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里的肉奴不准穿衣服,调教折磨蹂躏清纯校花

作者:别墅里的肉奴不准穿衣服,调教折磨蹂躏清纯校花 来源:未知 2022-02-18   阅读:

!--go--“咕咚!咕咚!” 在暴雨中飞行的异魔监察者,发出两声类似心跳的闷响,外表的黑毛随风鼓动,肉块骤然膨胀,鼓成了一个即将爆裂开来的大肉球。 “看样子,狩魔大师们在强

<!--go-->“咕咚!咕咚!”

在暴雨中飞行的异魔监察者,发出两声类似心跳的闷响,外表的黑毛随风鼓动,肉块骤然膨胀,鼓成了一个即将爆裂开来的大肉球。

“看样子,狩魔大师们在强行突围了。”海伦伯格来到夏佐身边说道,他比对方平静多了,毕竟从业多年,来过雷海位面很多次,知道这里的圣殿守卫们有着怎样的实力。

“组长,雷克索尔大师刚才施放出来的防护法术是什么?看上去很不一般。”夏佐趁机打探道。

“哦,那个啊,那是雷海位面户外行动前必须学会的【明多尔式风暴盔甲】,只有担任过位面守卫的法师能学习。据说需要要容纳3只大型风元素和3只大型水元素才行。”

海伦伯格推了下眼镜,感叹道:

“不得不说,很多时候,法术比炼金道具更加便捷。

“奇巧物件学曾开发出一种类似风暴盔甲的炼金服装,它虽然也能抵挡暴雨和雷电,但无比沉重,需要额外安装辅助动力装置,或者使用高威能的飞行术。

“正因为这个原因,用炼金服装替代风暴盔甲的计划被搁置了。”

夏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沉吟一下问道:

“组长,炼金学和法术并不冲突,可为什么我总感觉炼金学派想要取代高塔法师的地位呢?”

“因为异魔教会的地盘和周边的地区里,不能使用法术。”海伦伯格摊开双手说道:

“你或许还不知道,在这片大陆的深处,有一片被称为荒芜之地的区域。在那儿,施放法术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旷阔的禁魔力场覆盖了每一处角落。

“圣殿曾组织过一次东征,想要铲平异魔教会的根基,但很遗憾,因为禁魔力场的存在,东征军团缺少法术支援,损失惨重。

“从那以后,炼金学派的地位才稳步上升。”

“为什么会有那么神奇的地方,竟然无法使用法术…”夏佐想起了静水镇..可惜,他在结束进修后,把原先的血素仆从解散了,现在已无法利用血素仆从来窥探禁魔力场的奥秘。

“这..我就不知道了,事实上,极亘风暴、禁魔力场、创世之柱、冰封雪原,这四个地方一直是圣殿的研究对象..”

海伦伯格注意到异魔监察者上面的鼓包越来越大了,被极力撑开的表皮上出现了几道猩红的撕裂纹路,旋即医疗舱准备接手治疗耐奥克萨特,同时说道:

“他们要出来了,准备好接应。”

夏佐熟稔地穿好炼毒皮袍,下一秒,异魔监察者的鼓包胀裂,乌黑的血水像巨大的喷泉一样喷涌污秽的血肉,狂风将血污吹得四零八罗,三个人影裹挟着雨珠迎面飞来,笔直地进入了穿梭机。

“快!止住它的伤势。”雷克索尔把怀中的乌黑肉团放到医疗舱的桌板上。

另一个身穿黑色龙鳞铠甲的狩魔大师,向驾驶穿梭机的玻璃球说道:

“立刻使用最大威能的电弧攻击异魔监察者的伤口,干扰它的撤退,向据点传达我们的方位,引导重炮轰击。”

这位对夏佐来说很是陌生的狩魔大师,向另外两位狩魔大师招呼道:

“有没有兴趣撕碎一头高阶异魔监察者,那玩意儿肚子里的异魔还真不少…”

“我跟你去,奥克斯。”瑟瑞特斯走向舱门。

雷克索尔向正在检查肉团的海伦伯格说道,“就交给你和夏佐了。”然后,他跟随同伴再度离开了穿梭机。

夏佐在看到肉团的第一时间,就激发了毒素感应,进入工作状态,他看了看三位狩魔大师的背影,便沉下心配合组长。

海伦伯格拿起一根蓝幽幽的棒状灯具,观察着肉团内部的生理结构和伤势,语速飞快地说道:

