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荡的人妻美妇系列,艺术学院五个校花沦为性奴

作者:YIN荡的人妻美妇系列,艺术学院五个校花沦为性奴 来源:未知 2022-02-18   阅读:

第一百十九回满腔高义难却员外郎肆意作乐便遭马上风(下) 正当钟明荷灰心丧气,极度失望并开始感觉到恐惧,无助抽泣之际,她却忽然发现从卢嘉瑞人中穴流出的血只向一边流去,

第一百十九回满腔高义难却员外郎肆意作乐便遭马上风(下)

正当钟明荷灰心丧气,极度失望并开始感觉到恐惧,无助抽泣之际,她却忽然发现从卢嘉瑞人中穴流出的血只向一边流去,似有气息吹动!

明荷急忙将手伸去卢嘉瑞鼻孔探查。

“老爷有气息!”明荷不禁喊起来。

这时,明荷想卢嘉瑞气息太微弱,不如帮他些,让他快些呼吸。她便用手掰开卢嘉瑞的嘴,按着平素吃酒调情时呷酒喂他的样儿,自己深吸一口,便对口吹进卢嘉瑞嘴里,反复做。

钟明荷发现她越吹气,卢嘉瑞呼吸便越多,于是便连连深吸气,然后用力吹入卢嘉瑞口里,做了几十下。慢慢地,卢嘉瑞半开双眼,黑色的眸子转了过来,双手也有了动静。

明荷连忙叫苏纹去倒一盏大枣枸杞茶来,多加一点糖搅匀,先将糖茶含入自己口中,然后对嘴喂服给卢嘉瑞。卢嘉瑞于是慢慢地恢复了神志,眼睛在转动,但却口不能言,身子四肢动弹不得。

钟明荷让苏纹赶紧拿热水湿了巾帕,将卢嘉瑞身上擦拭干净,然后两人又一起帮卢嘉瑞将睡袍穿上。在这当中,明荷发现,卢嘉瑞浑身上下完全软塌,没有一丝自己动作的力气。于是,钟明荷使苏纹到夫人房中去禀报,就说老爷忽然罹患重疾,请夫人过来看视。

不多一会,冼依良便带着清兰打着灯笼过来,到床榻前看望。依良见卢嘉瑞瘫着躺在那里,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便回头问明荷。明荷只好将事情经过约略说了一遍。依良三五句问话便知道了怎么回事。末了,她叹了口气,对钟明荷说道:

“唉!看着老爷身子已大不如以前,我等做他的女人,望生养要快活,还得想得久长些,爱重老爷身子,不能浪谑过甚。府里上下百口,都指望老爷操持,一旦有个山高水低,如何得了?”

这会,冼依良对钟明荷说话,钟明荷只好低头应和着,不好做声。依良便又说道:

“妾身当然不单是说五姐有什么过错,我等姐妹都该如此想方好。说起来是老爷自己不能管束好自己,但我等做妻小的,自当为夫君,为卢府多着想,方能求得府门内康宁安泰,府门上永葆昌盛光辉!”

“夫人说的是,妾往后定当谨慎而为!”见依良说完,明荷便应道。

“如今事已至此,他又动弹不得,最好先不要搬动他,让他好好儿恢复些元气。明日一早,我让邱福到前面去请甄先生进来诊脉,再做区处。怕这些日子要多劳烦五姐照料了!”依良看看明荷,说道

在做作业时爸爸在玩我



“请夫人放心,妾一定尽心尽力把老爷照料好!”此时,明荷仿佛犯罪之人一般,惟求将卢嘉瑞护理好,恢复到原来模样,以便赎回自己的罪孽。

冼依良再向钟明荷关照几句,便回去了。钟明荷一直将冼依良送出宝荷院,方才折回房里。

翌日一早,邱福便带了甄先生到宝荷院来,又是一番望闻问切。钟明荷则羞于开口,苏纹作为通房丫头,由她向甄先生讲了老爷病发当时的情状。甄先生听毕,便了然卢嘉瑞病症所在。

诊罢,甄先生向五娘和苏纹叮嘱一番,便退出宝荷院。来到外边客厅,甄先生对管家邱福摇头叹息道:

“老爷这次病发症候叫做马上风,是一种甚为罕见之危重疾病。男子身患疾病或身子虚弱时,与女子交媾,正当快慰激昂之际,心意沸腾,经脉澎湃,弱体支撑不住,便会突发梗阻,猝然脱阳倒毙。此症通常难以挽救,好在五娘急智机敏,或者也是误打误撞,狠力拍打胸腔,戳刺人中,老爷得以复苏,其后又呼吸应援,使老爷侥幸脱险,真是万不幸中之万幸!”

“原来有此等症候,小可闻所未闻呢!”邱福也替老爷一惊而后喜。

“可惜老爷未按不才上次诊病时的嘱咐行事,经此九死一生,逃出鬼门关,可调治起来就没那么容易的了!”甄先生叹息说道。

“老爷这个人聪明知理,但有时又有些任意随性,不是那么循规蹈矩。”邱福说道。

“唉!这次所开方子还跟上次的大同小异,关键在于老爷要能节欲,静心调理护养,否则极难康复!”甄先生又是一番叹息,说道,“就算老爷真能严守节欲诫律,因其元气精魂耗损殆尽,要完全复原,也极是难能,只怕老爷今生今世再也不能与常人一般,享受人伦之乐了!”

