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 真粗… 太深了H文|开会时老板不让穿内裤随时做

作者:嗯啊 真粗… 太深了H文|开会时老板不让穿内裤随时做 来源:未知 2022-02-17   阅读:

“您先坐,请稍等。”老板依旧是这一句话,不过这一次有一些不同的是老板主动问了他们两位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或者有 小学生穿裙子做仰卧起坐 没有自己偏好的口味。 牛田花与杜

“您先坐,请稍等。”老板依旧是这一句话,不过这一次有一些不同的是老板主动问了他们两位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或者有

小学生穿裙子做仰卧起坐

没有自己偏好的口味。

牛田花与杜好都纷纷摇头。他们二人在吃这件事上面,从来都不难伺候,特别是出生在农户家庭的牛田花,更是什么都喜欢吃。因为在她的眼里,只要比她爹做的饭菜好吃,那便就是美味了。

趁着面条还没端上来,宁秋月便默默的观察起这两兄妹来。

没错,在她的眼中,田花与杜好宛如亲兄妹一般。特别是这妹妹,对哥哥的照顾真可以用“无微不至”四个字来形容了。

哥哥热了,出汗了,她就拿出手帕来替哥哥擦汗。因为哥哥行动不便,她又将手帕干脆打湿后微微拧干,替哥哥擦了擦双手,甚至细心到连筷子都会提前替哥哥擦好。

宁秋月愈发的喜欢上这个懂事的小妹妹来,这要是宁韵瑶能赶上人家的一半好就得了了。

而这个哥哥对妹妹也是没话说,不仅将自己面碗里面肉挑给妹妹吃。而且还将筷子倒转过来,用另一头在桌上比划着,一边吃,一边教妹妹识字。

这副场景看得宁秋月真叫一个羡慕啊。

“不对,田花,你再仔细想想,我刚才写的那个字念什么来着?”

田花咬着筷子歪头想了半天,可偏偏就是怎么也想不出来。

杜好也不气,只是又在桌上写了一遍,然后对田花说道:“这个字念“德”道德的“德。”“德”常用于指道德、品德,引申指有道德的贤明之士。“德”是美好的,故又引申有恩惠、感恩。又引申指客观规律等意义。”

杜好虽也说得很慢,但田花的理解能力并不太好,所以目光呆呆的琢磨了半天,才勉勉强强理解了“德”这个字的含义。

““德”是一个好字眼,是吧。那我可以说杜好哥哥你很“德”吗?”

杜好笑了,摸了摸田花的头说道:“这个“德”字通常不会单用,你可以说杜好哥哥你真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田花乖巧的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宁秋月心想,这个“德”字不就是自己在这个穿越世界上的老爹宁荫德的德吗?想不到被这个青年人这么一解释,还真是别又一番味道呢。

她来了兴趣,索性端了自己的碗过来与他们拼桌一块儿吃。

“你们好,我能坐下来和你们一起吃吗?”宁秋月向来是一个外向得不能再外向的性格,所以她也不管人家介不介意,先坐下再说吧。

田花倒是十分欢迎,这是她第一次推着杜好来街上赶集,自然遇见什么都觉得新奇和欢喜。

杜好则不然,他自从被宁韵瑶从山上推下去之后,心里便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他发誓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再轻易相信任何人了,尤其是女人,长得漂亮的女人。

宁秋月自然在他的戒备范围之内,首先,她是女人,其次,她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另外,这个女人太主动了,看上去似乎有一些宁韵瑶的感觉。

“你为什么要和我们坐一起?你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不也好好的吗?”虽只是同坐一张桌子吃碗面条而已,但杜好总免不了多问上几句,并且问完之后依旧会说出那句,“我们不愿意与你同桌。”

“杜好哥哥,你别这样嘛。”田花打第一眼见到宁秋月起,就喜欢上了这个漂亮活泼的大姐姐。而且凭她的感觉,这个大姐姐也一定是一个正直之人,一个和杜好哥哥一样有“德”之人。

“杜好哥哥,就让这位大姐姐和我们同坐不好吗?”田花嘟起嘴来,有几分撒娇的意思。

不过她到底是农家姑娘,性格直率,个性也大大咧咧,若论撒娇来说,她并不像宁韵瑶那样的惹人怜爱。

杜好拿筷子夹敲了敲田花的碗沿,将眼对着她一斜。“好好吃你的面。”

“不嘛,我就是想……”

田花这样做也是有她的目的,她看宁秋月似乎与杜好哥哥年纪相仿,即使小,也应该不会小太多岁。便有心想要促成一段美好的姻缘。

杜好哥哥这个人很不错,只不过腿脚有些残疾,她担心杜好哥哥今后不容易找到媳妇,于是从现在起就开始琢磨怎么替他多介绍几个。

人家这位大姐姐是主动要坐过来的,大姐互相认识一下,有何不可?

“那个……”宁秋月显得有些尴尬,因为杜好对她的一点也欢迎。

不过她依旧还是厚着一张脸皮,硬坐了下来。

“你的面再不吃就要凉了。”宁秋月好心提醒着他,然后自己也学了杜好的模样,将筷子倒转,另一头朝下,在桌子上比划

半夜起来发现公婆在搞事情

起来。“小妹妹,要不然让姐姐来教你认字,怎么样?让你的哥哥先把面吃完,否则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嗯,谢谢姐姐教我认字。”田花满心欢喜的答应。

宁秋月一时也想不起要教什么字来,便随便在桌上写下一个:“宁”字。

哪只田花拍手笑道:“这个字我认识、这个字我认识。”

宁秋月也高兴起来,“是吗?你认识?那你说说这个字念什么呢?”

这一次田花根本想都不想,直接脱口而出:“念“宁”宁静的“宁””。

宁秋月鼓起掌来,“对了,对了,你真聪明。这个字就是念宁。”

她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对田花说道:“是啊,这个字还是我的姓呢。我就姓宁,宁缺毋滥的宁。”

宁缺毋滥,这个词倒是很符合宁秋月的性格。

“啊,大姐姐你也姓宁吗?”田花似乎显得很是意外。随后她又露出一种惊恐的表情来,但在她再三确认宁秋月与她心中那一个人长相完全不相似之后,神色又再度回归平静。

小声嘟囔着:“还好,还好,

文学

这位大姐姐不是谋害杜好哥哥的那位宁小姐……”

杜好耳尖,一听这话脸色立马一变。将筷子拍在桌上,从袖子里拿出几文钱甩在了桌上,拉起田花就打算要走。
  
分享给小伙伴们:
嗯啊 真粗… 太深了H文|开会时老板不让穿内裤随时做: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嗯啊 真粗… 太深了H文|开会时老板不让穿内裤随时做相关文章
  •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小雪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老杨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小雪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

  •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学长嗯轻一点嗯啊快一点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学长嗯轻一点嗯啊快一

  •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老头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老

  • 啊快捣烂了啦H双性 呜嗯啊野战H呻吟小说总裁

    啊快捣烂了啦H双性 呜嗯啊野战H呻吟小说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