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几道题往下面插一支笔作文:我做错一道题就他们c我一次

作者:错几道题往下面插一支笔作文:我做错一道题就他们c我一次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一行人来到宴席上,稍微扫一眼就知道林成光肯定是经过精心布置的。现场还能看到请了一些名媛小姐来作陪,调解气氛。而不同其他普通宴席的是,旁边居然还有一个很大的舞池,可

一行人来到宴席上,稍微扫一眼就知道林成光肯定是经过精心布置的。现场还能看到请了一些名媛小姐来作陪,调解气氛。而不同其他普通宴席的是,旁边居然还有一个很大的舞池,可供客人酒后跳舞娱乐。

果然,酒足饭饱后,一些比较大胆的领导员工已经下了舞池,找好了舞伴,在舞池里扭了起来。恩格尔心情不错的搂着一个交际花步入舞池。

娴熟的舞步,让宁纪都暗赞,尤其是恩格尔那只手掌,在交际小姐的齐B短裙下面边跳边摸着,让宁纪差点喷出了鼻血。

宁纪看了身旁的林薇一眼,他没见过这世上还有这么美的女人,含苞待放,皮肤白皙,加上现在多了几分酒劲,更是让林薇多了难以言表的迷人韵味。

情不自禁的,宁纪就走到了林薇面前,很绅士的弯腰伸手,道:“我的小秘,请你跳支舞吧!”

宁纪笑了笑,有着F国人的风情,十分的帅气,动作优雅,自然。

小蜜还是小秘?看到这一幕的人,觉得大脑不够使了,差点晕倒,这可是他们公司的女神啊。

林薇抬起了头,明眸皓齿,脸颊早已红润,是酒喝的。她很想拒绝,可是谁叫自己是他的秘书呢,不敢忤逆,就只能顺从。

她站了起来,不甘心,但又能如何?!

头上立即传来晕乎乎的感觉,这让林薇的身子倒向了另一边。宁纪笑了笑,自己是绅士嘛,必须不能让其摔倒。

于是,全身香气迷人的林薇,犹如尤物一般,软趴在宁纪的身上,双眼迷离。想到自己居然靠在那个色狼的身上,便开始挣扎着起来,可是没一会儿又向后摔去。

陈建好想上来扶一把,可是被陈虎彪阴沉的拦住了。

“配合我,跟我跳支舞,不然我明天就不来上班,你们的合作自然就没了。”

感受着身前娇躯的挣扎,宁纪附耳对林薇说了几句。

而这几句话,效果很明显,立即就让林薇打了个冷颤,要是合同因为她弄砸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啊。

可是……

林薇缓缓的将头转回来,静静的看着宁纪,而那双美丽的大眼,却在这时流出了晶莹泪花。

憋屈,难过。

咬咬牙,心里对自己说,只要等合同签了,自己就可以不用这样了,这段时间只能忍着。

如此想来,她的娇躯配合宁纪的步入了舞池,舞曲很柔和,宁纪轻轻怀抱着林薇,扭动着身子。

被灯光晃得有些晕头的林薇,再加上酒劲上来,林薇再也抵挡不住的直接靠在了宁纪的身上。

发觉到对方无力的感觉,宁纪下意识的用力在对方的后背上托住,可是这一托住,却让林薇的身体无限的贴紧宁纪。

尤其是下半身,更是紧紧的贴紧宁纪。这一刻,再次让宁纪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和林薇在地铁的那一幕,何等的相似啊。

