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毛还没长稚嫩的小花苞 粗暴h疼哭np各种play

作者:挺进毛还没长稚嫩的小花苞 粗暴h疼哭np各种play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金教练也没有出面阻止,饶有兴趣的站在一旁,观赏这场战斗。 横踢,勾踢,连踢,一招招阴狠要命,专朝宁纪的下面扫去。 林薇的想法很简单,我不杀你,我要你变成华夏最后一个

金教练也没有出面阻止,饶有兴趣的站在一旁,观赏这场战斗。

横踢,勾踢,连踢……,一招招阴狠要命,专朝宁纪的下面扫去。

林薇的想法很简单,我不杀你,我要你变成华夏最后一个太监!

宁纪频频躲闪着林薇致命腿法,浑身冷汗,这娘们是疯了啊。

不就是亲了你一下?大不了我让你亲回来。

幸好宁纪只是想想,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如果说出来,林薇估计会更疯狂。

二十多个学员,一个教练,都没有阻止这两人的比斗,他们居然都站在一边,还有几个可耻的拍手叫好呢。

“这招撩阴腿不错,速度与力量全部上去了,你们要多学习!”

“这招下格挡很到位,双手交叉抵挡,有回旋与泄力的作用!”

金教练指着两人,不停地帮忙指点着众人,惹得一阵阵叫好,鼓掌!

“姐啊,我错了,咱休息一下好么?”宁纪说着,又抬手挡住了一记勾踢。

天知道这女人脾气这么大。不过想想,刚才的感觉太爽了,死也值了。

“知道错了?知道错了也不行,今天要不你死,要不你变太监,要不然没完!”林薇狠狠的说着,又是一腿。

已经是满头大汗,林薇从开始追杀宁纪到现在起码出了六十多腿,却没有一次能击中宁纪。

被愤怒充斥的林薇,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不知疲倦的进攻着。

就在此时,训练场的大门被一下推开,一个穿着工作人员制服的女人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手机中传出悠扬的钢琴声,是电话铃声。

这个女人是俱乐部接待小姐。

“林薇小姐,您的电话!”接待小姐说着,跑到场中。

在俱乐部工作,对于这种场面已经见怪不怪了,接待小姐很天真的认为这只是一场对练,全然没有注意到林薇要杀人的眼神。

“不接!”林薇鸟都不鸟这个接待小姐,一双美目中满是怒火,盯着宁纪。

接待小姐哦了一声,拿着手机准备离开。

“等等,把我电话给我!”突然,林薇停住了,对着刚刚转身的接待小姐说道。

知道林薇电话的,无非就是她的父亲与几个好友。

这几人,都知道这个时间是林薇的训练时间,所以没有急事是不会打来电话的。

拿起电话,看着来电显示标示,林薇狠狠地瞪了宁纪一眼,按下了接通键。

终于,宁纪得到了赦免,林薇放弃了对他的追杀。

坐在地板上,宁纪喘着粗气,随手捞了一条毛巾,擦掉了满头的大汗。

林薇拿着电话,听着话筒那边的声音,不停的点头,嘴里说着“是”“嗯”“好”之类的字眼。

也就一分多钟,林薇挂掉了电话。

“你,跟我来!”指着宁纪,林薇冰冷的说道。

“啊?”宁纪有些无语了。

不至于吧,亲你一口怎么跟亲马蜂窝似的,有完没完啊。

不过想想,这么漂亮的马蜂窝,亲一口死也值了。

“啊什么啊,我爸的电话,让我们回公司签合约。”林薇的声音依旧冰冷。

抛下这句话,林薇也不理会宁纪,拿着毛巾就朝训练场大门走去。

宁纪哦了一声,从地上爬起,跟教练打了个招呼,紧跟着林薇的脚步跑了过去。

“他们两个居然是一对情侣。”

“真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原本还想培养一下感情再下手,没想到让这个吊丝捷足先得了”

