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迫带上乳环吊乳,翁公把我的腿分得更开

作者:校花被迫带上乳环吊乳,翁公把我的腿分得更开 来源:未知 2022-02-17   阅读:

时至今日,有谁的生活比我更抓马? 我王亦,一个人类,被迫呆在一个纸钱做成的别墅里,和牛头马面白无常一块,做着三男一女的多人运动,那感觉,别提多酸爽。 好在,牛头马面只

时至今日,有谁的生活比我更抓马?

我王亦,一个人类,被迫呆在一个纸钱做成的别墅里,和牛头马面白无常一块,做着三男一女的多人运动,那感觉,别提多酸爽。

好在,牛头马面只是跟我打麻将,没拿我怎么样。

两个时辰后,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按照白泽给的地图,来到阎王殿。

阎王殿非常宏伟,氛围特别阴森,一入夜,就有很多等待判决的鬼魂。

黑压压的一片鬼影,满坑满谷地,徘徊在阎王殿前面。

每个宫门的门口,有两名鬼差在把守,长得各具特色,各有各的惊悚。

要不是本人长期受到恐怖片培训,换成别的活人,得活活吓死,直接就在原地排队了。

我拿着报名单,一路畅通无阻,刚要进去,就被鬼差拦住:“来,测体温。”

“不会吧,地府也要测体温?”

鬼差不耐烦地说:“现在去哪儿不用测体温?还要戴口罩呢,你口罩带没带?”

我还真没带,鬼差见我说没有,就不让我进。

这就麻烦了,比赛可以不比,但天山雪莲不能不要啊。我刚想走,就听见另外一个鬼差问:“你是王亦吧。”

“对……”

“直接进去吧。牛哥送地狱蝶过来传话,说这位是他朋友,六界古董店的老板。”

嚯,打麻将还打出关系来了,这波不亏。

我大摇大摆地进入阎王殿,在鬼差的指引之下,穿过阎王殿,来到孽镜台。

以前看小说,都说孽镜台是一面能照古通今的镜子,鬼魂往镜子前一站,就能照出善良与否。

灵魂不纯净,孽镜台呈现的画面就会变成黑暗的一坨,灵魂纯净的人,站在孽镜台跟前,呈现的画面就是清澈的。

孽镜台这个部门,跟妇联很像,是一个比较鸡肋的部门,你让它记录灵魂的善恶,则不够详细,比不上黑白无常的小本本,你说它没点用,但它有时候也能发挥作用,鬼魂往上面一站,就能照出个好歹。

白泽说,这个部门平时清闲得要命,十殿阎王为了提高场地利用率,就把孽镜台设为考试场所。

听说,地府含金量比较高的考试,都在这里举行,像鬼差公物员等级考试、鬼

文学

界边关人员从业资格考试,地府卫生阿姨考核证等,就由该部门承包。

孽镜台门口,有一台地狱三头犬的雕像。我刚踏入孽镜小筑,雕像就飞了出来,像全息投影一样,在空中鞠躬。

第一颗头说:“欢迎来到孽镜台。”

第二颗头说:“Wel康toNieJingtai”

第三颗头说:“孽镜台へようこそ”

哟,三种语言,还考虑了外国友鬼,真与时俱进。

“王亦。”第六根手指头动了动,颜宴凑到我耳边:“如何?报名成功了?”

“快了,实名认证之后,就开始海选。”

“哦。”

队伍逐渐缩短,此时,院子里聚集了不少妖魔鬼怪。

颜宴像摄像探头一样,转了一圈:“感觉如何?”

我:“我大概瞄了一眼,心里便有底了!”

颜宴挺惊讶的:“此话当真?真有底了?”

我:“当真,我心里有底了,我一定会死得很惨的!不管对手是那一只,我都很可能打不过!”

忽然间,排在我前面的一个哥们转过来,目光落在我第六根手指头上:“小东西,真别致。你好,我叫柏木虫,你分配到第几区?”

这哥们长得慈眉善目,人模人样,笑起来还很亲切,一下子温暖了我流落异乡的那颗心。

遇到正常人,我打心里高兴:“我在F区,哥们你呢?”

“F区挺好,竞争没那么激烈,D区则不同,D区多是魔族,唉,亚历山大。”

确实,拿正常人类跟魔族对打,就是送人头当炮灰,除非能到达我师叔的级别。

我安慰他:“不要自己吓自己,魔界不见得有多厉害。我跟他们魔尊很熟,昨天拉屎没带厕纸,都是他们魔尊帮忙拿的。”

颜宴:“呸,贱人。”

柏木虫哈哈一笑,依然盯着我的手指头:“姑娘怎么会认识魔尊?”

