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 男朋友不让戴胸罩他要摸

作者: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 男朋友不让戴胸罩他要摸 来源:未知 2022-02-15   阅读:

自欺欺人也好,掩耳盗铃也罢。 杀完了面前的人,混沌雷劫即将到来,这一刻,李皓却是不慌不忙,问了乾无亮一个自己很清楚,却是不愿去承认的事实。 银月,摆脱不了新武。 这其

自欺欺人也好,掩耳盗铃也罢。

杀完了面前的人,混沌雷劫即将到来,这一刻,李皓却是不慌不忙,问了乾无亮一个自己很清楚,却是不愿去承认的事实。

银月,摆脱不了新武。

这其实不是关键,另外还有一点,银月的道,核心之道,时光之道……其实存在很大问题,而自己非要修时光之道,如今,问题不断循环,始终无法摆脱。

想变强,就要用时光。

想逆伐上境,就要用时光。

用了时光,杀了更强的人,就要承接更大的因果,就要更强,更强还得需要时光来借力,借完了,为了承受因果,还得更强。

妄图参与大世界之战,妄图摆脱小弟的身份,妄图不被新武牵连进去,妄图银月不受压迫……李皓想的太多,渴求的太多。

正常情况下,银月这样的小世界,就该被压迫。

要不丢弃银月世界,任由红月夺取。

要不带着银月远离红月域方向,朝着无尽的未知流浪,不去管新武如何,不去管红月如何,带着世界流浪,越远越好,还是有希望摆脱战争的。

哪怕,前途未知,未来未知,可还是有那么一线希望,不需要再去参与这一场涉及高等帝尊的战争的。

可李皓没有如此选择。。

他选择了……参战!

迎战!

新武和红月之战,他没有选择成为旁观者,也没有选择去寻找新武,寻找新武的本世界,将银月还回去,然后,自己离开。

其实,将银月还回去,还给新武,新武会接纳的。

而李皓,就可以潇洒离去了。

独自一人,混沌之大,哪里去不得呢?

可是……能就这样丢下吗?

还是说,学一下其他世界之主,干脆吞了银月世界,所有人都去死,成就自己,伟力集于一身,我独自一人,成为混沌的游侠,以我之力,只要不招惹强者,何处去不得呢?

管他新武如何,管他混沌如何?

其实,新武不需要李皓去操心,新武强者无数,有勇猛无敌的人王,有智慧无双的至尊,他们自己也可以击杀强敌,逆伐上境,甚至逼迫红月不断龟缩力量。

其实,新武,不需要支援。

李皓折腾来折腾去……为的,其实只是银月,他不希望让银月,成为谁的附属品,不希望诞生自己的世界,只是新武的附属品。

所以,他想挣扎一下。

蝼蚁撼天,不自量力。

整个世界诞生不过上千混沌年,自我封闭五十多年,这样一个稚嫩的小世界,妄图摆脱强权控制,怎么可能呢?

谁能生来就立于混沌之巅呢?

谁不需要蛰伏,忍辱负重呢?

然而,时光的力量,好像给予了李皓这样的机会,不需要忍辱负重的机会,所以,他走上了不断寻求时光,却又不断透支时光的过程中。

就这样,陷入了时光的循环之中。

“侯爷!”

乾无亮小心翼翼喊了一声李皓,有些惊惧。

他很担心!

这一刻,他无比担心,李皓会失控。

李皓却是笑了笑,看了他一眼,“放心!”

一句放心,乾无亮倒是真放心了不少。

而李皓,眼中的一些彷徨,很快消失了。

没关系!

只是,又一个囚笼罢了。

破开囚笼便可!

银月的星门开了,混沌的星门未开,心中的星门没开,哪里有真正的自由?

哪里都没有!

所以,还要打破一道道封闭自我,封闭银月的星门,当我打破了所有的门,我欠下再多,又如何呢?

今日,心中猛虎再现。

我又明悟了本我,我还是那个李皓,我所做一切,都只是为了打破那些桎梏我,桎梏我银月的星门,打破他们,直到有一日,前方再无门!

人生来就不是完全自由的,而我……却是非要追求完全的自由,不到最后,谁能清楚,我一定会失败呢?