果然是一对情侣,男同胞们哀嚎着,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本来他们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以为刚刚是宁纪耍流氓强吻林薇,后面林薇的追杀也是那么逼真。

后来林薇接了电话,语气就缓和了不少,说出的话也让这群人理所应当的认为宁纪与林薇是一对情侣,刚刚的“追杀”只是在玩耍……

在临出门之前,宁纪回过头,对着金教练做了一个谢谢的口型。

金教练嘿嘿一笑,对着宁纪竖起拇指,那意思是好好把握。

回到更衣柜,取出自己的衣服,换了回来,宁纪匆匆跑到俱乐部门口寻找林薇的身影。

天已经有些暗了,环视四周却寻不到林薇亮丽的影子。

霓虹大字已经亮起,大街上车流涌动,宁纪伸长了脖子想要找林薇的影子。

如果找不到林薇,从这里坐出租回公司,那得好多钱呢。

“滴滴”

清脆的喇叭,紧接着就是发动机的声音与两道橙黄车灯。

觉得背后冷风嗖嗖,宁纪赶忙跳开,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了自己脚边。

限量版的法拉利,与林薇倒是很般配,香车美女这个词语,在这里可以得到完美诠释。

宁纪被吓了个半死,这林薇不会是追杀不成,想要撞死自己啊。

红色敞篷法拉利就这么停在宁纪脚边,将宁纪给吓了一跳。

驾驶位上,林薇已经换了便装,坐在那里。

浅色的衬衫,有些宽松,却也挡不住胸前。深色的外套却又给林薇添了几分冷艳,给人一种只可远观的感觉。

刚刚训练时的马尾辫也被顺了下来随意的搭在肩上,加上脸上的表情,倒像是一个冰美人。

这幅场景,不仅让宁纪看呆了,旁边路过的两个学生也瞪大眼睛,心中发誓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找一个这样漂亮的媳妇儿。

“上车。”白皙手指轻轻在方向盘上敲打着,林薇看了看已经被吓呆的宁纪。

嘴角的笑意,也变得玩味。

这限量版敞篷法拉利,宁纪曾经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过,当时看到那个标价时,宁纪笑惨了。

就算以现在企划部副经理的薪水,宁纪这辈子不吃不喝估计也买不起这辆车。

“哦,哦。”掩盖着自己的失态,宁纪拉开车门,坐进了这辆天价跑车。

真皮坐垫,坐起来就是舒服,与公交车的塑料座椅根本没得比。

随意拍了拍坐下真皮,宁纪心中感慨着。

林薇轻轻一笑,也不追究刚刚那件事,踩下油门。

疾驰之下,法拉利只留下一道红色幻影。

这女人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法拉利跑车的提速,在汽车里面算是顶尖,这一个油门踩下去瞬间就飙到了八十多迈。

可怜的宁纪,还没有系好安全带,就被惯性带的狠狠摔在座椅上。

虽然是真皮座椅,但这下摔得也不好受。

还没有结束,不等宁纪反应过来,林薇又猛然踩下刹车,刚刚摔在座椅上的宁纪就朝前扑了过去。

“砰”

响声过后,宁纪整张脸都贴到了挡风玻璃,那样子要多衰有多衰。

强烈的撞击,宁纪那可怜的鼻子一阵酸痛,流出两道鲜血。

林薇在一旁嗤嗤的笑着,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路过行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好像很好玩,便驻足下来,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宁纪双手撑着,身体退了回来,擦掉已经滴到嘴唇的鼻血,活动了一下脖子。

我靠,你玩真的啊!

