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 粗 撞击 喘 贯穿 我有一根吸管想请你喝点牛奶

作者:BL 粗 撞击 喘 贯穿 我有一根吸管想请你喝点牛奶 来源:未知 2022-02-14   阅读:

日上三竿。 客栈之外,日头已变得火辣。 入宿之人,稀疏之间已各自退房。 虽对半夜惊醒有所不满,但是,收到补偿之后多少还是有点喜悦,毕竟来这平价客栈入住的多少都是穷苦人

日上三竿。

客栈之外,日头已变得火辣。

入宿之人,稀疏之间已各自退房。

虽对半夜惊醒有所不满,但是,收到补偿之后多少还是有点喜悦,毕竟来这平价客栈入住的多少都是穷苦人家,不为所谓的高官产业,就单纯是冲着平价二字而来。

藏爱亲身着朝服,从外头匆匆进来,昨夜她在刘裕这里呆到了天蒙蒙亮才离去。

一入客栈,见到藏爱阙终于也已起身。

“刘寄奴起来没?”

藏爱阙头也不抬,淡淡的回了一句:“不清楚,自己去看。”

“要不要这么冷漠?”藏爱亲想到昨夜刘裕那委屈之话,替他打抱不平道:“没结亲之前,你们应该还算是朋友吧?彼此也算是有交情,有恩义,如今何必搞

含着她的奶头又拉又吸

得如此境地?”

藏爱阙不答话,手头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忙了起来。

藏爱亲暗叹了口气,自行步上二楼。

感受到藏爱亲离开之后,藏爱阙有点烦躁的摔了一下桌子。

她当然知道,两人还算朋友,刘裕也没做错什么,结婚自今,对她也算得上是以礼相待,默默承担着被人笑话的绿帽子,依旧没有对她怨恨过,就是因为记着她的恩义。

但是,她看在眼里又能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她做不到对刘裕好。

心里挂着另外一个男人,却又与刘裕结婚,虽都知是演戏而已,但是,多少的别扭还是让她无法面对,只能冷漠两人的关系。

这样,对刘裕或许不公平,但是,却也算得上是对两人都好。

就这么冷冷淡淡两年时光,大家不留遗憾的分开吧。

时光,在这一刻,对她是一种煎熬。

“刘寄奴,太阳都又要下山了,你还不赶紧给我起来。”

二楼之上,藏爱亲对着刘裕的耳朵就是一声大吼,顿时整个客栈都回音缭绕。

刘裕瞬间惊醒,差点被吓死。

“好胆,何方妖孽,胆敢惊扰于我,看我不收了你。”刘裕骂骂咧咧道。

“收你个头。”藏爱亲对着刘裕的额头就是一巴掌。

“大...大姐。”刘裕总算是清醒了,一看来人是藏爱亲,差点吓出一阵冷汗。

“你靠我那么近干嘛?”刘裕后退一步:“大姐,人吓人,吓死人的。”说着,感觉头发湿漉漉的,不可思议的嘀咕道:“睡觉而已,这天气也不热啊,怎么还睡出一身汗来了?看来身子骨虚了啊,出了这么一身虚汗。”

“......”

那是本仙女叫人泼你水的。

藏爱亲不解释,白了刘裕一眼,将手中的一套锦衣扔给刘裕道:“嘀咕什么呢,起来,换身衣服,洗漱一下跟我进宫,一身酒气的,别被人抓着了小辫子,到时我也救不得你。”

“进...进宫?”刘裕彻底酒醒了,更贴切的说,应该是酒都吓出身了:“这什么情况?我犯什么事了吗?小的只是喝了点酒而已啊。”说着,刘裕扫视了一下房间:“这里应该是阙姐的客栈吧?我连客栈之门都没出过,怎么一觉醒来就要进宫啦?”

“上面已经点名要你进去,我能怎么办?”藏爱亲哼道:“圣上自有打算,容不得你我猜测。”

“我不要进宫啊。”刘裕突然大喊大叫道:“老子到现在都还是个处子,都没知晓那些所谓的食骨知髓的滋味呢,怎么能进宫?大姐,你要救我啊。”

“......”

藏爱亲终于知晓这家伙为何这么害怕了,这小脑瓜子究竟想哪儿去了?原本想告知实话,突然心下一阵狭蹴,嘴角微微上扬。

“唉......”藏爱亲深深的叹了口气。

“大姐,您别叹气啊,快想办法啊。”刘裕祈求道。

“嗯...唉...”藏爱亲再次叹了口气:“天子圣言,别说进宫,就是要你我去死,那也是不敢丝毫耽搁的。”

刘裕瞬间哭丧着脸:“就没其他办法了吗?我还是个青葱岁月的少年啊。”

“没办法,你今日必须要进宫,抗命者死,你可晓得?”说着,藏爱亲拍了拍刘裕的肩膀道:“这陛下看得起你,知晓你是个人才,想培养你,你莫要负了陛下的期望啊。”

“培养有很多种培养的,不一定要进宫啊。”

“天子身旁,才是最好的学习之处,你不进宫,怎么能听得到圣言教诲?”藏爱亲劝诫道:“很多人求着这事儿都没门路呢,你倒好,你还抗拒。”

“谁爱去谁去,我不要去。”刘裕看着藏爱亲道:“要不,大姐你回去和那大人物说,就说我刘裕昨晚喝酒醉死了,咱们给他来个金蝉脱壳之计,反正,我今日过后,定会带我母亲弟弟消失在这建康城中,可好?”

