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别停~用力点~再快点 总裁C爆小娇妻高H

作者:嗯~别停~用力点~再快点 总裁C爆小娇妻高H 来源:未知 2022-02-17   阅读:

这位马地仙忽然的昏迷,没有给在场众人带来惊讶以及反应,多是几位眼疾手快的家伙,为缓解尴尬打笑道:“马道友可能近日累了。大小天劫来临,总是有些乏力,我送他回去休息一

这位马地仙忽然的昏迷,没有给在场众人带来惊讶以及反应,多是几位眼疾手快的家伙,为缓解尴尬打笑道:“马道友可能近日累了。大小天劫来临,总是有些乏力,我送他回去休息一下。家主还有李仙尊就别担心了,有我们照顾,出不了什么事儿。”

随即背上老人,瞬间离去。这在客人面前出丑,可谓是丢人脸面,也未曾发现,这始作俑者就是少年本人,除了两位在场仙尊外,都以为是老人家自己昏倒的。

李浩然只是笑笑回应,不给予解释。风呓语好似想起了什么,此人她有些耳闻,曾与二哥风追焕亲子风禄走的很近,但随着她的崛起,便被落下…近日来可算是受尽人的嘲笑唏嘘,生活过的大不如意。

风追梦沉默不言,李浩然再做什么?为何打断马老人的发言,以及那震惊心魂的神色,很显然的认识李浩然,两者之间莫非有什么私仇?

不会的,此人从未出过西天,何来仇人一说。还是一位仙尊,他的根底风追梦在熟悉不过,那么少年这样做的意思,就表明着他想掩盖什么…

一时间气氛忽然焦灼起来,无数修为感受到了不明觉厉的危险,但目睹四周却并未发现怪异,莫非是错觉不成?这可是长春界风家,胆敢有仙尊来此闹事都得趴着出去,安全得很。

李浩然对视着风追梦没有言语,只是微微一笑,算是给予惩戒,此人曾经说错了话,该罚!所谓祸从口出,留他一丝性命都算好的,只不过稍微打击了一下他的心魂而已,混了过去,没有什么大碍,于木祖散道后,李浩然的心眼大开,对于一个人生死,更是看破,老人不会有事,只会沉睡个十载左右…

但此时气氛冷了下来,还以为是马地仙出丑,让风追梦不快,但事到如今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反而是另有其人…对于这一点,风呓语浅笑道:“李小友都在此站着多时了,大哥怎还不待客?话说传了出去,二哥一定又会翻脸,说大哥不是。”

此言一出,李浩然心中给风呓语竖起一根大指拇。而风追梦更是奇怪,刚才眼前之事,她怎会不知,还如此偏袒李浩然,这其中没什么猫腻他可不信!再加上本就是有些牵强的委婉解释,北天水界同一道友,如今在此相会,虽说有些关系,但不至于如此亲近,以至于让一个陌生男子进入闺房中…

“嗯。确实如此,是我唐突了,来李道友,给你见识下我长春界花酿,那才叫做绝世美酒!”

说完,两人走上正北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随之相会对视一眼,不知对方心中想着什么…

这事儿也不算太大热闹,主要是风追梦不是他弟弟,喜欢浩大功喜,平日里开销诺大,简直就是个散财童子。可是这样的做法有些过了,但也有着不错效应,无数人对此忠心耿耿,跟随者一起征战。而风追梦嘛…有着自己打算,就是所谓勤家持家,若是真没他在,这风家怕是早乱了!

给李浩然安排了住处,于正殿旁边,也是长春风殿之中,法阵所在地,这是一个绝杀阵,便是仙尊都无法轻易逃出。且知道的人很少,就那么一两个,风呓语有些疑问,而且想要给少年传话,但在此时,被老大哥眼神紧紧凝视,一瞬间又打消这个心理。

李浩然得知此地后,不但没有拒绝,还好生好意的感谢。哈哈,风家大阵,他可是差不多摸清楚的,而且这风追梦的目的不是杀了他,还是有些问题需要询问,正好如了他的意。

因为风呓语说过,在雨焉没有回来前,只有他这一个大哥可以托付的。是个有血有肉的亲人。

时间来到深夜,李浩然的房间很大,打开门外,更是有小溪流水,绿花映树,天空一轮明月,群星璀璨,仰视这诸星,好似那万千之中,就有一颗属于他的归宿。

坐在窗外赏月的少年,被一阵脚步声打扰,来者是风呓语。正偷偷摸摸的从一旁小裂缝里钻过来,也是好笑,明明是自家门,还这副模样,感情像个贼人一般,我家这岳母大人,思想有些不一般啊…