天知道林薇这么记仇,居然会搞这么危险的东西。

“好,你厉害,那合约谁爱签谁签,你不待见老子,老子就走!”宁纪摸着还有些疼的脸蛋,狠狠地吼道。

接着,宁纪便伸手拉开了车门,跳了下来,气呼呼的沿着路牙走着。

林薇这才意识到,玩大了。

本来只想戏耍一下宁纪,出一出胸中恶气,没想到会酿成这样结果。

“宁纪,我错了,你快上车,我们回公司。”林薇也推门走了下来,快步追了过去,拉住宁纪的胳膊。

那模样,就好像幽怨小媳妇拉住出轨的老公,不让老公离开一样。

果然有热闹看,刚刚驻足下来的行人心中一乐,瞪大了眼睛想要看这场好戏。

宁纪冷哼两声,打开林薇的手,继续往前走。

“你知道不知道那有多危险,泥人也有三分脾气,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宁纪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

宁纪又不是傻子,拥有超强脑力的他将一切都看的很清楚。

丽人美品不是慈善堂,给自己安排那劳什子副经理,全是因为这次与F商的合约。

要不然的话,谁会来搭理自己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子。

“宁纪,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林薇又追了上去,抱住宁纪的胳膊,怎么也不松手。

“别介,你是大小姐,我只是个一文不名的臭小子,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宁纪使劲,想要抽回自己的胳膊,但却没能如愿。

宁纪并非是真的生气,只是想以牙还牙,这位大小姐这么爱玩,我就陪她好好玩玩。

围观的人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根据两人对话也猜出了些端倪。

应该是那个这个吊丝逆袭了,结果逆袭之后却发现自己只是人家女神的一件玩具,怒上心头准备离开。

而那女神,却发现自己对吊丝是有感情的,所以就追了过来……

神呐,这群人到底是有多猥琐!

这边宁纪在生气,林薇在不停的道歉,那边的围观人群已经将事情一次次的推理,得出一个个猥琐的“真相c

“宁纪,你别走……啊……”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林薇想要再次追过去,却感觉脚腕剧痛。

情急之下,林薇忘记了自己是穿着高跟鞋,崴到脚了。

本来狠心要走的宁纪,听到林薇的呻吟,站住了。

转过身,发现林薇正捂着脚腕蹲在地上,脸上满是痛苦表情,宁纪叹了口气。

好了,现在玩够了,自己鼻子被撞破,林薇也扭到了脚,算是扯平了。

而且,林薇就算有些过分,心肠却不是坏的,这次就算了吧。

快步跑了过去,宁纪顿了下来,看着紧咬嘴唇,满面痛苦的林薇,再看那眼神,满是无助。

“真是的,这么不小心。”宁纪说着,轻轻将林薇的手拿开。

言语中,透露着无限温柔。

虽然宁纪有些猥琐,有些不正经,但却不是坏人。

“疼吗?”

轻轻的将高跟鞋脱下,宁纪捧着林薇的玉足,抬头问道。

林薇并没有说话,秀眉紧蹙,咬着嘴唇点点头,大眼睛有神一般,闪闪的。

“真不小心。”宁纪撇撇嘴。

一边轻轻揉着,一边用长辈的语气责备着。

透着丝袜,林薇的肌肤还是那般滑腻,搞的宁纪都不想把手拿开了。

片刻之后,宁纪终于是捡起了林薇那只高跟鞋,搀扶着林薇站了起来,慢慢的扶到了车子旁边。

围观不明真相人群,理所应当的把这个当成了吊丝原谅了女神,唏嘘着散开了。

将林薇扶到副驾驶上,宁纪转身跑进了路边一家药店中。

看着宁纪那急匆匆的样子,林薇心中对这个混蛋的看法也有了些转变,原来他不是那么坏。

几分钟后,宁纪从药店出来,手里已经多了一个袋子。

回到车内,宁纪将袋子里的云南白药喷雾剂拿了出来,就准备喷在林薇的脚腕。

“我自己来吧。”林薇伸手接了过来。

本来宁纪是想亲自动手,顺便再体验一下林薇那滑嫩肌肤,现在可好,没机会咯。

拿着药瓶,林薇却不动手,抬头看看车水马龙的大街,面色潮红。

“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林薇低声说道。

现在还穿着丝袜,林薇可不想在大街上擦药水。

宁纪哦了一声,却想到自己根本不会开车!