姑娘?有老子长得这么阳刚的姑娘吗?

我心想,肯定是附近太吵,我听错了,便摆摆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对了,兄弟,你一个人来比赛,准备了什么法器?”

“没有准备,我们族从来不使用法器。”

敢情是个少数民族的朋友。

他礼貌地问道:“姑娘准备了什么?”

嗯?有哪个民族称呼男人为姑娘吗?我孤陋寡闻,从来没听过:“我准备了一些大蒜水、一把雨伞,一些小法器,还有一瓶度数很高雄黄酒。”

“雄黄酒?”柏木虫立刻退避三舍,“你不怕那股味道?”

“还行,是挺臭的,我把它放背包里,包装得很结实,不会漏出来。”

“那就好。”柏木虫放下戒备,看我的眼神越发热烈:“姑娘,刚才排队的时候,我听到上天传来的一个声音。”

“啥声音?”

“他说,我的心上人就在附近,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我将一辈子得不到爱情,而你,就是我的爱情。”

“啊、爱情?跟我??”我饱受震撼。

柏木虫猛地

都这么多水了还不要吗

抓住我的右手,深情款款地说道:“只需惊鸿一瞥,余生便没有遗憾。原来,一见钟情是这种感觉,太美好了。”

不是吧,这哥们的脑子瓦特了,表白也要个章法。不能因为老子长得清秀了点就随便示爱啊。

“哥们。”我用力抽出手:“老子,有胡子,有腿毛,带把儿,是男的。而且你表白不知道找地儿啊,搁地府表白,纯纯有病嘛。”

“不——”柏木虫激动地抓住我的手:“我的直觉不会错的,你跟我,天生一对,你那优雅的身姿,蠕冻的频率,都在诉说着美好。佛说,前世一千次的回眸,才能换来今世的一次擦肩而过,茫茫鬼生,能遇到同类,难上加难,我们应该好好珍惜这段缘分。”

“难个屁,地球人十几亿,挤公交能挤死人!你还是找别人吧。”

“哈哈,你误会了,我根本不是人类。”

柏木虫忽然扬起脑袋,张开嘴巴,一条红色的虫子,从他喉咙里伸出来!

虫子的嘴一张一合,对我的手指头打招呼:“这才是我的本体,姑娘,我此生非你不娶,请答应我的求婚吧。”

我:“滚!原来你看上了我的手指头!”

颜宴:“让他来呗。”

“宝贝,我来了!”红色虫虫冲过来,对颜宴如痴如醉:“小姐,请跟我走吧。我们繁育虫虫王国,奔赴幸福之路,走向人生巅峰……”

“好呀。”颜宴咻的一声,从我手里飞出,和红虫虫纠缠在一起。

红虫虫跟喝醉了似的,扭动着身体,柏木虫逐渐痴醉,双颊露出红晕,忽然间,颜宴张开嘴,咔擦一声,吞掉红色小虫的脑袋。

柏木虫的人皮,瞬间如抽去灵魂般,轰然倒地。

“呸,真难吃。”颜宴啐了一口,吐掉柏木虫的脑袋

我心情复杂:“好歹是你的追求者,留个全尸吧……”

颜宴毫不在意:“本尊向来有成人之美,他想为爱去死,便成全他好了。”

短篇强奷H系列小说校园

我摇摇头:“好恶毒的女魔头,留着绝对是祸害——总有一天,老子要破了你的处字之身,为民除害!”
  
分享给小伙伴们:
校花被迫带上乳环吊乳,翁公把我的腿分得更开: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校花被迫带上乳环吊乳,翁公把我的腿分得更开相关文章
  • 双性疯狂宫交H辣粗猛 大胸校花莹莹被老头糟蹋

    双性疯狂宫交H辣粗猛 大胸校花莹莹被老头糟蹋

  • 图书室里娇喘的短裙白丝校花黄文,两根 双龙 玩弄 np 尿

    图书室里娇喘的短裙白丝校花黄文,两根 双龙 玩弄

  • 小宝贝真紧校园H 艺术学院五个校花沦为性奴

    小宝贝真紧校园H 艺术学院五个校花沦为性奴

  • 玩弄白丝校花的长腿H文后宫 女主不停穿越做肉肉任务高H

    玩弄白丝校花的长腿H文后宫 女主不停穿越做肉肉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