心中,有所明悟。

道,难修。

求道难,难如上青天。

修道之路,本就如

舞蹈男的喷汁日常双性

此,求自由之道,更难。

我欲无拘无束,我欲逍遥游,可天地还不够大,人心还不够广,名利还舍弃不了,未来,好像还有许多要做,我不愿做那卑躬屈膝,看人眼色的小人物。

唯有至高无上,也许才有自由,不是吗?

“侯爷!”

“聒噪!”

李皓侧头,呵斥一声,我听到了,你一再呼唤个屁。

不就是混沌雷劫,迫在眉睫了吗?

不是还没来吗?

界门关闭,不是还能拖延一会吗?

乾无亮有些无奈,不过还好,李皓骂人了,他倒是安心了,李皓若是一直冷静无比,他反而会觉得害怕。

李皓打扫了一下战场,将所有战死者的尸体、能量全部席卷,不慌不忙。

抬头看了看天空,那一方大道宇宙……属于天方。

天方的大道宇宙,看样子的确存在,只是还不能复苏,能量不够,同源的能量不够。

他再次看了一会,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今日,看到的人很多。

也许回龙帝尊他们很快就要回来了,只是杀了这位云霄的帝尊,也许云霄的界主,会知道这人死了,不是也许,是一定知道。

那样,可能会通知回龙帝尊他们,告诉他们,此地发生了变故,出现了能杀六阶帝尊的强者。

而回龙帝尊他们就算回来,一定也会小心无比。

会比今日的赤云更难杀!

李皓不断抬头看天,陷入了沉思,不急着去抵御雷霆,看的乾无亮又急又无奈,还在等什么?

他知道,李皓拖延久了,力量会流逝的。

现在,趁着七阶之力还在,赶快去啊!

李皓忽然道:“我不想逃了!”

“什么?”

李皓认真道:“我不想带着银月,一直逃了!银月世界,已经成了拖累,成了负担,我说,我不想继续逃下去了!”

乾无亮变色

为什么大叔几把都好大

,什么意思?

这是……要抛弃银月?

“我们,该在一个地方定居下来了,安顿一段时间!”

李皓再次看向天空:“天方的大道宇宙,还没彻底复苏,但是大道宇宙是存在的,今日,我借力而来,能勉强开启一二,我要将银月世界,塞进去!”

乾无亮惊呆了,塞进去?

塞进哪里去?

李皓继续道:“我一人若是还不行,那就再借盘龙井帝尊之力,若是还不行,我去找一下道棋……总之,我要将银月世界,彻底安顿下来,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你们成长起来!”

李皓看向他:“你们,进入天方大道宇宙!以天方大道宇宙,为包裹,只要天方宇宙不开,没人可以找到你们,没人可以开启……天地之间,唯有我可开启!若是我死了,除非天方之人回归,否则,你们永远会生存在天方宇宙之中。”

“我除非真正到了七阶……否则,我也不会再开天方宇宙!”

乾无亮脸色再变,看向李皓,“侯爷……这……这……”

李皓看向他:“这样一来,当初还不如不开星门,是吗?”

乾无亮无声。

是的,这样一来,和当初星门封闭,有什么区别呢?

李皓沉默一会:“当初,我不知道星门开启后,银月会如此的危险……我知道红月很强,可我想着,新武能解决红月,整个混沌,也就红月是对手。没人告诉我……混沌中,到处都是对头,到处都是要猎杀我银月的帝尊……”

“红月悬赏一出,无数人都想拿下银月世界,去换取大量资源,杀了一个还有两个,仿佛无穷无尽一般!我不得不抽身保护银月,之前若非为了保护银月,我应该已经和新武接触上了,而不是在红月之主的眼皮子底下和红月强者厮杀……”

“是我们拖累了侯爷。”

乾无亮有些无奈,李皓,好像有些厌烦了吗?

李皓却是摇头:“我不是说拖累,而是说……银月太弱,脆弱无比,宛如瓷器,一碰就碎!这样的银月,不能给我帮助,而我,也无法一心一意去保护银月!趁着这一次夺取了不少资源……”

李皓眼神忽然凶戾起来:“杀了这么多帝尊,夺了这么多能量,我待会去灭了回龙观,夺取所有资源,塞入银月,足够银月修炼一段时间了!全民都去修炼,发展起来,若是我能再开天方宇宙,你们也许还能杀回来!”

“另外,我要再封星门!将时间隔断!”

乾无亮一怔:“还能再封?”

