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教师麻麻的肉欲生活 我把麻麻日出水了

作者:我与教师麻麻的肉欲生活 我把麻麻日出水了 来源:未知 2022-02-14   阅读:

毫无疑问,这是一名高手。 论实力,他甚至不弱于黎克,是一名七阶巅峰的焰武士,同时也是这支直接听命于黎克的圣子亲卫队的队长。 但他的与众不同,远不止于实力上,还在于气息

毫无疑问,这是一名高手。

论实力,他甚至不弱于黎克,是一名七阶巅峰的焰武士,同时也是这支直接听命于黎克的圣子亲卫队的队长。

但他的与众不同,远不止于实力上,还在于气息和战斗风格上。

这域外战场的焰武士,和那些安德鲁在火焰世界交过手的焰武士们,是不同的。

或许是为了适应这域外战场迥异于火焰世界的环境,又或许是为了和水魔法师们战斗厮杀而必须做出的调整,这里的焰武士们,力量上少了一份霸道肆意,多了一份大地般的沉重和厚实。

这不仅没有弱化焰武士引以为傲的破坏力和爆发力,反而像是蓄力已久的火山一般,一旦爆发,破坏性更强,爆发力更集中!

“好厉害!”

双性将军呻吟双腿大开BL

安德鲁已经决定了要认真处理好眼前的问题,暂时不考虑总部那边了。

当下并不着急出手,而是沉住气,观察对手的动作和招式。

严格来说,这是来到这域外战场之后,遇到的第一名焰武士——之前刚通过传送门,来到这域外战场的时候,安德鲁直接一头撞翻了一名焰武士,但那时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根本没反应过来对方就直接被干掉了。

此时安德鲁的一双眸子里,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同时额头上的水神印记,隐约间似乎化作了一只竖眼,将对方的每一个动作细节,每一丝能量流动,都看在眼中——

“力量很强,爆发力尤其变态。”

“速度上虽然仍不及同为火系的猩红骑士,但已经比我在火焰世界交过手的那些焰武士们,都要更胜一筹了。”

“铠甲类型并不是重甲,而是猩红骑士才会选择的轻甲。”

“一拳出,居然造成了类似于海底火山爆发的异象!说明他绝不是新手七阶,而是七阶中的顶尖人物,甚至

被体育老师抱着C到高潮

有可能快要突破到八阶了吧?”

安德鲁观察着,同时解析着。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变得缓慢起来。

安德鲁几乎是等到对方的拳头快要碰到自己了,这才身形微侧,避开对方的拳锋。

轻轻巧巧地和对方错身而过的同时,以掌为刀,不轻不重地在对方的胸甲之上,斜向切了一记。

“哈哈,来啊,怎么软绵绵的完全没有力气啊!”

焰武士小队长完全没在意安德鲁的手刀,一拳打空之后,双脚重踏水面,转过方向,再次扑向安德鲁,“我知道你急着想要突围,不想被我纠缠住,但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把后背露给我的话——”

他没有说下去,而是忽然愣了一下。

在他看来,安德鲁肯定是不想被他缠住,急于脱身的。

双方错身而过之后,安德鲁理应以最快的速度,拉开双方之间的距离。

简单来说他认为安德鲁应该跑的。

落荒而逃,头也不回的那种!

然而此刻,焰武士小队长的眼前不远处,安德鲁拉着帕莎稳稳落在水面上,但并不逃跑,似乎完全没有突围的意图,反而回过头来,正面面对这名焰武士小队长!

“卸甲之刃。”

安德鲁面无表情,心中默道。

刚刚那一记看似轻描淡写的手刀,自然不可能真的如表面看起来那般平平无奇。

“这域外战场的焰武士,确实和我之前见过的炎龟、还有交过手的卡佩拉、芙蕾、塞莉,都不同。”安德鲁心道,“但归根结底,还是一样的!本质上这里的焰武士,和火焰世界的焰武士们,还是一样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就拿眼前这不知名的焰武士小队长来说,他其实和卡佩拉一样,也修炼了新版龙化战技。

区别只在于他凝聚的龙化武器,不是斧枪之类的重兵器,而是……他身上的那套轻装铠甲啊。

那铠甲的款式,表面上看再怎么像猩红骑士的风格,究其根本内核,还是龙化武器、还是新版龙化战技的气息!

