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艳妇湿润的短裙 再深入一点你会得到的快乐

作者:掀开艳妇湿润的短裙 再深入一点你会得到的快乐 来源:未知 2022-02-15   阅读:

塔里奇维亚大沙漠。 还是清晨,太阳就高悬天际,让沙漠的天气立时变得炎热起来,每一颗黄沙都变得滚烫,热气升腾,让远处的场景都为之扭曲起来。 不过从烈阳堡出发的车队,所使

塔里奇维亚大沙漠。

还是清晨,太阳就高悬天际,让沙漠的天气立时变得炎热起来,每一颗黄沙都变得滚烫,热气升腾,让远处的场景都为之扭曲起来。

不过从烈阳堡出发的车队,所使用的磁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能车都是为了应对沙漠的炎热被改造或开发出来的,非但车厢里有温度调节系统,让车厢里保持着一个相对宜人的室温,并且,特殊设计的轮胎具有耐热的特点,不会因为行驶在滚烫的公路上而致使轮胎融化。

此时,天阳这支车队正沿着一条公路深入沙漠,不过这条公路很快就消失了,它所连接的,位于沙漠中的一个聚居地早已荒废。

从那几乎被黄沙掩盖的聚居地经过,天阳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回到这次探访闪电堡的事情中。

之前,闪电堡的阿卡特来拜访时,还留下了一位向导,因此,天阳倒是不担心自己会迷路。

但关于闪电堡的用心,他倒是有些好奇,毕竟建立那座堡垒的卡欧利斯家族也是沙盗出身,难道他们会不知道,同为沙盗的艾尔霍因是被自己铲除的?

难道他们不担心,一个不好被自己看不顺眼,就连带一块铲平了?

想了想,天阳摇头自嘲:“人家据说是有天阶坐镇的,是你想铲平就能够铲平的吗?”

不过,卡欧利斯家族应该也有顾忌到这一点,所以上次阿卡特来拜访的时候,明示暗示地表达了自己家族已经多年没当沙盗的信息。

至于是否如些,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

对于这一点,天阳倒是没太放在心上,他的想法是跟闪电堡建立商业往来,但不牵扯到其它的。所以卡欧利斯家族究竟还有没有在当沙盗,天阳一点也不关心。

转眼一天过去了。

在卡欧利斯的向导带领下,车队行驶在一条小路上,这里隔着百来十米,就可以看到几棵瘦树,这些能够扎根沙漠的顽强植物成了天然的道标,也是向导辨识方向的重要凭证。

眼看夜晚就要来到,天阳正打算下令寻找地点宿营,便听到车载广播里响起雷丁的声音:“头儿,前面有情况。”

这个憨直的家伙,现在仍改不了口,但天阳没有去纠正他,只要求他在堡垒

文学

里时不得这样称呼自己。

“什么事?”天阳淡淡问道。

“前面有路障。”雷丁说道,“向导先生也一头雾水,他说以前这里不会有这样的东西的。”

“是吗?让人下车看看是怎么回事。”天阳沉静说道。

“好。”

车队渐渐放缓了速度,就在小路的前方,摆放着一排路障,旁边停放着三辆改装过,不曾统一的轻型战车。

那战车旁边,有十几个男人围成一圈,正在喝酒吃肉。

看到车队,他们才停下手中的动作,纷纷抬头看来。

车队前方一辆护卫车的车门打开,两名装备精良的议会士兵跳下了车,朝路障靠拢。

那些男人立刻站起,一个个脸色不善地抓起步枪或长刀等武器,跟在一个把头发染成红色,胸口纹着一头红色恶龙的壮汉迎向议会士兵。

那个胸口纹有恶龙的壮汉挥了下他手上一把短柄手斧,那武器上有几道浅黄色的纹路,壮汉挥动间,手斧上的纹路亮了下,他脚下的黄沙突然无风却自己流动起来。

“你们几个,站住,前面是我们的地盘,如果你们想经过的话,都要交税!交税!”

两个士兵互相交换了个眼色,这时,一个披着斗篷,用手紧紧拉着兜帽的男人跑了过来:“胡说八道,这条路从来都不是谁的地盘,什么时候变成你们的了,你们是谁!”

这是阿卡特留给天阳的向导,他在车里听到那壮汉的话,气愤地钻出车子跟人家对质起来。

向导一下车,雷丁担心他吃亏,带着士兵也跟了过来,坐在副驾驶的秋漠也跟着下车,安静地走到道旁,也不往前凑,但他这个位置可以随时绕到那些男人后面,进行包抄。

见突然过来这么多人,而且这些人都是全副武装,那胸口纹着恶龙的壮汉脸色有些紧张,却还是口气强硬地叫道:“我们是佩利金家族的,奉雷纳多大人的命令在这里设障收税。”

卡欧利斯家族的向导气得跳起来:“放屁,就算你们是佩利金家族,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收税!”

“你们赶紧让开,我是卡欧利斯家族的人,在我后面,是受闪电堡,受卡欧利斯家族邀请的尊贵客人,不是你们能够招惹得起的!”