“我家老爷命大福大,我等只需尽人事,老爷自当有神光照拂!”邱福虽感受到一丝悲凉之意,但还是满怀信心地说道。

于是,甄先生开了方子,叮嘱邱福煎熬之法,又托邱福转告娘娘们照料老爷之时要避忌之事,便告退出去了。

邱福当即到前面药铺去按方抓药,回来交给苏纹,吩咐苏纹煎熬给老爷服用。

邱福让莫先生写了告假帖子,使逢志到提刑司衙门为卢嘉瑞告了假,让卢嘉瑞在府里安养。卢嘉瑞就住在宝荷院,由五娘钟明荷照料。

七八日后,甄先生的调治药方起了功效,卢嘉瑞渐渐的恢复了些力气,能说话,但依然浑身酸痛,很不舒坦,只能躺在床榻上,吃喝便溺都床上进行。钟明荷与苏纹、谷湘悉心照料卢嘉瑞,生怕再出意外。闲话中,钟明荷跟卢嘉瑞讲起他晕死过去前后之事,卢嘉瑞却是一无所知,也一点记不得,明荷便不再提了。

卢嘉瑞想回到前边书房去,明荷见他身子还十分虚弱,便强留住不放他出去。冼依良、林萱悦、班洁如、靳冬花与银彩逐日到宝荷院来探望卢嘉瑞,闲话逗趣,巴望卢嘉瑞开心些,好快些康复。杏儿与柴英琅得知卢嘉瑞罹患重病,也都前来探望。

家人们频繁过来探望,倒害得卢嘉瑞心有不惬。卢嘉瑞自己觉得如今这副模样不堪之极,而此种病症被她们知道了,或者外传出去,也是脸上无光。卢嘉瑞便叮嘱钟明荷、苏纹、谷湘等休要再提自己如何患病之事。

又过了几日,眼看就要到小年了,卢嘉瑞牵挂诸多事情,加之虽还不能走动,但可以坐着,说话不碍事,他觉得可以召见主管伙计们,吩咐安排事情,便非要搬到前面书房来住。

钟明荷违拗不过,便使苏纹去禀报了夫人冼依良。

冼依良想想也不便拦阻,便命邱福弄了一扇门板,将卢嘉瑞抬到前面书房去,然后分派清兰和红衣到书房去伺候他。在清兰与红衣到前面去之前,冼依良便严词训诫两个丫鬟,不得再让老爷起动欲念,否则严惩不贷!

冼依良又叫来逢志与卢金,训诫一番,确保卢嘉瑞能真正安心静养。

邱福与逢志先搀扶卢嘉瑞,放到他常用的躺椅上。红衣拿来一块被褥团起来当靠背,让老爷靠着,这样他可以斜坐着说话。

卢嘉瑞问逢志有否曾向

文学

衙门告假?逢志回禀说,早已经请莫先生写了告假贴,告假帖子已送交景老爷,景老爷关照老爷只管放心休养,直到痊愈,不必挂心公事。

于是,卢嘉瑞便叫逢志与卢金去将邢安、文瀚与崔乐进唤来,询问他们兵部定做的膏药贴与止血粉制作之事。邢安说道:

“膏药贴与止血粉制作顺利,已经交了一批货了,剩下的另外一批货已经差不多做完,与郭大人约好,他腊月二十五来提货,到时应该便能清了此事了。”

“这么快?膏药贴与止血粉有没有按照原先给成力鹏将军的样子原原本本制作?战场上是人命关天,可一点也不能马虎!”卢嘉瑞问道,他十分挂心这药的质量与功效。

“都是严格按照甄先生的配方与做法,由小可和文叔监督制作的,不会有差错。甄先生也时常过去巡看指点。”崔乐进十分肯定地说道。

“马上就是年节了,邱福,给各处分送节礼之事办了没有?”卢嘉瑞又问道。

“还没有,这几日因老爷身体不豫,诸事忙乱,加之也不好烦忧老爷示下,便延宕至今,未曾办理。”邱福答道。

“不必等我说话的,大都是老交谊,就按往年惯例办理就好了。”卢嘉瑞说道。

“是,我明日就着手办理好了,既然老爷发了话,此事就不劳老爷

我和闺蜜在公交被八人伦

再费心了。”邱福答道,他就想老爷多休息,少操心。

“府里主管伙计年终花红、奖励以及节礼之事,邢安你就会同邱福,按往年惯例斟酌办理。考核的办法、发放花红奖励的准绳都按往年成例做,尽早发放,你们不能为着我,耽误大家过好年节。”卢嘉瑞又交代道。

“好的,老爷!”邢安答道,“至于除夕团圆宴席之事,小可与邱管家及其他几位主管商议过,觉得老爷到时怕是也还不能坐席吃酒,主人不到,反害得他人纷议,小可提议,莫若今年就不办了,老爷看如何?”