以前的日子,宁纪接触最多的就是公交车,自己那般落魄,考到了驾照也没机会开车,所以宁纪便没有去学。

现在好了,林薇脚腕扭了没法开车,宁纪又不会,这可怎么办?

“怎么了?不会开车?”林薇仿佛看穿了宁纪的心思,一语道破。

宁纪摇了摇头,他怎么能承认自己不会开车这件事,太糗了。

正想着怎么把这辆车发动起来,宁纪恍惚间看到了路边,一辆黑色奥迪。

司机急匆匆的从远处跑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发动车子。

车窗的玻璃是摇下来的,司机的动作一览无余,宁纪只是看了一遍,就牢牢记住了。

在扭头看看,又有一辆车从旁边驶过,宁纪又将这名司机的动作记了下来。

如此,宁纪站了起来,不停的寻找路过车辆,学习着司机的动作。

仅仅是两分钟,宁纪便将自己记下的动作在脑海中铺了出来,排列好顺序。

强大的脑力,给了宁纪过目不忘的本领,车辆驾驶这项技能,宁纪只花了几分钟便完全掌握了。

虽然比不上正规考核出来的司机,却也能安全驾驶了。

“坐好了。”宁纪提醒着林薇。

他不知道自己的理论对不对,现在就要实践了。

拉动变速杆,宁纪轻轻踩下了油门,果真这车子就发动了。

平稳的握着方向盘,红色法拉利慢慢的开上了快车道。

一番试验,宁纪心中舒畅无比,原来开车这么简单。

开了一小段距离,宁纪已经完全熟悉了车辆驾驶,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随意按了一个按钮,悠扬的音乐便从音响传了出来。

林薇这才放下心,原本她还以为宁纪不会开车,现在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在宁纪的驾驶下,红色法拉利来到一个小巷,昏暗的路灯下没有半个人影。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林薇抬手打开了车灯,瞬间就将小巷照的亮堂堂的。

将云南白药放在手边,林薇双手缓缓的将丝袜给褪了下去。

雪白无瑕的美腿,瞬间就出现在宁纪面前。

宁纪只觉得浑身燥热,接着就有一股暖流从鼻孔流了出来。

太香艳了,实在太香艳了。

林薇也察觉到了宁纪的异状,皱了皱眉,不去理会。

恩格尔带着手下已经到了公司,正在那里等待,不然的话林薇才不会在宁纪面前做这样的事情。

脚腕处,一片乌青,与旁边白腻的肌肤比起来,实在是大煞美景。

将喷雾剂喷洒在脚腕,一抹清凉传来,林薇轻轻揉了几下,待药水干了之后迅速的将丝袜穿了回去。

云南白药效果不错,脚腕处的疼痛瞬间减了不少,这让林薇送了一口气。

与F商的合同,她这个秘书是一定要在场的,刚刚还在担心要怎么忍痛走路,现在好多了。

宁纪擦了擦快要流出的口水,刚刚还真是香艳。

近距离观赏林薇的美腿,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会有一种摸一把的冲动。

这个冲动,宁纪也有,不过被强行的压制住了。

这里黑灯瞎火的,就算做点什么也没人知道吧。

猛然间,这个念头跳了出来,就好像藤蔓一样,紧紧的缠住宁纪那脆弱的处男心灵。

“谢谢。”林薇已经整理好了丝袜,抬头看向宁纪。

却发现,宁纪的眼神,有些不对……

宁纪的眼神是那么的赤*裸,那么的火热,让林薇看了都有些害怕。

这里黑灯瞎火的,这混蛋不是要做什么吧。

心中想着,林薇打了个冷颤,再想想之前几次,心中哀嚎起来。

本来是不想在大街上喷药水,林薇才让宁纪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疼痛居然让她忘了宁纪是个大色狼。