可能吗?

时光已经恢复了一致了。

李皓笑了:“当然可以,天方宇宙本就是封闭的,只是封闭之后,你们无法接触到混沌,无法接触到外面,无法汲取能量……也就是说,从原本的自我吞噬能量,到后来,只能和以前一样,靠内部能量维持运转。”

“可自我吞噬,才能吸收多少?一个世界的成长,动辄需要数百万年,我会去夺,去抢,去杀!杀光那些我的敌人,将所有资源,全部丢入银月,这时候,自我封闭,就没关系了。”

他再次看向天方宇宙,“快一点,否则我力量流逝,失去了力量,只能再次借力,才能开启天方宇宙了……”

“侯爷,我们都要自我封闭吗?”

李皓看了他一眼,乾无亮一咬牙:“我的意思是……咱们也有不少帝尊了,不如让帝尊走出来,生死有命!帝尊自我封闭,除了吃资源,还能干吗?悟道吗?所以……侯爷要封闭的,应该是银月,而非我们这些人!”

“银月,总有一些人要走出来的。”

“那时候,是在天方生存,还是去其他世界,或者流浪混沌……都看自己的命!新武,不少帝尊不也在外流浪吗?其实也是放养,新武大世界的能量,也不够充足,否则就不会限制帝尊了。”

乾无亮迅速道:“所以,我想,我们这些帝尊,都该走出来才对!”

李皓思索一番,迅速道:“再看,不急着这个,我先接回银月……趁着强者还没回归,没什么人关注,我尝试撕裂大道宇宙,将银月藏进去!”

藏在大家眼皮子底下。

藏在一方九阶大道宇宙之中。

哪怕你们知道,大道宇宙就在这,也几乎没办法开启。

当然,若是我死了,也许……除了天方人真的回来了,否则,这方大道宇宙,比混沌还要像囚笼,大道宇宙是没有能量的,当年被天方人带走了,成为了空壳子。

这样的宇宙,目前其实还不如混沌更好。

可起码,安全!

这时候的李皓,其实想了很多,他其实不想将银月藏进去,当初开星门,大家多激动,觉得自己和混沌接轨了,觉得不再封闭了,觉得未来很美好。

今日,却是告诉他们,我要再次封闭星门了,再次封闭银月了,不单单如此,甚至比以前更残酷……以前,外面是混沌,你也许还能遇到外人。

可现在,你就算打破了星门,天方宇宙不开启,你一辈子也无法打破天方大道宇宙,那时候,你其实还比不上混沌之中自由。

乾无亮也没再说什么。

等接回了银月,再去商量便是。

……

李皓腾挪,七阶的力量还没散去,速度极快。

此刻,界门也挡不住混沌雷劫了,毕竟天方不是完全封闭的,有四大界门,封闭起来,也只是拖延一下锁定时间。

这时候,李皓头顶隐约有雷劫浮现了。

而李皓,一挥手,遮掩了乌云,以他的力量,一般帝尊也无法看透。

李皓思索再三,最终,直奔回龙观而去。

……

回龙观中。

剧变爆发,可对很多人而言,还是茫然无知的,哪怕知道远处好像爆发了战斗……可随着帝尊都陨落了,回龙观那些弱者,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都有些彷徨!

当然,也不算太过害怕,因为回龙观数十位帝尊,今日还来了一位顶级帝尊,大家没想象中的那么担心,只是觉得,帝尊爆发战斗的话,对他们而言,也许也有一定的威胁。

帝尊之战爆发,很容易牵扯弱者。

巨螯还在等待着李皓。

还在判断着,要不要去找空寂,正想着,天旋地转,一瞬间,整个回龙观,好像出现了天变,观中一些强者,还没来得及反应,一瞬间,所有人好像被凝滞了,一动不动。

观中,一尊五阶帝尊浮现。

光明之力浮现。

眼中,带着一些惊色,看向天空,有些骇然失色。

这是空寂身边的那位强者。

唯有他,一直在这没动,空寂闭关,他算是给空寂护道。

七阶?

谁?

下一刻,他知道是谁了。

李皓身影浮现,看向这人,这位帝尊脸色剧变,皓月,银月王!

“赤云他们……”

“死了!”

我猜到了。

这人脸色有些变幻,我猜到了。

你这一身力量出现,我就猜到了,难怪之前那边动静如此巨大,原来……这凶徒,真的杀光了他们,这家伙太狠了!