“年年都办的宴席,今年不办会让主管伙计们失望,也会让人纷议,依我看还是照办好了,说不定到时我就行走自如了!”卢嘉瑞说道,“万一我还走不动,就是抬也把我抬去坐着,你们几个顾着我些,不让人来搞扰我,不让人灌我酒就好了。”

“既然老爷如此说,就依老爷的意思,咱们来操办好!”邱福说道。

这时,卢嘉瑞感觉累得很,身子不由自主的便向后摊了下去,邢安、文瀚和崔乐进便告退出去。邱福与逢志将卢嘉瑞抬到床榻上安顿好,让清兰与红衣在里边伺候。邱福告退出门,逢志与卢金在门外守着。

腊月二十六,提刑司副公事景逸伦大人前来拜望卢嘉瑞并贽送节礼,提及朝局时势多有不堪与可忧之处。景大人说及,金国大兵压境,直逼京城,朝堂上却和战纷议,无有定见,但守备虚弱,汴京危如累卵。

景大人带来的最重要的消息则是,迫于形势,朝旨下来,皇上已禅位于太子,被尊为太上皇,退居龙德宫,新皇上登基,定明年改元为靖康。

景大人走后,卢嘉瑞越想越忧心。一来是预感大宋危亡在即,覆巢之下,难有完卵,聊城与汴京同在一线,距离敌境也仅两三日马程之远,国破家便会亡;二来一朝天子一朝臣,上皇禅位,新皇登基,前朝宠臣难免会被遗弃,如若新皇追究前朝失政,前朝宠臣便会成为替罪羊,似蔡太师当权执政多年,导致今日如此局势,新皇不免迁怒于他,而蔡太师一旦遭贬斥,他的故吏、门生与弟子便会跟着倒霉。

卢嘉瑞身子不能动,脑子却还清醒着,想到这些便心焦如焚。卢嘉瑞一向乐观豁达,无所畏惧,面对艰险总能想出些办法应对。但今日之困局,他却解不开。不说蔡太师大树将倾,无可庇荫,更有国破家亡的惨烈前景阴云笼罩,一旦降临便万难逃避。卢嘉瑞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落寞无助!

卢嘉瑞心里的烦忧与焦灼,也不能跟谁说,只好自己承受。这种精神煎熬让卢嘉瑞身子的境况更加不好,精气神的恢复就更困难了。

卢嘉瑞并未能出现在卢府除夕的团圆宴席上。他身子实在酸软乏力,无法承受久坐,为避免出现现场失态,卢嘉瑞只好决定不出席。这让人们揣测、纷议不已,许多人并不知道卢嘉瑞患的什么病,疑问又何至于这等沉重,就连自家盛大的除夕团圆宴都不能坐席。在没有男主人出席的情况下,卢府的除夕团圆宴席虽然酒菜依然丰盛,但缺少了一些喜乐氛围,似乎成了一场被一种不祥气色笼罩着的盛席,宛如白事哀席一般。

看着卢嘉瑞沉疴在身,调护不见起色,妻妾们也是日夕忧劳。夫人冼依良命悦安将芳菲苑门锁上,外人非请不得进入,然后妻妾们便好时常到前边书房来陪伴照看卢嘉瑞,让他多一些开心。但在年节间,病人在卧,别人陪护照看,这便使大家都少了许多的快乐。

新年便是靖康元年,十五元宵节这一日,寇伟在门上收到一封信函,送信人将信封交给寇伟,交代务必转交卢老爷亲启后,便走了,府门都没进。寇伟赶紧将信封送到书房去交给老爷,说明接到信封时情状,然后就返回门房。

卢嘉瑞让清兰与红衣将自己扶起来,在床头上坐起,靠上背靠,然后叫清兰剪开信封。信封里边只有一张信笺,折成方胜,清兰将信笺方胜展开,拿着展示到老爷眼前。

只见信笺上只写着三行小字,卢嘉瑞是不看则已,一看登时惊出一身冷汗来!

(本书交流合作邮箱:lo

[email protected]

a.com;微信号:modllay)

是谁写给卢嘉瑞的信?信上写的又是什么事情,以至于卢嘉瑞看过便心惊?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给小伙伴们:
YIN荡的人妻美妇系列,艺术学院五个校花沦为性奴: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YIN荡的人妻美妇系列,艺术学院五个校花沦为性奴相关文章
  • 娇妻系列交换200篇|娇妻的闺蜜下面好紧

    娇妻系列交换200篇|娇妻的闺蜜下面好紧

  • 公司的公用性奴莹莹|我和麻麻后车座的疯狂

    公司的公用性奴莹莹|我和麻麻后车座的疯狂

  • 客厅丝袜麻麻被进进出出 稚嫩小奶娃H文浪荡女

    客厅丝袜麻麻被进进出出 稚嫩小奶娃H文浪荡女

  • 翁公粗大挺进王丽霞高潮嗨文|被主人每天裸体调教的经历

    翁公粗大挺进王丽霞高潮嗨文|被主人每天裸体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