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把我的腿分得更开 我和岳交换夫妇交换系列

作者:翁公把我的腿分得更开 我和岳交换夫妇交换系列 来源:未知 2022-02-17   阅读:

李连芳没等叶师傅上前,主动的走到他的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折成心形的信递给他。 “我明天开始就不来这个学校上学了,我要跟我父母去深南市了,他们帮我转学到深南市了。”

李连芳没等叶师傅上前,主动的走到他的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折成心形的信递给他。

“我明天开始就不来这个学校上学了,我要跟我父母去深南市了,他们帮我转学到深南市了。”

叶师傅很吃惊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让自己内心不安的女孩,特别是听到女孩说自己要转学了,而且明天就不来了,他突然内心一阵的疼痛。

“那...那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吗?”叶师傅沙哑的声音问李连芳。

李连芳把信塞到叶师傅的手里,没有说话,直接转身小跑离开了。

但是叶师傅远远可以看到她用手在擦拭眼泪。

叶师傅没有追上去,在原地呆立了很长的时间,然后打开了这个折成心形的信。

信纸上是一首古词: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女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信的结尾是:“如有缘,定相随”。叶师傅觉得这个应该是李连芳对自己的一个表白。

“师傅,这之后你有没有再见过我母亲呢?”

宋子沫的一句话把叶师傅拉回了现实,他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哽咽的说:“再次见到时我看到你母亲和宋伟成在一起的场景。”

“你的意思我母亲自从跟你高中分别后再也没有见过你吗?”

“有过几次书信,后来我写去的书信再也没有回信,我觉得应该是她搬家了,再也没有收到我的回信。”

宋子沫听完叶师傅的话,重重的叹气了一声,然后转头看着叶小蕾,轻声的说:“难不成我们的缘分是源于师傅和我母亲吗?”

苏欣怡直接在宋子沫手臂上拍打了一下,然后故作生气的问:“那我跟你的缘分,我们俩来源谁呢?”

苏文文白了一眼宋子沫,伸手拽了一下苏欣怡,满面笑容的说:“月老拉的红线呗。”

“其实你母亲是个非常好的女人,之后我对她的一些消息也都是从别人嘴里得知的。”

叶师傅目光温柔的看着宋子沫,对宋子沫举起杯子说:“为了你母亲,我们走一个。”

宋子沫赶紧附和师傅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后一饮而尽。

“师傅,我还有一件事求你?”

“你说,我们俩还用谁求谁吗?”

宋子沫沉默片刻,站起身对师傅鞠躬一下,目光转到叶小蕾身上,看到叶小蕾对他点点头,他深吸了两口气后对叶师傅说:“我想拿我母亲的日记本,但是我自己不方便去我母亲墓地拿,我想麻烦师傅帮我去拿一下,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

“可以,这个没有问题,你到时候告诉我放哪里了,我过去帮你拿就是。”

“但是...”宋子沫犹豫了几许,他缓缓的坐下,转头看着苏欣怡,轻声的说:“这个是苏悦要的,但是我不想要苏悦拿走。”

“子沫,你说这个日记本是我母亲跟你要的,是吗?”

宋子沫点点头,然后目光转到了叶师傅身上。

“师傅,这个也许有一定的危险,但是我觉得你去拿,目标是最小的,毕竟谁都不知道你和我母亲的关系,所以不一定会怀疑到你。”

“子沫,我找把你看似我的亲生儿子了,我们之间再加上你母亲,别说上刀山,就是下油锅,我都不会含糊。”

“师傅,你可不能出事,我们都不希望你出事,我是想你去的话不容易被注意,然后我带着蕾蕾去老家一趟。”

宋子沫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文文站起身,走到叶小蕾身后,拍拍叶小蕾的肩膀说:“作为宋子沫的姐姐,我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呢,我觉得蕾蕾和叶叔一起去子沫母亲的墓地,我陪着子沫回老家,可鑫交给欣怡看着,怎么样?”

苏欣怡马上否定了苏文文的提议,他激动的朝宋子沫说:“我陪你回老家吧,毕竟我苏悦不会对我动手吧。”

“欣怡,你错了,你跟着子沫回去,对子沫反而更危险,因为很容易惹急了你母亲,我觉得你在家里照顾好可鑫是最稳妥的。”

叶师傅点头赞同苏文文的话:“我们就不要争执了,我和蕾蕾一起去墓地,子沫和文文去老家,欣怡,你看好可鑫,我觉得这样安排很稳妥。”

叶师傅说完后,屋里瞬间安静了下来,这时房间传来了可鑫的哭喊声,叶小蕾一跺脚,立马起身往房间跑去。

由于明天宋子沫要喝苏文文回老家,叶小蕾要陪叶师傅去李连芳墓地拿日记本,所以晚上宋子沫和苏欣怡留别墅休息。

杨倩自告奋勇要留下

我和岳交换夫妇交换系列

来帮苏欣怡一起照顾可鑫,所以也没有离开。

宋子沫一个人睡楼上房间,他一直回忆着自己跟母亲生活的点点滴滴,因为吃饭的时候,叶师傅说他母

文学

亲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这对宋子沫来说。觉得母亲在他内心里,又陌生了几分。

上次郭襄跟他说自己的母亲是非常健谈的女人,这次师傅又说自己母亲非常的善良,但是这些对宋子沫来说,在自己认识中的母亲是什么也不会干,而且整天阴着一张脸。

宋子沫起身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包叶师傅藏在这里的烟,他犹豫几息后,点燃了叼在嘴里的烟。

他使劲回忆自己跟母亲最后的一次通话,那晚是宋子沫跟见完客户回家,他洗漱完毕,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手机响起了,看了一眼屏幕,是许久没有联系的母亲打来的。

他非常好奇的看着屏幕,因为自从自己背井离乡出来后,母亲几乎没有主动给自己打过电话,而今天却主动打了电话,难道是有事吗?

他内心开始有些不安,马上站起身,走到阳台,因为客厅里的信号不是很稳定,随即他按下通话键。
  
分享给小伙伴们:
翁公把我的腿分得更开 我和岳交换夫妇交换系列: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翁公把我的腿分得更开 我和岳交换夫妇交换系列相关文章
  • 脱了她的内裤让我添 双腿架在椅子上调教SM隐形人

    脱了她的内裤让我添 双腿架在椅子上调教SM隐形人

  • 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口述,少妇把腿扒开让我添69

    好紧好湿太硬了我太爽了口述,少妇把腿扒开让我添

  • 高h黄文辣文腿张开点|男男高H浪荡诱受

    高h黄文辣文腿张开点|男男高H浪荡诱受

  • 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的文字,双腿架在椅子上调教SM隐形人

    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的文字,双腿架在椅子上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