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怀念鲁迅的手抄报

作者:关于怀念鲁迅的手抄报 来源:未知 2020-10-06   阅读:

1936年10月19日清晨5时25分,人间大爱者鲁迅先生为死亡所捕获。至今,已整整70年矣。70年,应是一个人一生的时光。而先生之涯才55年多一点,70年前的那天,是先生生死线上的黄金分割

  1936年10月19日清晨5时25分,人间大者鲁迅先生为死亡所捕获。至今,已整整70年矣。70年,应是一个人一生的时光。而先生之涯才55年多一点,70年前的那天,是先生生死线上的黄金分割点吗?

  在纪念先生逝世70周年的日子里,我不是很愿意缅想那些沉重的问题,比如“鲁迅活到今天会怎样”,比如“鲁迅是否民族魂”,比如“鲁迅还是胡适”。门里门外独彷徨,庄前庄后几沧桑。在那个“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时代,先生要“肩住黑暗的闸门”,“横眉冷对千夫指”是肯定的了,但是,横眉带怒之外,还有俯首含情。“横眉冷对千夫指”之后,还有“俯首甘为孺子牛”,我们似乎都对这后半句熟视无睹了,或者忘却了。其实,先生“虽大抵和个人斗争,但实为公仇,决非私怨”,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当时光的通道进入21世纪,鲁迅胡适这两个名字屡屡被同时提起。学者谢泳主编的学术著作《胡适还是鲁迅》出版了,作家韩石山的学术著作《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也面世了,“鲁胡之争”的话题于是旧貌展新颜。然而,胡适的自由思想与鲁迅的社会批判,谁说必然是冰炭水火的关系?我越来越感觉到,用一个人的多,贬损另一个人的少;用一个人的有,贬损另一个人的无;用一个人的长板,贬损另一个人的短板,都是非逻辑非理性思维。鲁迅胡适,并行不悖。用一个最简单化的形象喻之:鲁迅如拿着橡皮擦的左手,擦去错误;胡适如握着铅笔的右手,写上对的。但左手并不是不会写字,右手也并不是不会用橡皮擦。

  鲁迅是整个世界的人,因为他是这个世界的大爱者、至爱者。鲁迅的非常态、胡适的平常心,确有很大的不同,然而在我看来,鲁迅的冷里透着暖,胡适的暖里也透着冷,一如“鲁”中有“日”,“胡”中有“月”;鲁迅是因了当下而前瞻的,胡适是因了前瞻而当下的;鲁迅因了为人生而为社会,胡适因了为社会而为人生;在思想之外,鲁迅更近于作家,胡适更近于学者———准确的身份认同是很重要的。

  “在鲁迅消失了的地方,胡适便凸显出他的意义”。鲁迅胡适,表面上为中国知识分子展现了两条不同的道路,其实道路的目的地是一个,那里有着真正的人类福祉。他们同样清晰地明白自由、平等、民主、人权这些普世价值,他们只是以不同方式反对专制、拥抱自由。所以,今天不应该是“胡适还是鲁迅”,而应该是“鲁迅并且胡适”。

[关于怀念鲁迅的手抄报]相关文章:

分享给小伙伴们:
关于怀念鲁迅的手抄报: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企业礼仪关于怀念鲁迅的手抄报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怀念鲁迅的手抄报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