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黑粗大噗呲捣出白沫,小东西不乖是要受到惩罚的

作者:紫黑粗大噗呲捣出白沫,小东西不乖是要受到惩罚的 来源:未知 2022-02-19   阅读:

“嗯~~”、“啊~~”、“哦~~~” 晚上十点出头,江森趴在副楼一楼刚刚简单装修出来的训练室长椅上,光着膀子,面前摆着一本人卫版的《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材,嘴里发出奇怪的喊声。

“嗯~~”、“啊~~”、“哦~~~”

晚上十点出头,江森趴在副楼一楼刚刚简单装修出来的训练室长椅上,光着膀子,面前摆着一本人卫版的《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材,嘴里发出奇怪的喊声。

正在给他按摩的闻静,忍不住啪一声拍在江森身上,江森嗷了一声,安安又摁了一下他的脑袋,凶道:“干嘛呢?要死要活的?”

“安安,我被人欺负了啊……”江森抬起头,用无助又可怜的眼神看着她,又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肚子,“孩砸,爸爸被人欺负了啊,呜呜呜,你长大了要给我报仇啊……”

袁杰看不下去,扭过头,打算上楼洗澡睡觉。

就在这时,叶培匆匆走了进来,汇报道:“江总,和陈律师聊了过。”

“他怎么说?”

“他说不好弄。”

“不好弄?”江森从按摩长椅上坐起来,接过闻静递过来的衣服,踩上拖鞋,“我特么每个月一百万雇的他,刚找他办事就不好弄了?”

叶培马上改口,说道:“陈梦基说,君瀛投资和周志坚、王永胜两个人的交易,这里面涉及到一个我们自己在公司构架上留下的漏洞。

因为二二实验室和二二制药之间的关系,是持股方和被持股方的关系,二二实验室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机构,只是恰好因为您之前为了拿到实验室,所以不得不利用个人所持有的二二制药的股权和沪旦做出交易的原因,二二实验室的股东才间接持有了二二制药的股份。所以君瀛投资并没有在二二制药的层面上,直接违反相关的公司法规定。。

他们三者之间的交易主体和交易内容,也只是围绕二二实验室和二二实验室的股份,而不是二二制药,所以也就并不需要征得二二只要董事会和股东大会的同意。”

“我操……他到底哪边的?我每个月花一百万培养一个外拐的胳膊肘吗?现在的法律界人事,一个个的都什么毛病?”江森继续震惊,“可特么就算这样,二二实验室好歹也有我一半的股份吧?”

“对,陈梦基也提到这点了, 这里头的问题就更大, 或者说, 这才是主要问题。”

叶培继续飞快解释道,“虽然二二实验室的产权和使用权都是归您所有,但根据合约, 它在机构性质上,依然属于沪旦出借给您的一个科研机构, 而并非商业企, 所以并不受商业法的保护。另外也因为这个原因, 它的产权变知情和同意权,更偏向于沪旦, 而并非您个人。除非沪旦同意,否则包括您在内,其他个人和机构, 都不存在介入二二实验室股份变更的权力。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胡震教授和陈布达教授两个人, 才能那么快就完成他们和沪旦的股权更变手续。而您个人真实享有的, 仅仅只是二二实验室的理论成果产权和由二二制药带来的间接分红权。根据您和沪旦之间的协议,二二实验室作为个人实验室, 是只供您个人使用的,但您本人也并没有出售、拆分和变更其股份结构的权力,但是反过来, 只要沪旦征得您或者其他实验室股东的同意,他们反倒是有有权做出这么干。陈梦基说, 您今年年初签下这份合同的时候,沪旦或者申医方面, 应该是提醒过您的。”

“嗯……”江森不由得陷入了回忆。

好像……

是的哦……

当时自己好像满脑子只想着“自用”两个字,只觉得二二实验室只要能出成果, 保证二二制药的产品科研权威性就可以了,压根儿也没打算再利用二二实验室做点别的什么。

再加上当时他也很天真地以为,二二实验室还有申医外加四个申医教授合计50%的股份,大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绝对能保证这和谐的场面,长期维持下去。结果尼玛……这特么才刚过六个月,原先设计的股权结构, 居然说崩塌就崩塌了!

老子自己倒是没想搞花样,却架不住别人进来瞎搞!

外人没有沪旦的同意,就无法插手。

而君瀛投资,他们却是说插就插进来了!