林薇身上的处子之香,不断侵袭着还是初哥的宁纪。

宁纪不断的在林薇后背压着的手,随即林薇下半身也贴了过来,宁纪发誓,他是无意的。就像地铁那幕,宁纪这个初哥,完全抵挡不住林薇身上飘荡的清香。

这次与上次不同,完全可以想象其中的尴尬和刺激。林薇嘟着红润小嘴,眼神迷离,想要用力将宁纪推开。

可宁纪如同着了魔一般,怎么可能会让林薇一女子推开?反而是越推越靠近了。

轰!宁纪直感觉自己的头皮都炸开了,呼吸更是急促得不行。当然,醉酒状态的林薇,她想用力的推开宁纪,只可惜酒精的缘故,让她全身乏力,酥软无比。

突然,在换曲子的时候,灯光立即暗了一会儿。就趁这个机会,宁纪丝毫没停顿,反手就将自己的手掌摸在了林薇的香臀上。

柔软和极具弹性的感觉,让宁纪眼睛都红了,他更是忍不住的用手指捏了几下,同时将林薇想挣扎的往后退的娇臀,往前抱来,不给对方离开的机会。

摸着对方完美弧形的香臀,体会着对方的弹性和柔软。

此刻的林薇,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燥热,香舌更是不忍的伸出舔舔红润小嘴,精致小脸抬起,三千秀发后仰而下,而其下身被宁纪抱着紧贴在前者小腹。这个火热造型,实在是太过销魂了。

就在这个时候,灯光亮了起来,本来就因为就视作自己女人的陈建,看到林薇被宁纪邀走跳舞就十分的愤怒,他根本没闲情,坐在酒席上猛灌酒。

此刻,随着灯光一亮,林薇撩人的姿势和宁纪抱在一起的画面,让陈建看到,他瞬间就脸色惨白的坐倒在地上。

陈建突然从椅子上坐下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众人都清楚是怎么回事,随即几个高富帅就跑来将其搀扶起。这里的动静,终于是将林薇清醒了不少,她用足了最后的力气,才将宁纪推开,宁纪也觉得差不多了,不敢做的太过分,毕竟这里都是他们公司的人。

林薇摇晃着身体,似乎知道了一些方才与宁纪发生的事儿,如此一来更不敢与宁纪再呆一起了。她努力辨认着一张桌子上坐着的一个美女,喘着粗气道:“宣萱,你送我回家吧,我好晕。”

顺着目光,宁纪这才注意到这个美女。瓜子小脸蛋,眼睛很大,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着,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六岁左右,她穿着一身蓝色的深V晚礼服。

虽然没有林薇的资本雄厚哦,可是各有特色,一眼望去,给人一种妩媚和时尚的感

似乎察觉到宁纪的眼神,这位大美女突然看了过来,与女人对视,宁纪这屌丝,可是求之不得的事儿。可惜女人的直视,且还带着几许莫名的眼神,最终还是让我们的宁纪屌丝败退。

就在这时,这位叫宣萱的大美女,突然伸手笑道:“你好,我是宣萱,闽都分局重案组。”

宁纪愣了下,讪讪的伸手道:“你好,我叫宁纪。”他向来就怕跟警察接触,即便是个警花。

随后,宣萱在林薇的催促下,缓缓离去。突然显得无聊许多的宁纪,抱着头打算步行走一段路,趁此消化消化肠胃。

就在宁纪在感慨人生的时候,陈建拨通了一个电话:“阿龙,去做了这个小子,千万别一枪了断,得好好折磨至死。”挂掉电话后,陈建一脸阴沉的笑着。

收到信息的几个人,已经看到了宁纪的背影,他们缓缓摸了上去,动作娴熟一看就是惯犯。此时的宁纪,却完全不知晓,他还正在回味着林薇香臀的柔软呢。

就在这时,宁纪感觉一股不安的情绪缭绕其胸,瞬间就惊醒过来,可正要回头看去时,他的右手就传来了阵阵灼烧的疼痛。

宁纪看去原来是烟蒂烧到手指了,难怪这么烫。可就是这个时候,他的脑袋上突然传来一道风声,宁纪大叫不好,脑袋一偏,但终究是慢了一拍,肩膀传来一道大力,在宁纪还不来及痛的时候,人已经摔向一旁。