悄无声息的穿过屏障,没有惊扰道一旁正殿,风追梦的手中可是有实权的,屏障一举一动他都能得知,除了几个特殊地方

儿子你的太大了我坚持不住了

,有些瑕疵,但是外人定是看不清的。却怎么也没想到,家中也出了贼…

看着这位风韵尚存的女子,李浩然一时间不知是好。她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也很明了,这就是个死地,她想帮助李浩然逃出去,故而专门用了些不光彩的手段。

“然儿!快走,我大哥好像怀疑你了,待现在他还没过来,你赶紧走,去万花界一旁的琉璃界待着!此地有着仙尊级别法阵,加上大哥手段,你不会好过的。”

风呓语站在屋子下方这样说道,李浩然一时间无语了。在风水阁,花了三亿仙玉难道是当粪土用的?你们这些居住于此地的仙尊不说,怕是别人也没有我更了解了。而且今日来顺带着看了此地一二,法阵也就是那样,拿他没什么办法,所以才敢如此正大光明的入这个圈套,是想跟风追梦解释一番,他的身份。

但现在好了,岳母大人你来了,若是风追梦这时候到了,看你在这儿,我是有两张嘴都说不清啊…这大夜晚上的,孤男寡女处于月色之下,谁都会想偏的好不好?

说曹操曹操到,正当李浩然欲回绝风呓语好意时候,只见远处一道流光而来,在屋下面的女子也感觉到了这道法触动的一嗅,那正是风追梦的不会错…

从来没有面对这种事儿的风呓语忽然有些傻了,左看右看不是个地儿,直接跑到李浩然的屋子下,藏进了衣柜里…

“啪”的一声,李浩然大拍脑门,越是掩掩藏藏的,不越是代表心里有鬼?你若挑明了说还好,这样躲在我这里,给我增加难度…而且这隐匿手段实在太差!一道异样的目光还从一角里传出来,太容易被人发现了。

不像李浩然这般的,真正的将灵力完全掌控,一分力就是一分力,知轻重,视几身,才是修士一道。

那些所谓邪魔歪道,大多是以无上力量为诱饵,以此哄骗众生。真是可笑,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力量,那还能叫自己的力量?算是别人怜悯的施舍,这种东西一但沉迷其中,就如陷入泥潭沼泽,无法轻易脱身了。

那正门月光下,中年男子正一步步走来,少年对此一笑,一跃而下稳稳落在地面上,对应着走过去,连着一缕春风得意,好似心无旁骛。

面对着李浩然正面相对,风追梦没有感到意外,少年这么做的态度,就是想将大事化小,直接给他摆明了。因为那马老者不是很受人待见,他也不但喜欢,但还是有些事儿想问清楚,但在此之前,还有一件意外的事儿要做做…

“风道友,来此有何贵干?”

面对着李浩然的发言,风呓语呵呵一笑道:“明知故问!本想着拿你试问,看来现在不用了,因为你今儿已经洗不脱这个身份了!敢对呓语下手,找死!”

说时迟那时快!中年汉子身影如风一般穿越至少年身前,李浩然也没有想到这家伙上来就要打架,看样子已经动了杀意!一股浓浓的杀气从身上飘散而出,那是于血海之中的魔神一般,令人畏惧!

可对手是谁?李浩然,一位剑修,一个自上古走来,回到今世的剑修,背负着星皇之命,手持诛仙剑之人!

风追梦没有使用法阵,因为他早已看破,此地还藏着另外一人。李浩然这生人他不论起死活,但是若是将风呓语一同湮灭在了此地,他可得背上一重心里上的枷锁。

绝杀之阵不能动用,那只好来硬的,看看这李浩然到底有着什么本事!邪魔歪道竟控制住了风呓语行动,还是早日灭杀最好。

面对着李浩然,汉

扒开老师内衣吸她奶头

子没有丝毫留手,大概已经确定了,此人目的绝非好意!敢妄动他亲人的家伙,决不能轻饶。

一袭烈拳而至,少年周身空间变得虚幻,好似随时破碎一般,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四天一域中,为了限制破坏,仙尊之上打架必要去到界外,否则整个星界生灵涂炭,这责任谁来背锅。

但即是主场,又是法阵持有人,不能发动灭杀大阵,那么也可以反之,加强自身灵气,现在所看见的,无数地脉之中灵气向着风追梦身上涌去。这一拳威能可以说是开天辟地!

