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在调教室强迫坐三角木小说

作者: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在调教室强迫坐三角木小说 来源:未知 2022-02-18   阅读:

在众人的注视下,薛文蕾慢吞吞地将胶带抽了出来,然后撕下一小节,缓缓贴在了自己的嘴上。 没有透露出不情愿与任何的反抗。 “不会吧!”“她真的贴的!”“咦!好恶心。” 四

在众人的注视下,薛文蕾慢吞吞地将胶带抽了出来,然后撕下一小节,缓缓贴在了自己的嘴上。

没有透露出不情愿与任何的反抗。

“不会吧!”“她真的贴的!”“咦!好恶心。”

四周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我听的有些烦了。

“都看到了吧,班长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现在所有人,把嘴用胶带封上吧。”

“不会吧,真的要那么做吗!”“骗人的吧!”“很傻诶,我不要。”

又是一阵阵讨论的声音。

顾老东西站在讲台旁边,用力地锤了三下桌子:“吵什么?照做啊!”

讲台下的人似乎都被震慑到了,一时间没有人说的出话来,教室里出奇的安静,黑压压的一片全都盯着顾老东西。

“照做!”她又吼了一声。

随后,终于有人陆陆续续地抽出胶带,将自己的嘴封上。

原先左右为难的人也照做了,刚才说出那些话的人也照做了。

不过我们班也真是敢关公面前耍大刀,这种事上都可以玩出花来。

大多数抽出个一条胶带一封,意思意思也就结束了,但总有人不是贴个叉型,就是贴个“米”型,亦或堆个城墙似的把自己的嘴直接就贴死了。

“好了,贴一根就行了,主要是提醒你们不要讲话,都给我好好闭嘴。”顾老东西不耐烦地说了一声。

随后就随意地在讲台上坐下了。

议论声又一次响了起来,顾老东西又敲了一下桌子,将凛冽的眼神向讲台下投下。

台下又一次像死一般的沉寂。

我对这样的事情并不感兴趣,总之只要照做就是了吧。

将一截胶带好好贴好后我又埋头做起题来,顾娅好像是写的差不多了,将自己的作业抽给了我。

我接过,随意地道了声谢谢,将她的作业放在了旁边,开始看最后一篇阅读。

……

下课铃总算是响了,可是顾老东西并不让我们下课。

上厕所总还是可以的,但总得一排排去,轮到我们的时候,我抬头看了眼钟。

“下课已经快过去一半了么!”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周围的人陆陆续续离开座位,走出教室,我想了想,也随着这一小波人流出去了。

刚走出教室的我,狠狠地伸了个懒腰。随后就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

我们的教室在最东边,而厕所在西边两个年级连接的走廊里,中间会路过十四班。

我漫无目的地缓缓向前走去,十四班门前的走廊上,一位身材娇小的女生,正站在那儿,仰望着没有星星的天空,或许只是在看那一片天的黑吧,亦或是在看别的什么。

她似乎很快就注意到有人向她这里靠近,转头过来看向了我,她注意到了我。

“乔梓然啊!呀哈喽!”她伸出手向我致意,声音和动作中透着灵动与可爱。

眼前的这位少女,正式到至今为止,已然与我做了七年好朋友的李柒柒。

萝莉属性这一方面,一定是不输陈可怡的。

我举起手回应她。

忽然,她似乎惊奇地发现了什么似的,猛地笑了起来。

“乔梓然,你……你……”

“顾老东西逼的……”不用等她回答,我就知道她要问什么,所以在那之前抢先答了出来。

或许,这就是被称为“默契”的东西吧。

“哈哈哈……”她的笑声不绝于耳。

“别笑了……”我小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她边笑着边向我道歉。

真是的,要是真觉得抱歉,就不要笑了呀。

“你们干什么了,又惹到顾老东西了!”她问到。

“不知道,可能她又犯病了吧。”

“也是,老能听到呢。”

“什么?”

“大吼大叫啊,她骂你们的时候,我们班这里都可以听到呢。”说着她颤抖了一下,“这也太恐怖了吧。”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知该回什么。

“你是十四班的?”我问道。

文学

有些奇怪的转头看了我一眼。

“其实我在校长室上课,下课了来十四班门口透口气。”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道。

“你在说什么鬼话啊?”我听后疑惑道。

“是你在说什么废话好吗。”

我愣了一会儿后,突然反应过来,咧开嘴笑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

“你在十四班啊,没听你说过哇。”

“这样啊,那确实是我的问题,不怪你。”

我又笑了笑。

她回头趴回了围墙上,依然抬头看着远方。

“那个,你知道那是什么么。”

听到我的话后,她转头看向了我指着的许姗刚告诉我的栀子花。

“栀子花啊!花语是坚持吧,咋了。”

“诶?你晓得啊!”

“这不是普通常识嘛?”

听她说完,我有种被骂了的感受么。

“那你看,这里,那里……”我指着校园里四处的栀子花,说道,“那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学校开着这么多的栀子花嘛?”