现在好了,四周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自己就这么羊入狼口了。

“宁纪,你不要……”

话还没说完,宁纪就已经用行动回答了。

腾的一声,宁纪从驾驶位上起来,将林薇给扑倒。

贪婪的闻着林薇体香,宁纪迷失了。

性感极品女神就摆在这里,宁纪又是个正常的男人,根本抵不住诱惑。

将林薇压在座椅上,宁纪疯狂的闻在那如玉脖子上,如同雨点落下。

下面的双手,也不老实的伸进了宽松的衬衫,四处摸索。

林薇被疯狂的宁纪给吓懵了,回过神之后就不断的想要将宁纪推开。

虽然林薇是跆拳道蓝带,体质却只比正常女人好一些,完全推不开已经疯狂的宁纪。

推不开,就变成了拍打,两只手掌不停的拍打在宁纪的背上,想要让这个混蛋停下来。

宁纪丝毫不理会,仍旧疯狂的吻着。

欲望,在一瞬间爆发,宁纪已然被欲望冲昏头脑。

就在此时,一阵悠扬的钢琴声响了起来,将宁纪从疯狂中拉了出来。

看着头发有些凌乱的林薇,宁纪明白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林薇已经哭了出来,梨花带雨的样子,惹人可怜。

钢琴声是林薇的电话铃音,这通电话来的真及时,不然的话林薇美女今夜肯定要失身了。

看着来电显示,林薇擦掉眼泪,稳定了情绪,按下接听键。

“喂,你们俩怎么搞的,怎么还没回到公司!”

虽然没有开免提,宁纪还是听到了电话那面的声音。

是林成光。

刚刚在俱乐部,林嫣就已经告诉父亲,自己和宁纪在一起,并且会很快回到公司。

接着,林薇出于戏弄惹怒了宁纪,再到扭伤脚腕,耽误了不少时间,林成光这才打来第二通电话催促。

也幸好是这个电话,这才挽救了林薇,还有宁纪。

“爸爸,我们正在路上,马上就回去。”林薇说完,挂断了。

宁纪非常懊恼的趴在方向盘上,他不知道怎么打破这个尴尬的场面。

林薇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与衣衫,对着倒车镜看了看。

“开车吧,回公司。”确定自己没什么异样后,林薇开口了。

语气冰冷,好像是死心之人所说。

宁纪哦了一声,发动车子,驶出了小巷。

整整一路,谁也没有说半句话。

这样的场面,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宁纪一边开着车,不时的偷偷看看林薇,心中懊悔万分。

宁纪啊宁纪,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林薇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坐在副驾驶,晚风将她的秀发吹开,却将她的心给封闭。

从未被异性碰过身子,林薇怎能忍受这样的屈辱?

想要向父亲证明自己不比男人差,更想推掉那即将到来的政治婚姻,林薇心中的苦涩有谁知道?

虽然平日里,林薇都表现出职场女强人的一面,但内心却还是柔弱的。

刚刚觉得宁纪本性不错,有了一丝朦朦胧胧的喜欢,却又看到了宁纪疯狂的一面……

……

十分钟后,宁纪与林薇回到了倾国集团。

朝九晚五的白领已经下班,现在公司里除了几个还在加班的员工,也就只剩下与这次合同有关的人了。

就这么将车子停在办公大楼前,宁纪与林薇走了进去。

“宁总,林经理”大厅内,几个刚刚走下来的职工看到二人,连忙招呼。

宁总,自然是说宁纪了,刚刚上任的企划部副总经理。

至于林经理,便是林薇了。

虽然林薇现在的身份是副总经理秘书,但人家却是董事长的女儿,所以这群职工不敢造次。

对于这些人的招呼,宁纪只是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了,他现在心中很乱,不想搭理任何人。

而林薇,连微微点头都没有,紧绷着一张脸,像一座冰山。

乘着电梯,到达了八楼的会议室门口,恩格尔与林成光便在里面了。

“今天的事,对不起了。”宁纪说完,长舒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林薇好像是没有听到这句话,整理了一下衣角,然后露出一个还算漂亮的笑容,也跟了进去。