“我找空寂!”

“不可以!”

虽然畏惧,此刻,这位帝尊还是沉声道:“殿下在闭关,有过命令,除非他自己出来,任何人不得打扰,你……除非杀了我!”

“时间很紧。”

李皓什么也没多说,下一刻,一掌拍下,囚笼浮现,领域浮现,将其笼罩。

并未和他多说。

片刻后,巨螯浮现在面前,李皓开口:“去,喊空寂上来,我不能下去!”

他头悬雷劫,一旦进入暗魔岭……整个暗魔岭可能都不复存在了。

“是!”

巨螯心惊胆战,急忙从门户中钻入了暗魔岭。

……

暗魔神殿中。

还在悟道的空寂,并未感受到任何震荡,在这,好像和天地隔离了。

此刻的他,面露笑容。

好地方,好宝物。

他此刻,都快走到四千格了,速度很快,这么下去,空寂有些想法,也许……我很快就可以跨入六阶了。

道棋,好宝物!

片刻后,耳边好像传来了声音。

“空寂帝尊,我是巨螯,皓月大人想见前辈……”

空寂一怔,侧头看了一眼四处,无人。

唯有虚影还在。

他都以为自己幻听了,下一刻,隐约又听到了声音。

他起身,从道棋格子中走出,再次聆听了一下,的确有声音,空寂也没吭声,踏空而行,直接走出,虚影不由开口:“你要走?悟道中断不是好事,你继续下去,我觉得,不需要多久,也许半月,你就能跨入六阶了……”

“可若是此刻离去,没了机缘,无法再入道棋,也许需要百年,也许千年……还有,六千格之后,有你需要的道,七阶,也并非不可能。”

虚影说了一声,现在走,太浪费了。

空寂进入道棋,是李皓给他争取来的机缘,他并未度过第一关……所以,一切都要有规矩,空寂只能走这一次,现在才走了四千格,这次出去,可就没有第二次了。

“多谢前辈提醒!”

空寂笑了笑,也不在意,施然离去,头也不回:“六阶、七阶,不是迟早的事吗?不急于一时!好像有事找我,我出去一趟,有缘再见!”

“空寂,道棋,也许不会再对你开放了!”

“那就算了,再也不见!”

空寂头也不回,摆了摆手,并不是太在意。

道棋,真的好地方。

可是,来不了就算了,有什么关系呢?

道棋再好,也只是人造的。

天方之主是厉害,可不代表他造的道棋,真的无双,不来就不来就是。

虚影无言。

这些人,进入道棋之后,都有收获,都能在这安心修炼,进入其他人梦寐以求的境界,可是……一个个的,没感悟几天,就要离开。

虚影都不明白了,修道修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比道更重要的吗?

九阶帝尊留下来的至宝!

一般的帝尊,压根没这机会进入,就算有,也没李皓和空寂这样的天赋,两人势如破竹,再给他们一些时间,在道棋中轻松跨入下一个层次,轻而易举。

可是,居然都半道放弃了。

虚影甚至有些颓然,为何如此?

是九阶帝尊的道,也没那么香了吗?

……

空寂很快出现在了回龙观。

抬头一看,笑了。

“动静可不小!”

李皓浮现,随手将抓住的那位五阶帝尊丢在了一旁,空寂看了一眼,笑道:“脑子不够活……让你守着,你就真不知变通了!”

说罢开口:“你先离开,去其他各域守

文学

着,有帝尊进入回龙域,先杀了再说。”

那位五阶帝尊一怔,空寂笑道:“快去!”

这人也不敢多说,迅速离去。

只是有些无奈……殿下和这疯子,搅合到了一起,可不是好事啊!

赤云被杀了,殿下知道吗?

云霄和光明神界,还没开战呢。

当然,现在是李皓杀的,和光明神界关系不大,怕就怕,殿下会参与进去,这就麻烦了。

空寂打发走了那人,看向李皓,好像看穿了他的遮掩:“渡劫难渡?只是这一次,你搞这么大动静,我可没办法抵挡,这都有七阶之力了吧,六阶的我还能试试看。”

真凶残啊!

李皓也不客气,迅速道:“劫我渡,找你帮个忙,渡劫不需要你插手……你给我制造一个寂灭领域,我要送银月进入天方大道宇宙。”

“……”

空寂都吸气:“你……真敢想!”