在他呲牙咧嘴坐起的时候,他看到身后已经停了一辆面包车,而在车的外面,则已经站了几个穿着全身黑的大汉。他们手中提着棍棒和砍刀,富有深意的笑看着宁纪。

宁纪很清楚,这些人可不是那些小混混,必然是受过训练的打手。尤其是方才动手袭击宁纪的粗狂男子,光着上身,一看就知道身材壮硕的那种,其下身穿着一条短裤,穿着拖鞋,冷冷逼视。

“你们干嘛?我跟你们无冤无仇啊……”宁纪用手抓着疼痛难忍的肩膀,他知道是这个壮硕男子的棍棒造成的。

男人大声一笑,道:“哼,草泥马的敢去调戏林薇,你这是在找死,如果你觉得活着没意思,我就勉强为你送你一路吧。”

话音一落,随后的打手们放声大笑,肆无忌惮的那种。宁纪眼睛一亮,想趁他们大笑的间隙开溜。可是胳膊刚抬起,他就闷哼了一声,丫的,这伤的太重了,根本没法动弹,仿佛整条胳膊都断了似地。

“阿龙,别跟他废话了,做了他。”

远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宁纪一听,就脸色大变,因为这声音他太有印象了。

陈建你个娘希匹,如果今天弄不死老子,老子定会把林薇吃的一个不剩,让你痛苦去。

宁纪看着四周的打手,加上自己废了一条手臂,真心感觉力不从心。自己只不过占了林薇一点的便宜,根本就不知道陈建这个混蛋喜欢她,却要这样被围堵灭口,妈的,宁纪恨意滔天,只可惜真的没办法逃离了。

四周都被堵了,别说是重伤,即便完好如初,也是必死的啊。

不过场面即便对他极为不利,他宁纪也不想就此闭眼等死,抬腿爬起来想跑,可没跑几步。面前的男人就猛然抬起一脚,骂道:“让你跑!”

阿龙虽然没踹中宁纪,可手中的棍棒却是打中了宁纪的后背,宁纪哀呼一声摔个狗吃屎,满嘴都是血,还未爬起,腹部又来了一脚,随即身子便打横着横移了过去,撞在了电线杆上。

夜晚,乌云滚天,雷声隆隆,似乎随着宁纪这一撞,打破了风雨欲来前的宁静,随即,一声震耳的雷声响过之后,豆大的雷雨如同万箭一般,射向大地,迅速笼罩了整个闽都。

噗!宁纪一张嘴,鲜血便顿时从嘴里喷了出来,脑袋一片模糊。丫的,这一脚起码也得有四百斤左右了吧。这个时候的宁纪,突然很想回家。他是个孤儿,不懂家的滋味,可在偶然间在湖中救了一个差点被水淹死的女人后,他就逐渐懂得了家的味道。

可是……现在没人愿意让他回家,他无力回天呐!因为就在他还没站稳的时候,脑袋又挨了一棍子,接着他的身子就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轰然倒去。

垃圾箱都被他一撞飞了过去,脸颊早已红肿,脑袋流血不止,惨不忍睹。咳嗽了几声,咳出了血,努力艰难的扶着垃圾箱,让自己能够站起,茫然的看着四周,却发现周围的打手只是用着那种看这死人的冷漠目光看着他。

或许,在他们眼里自己是必死无疑了,也对,呵呵!

没有人帮他,他是那样的无助,任鲜血往下流淌,天空降下的雨水与血水混在了一起,染红了大地,可宁纪还是站直了身子。

这一刻,阿龙愤怒的扔下了棍棒,提起身旁的垃圾桶,朝着宁纪的脑袋狠狠砸过去,嘴里骂骂咧咧道:“我艹,还能站起来,我看你这下还行不行。”

这时的宁纪能强撑着站起,已经是用掉了最后一丝力气,眼看躲是躲不过,只是下意识的抬头格挡。砰的一声,宁纪脸色更加惨白,而胳膊更是软了下来。

阿龙露出嗜血的笑容,不退反进,再一次抬起垃圾桶,抬的很高,可他没发现垃圾桶里刚好有一桶泡好吃完的泡面,里头的汤汁,随着垃圾桶的抬高,就直接顺流而下,浇灌在了阿龙脸上。