虞青锋晚上跟他在电话里讲的内容, 原来不是警告,而是已经都特么做完了!二二实验室,遭到了沪旦管理层的背叛!背叛啊!我被母校背叛了啊!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母校拿我当憨逼……”江森跟叶培吐了个槽。

叶培又补一刀道:“而且最关键是,你在成立二二实验室的时候,和沪旦的合作协议是由沪旦法学院的教授们经手的,人家自己拟的合约,连最终解释权也在他们手里。就算打官司,陈梦基说他也没办法搞定,实在是从头到尾,全被人把空子钻到位了。”

“所以我就认栽了?”江森凶巴巴地问道。

叶培有点无辜,弱弱道:“要不,您自己跟陈梦基聊一聊?”

“我自己来吧。”江森无语地从叶培手里拿过手机。

号码已经调出来,直接拨了过去。那头响了三声,陈梦基接起电话,知道江森要说什么,却很平静地说道:“江总,这件事,虽然无解,但您也不需要着急。”

江森问道:“为什么?”

“因为很简单,您手里,依然还握有实验室一半的股份,以及对实验室工作的绝对决策权。”陈梦基缓缓道,“现在二二实验室只不过总计握有二二制药百分之四的股份,不管申医和君瀛投资怎么折腾,也无非就是百分之二。而且他们两边,现在也未必是一条心。

沪旦这边,目前已经通过这次交易,基本达成他们的目的,增加了他们对二二实验室和二二制药的持股比例,也同时给过君瀛投资一个顺水人情。短期内,他们是基本不可能再有别的操作了,为了这点东西跟您撕破脸,对学校一点好处都没有。

所以接下来,学校在您和虞青锋之间,是不可能再拉偏架了。尤其是,如果产品销量好,沪旦反过来支持您的可能性反倒更大。您以后依然有机会,从君瀛投资手里拿回那部分股份。君瀛投资为了拿到这点股份,虞青锋个人和他的家族,已经用掉了他们的面子。这已经是非常大的代价。目前看起来好像他们占了您的便宜,但长远看,其实并没有。”

“嗯……”江森想了想,道,“陈老师,你真能安慰人……”

“呵呵呵。”陈梦基笑了笑,“不是安慰人,只是客观地为您分析一下局面。”

“那我现在就保持这个局面不动?”

“这就不在我的业务范围内了,或许您需要找一个好一点的咨询公司,我可以代为介绍。”

“还是我自己找吧。”江森警惕地拒绝了陈梦基的好意。

现在二二投资旗下所有公司的法律事务,已经全是陈梦基负责,负责会计和审计业务的永道中国也是陈梦基牵线介绍,还有公司运营的关键岗位上,刘慧普也是承他的情才来的二二

文学

传媒,再这么下去,加个咨询公司,妈的老子岂不是又变成给你们打工了?

或许……有必要再找个别的法务公司,稍微制衡一下?

江森头有点大。

这种复杂的平衡术,好像有点挑战他目前的能力和水平极限了。

不是做不到,而是……做起来实在太累。

还是再等等吧,等力量更加强大一点,等到没人敢再在老子耍花样。

“叶培。”挂断电话,望向叶培,“明天你去问一下沪旦资产管理处的人,能不能把二二实验室由我个人持股,改成二二投资持股。”

“陈梦基已经问过了。”叶培道,“学校说不能,个人实验室必须个人持股。”

“但君瀛投资为什么可以?”

“因为他们不是大股

开裆裤羞辱调教高H绳子

东,而且也没有管理权。”

“操,这么滴水不漏的吗?”江森好烦躁。

叶培叹道:“江总,沪旦可是全国排名第三的大学啊,滴水不漏,不是应该的吗……”

江森想了想,呵呵一笑,“全国第三?交大和曲大不答应!”

吐个槽,以泄心头之恨。

深夜十点多,加班到半夜的叶培,终于撤了。江森和安安回到自己屋里,也没跟她说要让他负责网络舆论的事情,因为压根儿也没什么好负责的。

反倒安安急吼吼地拉着江森坐到电脑前,登上股票软件,指着上面的辉煌战绩,挺兴奋道:“森森!不要拉着脸了嘛!你看,今天我当了次大主力,一下子把茅台拉高了两块多!”