李皓笑道:“灯下黑,最安全!对了,道友这次感悟中断了,我尝试开一下天方大道宇宙,也算是勉强复苏一下,你可以顺带着进去转一圈,看一看……当然,维持不了太久!你早点出来,免得陷入其中,陷进去了,我可没办法迅速再次开启了。”

“好像不错的样子!”

空寂笑了起来,道棋是宝,可开启了天方宇宙,虽然还没复苏,可是……进去转一圈,看一看寂灭的大道宇宙,好像也不错。

挺好!

“你确定渡劫不需要我帮忙?”

“你太弱了。”

李皓摇头。

空寂失笑:“你若非借用力量,你有我强吗?”

这家伙,嫌弃我弱?

“起码现在比你强。”

李皓也笑了起来,又道:“你只用寂灭领域包裹银月就行……其他的不用插手,免得将光明牵扯进去,人都是我杀的,寂灭之力不参与,强者探查不到,也不会故意陷害你,云霄也未必希望此刻和光明神界开战。”

空寂点头:“我也不想将光明神界拉进去,我是我,光明是光明,人杀我,我找父亲可以,可不能拖着光明给新武垫背,虽然我觉得新武机会很大……可不能擅自将光明牵扯进来。”

双方也是直言直语,空寂也没说,我光明世界不怕,随意开干。

那是他父亲的权利,和他无关。

李皓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天空:“快一点了,不然我力量流逝太多,撑不住了!”

空寂点点头,跟着李皓一起腾空而起。

李皓一边朝界门飞,一边问道:“帝尊之下的修炼资源,还有吗?”

“有一些,你要?”

“要,越多越好!”

李皓点头:“天方大道宇宙,里面空荡荡的,就是空壳子,连大道之力都没,混沌之力都是空的,必须要足够的资源才行,否则,世界就会干涸了!你有多少,先给我多少,等我杀够了人,就还你。”

“那倒不着急。”

空寂随手丢给他一些储物戒指,又道:“不够的话,我可以再调集,只是需要时间……”

“算了,暂且够用了。”

李皓很快抵达了传送阵法附近,一挥手,几位坐镇的天王,瞬间凝固。

两人一起通过传送阵,瞬间消失在回龙域中。

……

南界门。

界门再次开启,乌云遮蔽。

雷劫闪烁。

空寂也是一挥手,一瞬间,世界安静,混沌安静,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暗领域浮现,并非黑暗之力,而是寂灭之力,天地好像寂灭了。

雷劫,都好像迟缓了一下。

李皓看向乾无亮,乾无亮迅速开始沟通。

空寂有些好奇地看了他一眼,许久才道:“道主?”

“嗯,银月的大道。”

空寂微微点头:“银月还是有潜力,居然能诞生大道宇宙,不简单!你的时光之力,也和这个有关吧?”

“对,大道宇宙中天然存在的。”

空寂有些羡慕:“真了不起!看样子,新武的确不简单,流逝力量制造的银月,能天然诞生时光……也就是说,这时光本来,也许属于新武。”

李皓想了想,摇头:“不是属于新武,而是可能属于阴阳世界。”

新武和阴阳世界,还是不一样的。

空寂一怔,点头,没再说什么。

而虚空中,很快,一只猫浮现了出来,空寂看了一眼,愈加惊奇。

苍帝?

不,不是苍帝!

这……好像是一种特殊存在的生物。

这是什么?

他好像第一次见识这些奇怪的东西,显得格外的惊讶。

二猫一直跟着李皓,可空寂并未见过。

二猫看都不看他,张口:“打完了?还有,这雷劫太强,这次别指望本猫吃……吃一道就得被劈死。”

李皓笑了:“不吃!我会应对!先把银月吐出来……算了,太大了,先进入天方世界,再吐出来,我要将银月留在天方。”

二猫一怔,留下来?

抛弃吗?

“送入天方大道宇宙!”

李皓多解释了一句,下一刻,又道:“将一些人喊出来……问问他们自己的意见,是在世界留守,还是出来寻找机缘,各走各路,出来是危险无比,不出来……也未必就没机会。”

二猫并未多说什么,这些,和它无关。

很快,一道道人影浮现。

侯霄尘、天剑、霸刀,这些银月武师,纷纷出现在李皓面前,李皓并未多说,也没解释什么,直接传荡一股思维而去。

众人瞬间明悟。

一个个面色有些复杂。

银月,再次要封闭了吗?