“不好。”藏爱亲直接拒绝道:“你这样子可是会连累我藏府一家,我怎么可能会为你搭上我一家性命?”

“那真的没办法了吗?”刘裕无力的坐了下来。

藏爱亲沉重的摇了摇头,没回答。

“您替我去找找太子殿下好不好?看看他能不能救我?”刘裕充满期盼道:“若能救得我刘裕今日之劫,我刘裕定会为太子殿下鞍前马后。”

“这可是你说的哦,你可敢发誓?”

刘裕不作他想,立马发下毒誓道:“若殿下救我刘裕今日,我不为殿下服侍报恩,就一辈子找不着媳妇。”

“你都已经有媳妇了,这个不算。”藏爱亲拒绝道。

刘裕不满的哼道:“是不是媳妇,你心里比我还明亮。”

藏爱亲顿时噗嗤一笑:“好,那就算你是个誓言。”说着,又笑道:“你瞧瞧你,好事上门,还要推掉,当真是傻得可以。”

好事?好个毛线,下面都没了,还好个屁事。

见逗刘裕之下,竟然还有意外之喜,藏爱亲心情大好,催促了一声道:“你快点换了衣服,随我进宫吧。”

“不是...还要进宫?”刘裕双眼睁得大大的,不可思议道:“刚刚我那毒誓岂不是白发了?”

“你想哪去了。”藏爱亲回道:“陛下就单纯的想招你进去见见世面,到时你再随我回府。”

“就这?”刘裕愣住了:“那你刚刚...你耍我。”

“你自己乱想而已,关我什么事?”藏爱亲摆出一副打死不让的态度道:“你自己仔细想想,我刚刚可有说些什么令你误解之话?”说着,还故意瞧了瞧刘裕某个地方,而后脸色红了一下,立马转开眼神。

刘裕顿时无言以对,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你就是耍我,你表情说明了一切。”

“人家都说空口无凭呢,我话都没说一句歧义之语,你怎么就可以赖在我这里?是你自己想太多罢了”

“我想太多?”刘裕不满道:“你身为我之位想想,我一无官职,二还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三更是得罪了那刁蛮公主,你这一大早就来叫我起床进宫,还不说清楚什么事儿,我这一介草民没事进宫干嘛?是我想太多吗?我能不想太多吗?”

“那是你自己的事儿。”藏爱亲继续死皮赖脸道。

“哼。”刘裕冷哼了一声:“出去。”

“你好胆,竟敢赶我?”

“不出去,那我可脱衣服了哦,你要看就看吧,反正我也少不了块肉。”说着,刘裕手脚不停,假装就要脱下裤子。

“流氓,呸......”藏爱亲娇羞了一下,身体不动分毫,还是眼睁睁的盯着刘裕。

那眼神儿摆明了就是,你脱啊。

这下轮到刘裕心虚了,有股骑虎难下的感觉。

“你...你不出去?”刘裕讪讪问道。

“你随意,不用管我。”

什么叫我随意?我要换衣服了,你不是要我换衣服吗?

刘裕尴尬道:“你就这么看着我,我怎么换?”

“你刚刚那样子,不是想当着我的面换吗?我不

被老男人开嫩苞受不了了

介意的。”

“我介意啊。”刘裕惊恐道:“你再不出去,我可叫人了。”

“你叫吧,叫破喉咙,看看谁敢过来。”藏爱亲用着最平淡的语气,说着流氓的话。

刘裕气急,怒斥道:“你个女流氓,我怕了你了。”说着,自行步下床到了屏风之后:“你别过来偷窥,否则我就真叫人了,和你同归于尽,看你羞耻还是我羞耻,我可是你妹夫啊。”

“......”

藏爱亲脸色微红,感觉火辣辣的,但是,气势依旧逼人。

小子,瞧你气焰嚣张的,不知死活,没见过狠的吧?老娘就是那种狠人,什么风浪没见过?

几两肉

文学

就敢在那里嘚瑟,这没见过猪跑,还不识猪肉不成?

书中自有黄金屋啊。

“小子,手脚利落点,再不赶紧的,本仙女可就过去了。”

“......”
  
分享给小伙伴们:
BL 粗 撞击 喘 贯穿 我有一根吸管想请你喝点牛奶: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BL 粗 撞击 喘 贯穿 我有一根吸管想请你喝点牛奶相关文章
  • 合租屋里交换娇妻,胯下娇喘呻吟的麻麻

    合租屋里交换娇妻,胯下娇喘呻吟的麻麻

  • 校花奶头好大揉得好爽|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

    校花奶头好大揉得好爽|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

  • 图书室里娇喘的短裙白丝校花黄文 挺进男人菊宿舍男男小说

    图书室里娇喘的短裙白丝校花黄文 挺进男人菊宿舍

  • 小东西不乖是要受到惩罚的,粗长 灌满H双龙H双性

    小东西不乖是要受到惩罚的,粗长 灌满H双龙H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