磁能车里,天阳早把车窗降下,风从前方吹来,带来了路障处众人的话语。

“佩利金家庭...”他笑了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路障必然是这几天才设置的,佩利金家族应该是听说了自己要前往闪电堡的事情,所以在这里搞些小动作。

只是他很好奇,佩利金家族哪是来的胆量,敢做这种自己找死的事。

”他们的家主,不会是疯了吧...”天阳淡淡一笑,接着拿起通讯机道,“雷丁,别跟他们废话,把路障给我掀了。如有反抗,一律处死。”

“收到。”

前方,雷丁放下了通讯器,露出一口白牙:“头儿等得不耐烦了,小子们,把路障给我掀了。反抗者一律处死!”

“你们敢!”那胸有纹身的壮汉当即色变,身体之中竟然有星蕴逸出,原来也是个升华者。

他高抬手斧,地面黄沙被无形的力量牵动,形成一条条黄色沙带倒卷而起,在大汉身周旋转环绕,颇有几分威势。

站于道旁的秋漠哼了声,手在腰处一拍,‘寂蛇’出鞘,他身体倾前,闪向路障的方向,锁定了那个恶龙纹身男了。

见秋漠冲来,龙纹身男子放声咆哮,星蕴鼓荡,手斧挟带道道沙带声势骇人地朝秋漠劈去。

秋漠笑了笑,没有打算跟他硬碰硬,双脚不断踩动,虽然没有天阳那种速度,却也还算迅速地远离了之前的位置,绕到了对手的侧面。

砰!

大汉一斧砸到地面,顿时尘嚣四起,那条条沙带像毒蛇一样扭动身体,扫过前面的路障,竟然锋利异常地将那些路障切割开来。

尘嚣里,大汉胸膛起伏,让胸口的恶龙纹身如同活过来般,狰狞无比。

他猛地转身,扑出尘烟,手斧组织攻势,积极攻击。

秋漠手中长剑勾勒幻影,抵挡数剑之后,手腕一抖,他手上的长剑突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动,绕过大汉的手斧,在对手的脖子处划了过去。

龙纹身壮汉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眼睛不断转动,片刻之后,他的脖子跳出血箭。他伸手去捂,却哪里捂得住,血如同喷泉般从他手指缝隙中涌出。

很快,大汉就倒在了沙上,变成一具抽搐的尸体。

大汉一死,其它男人哪里敢逞强,除了几个被议会士兵枪杀之外,其它的纷纷钻进战车里,风也似的逃走了。

雷丁一脚踢开路障,让士兵清开尸体,车队便得以继续前进。

第二天中午,他们到达一个小绿洲,这个小小的绿洲建立着一个简陋的营地,根据卡欧利斯那个向导介绍,这个风牙营地是由一个大沙盗控制,是附近大小盗团销赃和补给的重要地方。

那个大沙盗立场比较中立,没有偏向哪方势力,反而在沙漠里赢得几分声名,这个风牙营地也越来越壮大,从以前只有二三十来人,发展到现在常驻有百来余人。

绿洲的所在,周围有几根像是牙齿一样的粗大石柱,风牙营地利用地形,在这些石柱间砌起了简陋的围墙,修筑了望塔,驾驶有机枪。

进入营地的过程很顺利,卡欧利斯的招牌在这里还算吃得开,把车停在营地入口附近的车场,天阳和千虹下车,带着赤英,在向导的带领下深入营地。

这里有一间酒吧,提供食物和饮料,向导以诚恳地邀请天阳到酒吧里用餐休息。

至于雷丁等人,则留在了车队中,天阳仅带了一队护卫随行。

一进入营地,天阳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异味,这股味道绝对谈不上清新,它混合着酒精、动物的粪便、垃圾以及极难察觉到的血腥味道。

天阳不由皱了下眉头,有些后悔下车了。

营地里到处都是简陋的房屋,石屋只有一两间,多数是木屋。这样的地方自然也就谈不上规划,所以这些房屋都是东一间西一座,又或者紧紧挨在一起,于是形成了较为复杂的路线。

路过一条巷子的时候,天阳看到,有两个鼻青脸肿的男人被绑在了木桩上,后面有几个披斗篷的男人平举手枪,砰砰砰,几声枪声响起,便将木桩上的两人击杀。

接着松绑拉走尸体,再用铲子铲起沙石,将血迹掩埋。

整个过程,附近人来人往,但没人多看一眼,多问一句。

似乎,对于这样的事情,风牙营地早就习以为常。

天阳当然也没有询问,或者说,他并不关心那到底发生什么事。

反正,只要别人不找他麻烦,他也懒得管闲事。

就在酒吧在望的

YIN荡公交嗯啊校花

时候,一道瘦弱的身影埋头朝天阳靠了过来,却在离天阳还有两步距离的时候,突然‘哎哟’一声摔倒在地。




  
分享给小伙伴们:
掀开艳妇湿润的短裙 再深入一点你会得到的快乐: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掀开艳妇湿润的短裙 再深入一点你会得到的快乐相关文章
  • 掀开艳妇湿润的短裙|同桌上课打开我的腿放震动蛋

    掀开艳妇湿润的短裙|同桌上课打开我的腿放震动蛋

  • 在教室里被一群男生H|乱肉艳妇熟女 岳

    在教室里被一群男生H|乱肉艳妇熟女 岳

  • 掀开艳妇湿润的短裙 在浴室里含着奶头吸的小说

    掀开艳妇湿润的短裙 在浴室里含着奶头吸的小说

  • 被健身教练强奷到舒服的黄文,掀开短裙麻麻受孕

    被健身教练强奷到舒服的黄文,掀开短裙麻麻受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