“你说的是第一位校长那时候的故事吧!略有耳闻啦。”

“又知道。”

“是啊,还有种栀子树的传统什么的。”

可恶,让她装到了,原本还想像许姗给我科普那样显摆给她看呢,哎,失策失策。

看着我叹气,她笑了笑。

“呐,这个给你。”

说着,我从口袋里摸了摸,掏出来了一个东西。

李柒柒凑了过来,我有些不自在,将脸拉开了点距离,然后缓缓张开了手。

是一片栀子花瓣,在刚才许姗走后趴在窗台上最后一点点时间的时候,飘过来的。

由于已然比较久了,花瓣边已然有些蔫得泛黄了。

李柒柒她盯着花瓣仔细看了看。

“挺好看的,但是,给我这个干啥。”

“觉得好看就留下来喽,觉得有缘就送给你喽。”

她捧过我的花瓣。

“挺好闻的。”

她凑近闻了闻,花香中似乎还带着土香。

小洞饿了想吃大香肠怎么办



“确实,但是你看,都发蔫了,留不了多久,给我这也没用啊,一会儿就烂了。”

“留着吧,花香散了后就丢到风中吧。”我若有所思,如此说道。

她似乎是听明白了,将花瓣小心翼翼地用纸包了藏进口袋里。

我看了眼表,快要来不及了,匆匆与李柒柒道过别后,就继续走上了去厕所的路。

李柒柒也继续看她没有星星的星空去了。

……

我正搁座位上发呆呢,外面跑进来教室一同学,边跑着,还边叫唤着。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此话一出,吸引了班上已经到教室的不少同学的目光,不少人都向他看去。

“怎么了?怎么了,”大概是和他关系比较近的一个朋友率先向他提出了疑问。

这估计不只是他一个人想问。

“我们班的顾老东西出事了!”

“别卖关子了,出什么事儿你倒是说啊!”那个人似乎也挺焦急的。

教室里其他的人估计也是,讨论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朵,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默默吃着瓜。

“她被……”

“她被?”那个问的人似乎也很想知道答案。

“她被年级主任约谈了!”

“啊?”那人震惊了一声,看着挺疑惑的。

对着岳的大白屁股就是猛



“顾老东西被约谈了?”“我们班又咋了?”“该不会又要被顾老东西骂了吧。”等等诸如此类的讨论在班级里响起。

我倒也更来了兴趣,毕竟,谁不想吃顾老东西的瓜呢。

“谈什么了?”

“不知道,我刚去交作业的时候,看到她被年级主任单独拉出来谈话,听着情绪挺激动的,总之,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会不会是昨天封嘴?”

“你别乱说奥,顾老东西交代过的,不要乱传,抓到的重罚的。”

“对对……”

四下都在讨论着。

我第一反应也是这件事,毕竟,最近我们班闹出的最大的也不过就是这件事了。

余光看见顾娅和许姗从教室后面进来了,许姗手搭在顾娅的肩膀上,顾娅在前面好好走着,许姗在后面蹦蹦跳跳的,看着挺有活力的。

“怎么了?教室里这么多人凑一起聊什么呢?”许姗见到眼前这一幕,向我发出了疑问。

“顾老东西被年级主任约谈了。”我解释道。

“啊?什么时候的事儿啊!”顾娅放下手中提的袋子,问道。

“刚刚发生的事,那边那个大哥去交作业的时候看到的。”我指了指那个通风的哥们,看样子本来也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这会正就这件事聊得正欢呢。

“为什么被约谈了?”顾娅问道。

“不知道,那个逼没听到是因为什么。”

“会不会是?”顾娅似乎是有点欲言又止。

“打住,顾老东西不让乱传的啊!”

听到我们的话,许姗淡淡地笑了一下。

“看来学校这追究责任还是很快的呢!”她如此感叹道。

“许姗,你也觉得是因为昨天那事?”顾娅听后向许姗投去了目光。

“要不然呢?”许姗反问道,“本来她就做的很过分不是么。”

“确实!”我肯定道。

“多一事倒不如少一事,万一顾老东西又想点什么法子整我们怎么办?”顾娅叹了口气。

“赞成!”我应和道。

“那难道我们就一直不反抗么,就任凭她整我们么。”许姗说道。

“话也不能这么说,让她变本加厉肯定也不行。”我思考着。

“所以嘛!与其默默忍着,不如站起来反抗。”

“许姗,我发现你搁这里煽动反动思想呐!”

她抱歉地“嘿嘿”笑了两声。
  
分享给小伙伴们: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在调教室强迫坐三角木小说: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在调教室强迫坐三角木小说相关文章
  • YIN荡公交嗯啊校花 学游泳被教练吃奶头H文

    YIN荡公交嗯啊校花 学游泳被教练吃奶头H文

  • 解开奶罩吸奶头高潮小说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解开奶罩吸奶头高潮小说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 粗壮公每次进入让我次次高潮|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麻麻

    粗壮公每次进入让我次次高潮|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

  • 呜嗯啊野战H呻吟小说总裁 两根 双龙 玩弄 np 尿

    呜嗯啊野战H呻吟小说总裁 两根 双龙 玩弄 np 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