“这就是耐奥克萨特

文学

的样子吗?还真是独特..好吧,不开玩笑了。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耐奥克萨特从异魔教会手里抢来的深海伏鳖,被血肉炼金术赋予了重生的特性。

“在躯干被破坏后,它可以利用残存的血肉组织,凝聚出这种像巨型息肉一样的肉团。

“只要我们向它提供足够多的养分和生物素材,它就能获得重生。”

海伦伯格将棒状灯具交给夏佐,“你看看它需要什么,我来做活性监测,布置培养罐。”

“好的,组长。”

幽蓝色的光芒具有透视效果,可以让实验人员看到躯体内部的景象,配合毒素感应使用后,夏佐看到了肉团体内大致的毒素分布状况。

“嗯..组长,这东西不缺归零毒素,但少了6种专家级毒素。缺少毒素覆盖的部位出现了一个空腔,还有些萎缩的症状。”

“空腔更严重,咱们先解决这个。”海伦伯格往培养罐里注入万能营养剂,这种液体可能不合耐奥克萨特的胃口,但想来急需补充养分的肉团不会挑食。

“收到。”夏佐在记事本上写下观察结果,然后移步来到炼金台旁开始炼制毒素。

海伦伯格先将肉团放进培养罐,然后往里面注入一份复苏药剂,配合着祝福法术,帮助难以服用药剂的肉团吸收药水。

大约10分钟后,夏佐利用半成品库存,制作出了一瓶品质为优良的毒素,这是他在追求速度的前提下,所能炼制的最高品质了。

海伦伯格在检验了毒素与营养液的相性后,使用注射器往肉团内部的空腔布置,注射了满满一管毒素。

剧毒之物对寻常的血肉之躯来说,是致命的存在。

但被血肉炼金术改造之后,毒素却成为了躯体机理正常运转的必备之物。

空腔内的毒液被腔壁吸收,粉嫩的肉芽从腔壁上伸出来,肉眼可见地生长壮大,缓慢地填充着空腔。

“我不得不佩服那帮血肉炼金师的炼金造诣。”海伦伯格摇了摇头,“我知道这么说可能不对,但不可否认,在生物炼金学的领域内,我们比异魔教会差了不止一截,至少像这样建立在毒素基础之上的复苏,是我们可望而不可即的。”

夏佐扫了眼记事本,“组长,还剩下5处萎缩部位需要毒素…”

他的话还没说完,雷克索尔和瑟瑞特斯的身影出现在穿梭机内。

“爆炸来袭!两位,准备好观看烟火表演了吗?”雷克索尔大笑一声,掀开面罩,叉着腰面朝鲜血淋漓的异魔监察者站着。

瑟瑞特斯也是一样的神情,他抱着膀子看向天边,目光跟随一道亮紫色的巨大光团移动。

夏佐和海伦伯格放下手里的活,仰望灰蒙蒙的天空,亮紫色光团气势如虹,照亮了附近周围,每个人的脸上都映射着一片紫光。

随着紫色光团下坠,穿梭机迅速向后移动。

在光团与高阶异魔监察者相遇的那一刻,一道猛烈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扩散,原本胡乱飘动的雨水瞬间有了统一的方向,齐刷刷地向远离爆炸点的方向飘动。

被爆炸掀动的雨水拍打在穿梭机上,短暂地遮住了众人的视线,数秒过后,周围恢复了原貌,视野变得清晰,前方的空中只剩下一团正在被无数电刃蹂躏的残破悬浮物,闪电游走,电刃犀利,一道道闪电从悬浮物体内激射而出,带着数不尽的肉块沉入下方的海面。

“嘭!”

悬浮物又一次发生了爆炸,为这轮重炮轰击画上了句号,它在骤然迸发的紫色闪电中,化作漫天的尘埃与废渣,消失在了暴雨的洗礼之中。

“结束了,难道看到这种场面。”雷克索尔的心情不错。

光头解除了元素躯壳,看向海伦伯格,“情况怎么样?咱们的萨满大师还有救吗?要是这具分身也没了,他可就没法儿逃脱异魔教会的掌控了。”

“多亏你们送来得及时,我和夏佐刚治疗他的空腔。”海伦伯格从夏佐手中接过记事本,向雷克索尔两人展示上面的检测结果,“还需要些时间,才能修复所有损伤。我们是在这儿继续治疗他,还是先回到城堡里?”