但面对着的少年,没有丝毫惊慌,双眼一横,反手一掌以于回应,打在少年身上,没有掀起丝毫波澜,反倒是震的自己手掌有些疼痛,李浩然身躯如攀岩一般坚固!绝非普通敌手,而是生死敌人!

不在留有余手,风追梦大喝一声,万花因此寂灭,风殿之中,无数流水静止,在黑夜之下,整个人散发着一层白色光芒,旁若神人一般!

见到这一幕,李浩然也有些意外,这风追梦竟然对他起了必杀之心。想来也很简单,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与风呓语之间不同的关系,而作为一个经历滔天血海之中的战士来说,如此行为,与掌控风追梦心智没有丝毫关系,也就是说,李浩然妄想将他风家上下搞得鸡犬不宁!

面对这种敌人,小心翼翼且在旁观这么久,酝酿出的这个计谋,势必得要小心!难怪这么信誓旦旦的住进他人屋檐下,原来是早有后手,但只可惜,他风追梦也不是吃素的!

凭借在此地扎根,此时的汉子早已修为已经到了仙尊之巅!只差一步可至仙王,只因还未领悟仙王万古长存的道法,故而现在稍逊一筹。

火力打开,明显动了真招,今儿势必就要见血的日子!关于这种情况,一旁暗处观察的风呓语也容不得闲话,一个健步冲了出来,起码也要阻止两人兵刃相交的局面。

“大哥等一等!然儿是雨焉夫君,不要对他动手!”

这心急火燎的话语传到风追梦耳中,一下子给他整懵了…唐雨焉回来时候,早已被人察觉,此女不是完璧之身,故而受到他人唾弃,说是跟那人一个贱样,若不是风呓语展现出仙尊之姿,将这些爱乎流言蜚语的家伙全部镇压住,不然对雨焉的伤害,可谓是极大。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风家最看重的就是血脉与利益一事,还有对于女子说法,连娘家都为确认关系,自己找了个野男人,说出去让人耻笑。

可如今随着风呓语将此事逗了出来,情况一下子变了,联姻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长存,以及对于下一代的培养,比起与仙尊世家联手,直接找个仙尊当作门神不是更好?况且此人实力深不可测,不就代表着给他风家上了一层庇护所?

关键点不在这儿,主要是风追梦此人与他人想的不同,利益什么,可以先抛在身后,他为此坐镇的目的,就是为了风家和睦。

关于李浩然是唐雨焉丈夫这

文学

事儿,谁人能敢说不是?反倒是笑呵呵的上门送礼,说是唐雨焉眼神好,找如此大能做伴,尽是吹捧的话语。

“然儿,按理来说,你还叫他大舅哥…”

在风呓语最危机的关头,是风追梦将她挡下了留言,可谓是关爱有加,两人之间才真正有个亲人模样。而不是如那掉钱眼里的人,个个如财狼虎豹,蜚语最是伤人心。

李浩然将气势收敛,毕竟风呓语也说话了,他可不能在打下去了,原来这风家里,还有关心她们的人物,起码可以说是少年恩人。

为何李浩然跑到这么远,来寻唐雨焉,那还不是怕她在此收了欺辱,结果没想到,有这位重亲情的汉子在,一时间双手抱拳道:“多谢大舅,浩然在此道歉了。还有一句话要说,下次动手之前,能否听我将话说完…”
  
分享给小伙伴们:
嗯~别停~用力点~再快点 总裁C爆小娇妻高H: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嗯~别停~用力点~再快点 总裁C爆小娇妻高H相关文章
  • 嗯啊 真粗… 太深了H文|开会时老板不让穿内裤随时做

    嗯啊 真粗… 太深了H文|开会时老板不让穿内裤随时

  •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小雪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老杨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小雪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

  •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学长嗯轻一点嗯啊快一点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 学长嗯轻一点嗯啊快一

  •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老头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