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浴室里含着奶头吸的小说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作者:在浴室里含着奶头吸的小说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来源:未知 2022-02-15   阅读:

江月白看了一眼这个自来熟的门卫。 敢如此调侃自家主子的人可不多见,至少不会调侃的如此云淡风轻,浑然不当一回事。 江月白好奇道:“你家主子知道我们要来?” 那门卫哂然一

江月白看了一眼这个自来熟的门卫。

敢如此调侃自家主子的人可不多见,至少不会调侃的如此云淡风轻,浑然不当一回事。

江月白好奇道:“你家主子知道我们要来?”

那门卫哂然一笑,看江月白的眼神就想看个刚进城的乡巴佬:“鬼狐大人神通广大,自然什么都知道。”

江月白微微一笑,不与对方置气,只是给后方递了个眼神。

伏黎尚未回应,李沐霜已挽起师姐的胳膊,一同往前走了一步,面上笑意吟吟,意思不言自明。

江月白使唤不动自己这两个师侄,不过自嘲一笑,并不将其当一回事,别说这两位师侄绝对有自保的能力,就算她们当真是两个弱女子,他也有自信带她们完好无损的往古月商行内部走上一遭。

荀日照则是没有想将风渡尘雨行宫支开,虽然在名义上风雨二卫一贯是他的护卫者,实际上以他的实力,早已不需要护卫。

跟随使团来到东圣域的荀日照并非那位荀氏圣子,只是一个寻常的,与朋友结伴出行的年轻男子,作为友人,自当共同进退。

一行人进入古月商行,商行内部的装潢古色古香,干净整洁,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檀木香气,令人踏入其中,精神也会放松些许。雨行宫以雨润之术与其接触,并未察觉任何不对,于是对着众人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江月白的目光则被商行摆放在外的物件所吸引。

一般情况下,商行作为世俗商业的一大支柱,在满足世俗需求的同时,同时需要兼具对修行者的供给,会放在展示柜上的修行者用品多半是比较普遍的事物,比如聚灵丹等通用丹药,真正的珍奇则都摆在内部,唯有具备资格的人方能察觉。

圣王城旁的万兵行总部便是这样的典型案例,作为号称天下兵器法器无所不包的大店,外部展出的都是工艺不凡,实际品质贴合灵通灵明二境修行者的兵刃法器,灵台灵玄境的则需要具备资格方可入内一观,至于仙人层级的人物所需之法器,都是下单定做,绝没有随随便便展出的可能。

眼下,一柄货真价实的仙剑就摆在古月商行的中心,作为展览品供人瞻仰。

江越白粗略感知了下,这把仙剑品阶绝不逊色于北冥夕手上那柄沉梦,看几名毫无修为的商人在一旁垂涎欲滴,几乎要伸手去摸的模样,心中总觉得有些暴殄天物。而在这仙剑后方的兵器展示中,不少展示用的兵刃法器,都有着媲美万兵行的品阶,唯有工艺与美观程度稍有不足。

问题就在,那边是三大家袁家直属的天下顶尖商行,这里只是东圣域一方大寇的产业,怎么看都不正常。

隔壁的药品摊位也是一片群英荟萃,江月白对于修行者方面的药物早已被寒蕴水的手制药物养刁了,然而这些展示用药物中飘出的丹香之浓郁,还是令他为之侧目,虽然这些丹药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吸引力,可他能够确定,此处展示的药品,足够满足灵玄境修行者对自身的药品需求。

除开这些供给修行者的商品,亲民的商品也有,只是占据的地方不大,突出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显然,这里与修行者的生意才是大头。

这是一个无法登上大雅之堂的寇匪能拥有的底蕴?

“既然要请修行者替我们看家护院,自然要把他们喂饱了。”

一名戴着狐狸面具的男子自商行内室走出,对众人一拱手,道:“在下算是这间商行的主事者,几位,可否移步入内?”

江月白上下打量着对方,那个狐狸面具只遮住上半张脸,下半张脸则完全笼罩在黑幕中,看着颇为古怪,相比于此地其他的工作人员显得格外突出,而凭借他的感知,竟完全无法探知出对方的

边吃饭还和爸爸连在一起

真实面目,想来这面具之中有着他无法参透的关节。

“我们不过几个过路人,入着商行也只是想看看如何能得到一张通行证,却不知如何入了老板的青眼?”