这一次,还是进入另外一方大道宇宙之中,而且,还是寂灭的大道宇宙,并非活跃的,这也代表,这一方大道宇宙中,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人群中,赵署长第一个开口:“我留下,银月需要人管理。”

李皓点头。

的确如此,肯定有人要留下,否则没了李皓他们在,银月也得乱套。

他也没多说,看向空寂道:“弄一个寂灭领域出来,先把大家笼罩,我进入天方,就会开启天方大道宇宙,将世界送入进去……你能将整个回龙域笼罩吗?免得被人看到了……否则,我就得杀人灭口了,一域之中,人太多,杀多了没意义。”

空寂笑了笑,点头:“没有帝尊在,问题不大!回龙域之前倒是有一些散修帝尊,最近都跑了,倒也合适!”

他并未多管闲事,也没询问其他。

小事罢了!

倒是对天方大道宇宙,有些兴趣和好奇,哪怕是空荡荡的,正好,符合他的寂灭之道,看看能否感悟一二。

赵署长他们也有些好奇。

这人……是谁?

好像很强大!

“空寂,修道者!”

空寂看出来了,自我介绍了一句,虽然这里连帝尊都没,都是一群合道,不过他也不在乎。

李皓也没介绍什么,光明神子什么的,不需要介绍。

很快,带着一群人,包括二猫,一起再次进入了回龙域。

李皓一点也不耽误,一瞬间,腾空而起。

强大的力量,覆盖整个天地。

而空寂,也是瞬间浮空,一股寂灭之力,随着他浮空,扩散到了整个回龙域,强大的寂灭之力,一瞬间让天地寂灭!

强悍无比!

天空中,天方大道宇宙随着李皓的出现,也再次浮现,两颗星辰闪烁,其他星辰全部寂灭。

空寂看了一眼,看的并不真切。

下一刻,李皓身上爆发出一股强悍无比的力量,火行之力,牵扯大道宇宙,他厉喝一声,大道宇宙好像坠落了下来。

李皓单手擎天,一声厉吼,大道宇宙中,火星所在范围,忽然被他撕裂出一道裂痕出来。

这一刻,一股寂灭的力量传荡而来。

大道宇宙,寂灭了!

空寂朝那边看了一眼,有些失神……这就是寂灭的大道宇宙吗?

一座九阶的大道宇宙!

寂灭的领域还在,下一刻,一座小世界浮现了出来。

李皓并不多说,巨大的手掌,拖住了压缩无数倍的小世界,冲天而起,直奔大道宇宙而去,片刻后,李皓也进入了一方彻底寂灭的世界之中。

比银月的大道宇宙,还要安静,一点光芒都没……唯独水星和火星,有些闪烁光辉,可是,远远不够点亮整个大道宇宙的地步。

空寂也随之而来,看了一眼,有些感触:“真安静……真抠门,天方之主,带走了所有大道之力,这是一点不留啊!”

多少留一点啊。

一点不留,这么大的一方宇宙,你全都给带走了,差那么一点能量吗?

真是抠门!

至于李皓如今复苏的那么一丁点区域……这不算复苏,空寂也看了一眼,只是虚假的复苏罢了,想真正复苏,早得很!

“那你先忙着,我到处看看!”

“好!”

李皓点头,空寂也不管他,瞬间离去,闯入了大道宇宙深处。

李皓不管他,迅速拖着银月世界,也朝深处飞去。

身旁,众人都紧紧跟着他,此刻,愈加心情复杂起来。

这寂灭的世界……以后,也许只有孤零零的银月在这了。

……

过了一阵,李皓在一处彻底无星辰,无大道,死寂无边的区域停了下来。

银月世界,悬浮在这,宛如月亮,散发出淡淡的光辉,极其的微弱。

李皓一瞬间进入银月天地,身躯无比巨大,映射整个世界,他也不藏着掩着,直接声震世界:“银月弱小,混沌难存!我无力庇护诸位,招惹强敌太多,一路奔逃,今日……我无余力再庇护银月之地,只能再开星门,封闭银月,藏于绝密之地!”