江森定睛一看,茅台每股价格130块左右,安安从上周开始就在扫货,到今天为止,一共吃进75万股,把江森打给她的一个亿现金,花得几乎干干净净。

“还剩了两百多万零钱……”安安坐在江森的大腿上,指着账户上的剩余可用资金,开始不说人话。江森搂着她,脸贴着脸,小声道:“难怪搞金融的都这么嚣张,妈的整整一个亿砸下去,居然就漂起点水花。不过茅台也是够贵的啊……”

一边说着,咸猪手从安安的衣摆下面,慢慢伸进去,往上走。

“干嘛~”安安娇嗔着,隔着衣服抓住江森的手。

江森转过脸,笑着在她面颊上一亲:“睡觉。”

……

广义的睡觉,意义当然是很丰富的。江森和安安睡到十一点出头才睡,腻腻歪歪,也不怕影响孩子的睡眠质量。但等到第二天早上,江森又是生龙活虎,六点出头就出了门。

不过好在雷师傅和他的徒弟们也都勤快,为了不辜负江森给的高薪,每天早上也是五点不到就开工,完全照顾着江森的变态作息来工作,江森总能及时吃到酒店送来的早饭。

吃得肚子里暖烘烘地来到学校,训练,洗澡,上课。

等到早上放学时间,叶培又出现在江森面前,说道:“张福来请饿不饿的投资

男朋友带我做多人运动

人去闽江老家度假了,我们的人也跟过去了。”

“哦?不错嘛!”江森不由一笑,“那个投资人,现在是什么反应?”

“目前还不知道。”叶培道,“不过张福来已经把我们要退出饿不饿的决定告诉他了。”

“虞青锋呢?”

叶培还是摇头,“不知道,不确定他们有没有在接洽。”

江森想了一下,说道:“随时跟张福来保持联系,我要第一时间知道那个投资人的退场报价。”

“他要是不退呢?”

“不退啊……”江森笑了笑,“不退也行,不退也有不退的玩法,他们不走,那就让张福来走,我特么扔个空壳给虞青锋,看得舍不舍得拿钱出来打水漂。”

话音刚落,江森兜里的二号手机,就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瞧,正是虞青锋。

江森慢悠悠接起电话,“虞总,又想请我吃午饭吗?”

虞青锋却沉声问道:“江总,你把张福来给藏起来了?”

“别胡说,那么大个活人,我能藏哪儿去?”

“你是不是在想,不管我进不进来,你都要撇开别人单干了?”

“我没有,我是欢迎投资者的。”

“呵呵呵……江森,你真是山里出来的,丛林法则,学得透啊。”虞青锋的语气,听起有点生气了,“你会有求我的一天的。”

江森却笑道:“如果哪天真有必要求您,到时候我跪下来给您磕头都行。”

“哼!”虞青锋拉着脸,冷哼着挂了电话。

“走了,先吃饭。”江森把手机收回兜里,带着叶培和袁杰往食堂方向去。

刚没走出两步,叶培兜里头,江森的三号手机又嗡嗡直响。

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张福来打来的。

“江总……”叶培把手机屏幕,朝着江森面前晃了下。

江森轻轻一点头。

叶培接起来,听那边说了几句话,眼神渐渐露出光芒。

片刻,他挂断通话,兴奋对江森道:“五百万!”

江森二话不说,“买,找安安要钱。”

“好。”叶培连连点头。

江森又补上一句:“还有,让张福来记得,他还欠我百分之十的股份。说好了三七开,这星期五之前,二二投资就要拿到饿不饿三成的股份。”

虞青锋,我就不带你一起玩儿!

来咬我啊~!
分享给小伙伴们:
紫黑粗大噗呲捣出白沫,小东西不乖是要受到惩罚的: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紫黑粗大噗呲捣出白沫,小东西不乖是要受到惩罚的相关文章
  •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共妻被粗大狠狠贯穿NP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共妻被粗大狠狠贯穿NP

  • 古代乱亲H女秽乱常伦,翁公粗大挺进王丽霞高潮嗨文

    古代乱亲H女秽乱常伦,翁公粗大挺进王丽霞高潮嗨

  • 亲妺妺晚上扒我内裤吃我精子 共妻被粗大狠狠贯穿NP

    亲妺妺晚上扒我内裤吃我精子 共妻被粗大狠狠贯穿

  • 浪荡受粗大贯穿NP高H,强行征服邻居人妻淑敏

    浪荡受粗大贯穿NP高H,强行征服邻居人妻淑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