下一刻,阿龙像是傻了似地,举着垃圾桶,没人知道他有多愤怒。不知道多长时间,阿龙猛然怒吼一声,将垃圾桶向旁边的橱窗砸去。

旁边有一家商店,开的是成人用品,看到外面在打架,来不及把卷闸放下来,只是用锁链锁住大门,躲在里头看戏。

垃圾箱砸碎了橱窗的玻璃窗,随后,几个打手身手极好的从窗户里进去,很快将揪出了一对像是夫妻的年轻男女。

冷漠的打手,直接用砍刀往年轻男子身上使劲剁,女人想要上前,可被打手拉住,之后,女人就被按在了窗口上,睡衣被扒开,撕了个破碎,身体早已被身下的玻璃割破。

打手非常的疯狂残暴,没一会儿,女人的内裤也被撕成了碎片。其中一个大概有三四百斤重的胖子打手,光着上身拉开了自己的短裤,趴了上去。

他用蛮力将女人的双腿分开,压上去便冲刺了起来。女人身下的玻璃渣更是因为胖子的体重压下,鲜血直流,眼泪和鲜血喷涌而出,无比凄厉的声音,让她的老公绝望的嘶喊着。

年轻男人拼了命的使出力气,想要将围住自己的打手推开,可就是这一下,那打手扬起砍刀,接着刀光一闪,年轻男子的那只手就被直接砍断,紧接着,打手还不过瘾,一道狠狠的直接从年轻男子的腹部插了进去,最后还用力的拧了拧,残暴之极。

插进那腹中的是一把锋利有着倒钩刺的管刀,这么用力的拧着,估计将年轻男子的肠子内脏搅了个稀巴烂了。可他打手真的残忍,最后,他还用力的将刀具扯了出来,果不其然,带出了大片的内脏碎片。

年轻男子已经无力软瘫在地上,只剩下女人凄厉无比的哭声和隐约能听到的肉体碰撞的声音,在这样的夜晚中,是如此的刺耳和绝望。

宁纪看到了这一幕,他好像去救这对根本就毫不相干,却枉死的夫妇。只不过是因为在他们的店门口放着一个垃圾桶,垃圾桶里的泡面汤汁,被阿龙抬起,浇在了他的脸上,却连累了他们。

阿龙冷笑了一声,将想上前救年轻夫妇的宁纪一脚踩在了地上,而用用脚踩住宁纪的脑袋。宁纪没法抬头,努力挣扎,却将雨水和泥水吞进了嘴里。

长这么大,宁纪可算是见识到了和平社会的另一面,黑暗,残暴,冷血……

那年轻夫妇他们做错了什么?那桶泡面可能是路人随手放的,也可能是其他店铺的员工放的。可却因为垃圾桶在他们的店门口,且阿龙抬起了垃圾桶,就因为这样,他们遭受到了灭顶之灾。

他们如此随意的抹杀掉生命的存在和权利,宁纪全身在颤抖,他发誓,定要让这些人渣一一手刃,那些坑害他的人,他也绝不会放过。

不过有一点,宁纪绝望的笑了,现如今,他都自身难保了,难有反抗之力啊。

大雨磅礴,地上的积水越多,阿龙故意让宁纪能看到前方几个打手轮流着排着队,压在年轻女人的身上,而孤零零的躺在雨水中男人,眼睛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汤都不喝,只吃面,哼,活该!”

阿龙用那只穿着拖鞋的脚,用力在宁纪的脑袋上踩着,宁纪疼的青筋暴起,喉咙在嘶吼

分享给小伙伴们:
错几道题往下面插一支笔作文:我做错一道题就他们c我一次: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错几道题往下面插一支笔作文:我做错一道题就他们c我一次相关文章
  •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乱系列H全文阅读

  •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真实交换)免费阅读全文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真实交换)免费阅读全

  •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美妇沦陷)小说全文无删减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美妇沦陷)小说全文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