“一如当年,也许银月过去千年,我在外才过一年……我不知,何年何月,能再见诸位!我也不知,诸位有生之年,能否再出星门……我更不知,银月何时能屹立混沌……这一切,我皆不知!”

李皓声如洪钟:“我只能说,我若有实力,会再开银月!银月和我的联系,不会断绝,大道宇宙还在这,两位道主都会在外,若是道主不死,大道宇宙还有希望联系银月,若是道主死去,天地动荡,可选新任道主!”

“我会在银月之地,放置一些修炼资源,若是有人能在银月证道帝尊……也许也可通过大道宇宙,寻找我们……若是不愿,也可在银月常驻!”

“今日,和诸位道别,再见,不知何时!也许,再见,天下已无我李皓熟悉之人,也许,银月会诞生新的王者,引领银月,走向辉煌……”

话音,渐渐消散。

天下各地,无数修士,此刻身躯凝滞。

有人悲伤,有人无奈,有人叹息。

银月奔波不断,一路逃亡,他们都知道。

甚至之前汇聚万民之力,强大大道宇宙,便是为了迎战强敌,只是他们想着,银月侯回归,必然能战胜一切敌人。

可是……今日银月侯也说了,他无力庇护银月了。

一路无敌的银月侯,也有没办法的一天。

沮丧、无奈、悲伤都有之。

更多的还是一种落幕。

再见之日,我们还活着吗?

银月世界,还会有人记得银月侯吗?

片刻后,有区域响起了大喝声:“吾等必将再出星门,走出银月,追寻侯爷!”

那是一群军方的修士,也是李皓的猎魔武卫军。

银月再度封闭,强者外出,他们只能留下,可他们,也不愿如此,不想如此,若是侯爷不回来,我们就追出去!

“再出星门,追随侯爷!”

喝声传荡,一处处地方,响起了众人的呼喝声。

虚空之中,李皓并未多说什么。

他也希望如此,也希望……就算自己不在,也有人能打破星门,那也代表,银月再次积蓄了一些力量,哪怕无法走出大道宇宙,也许也能在这大道宇宙之中,寻找一些机缘。

他再铸星门,封闭银月,也是为了让他们有更多一些时间。

否则,现在联通大道宇宙……短时间内,这些人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和他并肩作战。

不再多说,长河浮现,原本堵河的星门,被李皓再次取出。

这来自新武的星门,强悍无比。

又经过长河之水冲刷,好像更加神异了。

李皓腾空而起,飞出了银月天地。

下一刻,门户浮现,朝原本的界门所在堵去。

一股时光之力浮现,小世界自封,便会产生时光流速的差距,可银月刚开,现在想和以前一样,自封世界,还是有难度的。

而且,银月也成了中等世界,想达到以前一年比2000年的流速,希望不大。

可能会一比1000,也许更少。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银月内部的时间流速,会更快,纵然不如之前,达到外界一年,内部几十年,应该还是可以的。

只是,一切能量,不再循环,简单来说,便是坐吃山空。

等李皓放进去的能量耗空,这附近连混沌之力都没,他若是一直不回来,一直不能开启天方大道宇宙……银月世界,若干年后,也许会自我毁灭的。

李皓不再去想这些,星门,开始伫立。

一股股时光之力,封锁星门。

整个银月天地,光芒渐渐消散。

渐渐地,银月世界,化为了一颗暗淡的星辰,宛如四周那些寂灭的星辰。

好不容易打破的星门,今日再次被伫立起来了。

李皓四周,一位位修士,都有些难受。

许久,星门对面,好像有人在挥手,在外的一些人,也轻轻挥了挥手。

天剑这位刚硬的汉子,也有些难受,挥了挥手。

他选择了外出,不愿留下。

也许他很快会死,也许,他会活下来,而里面的人会随着时光流逝,一个个死去……这一别,他们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

此去,也许便是永别。

赵署长、周署长、姜离、霹雳腿、碧光剑、黄羽、王明、柳艳、刘隆……

这一群人,都选择了留下。

太弱了,出去无用。

而且,都走了,银月会乱,无人治理。

所以,留下的人很多。

而走的人,也很多。

南拳他们,都选择了不留下,他们还是有着银月武师的江湖情,他们想出来,混迹江湖,只是,也不一定会跟着李皓。

跟着李皓,他们也无法参与任何战斗,只能跟着李皓逃跑。

银月,开始在寂灭的大道宇宙中飘荡。

渐渐地,银月飘离。

人群中,有人看着银月,久久不语,侯霄尘在外,而他将玉罗刹留了下来。

容颜易老,也许,再见,玉罗刹已老去,已死去……

可是,外面也是吃人之地。

也许,我会更早死去。

侯霄尘默默看着,在银月,他死了一次了,不想死第二次,他想出来,自己走一走,看一看,能否走的更远一些,不要让人去复活自己,而是我去杀死敌人!