这个会议室很大,丽人美品每次召开董事会就是在这里进行的,合同在这里签,也说明了林成光对F商的尊重与对这份合约的看重。

恩格尔带领着手下两人,就坐在椭圆会议桌的里面。

恩格尔还好一些,脸上表情很自然,但他那两个手下就不行了,显然是等的时间太久,有些想发脾气了。

对于恩格尔来说,宁纪的意义并不是丽人美品企划部副经理,他有更高的意义与价值。

那个让整个F国为之疯狂的华夏,别说是等十几分钟,就是十几个小时恩格尔也愿意。

对于宁纪的身份,恩格尔并未传出去,所以那两个跟班就显得有些浮躁,要是让他们知道宁纪对于爱克斯论坛的意义,估计现在早趴下去给宁纪擦鞋了。

林成光的脸色也有些生硬,这份合约对于公司实在是太重要了,要是因为林薇和宁纪搞砸了,那他肯定会气死。

听到推门声,会议室内的人明显提起了精神,看到宁纪的身影,恩格尔与林成光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林薇跟在后面,脸上挂着笑容,衣冠整洁,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哦,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宁纪非常抱歉的用F语说道。

虽然有身份可以在恩格尔面前肆意妄为,最起码的礼仪宁纪还是不会忘记的。

对于宁纪的抱歉,恩格尔显得很受用,那张脸都快笑成一朵花儿了。

倒是他的两个下属,面色就没那么好了。

身为行业巅峰存在的爱克斯集团员工,这两个跟班不论到了那里都是一副趾高气昂,天老大地老二自己老三的摸样。

也是,一个是市场部的负责人,另一个是策划部的精英,这两人是爱克斯集团绝对的骨干。

像这样的等待,两人还真没有遇到过,心中的不满自然生了出来。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嘴角浮出冷笑,脸上的不悦一扫全消。

“哦,宁纪先生,你来了就好了,下面我们开始进行吧。”恩格尔说着,打了个响指。

后面两人会意,递上来一个档案夹。

翻开档案夹,恩格尔取出四份合同,平放在桌上。

这四份合约,内容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其中两份份是法文,另外两份是中文。

看到这份合约,林成光,林薇,还有林成光身后的两个企划部精英,全部露出惊讶的神情。

实在是太古怪了,太古怪了!

爱克斯集团的香水工艺,在F国是顶尖,在世界上的位置也是无可撼动。

作为行业内的龙头老大,爱克斯集团有一个怪异的习惯,那就是任何合约只能用法文来书写,不可以用其他的文字。

前几日的矛盾与不快,也就是在语言上引起的。

这次实在是太奇怪了,一向高傲的爱克斯集团,竟然会打破自己定下的规定,用中文来书写合同。

这面子实在太大了,就连林成光都觉得受不住。

殊不知,要不是宁纪的关系,恩格尔根本不会拉下脸搞这份中文合约。

恩格尔微微笑着,双手一摊,示意开始了。

林成光伸手将桌上的那份法文合约拿了起来,林薇也走上前拿起了中文的那份。

这两父女的动作,看起来没有什么,恩格尔却暗暗皱了皱眉。

本来负责这个项目的应该是宁纪,要看合约的话也得是宁纪先看。

现在可好,直接将负责人宁纪给过滤了,这两父女对华夏的不尊敬让恩格尔有些不爽。

宁纪倒不意外,本来这件事就是这样,林成光任命自己做企划部的副经理,也只是想稳住恩格尔罢了。

估计等这件事彻底结束,林成光跟爱克斯集团全面展开合作,自己就会被清理出去。

到时候,或许林成光会发发善心,在丽人美品帮自己安排一个可有可无的职位。

现实的社会,如此现实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

林成光将那份法文合约看完之后,低头询问了一下女儿的意思,甚至还问了问后面两个企划部的精英,至终都没有搭理宁纪。

“小宁,你来看看。”终于,林成光想到了还有宁纪这么个人,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来。