安德鲁甚至能很轻易地判断出:眼前这焰武士小队长,在新版龙化战技上的造诣,是不如第一圣女卡佩拉的。

“因为这人凝聚了龙化武器——或者说,龙化铠甲——但他根本没有凝聚出‘灭火之火’,更不要说卡佩拉身后的那巨大的‘龙影’了。”

安德鲁于是做出判断,“用不着像当初对卡佩拉那样,把她拉入我的‘内心世界’,帮助她洗去她身上还有体内的‘新版龙化战技’的力量。对于眼前这家伙,就用当初我在内海沙漠超度荒兽时的手段,切断他和新版龙化战技的联系,应该就可以了。”

这便是安德鲁刚刚的那一记手刀中所蕴涵的魔法。

卸甲之刃。

由水神印记中的数十个位阶不等的水魔法构成,源于传统水魔法,但更具针对性。

“你……你小子瞅啥?!”焰武士小队长似乎被安德鲁不逃跑反而回头看的举动,彻底激怒了。

他一个箭步,便直接出现在了安德鲁的眼前。

在他的身后,由于启动时脚步重踏水面而造成的冲击力,一道水柱冲天而起,和不久前黎克的荒语分身爆炸引起的水浪交相辉映。

砰的一声!

沙包大的拳头正中安德鲁的额头中央。

一拳命中了安德鲁的焰武士小队长却是一脸错愕,进而有些迷茫。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但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这一拳,毫无威力。

片刻后他低头看去,就看到:身上的龙化铠甲,不知何时寸寸碎裂开来,好像被剥落的墙灰,噗噗地落在脚下的水中。

回过神来的时候,这名焰武士小队长发现自己人也在水里了,被安德鲁一刀“剥离”了新版龙化战技的力量的他,仍保留了一部分焰武士的力量,却不再是七阶巅峰的水准了,不再具备踏浪而行的资格了。

“卧……咕噜噜……卧槽……咕噜咕噜……我……我不会游泳啊!”他惊恐地尖叫起来,同时感到说不出的荒谬。

这……应该是输了吧?

问题是到底怎么输的??

哪怕是一对一面对圣子黎克,这名焰武士也有一定的自信,不能战而胜之,也大概率能依靠严防死守,保持不败啊。

他真的无法理解,究竟是败在了什么样的手段之下!

站在安德鲁的角度看去,这时那焰武士的脑袋已经被海浪淹没了,只剩下两只手还在水面上徒劳地挣扎,似乎想要抓住某些根本不存在的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

安德鲁走上前去,俯身抓住对方的头发,将对方从水里提了起来,然后随手甩到不远处的一座岛屿的浅滩上。

仅仅一个照面,一次出招,就完胜了一名七阶巅峰的焰武士,安德鲁脸上、内心里,却是没有一丝一毫骄傲兴奋的感觉。

这是因为——

卸甲之刃的核心逻辑,是针对那些因为修炼了旧版龙化战技,导致自身力量失控,最终变成荒兽的焰武士,而设计出来的水魔法。

它本不是用来针对新版龙化战技的招式!

却对新版龙化战技有用,且效果拔群。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所谓解决了焰武士力量失控变为荒兽的新版龙化战技,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真正解决问题!

安德鲁已经决定暂时不考虑总部那边的事情了,此刻却不由再次想到了总部那边,一度死死压制了黑鲸总部的那头在云端之上肆虐的巨型怪蟹。

之前安德鲁只是猜测,

文学

现在却是几乎有九成以上的把握确定了:“那怪蟹,不是别的,恐怕也是一头‘荒兽’吧。但不是修行旧版龙化战技,最终导致力量失控的,曾经肆虐内海沙漠的那种荒兽。

而是修行了新版龙化战技,以为自身力量不会再失控了,最终却可能失控得更彻底的——螃蟹形态的荒兽啊!”
分享给小伙伴们:
我与教师麻麻的肉欲生活 我把麻麻日出水了: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我与教师麻麻的肉欲生活 我把麻麻日出水了相关文章
  • 车上肉进麻麻的短裙 两女共一夫双飞呻吟

    车上肉进麻麻的短裙 两女共一夫双飞呻吟

  • 用你的舌头搅拌我的DJ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用你的舌头搅拌我的DJ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 尤物美妇名器紧窄蠕动迎合 麻麻正撅着她肥白的大屁股

    尤物美妇名器紧窄蠕动迎合 麻麻正撅着她肥白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