这寂灭了无数岁月的大道之地,这一日,再次有了一些生命的气息。

一颗宛如星辰的银色世界,在这寂灭世界中,开始流动。

……

过了一会,李皓带人走出。

又过了一会,空寂随之走出,面露笑容:“可惜就一会,不过很有意思,复苏没感悟什么,寂灭倒是有了一些更深层的感悟……”

说罢,看向那些人:“需要我将人送到光明世界吗?”

人不多,要是一个世界,百亿人口,他不会开口。

不过出来的人不算太多,倒是可以送到光明世界,八阶大世界,巨大无比,不差这点地方。

李皓摇头:“就在天方!若是不留在天方……我宁愿送他们去红月!他们到哪……都是要杀人的!”

李皓忽然笑了,转头看向众人:“你们走吧!去找自己的路,去杀人,去问道,银月是家乡,也是束缚,没了束缚,我希望你们能走的更远一些!”

南拳笑呵呵的,有些跃跃欲试:“你别说,在银月,后来的确寂寞,没了对手,没了敌人……我们都快养废了,正如你说的,这是责任,也是束缚!”

说到这,笑了一声,拱手:“银月南拳,今日就此拜别各位老友了,有缘,混沌再听吾名!无缘,那就老死他乡,战死他乡了!”

话落,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天剑先行一步!”

天剑御剑离去,不多一言。

正如南拳所言,有缘的话,我们还会再见,无缘,那就再也不见。

家乡虽好,可太弱了,银月一路流浪,他们也只能困守银月,今日,也算是打破了囚笼,走出了银月,有能力,他们会回来的。

“咳咳咳……”

侯霄尘咳嗽一声,不说一语,朝其他人拱拱手,就此离去。

不需要说什么。

他们也没一起行动,各走各路,各寻各的机缘,死在外面,那就死在外面了。

一如当年,我们,选择了不一样的路。

有人留守,有人外出,有人死去。

只是,从当年的银月行省,变成了今日走出银月世界,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大世界,也许,还会有人横渡混沌离去。

有生之年,纵然成就帝尊,也许都有难见的一日。

到了最后,李皓身边,只剩下了乾无亮、黑豹、二猫。

几位帝尊,并未离去。

空寂侧头看向李皓:“寂灭领域破灭了,雷劫更强了,你还不去渡劫?”

李皓默默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久久无言。

今日一别……这些人,还能回来多少?

再看那自动封闭的大道宇宙,大道宇宙封闭,若是不再开启……我这一生,也许也见不到银月了。

不到七阶,我恐怕不会再去寻找银月之地了。

可我,还能到七阶吗?

李皓转身离去,直奔界门而去,雷劫还是在混沌中渡吧。

而空寂,看了他一眼,跟着而去,并未说话。

这样的经历,他不曾有过,光明大世界太强,没人可以逼的光明之主如此,无法感同身受。

只是,再看李皓,又觉得有些不同了。

这家伙,好像撕下了一些伪善,多了一些凶戾。

这家伙不凶的时候,都杀人如麻。

这要是凶起来了……不会成为灭世之魔吧?

当然,和我有啥关系呢?

空寂露出了一些笑容,他只是和李皓论道,李皓不去攻打光明大世界,他才不在乎这家伙去杀谁。

混沌这么热闹,我们也来掺和一手,不是更好吗?

热闹一点好,寂灭久了,就得复苏!
分享给小伙伴们:
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 男朋友不让戴胸罩他要摸: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 男朋友不让戴胸罩他要摸相关文章
  • 玩弄漂亮人妻老师双飞 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

    玩弄漂亮人妻老师双飞 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

  • 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张开腿惩罚灌春药

    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张开腿惩罚灌春药

  • 脱了她的内裤让我添 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

    脱了她的内裤让我添 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

  • 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