F语合约,对于宁纪来说不算什么,本身精通F语的宁纪,自然看的懂这一份。

目光扫动,宁纪快速的翻看着手中这份合约,暗暗的点头。

果然是大公司的合约,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张纸,每年的利润就有九位数之多。

如果效益稍微好一点,突破十位数也很容易。

一个是华夏最大的香水集团,一个是F国权威公司,这两者的合作,绝对会在世界掀起一阵香水狂潮。

简单看了一遍,宁纪也开始赞叹爱克斯集团的能力,对方几乎将所有事情都给计划好了,合约做的滴水不漏。

就连合作中的损失承担明细,也列了出来,先小人后君子,很好。

恩格尔坐在那里,只有目光扫到宁纪的时候面色才会缓和一些。

说实话,这份合约,恩格尔本身是不想签订的。

如果不是华夏的出现,恩格尔现在早就回到F国,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为了跟宁纪这个学术权威好好探讨,恩格尔给了这个面子,才定下这份合约。

那每年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利润,都是宁纪给丽人美品带来的,而林成光却没有一点感激的意思。

“好了,如果没什么异议,今天就签下吧。”林成光说着,话语中藏不住心中喜悦。

实在是太好了,熬了大半辈子,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

只要与爱克斯集团合作,那丽人美品便可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成为真正的世界性集团。

恩格尔也耸了耸肩,表示可以签订了。

“等等,先不要签!”

可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刚刚拿出笔的林成光愣住了,在一旁的林薇也愣住了,后面跟着的两个企划部精英也愣住了。

不光是这边,恩格尔,还有那两个下属,同样愣住了。

他们都把目光转过来,看着发出声音的那个人,宁纪。

已经商定好的协议,为什么不能签订?

宁纪,你小子不会是想反悔吧,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那种飞鸟尽良弓藏的人?这是林成光心中念头。

华夏又有什么理论想要发表吗?我得快点拿出本子记下来,记下来华夏的醒世恒言。这是恩格尔脑中所想。

林薇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宁纪会突然阻止,其他人一样的不明白。

丽人美品的人,都认为这份合约是很重要的,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这份合约就是丽人美品走入世界的大门。

恩格尔的两个下属,对视一眼,脸上满是惊讶,不过随即就消失了,没有人注意到。

宁纪轻轻笑着,将合约书拿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

“这份合约书,是谁做的?”宁纪说着,横着看向恩格尔。

那目光,太强势了,看的恩格尔心惊不已。

不等恩格尔回答,宁纪便冷笑一声,将事情缘由道了出来。

在合约书中,清楚的标明了合作明细,损失承担详细,违约惩罚等等。

几乎每一点,合约上都有写明,但偏偏有一点没有提到。

那就是品牌专利方面。

“沉香”香水是由丽人美品研制出来的新型香水,还未面世,但试验阶段却得到了很好的反响。

参加调查的一百位各种行业的女性,纷纷给了“沉香”香水很高的评价。

可以说,这款香水是大众化的香水,是打破众口难调理论的香水。

如此成功的作品,要是能与爱克斯集团合作,推向世界,那一定能将丽人美品带到一个新的高度。

只是,香水的由丽人美品刚刚研制出来,还未申请专利,属于没有被保护的配方。

一旦合约签下,爱克斯集团拿到这份还未申请专利的配方,若是想占为己有也没人能够阻止。

这么大一个陷阱,就这么被挖好了,等着林成光去跳。

被宁纪这么一说,林成光才明白过来,这些F国佬的真正意图,心中后怕不已。

分享给小伙伴们:
挺进毛还没长稚嫩的小花苞 粗暴h疼哭np各种play: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挺进毛还没长稚嫩的小花苞 粗暴h疼哭np各种play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