“如果你是府主的话,为什么要在林家当一年的废物?”

“这是一个误会。”

“五年前,幼薇把我从火海里救出来的时候,我把她的玉佩吊坠拿走了一半,当做日后相认的信物,五年来,我无时无刻的不在思念幼薇,一年前,我打探听到,当年把我从火海中救出来的人,是林家的女儿。”

“所以,我就找到了林延卿,并且,见到了另外一枚玉佩,在林夏的手中,所以我误以为是林夏把我从火海中救了出来。”

“为了跟着林夏相处,我跟着八国联盟签订了一年互不侵犯的协议,也就没办法动用手中的权利,因此,你们才会看着我碌碌无为。”

此言一出!

张爱敏被惊呆了!

林幼薇也被惊呆了:“可……可你是怎么知道,不是林夏救了你的?”

“说起来,这真的是机缘巧合了。”

叶凡道:“我举办这一个出山圣典的目的,就是要昭告全世界,我要许你一生荣华,让天策战神去给林夏送请柬,没曾想,林夏在接到了请柬之后,居然不嫁给我了,我问起玉佩的事,她就全告诉我了。”

说着说着,叶凡握住了林幼薇的手,满脸愧疚:“对不起!!!这么些年,辛苦你了!不过,我现在回来了,就不允许,任何人再欺负你一次!”

“哈哈……林夏还真是作茧自缚呀!”

张爱敏笑的酣畅淋漓,对叶凡的态度都来了个七百二十度的转变:“想不到,我女儿当年救的人居然就是府主!哼!今天我要在出山圣典上,好好的羞辱羞辱林家的人!让他们也尝尝,我们家这些年受到的苦!”

林幼薇心中欣喜,自己的丈夫,居然是每一个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嘻嘻……

自己这五年,没有白白等待呀。

苦日子过去了,以后自己跟着囡囡,就可以过好日子了呢。

“贤胥啊,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就赶快去出山圣典吧。”

张爱敏对叶凡的称呼都变了,以示对他的喜爱。

“妈,我是府主,我不去,出山圣典又怎么会开始呢?”

叶凡自信一笑。

“对对对,贤胥说的对!”

张爱敏欣喜若狂。

这一下,看看林夏他们一家人,还有什么可神气的!

你们一心想要巴结的府主,是自家女婿!

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今天,我要打你们的脸!

左边打完打右边!

哈哈~

只是单纯的想想,张爱敏就爽到了极点,心里迫不及待!

分享给小伙伴们:
黄到疯狂喷水的小黄书 教授随时上洛曦: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黄到疯狂喷水的小黄书 教授随时上洛曦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