雷克索尔和瑟瑞特斯对视一眼后说道:“先把他治好,然后再回去。”

瑟瑞特斯接过话茬,“我们得先确认这具分身记得什么,能做什么,想要做什么,然后才能知道该怎么对待他。要我说,他能保持理性的可能性不高,而且意识模糊,这家伙看到我们来了,竟然想趁乱逃跑。”

雷克索尔伸手按住了同伴肩膀,“说不定,他以为会是萨满学会来救他,却没想到来的是我们,呵呵。”

“好了,两位,继续工作吧。我和瑟瑞特斯去隔壁的穿梭机上和久违的同伴聚一聚,等你们的工作结束了,我们就会回来。”雷克索尔二人离开了穿梭机。



2小时后,培养罐里的肉团上,长出了数根触角。

这些尾部带着吸盘的触角,吸附在培养罐的内壁上,将肉团固定住。

肉团内部,有一个深海伏鳖幼仔正在张牙舞爪,尝试着破开肉团的表皮。

夏佐用蓝幽幽的炼金灯具照射伏鳖幼仔,对方像是受惊一样猛地抽搐了一下,缩回了肉团深处。

“组长,我好像看到类似根须的东西了。”夏佐放下灯具问道:

“咱们要刺破肉团,把耐奥克萨特的分身放出来吗?”

海伦伯格拨弄了几下密讯指环,“还是让狩魔大师来决定吧,异魔教会的狡诈手段多得很,万一肉团里的东西是个陷阱,那可就麻烦了…当然,我不是在怀疑狩魔大师寻错了目标,只是

扶着黄蓉肥臀播种怀孕小说

出于谨慎而已。对付异魔,我们俩毕竟是外行。”

海伦伯格收好指环的时候,两道人影冲破暴雨,进入了穿梭机。

雷克索尔掀开面罩,喝下了一支增强感知能力的药剂,凑近到培养罐旁观察了几分钟,然后向两位辅助人员说道:

“两位,你们先回避一下。给我们腾出空间。待会儿要是听到什么动静,千万不要进来,那是正常的询问流程。”

“好的,好的。”海伦伯格拉着夏佐走出医疗舱。

舱门被狩魔大师从内侧反锁,门上的玻璃窗也覆盖上了一层金属板,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最开始的两分钟内,医疗舱内悄无声息。

从第3分钟开始,里面传来了沙哑的嘶鸣声,充满了愤怒的意味,紧接着是砰砰两声拳击声,沙哑的嗓音瞬间老实了,嘀嘀咕咕地说着艰涩的萨满语言。

没错,夏佐能确定是萨满语言。

得益于金手指的破译功能,这种在圣殿内只有极少数人能弄懂的语言,对夏佐来说并不是那么的陌生。

他隐隐约约地听懂了几十个词汇,大意是耐奥克萨特在引导

两兄弟同时拥有一女主的现言

灵体附着到深海伏鳖上的时候,出现了些偏差。

耐奥克萨特原本是想附着到雄性深海伏鳖上的,但因为在短时间内连续使用狄梵纳特的灵龛,导致灵龛的状况不稳定,最终他错误地与雌性深海伏鳖融为了一体…

夏佐听到这儿,借着欣赏暴雨的风景撇过了头,仰视头顶的闪电来掩盖自己憋笑的样子。

不偷听还真没反应过来,耐奥克萨特的第二具分身是个雌性深海伏鳖,这也算是体验了女性分娩的痛苦了…

而且魔物繁衍后代也讲究一套完整的流程…如果只有母鸡的话,鸡蛋是不能付出小鸡的…

换句话说…

咳咳。

夏佐把头仰得更高了,还伸手在脸上揉了几下,这才把笑意给憋了回去。

他想了想,干脆从炼金口袋里拿了本书,用阅读来强迫自己不去听医疗舱内的对话,避免暴露自己会萨满语言的事情…

海伦伯格看了看自己的组员,对方多么优秀啊,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来提升自己。

他拿出了记事本,开始编写治疗耐奥克萨特的经验总结…

雷克索尔没让夏佐二人等太久。

他用特殊的金属容器,封印住耐奥克萨特的分身后,让瑟瑞特斯解锁了医疗舱的舱门。

雷克索尔向门外的辅助人员说道:

