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一夜挨十炮二十章节,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

作者:白洁一夜挨十炮二十章节,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 来源:未知 2022-02-20   阅读:

“哗啦啦••••••” 百姓们听后立刻往路两边退,尽管现在没有义军的增援队伍,还是把中间的路让开。 一个拿着菜刀的老头道:“钟秀才,你这身板能杀得了辉狗?还是回家读书

“哗啦啦••••••”

百姓们听后立刻往路两边退,尽管现在没有义军的增援队伍,还是把中间的路让开。

一个拿着菜刀的老头道:“钟秀才,你这身板能杀得了辉狗?还是回家读书去吧,杀辉狗的事就交给我们!”

钟善想不到会被一个老头挤兑,他苦笑一下,然后正色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魂图城若破,辉贼必将屠城泄愤,那时候再无辜的百姓,在辉贼眼里都是一具死尸。吾虽乃一书生,却也是大宇朝堂堂男儿,今日要投笔从戎,杀敌护城,呵护魂图城百姓••••••”

“秀才,你这话文邹邹的好听,就是听不懂啊!”

钟善讪讪笑道:“意思就是••••••和辉狗拼了!”

“说得好!跟辉狗拼了!”

“跟辉狗拼了!”

“••••••”

百姓情绪激昂,在街道两旁高呼。

钟善毕竟读过书,他看到这么多百姓站在街上闲嚷嚷,不但堵路,还浪费人力,便高声喊道:“乡亲们,我们站在这儿一点用都不起,反而会堵塞交通。回家心不安,去城头又是添乱,我觉得我们应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间接帮助义军守城!”

“秀才,你说!”

“你肚子里有墨水,你说了算!”

百姓又开始吵吵,钟善挥挥手示意他们止声,而后大声道:“一会儿义军肯定要运输军备、粮草等物资,有力气的人帮忙运输;辉狗开始攻城,城头必然有伤员,我们组成救援队,把城头伤员抬下来救治;老人就在街上巡视,疏导交通,同时防止内贼作乱••••••”

钟善这么一说,

从裙子里掉出了一个遥控器

百姓纷纷选择自己擅长的事去做,街道不再拥堵。

“大丈夫应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我钟善要去前线杀敌!”

钟善拎着木枪,朝城下走去。

很难想象,这些人只是普通百姓。

在太平日子里,他们在各行各业为五斗米折腰,或许为一个铜板会大打出手,但今天他们空前的团结。

目标一致,杀敌护城。

没有人强制他们这样做,也没有人去特意引导他们,但在危难出现后,往日各不相干的人,今日迅速拧成一股绳。

这就是百姓的力量!

他们凝聚在一起,将成为一支坚不可摧的力量。

魂图城的百姓已受过一次破城之灾了,既然已把城夺回来,那就应该守住,不再过受辉狗奴役的日子。

被当成发泄玩具的一天


而义军则更加团结。

以前他们不论是占山为王,还是落草为寇,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打辉狗,把他们赶回老家去。

现在有了直面敌人的机会,他们绝不后退。

在大宇朝历史上,霖州百姓一直就被辉军欺凌,可以说霖州百姓和辉人就是世仇。

所以义军的战斗热情一点不比正规军差。

他们没有退路,也肩负为正规军拖住敌人的任务。

只要孟大人能将敌人消灭在魂图城下。

他们愿意死守。

一死而已!

值了!

••••••

辉军开始攻城。

围三阙一。

留下让义军逃跑的机会,破城会快一些。

但辉军攻城器械单一,只有长梯。

云梯、投石机等大型攻城器械他们根本来不及制造。

进攻的号角吹响。

辉兵抬着长梯冲锋,直接趟着河水过来。

城头万箭齐发,城头上十几架投石机也开始投掷。

魂图城内没有震天雷,没有燃烧罐,没有破虏弩,有的只是原始的弓箭和原始的战士。

辉兵都身披厚甲,弓箭对他们的伤害不大,除非射到要害部位。

趟过河的辉兵密密麻麻,如蝗虫过境,迅速把长梯搭在城墙上,开始爬墙。

守军没有先进武器,便用原始武器。

石头是最容易换人头的武器。

义军抱起石头沿着长梯扔下去,长梯上蚁附的辉兵就会成串落地。

金汁效果特别明显。

滚烫的金汁沿着长梯倒下,沿着盔甲的缝隙钻进辉兵身体上,奇烫无比。

辉兵会不自觉解开盔甲,然后会死在弓箭下。

“砰!”

一个辉兵刚刚冒头,就被一把斧头脑砸在头盔顶部,头盔顿时凹下去一块,随即这辉兵落在地上抽搐。

不用说,头骨不是凹下去,就是碎裂。

没有人去管落地的战友是不是还活着,蚂蚁一样密集的辉兵,踩着尸体前赴后继爬长梯。

城头义军不断被弓箭射中而倒下,一拨又一拨义军补上来,他们用生命来捍卫城池。

••••••

打了一天,魂图城仍没拿下。

辉兵没有亮点,除了几次爬上城头,均被义军死命打下去之外,其余时间就在送人头。

当然,义军也死伤严重。

他们顽强防御,和辉兵的伤亡比几乎是一比二。

在守城战中,一比二的伤亡,对守军来说,就是劣势。

但义军硬生生以命换命,守住了魂图城。

义军这么厉害?

他们不怕死吗?

胡启凡一筹莫展。

堂堂辉国铁骑,连老百姓守的城池都拿不下,传出去实在有些挂不住脸。

鸣金收兵后,斥候来报,宇军大队人马齐头并进,正在靠近魂图城,再有三天时间,就能到达。

糟糕!

孟青云要动真格的了。

他这是决战的架势。

大军齐头并进,就是不给骑兵各个击破的机会

文学



收缩兵力,步步为营,相互照应,在魂图城下决战。

胡启凡眉头紧皱。

进攻只能最后一天,如果明天还是攻不下魂图城,只能撤走了。

绝不能留在魂图城下,腹背受敌。

倘若被宇军大部队咬住,就算是骑兵,也无法迅速离开。

夜晚,辉军营寨都设下圈套,挖下陷马坑,骑兵埋伏在四周,留个空寨等宇军夜袭。

结果他们白等了一夜。

次日,辉兵又开始猛攻,打到下午未时还没拿下城头,辉兵倒是伤亡不少。

胡启凡正在唉声叹气,一传令兵飞速来报,援军马上就到。

援军?

胡启凡想不到还有援军。

他心中一喜,忙问道:“哪来的援军?”

“启禀大帅,夏侯郡主亲率六万步骑前来增援,现三万骑兵离魂图城不到四十里••••••”

“夏侯豹?”

胡启凡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预感不妙。

夏侯豹不会主动来支援自己。

他来必然是朝廷的命令。

夏侯豹本就是独当一面的将帅,朝廷也不可能让他来给自己打下手。

那只有一种可能••••••胡启凡的心不由颤了几颤。


  
分享给小伙伴们:
白洁一夜挨十炮二十章节,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白洁一夜挨十炮二十章节,打开双腿粗大噗呲噗呲白浊相关文章
  • 呜嗯啊野战H呻吟小说总裁|白洁一夜挨十炮二十章节

    呜嗯啊野战H呻吟小说总裁|白洁一夜挨十炮二十章节

  • 麻麻你里面好紧好多水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

    麻麻你里面好紧好多水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

  •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 啊痛高潮了啊喷水了轻一点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 啊痛高潮了啊喷水了轻一点

  • 我和岳交换夫妇交换系列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

    我和岳交换夫妇交换系列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