江月白微笑与那男子对视,尽管隔着一张面具,他也想见了对方面上的狡黠。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对方压根不给他隔窗相望的机会,甚至连门都关得无比严实,那就只能自己脑补一下了。

对方没有应答,只是保持着一个“请”的姿势。

江月白与荀日照对视一眼,大步入内,李沐霜拉着伏黎快速跟进,荀日照三人也跟着进入其中,从始至终,男子都没有做出半分阻拦,完全不管内室塞不塞的下这六个人。

古月商行在易州并州可谓风生水起,可在别的州郡则没那么长的手脚,作为此地主事者,他很清楚,自己面上这个狐狸面具的主人,才是有能力改变易州的真正主宰,是他愿意付出一生心力追随的主人。

仔细算来,这还是主人第一次愿意亲自接待外来的客人,他自然要将事情办得尽善尽美。

男子的手划过商行中装饰用的花瓶,一道法阵在内室之中快速形成,将内室与外界完全隔绝。

文学



这阵法的繁复程度,已不逊色于一些一流宗门宝库中的护阵。

就算是仙人在外,也探不到其中半分虚实。

……

刚刚步入内室,江月白已感受到周边灵力的些许波动,于是神情微异。

这种隔绝法阵,绝不是随便什么势力都有能力具备的,于是更显得古月商行的高深莫测。

严格来说,古月商行主要负责喂养周边的修行势力,其后才是正常的做生意,做这种行当,本身的实力也得硬,商行中的商品,内室的法阵,无不彰显着它的底蕴,可这底蕴着实不正常的太过了。

不过最不正常的,还是这间内室。

内室没有灯火,完全是一片昏暗。

江月白的感知源自武神诀的血气与自身的感官,与灵力感知手段大为不同,此时却只能感到内室有六个人,目光瞥见荀日照比出的手势,已知这位正牌仙人,也只能感知到六个人的存在,且每一个都是自己人,没有被掉包的任何可能。

属于第七个人的声音,却在内室之中清晰响起。

“贵客远道而来,对我易州风土看法如何?”

江月白挑眉道:“鬼狐?”

“江少侠如果觉得这个名号不错,可以这么称呼我。”

被对方点明身份,江月白也不着恼,对方没有称他现在明面上的大人身份,还是以江湖客的少侠相称,正合了他的心意,于是笑道:“你也算是一方大人物了,怎得不敢真身相见?”

“若是江少侠你一人,见一见也无妨。”

那你还把我们都放进来?

江月白心中暗笑,却也知自己这边有两个武阳府的高徒,旁边还有三个荀家背景的人物,鬼狐本身就不曾展露过自己的真实面貌,本身便不可能现身。

因为平安郡的情况,他对这位四大寇之一其实稍有好感,于是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阁下请我们来有什么事,总不会是进来喝口茶的吧。”

“江少侠快人快语,我也就直说了。”鬼狐的声音在暗室之中回荡,接下来的这一句话,却让江月白有些错愕。

“我希望少侠能将使团的货物寄在我这古月商行中进行拍卖。”

江月白怀疑自己听错了,一时陷入沉默,鬼狐好整以暇的声音恰到好处的继续作着补充:“这些财物只有华贵品相,却无实际效用,唯有庸人方才趋之若鹜,可说到底,也算是价值连城的宝器,以古月商行的能力,足够卖出最为合适的价格,到时定少不了少侠一份。”

江月白瞪大双眼,嘴角难以抑制的上扬,笑道:“让一个朝廷使者,公然拍卖自己使团里的礼品?”

鬼狐的声音多了几分笑意:“难道少侠真当自己能做成朝廷的鹰犬?”

江月白没有回应他,却清楚,对方真的很清楚他的想法,他从来就没当自己是个朝廷中人,往东圣域行这一遭,也是为了不辜负师兄的好意,以及与几个师侄联络联络感情而已,但鬼狐应当并不清楚,他虽然看不起这个前迫害神剑山庄,后搞三家争位,搅得天下好不安宁的朝廷,本身却不愿意无视自己的责任。

既然行了这一遭,保护好自家三个师侄——准确来说是最小的那一个,护好使团该运送的物事,便是他的责任,后者已经被他抛给了神甲卫七队,但并不代表他有出让的资格。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真打算卖,而两位师侄选择包庇,旁边的荀日照素来一副死脑筋,绝对不会答应。

“看来阁下对我的了解还不够透彻,虽然我敬重你,这事却是不能答应。”

江月白认真道:“你也算是一方豪杰,应当明白,不是什么东西都能伸

叫老公不叫就做到你叫

手的,何况你们不可能从我们手上抢走任何东西。”

先前有个狂妄自大的山匪头子不自量力,局布的很好,一下子就被干净利落的撕碎了。

鬼狐的层级比王三高出太多,可终究只是那样而已。

对方的认可也很快传来,清晰落入众人耳中。

“的确,神甲卫护卫出巡,这可是神皇陛下才有的待遇,这份待遇放到一堆财货旁,我就是再眼馋,也没什么机会。”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分享给小伙伴们:
在浴室里含着奶头吸的小说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在浴室里含着奶头吸的小说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相关文章
  • 医生男男肉到失禁高H把尿|我和小表妺在车上的乱H

    医生男男肉到失禁高H把尿|我和小表妺在车上的乱

  • 在教室里被一群男生H|粗长 灌满H双龙H双性

    在教室里被一群男生H|粗长 灌满H双龙H双性

  • 在教室里被一群男生H|乱肉艳妇熟女 岳

    在教室里被一群男生H|乱肉艳妇熟女 岳

  • 双腿架在椅子上调教SM隐形人|公司的公用性奴莹莹

    双腿架在椅子上调教SM隐形人|公司的公用性奴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