“两位,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终于完整地浮现。受限于圣殿的律令,我无法向你们说明详情,希望你们能理解。

“但我这儿有个好消息——卢明顿市的海上城堡在短期内不会受到袭击了。”

“那再好不过了。”海伦伯格笑道。

“我们回去吧。”雷克索尔走向驾驶穿梭机的玻璃球。

瑟瑞特斯则用手指关节敲了敲金属容器,附耳听了听里面的动静,抱着膀子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或许此刻,他对萨满学会的怨气化解了不少…



卢明顿市,海上城堡,海洋观察室。

既然雷克索尔不愿透露事件详情,夏佐也就没有刻意去打探了。

夏佐知道光头的性子,恪守律令,严于律己,想要从他那知道秘辛..还不如直接去问克芮丝托,但为了这点儿小事,就去打扰一位老牌纯血法师,显然是不值当的。

把自己打造成八边形战士,最大化每次升级的收益才是正事。

夏佐在回到海洋观察室之后,就立刻向组长申请水下任务,渴望着到实验田里,和妖娆的海藻好好纠缠一番。

“看到你斗志昂扬的样子,我真觉得自己找对人了。”海伦伯格推了下眼镜,笑道:

“我本来想让你休息半天,从明天再开始正式工作。不过你既然这么有干劲,那我给你派一个活儿吧。”

他在工作日程表上翻了翻,“这样吧,夏佐。我把维护A号平台的工作交给你,等你充分熟悉了流程,再跟随其他队员维护无光带的平台。”

海伦伯格从书桌抽屉翻出了一本厚实的手册放到夏佐面前,“这是维护平台,养护海藻的工具书,材质特殊,可以在水下翻看,你拿去吧。”

“好的,组长。”夏佐含笑点点头。A号平台就是之前寻找工具箱的平台,只要能和海藻打交道,就没有拒绝的道理。

“对了,你把驱赶海藻的喷雾也带上,它能让海藻缩回培养槽内,给你腾出前进的道路。”海伦伯格说道。

夏佐一愣,“什么?”

海伦伯格一摊双手,“你第一次下水的时候,我想考验一下你的心性和躯体素质如何,所以没有让你使用喷雾。现在嘛,你是正式员工了,自然不用和又粘又滑的海藻纠缠。”

“可是..”夏佐快速地思索了几秒,“一定要用喷雾吗,组长?”

海伦伯格脑海中浮现对方沉稳又迅速的穿行姿态,搓着下巴说道:

“嗯…也不是非用不可。

“事实上,那种喷雾有不可避免的副作用,它会在实验田里存在很久才被海水彻底稀释,至少3个小时内,海藻们不会从培养槽里钻出来,这会耽搁海藻成长发育。

“如果你能确保自己不会被海藻缠住的话,也可以不懂用喷雾。”

“原来是这样,那我尽量不用吧。”夏佐点头说道,尽量保证自己神色如常,“那么我就去工作了,组长。”

“去吧。”海伦伯格一挥手,“丹妮尔会通过宝珠关注水下作业人员的安全状况,如果你遇到麻烦了,就通过潜水服内置的通讯装置和她联络。”

“好的,组长。”夏佐掀开围帘,走向潜水服,迎接新的躯体训练之旅。<!--over-->
分享给小伙伴们:
别墅里的肉奴不准穿衣服,调教折磨蹂躏清纯校花: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别墅里的肉奴不准穿衣服,调教折磨蹂躏清纯校花相关文章
  • 高h又粗又大又猛bl文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高h又粗又大又猛bl文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 是日日尝(h)|肉欲成欢 我疯狂的挺进闺蜜的身体

    是日日尝(h)|肉欲成欢 我疯狂的挺进闺蜜的身体

  • 我与教师麻麻的肉欲生活,医生男男肉到失禁高H把尿

    我与教师麻麻的肉欲生活,医生男男肉到失禁高H把

  • 被体育老师抱着C到高潮 脱了她的内裤让我添

    被体育老师抱着C到高潮 脱了她的内裤让我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