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秘书(H) 跟老师上课时狂揉我下面小说

作者:情欲秘书(H) 跟老师上课时狂揉我下面小说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洛翡翠犹豫了一下,于可盈一看有戏,连忙再接再厉道:洛小洛这几天可乖了,你确定不去看看他? 一想到自己那个天才儿子,洛翡翠心中最柔软的一处被触碰到了,她从来不是个合格

洛翡翠犹豫了一下,于可盈一看有戏,连忙再接再厉道:“洛小洛这几天可乖了,你确定不去看看他?”

一想到自己那个天才儿子,洛翡翠心中最柔软的一处被触碰到了,她从来不是个合格的妈妈,为了能更好的养活儿子,她只能瞒着外界,然后傍着大腿拼命赚钱。以至于很多时候都忽略了洛小洛的感受。借着这一次机会,能够好好的陪陪那孩子也好。

于可盈开车,两人进了别墅大门,洛小洛还在午休,小小的一只趴在客厅的布艺沙发上,窗帘遮住了刺眼的阳光,在他可爱圆润的小脸上打下了一片阴影,洛翡翠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拿了一条毛毯盖在了他的身上。

貌似只有他睡着时候,这样安静可爱的模样,她才能真正的感受到他还只是个孩子。

粉嘟嘟的小脸随着呼吸一抖一抖的,洛翡翠看的想笑,再也忍不住了,凑上前吻了一口。

“大洛洛?”洛小洛的声音慵懒,一边拿手揉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

“妈咪把你吵醒了吗?”看着他强压困倦的模样,洛翡翠有些自责。

“大洛洛忘了?我本来睡觉就浅。”洛小洛有些嫌弃的说道。

他这句话倒是叫洛翡翠又是一愣,似乎是想到某人也一样有着这样的毛病,睡觉很浅,以至于自己每次睡在他的身边都要强压自己爱翻身的习惯。

“大洛洛?你怎么回来了?不赶通告了?”为了让她更加确信自己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洛小洛腹黑的引导。

“妈咪最近不忙,就想着回来陪陪你,开心吗?”洛翡翠一脸求夸奖的表情明明是妈咪却在洛小洛的面前自己表现的更像是一个孩子。

洛小洛乖巧的点点头:“开心。”

“大洛洛,胳膊上怎么回事?”洛小洛指了指她长袖低下不小心露出来的青痕,天真的问。

洛翡翠低头一看,面色不好的拽了拽袖子,为了掩盖顾经年那个混蛋在自己身上疯狂肆虐留下的痕迹,她特意挑了一件高领长袖的裙子,保守极了的款式,却还是露出来了一点,可见昨日他是有多么的禽兽!

“没什么,不小心磕的。”

洛小洛又看了眼洛翡翠高高领子的下面若隐若现的紫红色痕迹,眼神忽然暗沉的可怕。这一瞬间,就连洛翡翠这个亲妈都有些招架不住,这孩子浑身的气息有时候真的很窒息,堪比顾经年。

“大洛洛你也回房间午睡一会儿吧,你看你眼睛下面都有青紫了!最近没有好好保养吧!怪不得最近你不忙了,保养的不好当然没工作了!”

得,她又被自己亲儿子给教训了,但是洛小洛的话还是很管用的,她一听到自己的眼下青紫了,连忙找了镜子来照,果然里面的自己虽然皮肤依然如牛奶般滑腻,但是眼下的憔悴却让整张脸都显得狼狈。

天啊!自己好像一下子老了六岁。她最在乎的除了洛小洛应该就是自己这张脸了。当下二话不说,去冰箱找了面膜就抹着扶手爬去二楼自己的房间了。

洛翡翠的身影消失后,洛小洛看向一旁若无其事,置身事外掰着香蕉吃的于可盈:“那些伤痕怎么回事?大洛洛被人打了?”

正啃着香蕉的于可盈一听他这话,一下子将送到嘴里的都喷了出来,差点笑岔了气:“被人打?”

洛小洛眨了眨远远的大眼睛,里面装着的全是天真:“那么明显的伤痕你看不出来吗?”

于可盈回想了一下自己去请洛翡翠的时候,她宽松的浴袍下面全是青青紫紫的……

于可盈嘴角抽了抽:“那不是伤痕……那是……”话到嘴边又突然说不出口了,她应该怎么说?吻痕?爱痕?

这个时候于可盈真的是很无奈,这小子精辟的很,不是智商186吗?莫斯代码啥的都不在话下,但是再天才,终究还是个儿童啊!

对面洛小洛看的认真,一脸的求知欲,无奈,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解释,索性应道:“嗯,就是伤痕,伤痕……”

洛小洛的目光忽然变得阴狠,带着本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

小手拿过沙发上的迷你笔记本,随便在上面轻轻敲打,屏幕上忽然就出现了一张照片,于可盈凑上前去看,那不正是最近很火的新星慕安安吗?

洛小洛嘴角勾出一抹阴森的笑:“就是她!”伤害大洛洛的人,不能放过。

“你想干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洛小洛在身边,竟然会让她都感到压抑。

“怕什么!你还杀手呢!放心吧,这一次用不着你!”洛小洛没好气的道,对付这种女人,他自己足够了。

小手又开始在键盘上敲击着,这一次屏幕上出现的是一行又一行密密麻麻的数字,蓝色的背景色看的于可盈头疼。

可是洛小洛却十分痴迷,不知过了多久,小手敲下最后一个字母。大功告成!

他美滋滋的合上电脑,短小的两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明明身上穿的休闲童装却被他穿出了一种高定西装的感觉。

与此同时,顾氏国际娱乐分公司的办公室中,慕安安哭天抹泪:“经年,这不是真的!那照片上根本就不是我!”

不知道是谁,竟然匿名曝光了她的私照,尺度之大可谓是无以言表。

有过之前洛翡翠被骂欲女的风波之后,这一次网友们还是很仔细的,但是这一次的图不仅仅是高清大图,还经专业人士鉴定过没有丝毫P图的痕迹。所以基本实锤。滔天的骂声不断,什么人设崩塌,顾总头顶绿油油之类的言论更是席卷热搜榜首。

“是不是,你心里清楚!不过,你应该知道,我最厌恶在我面前隐瞒的人。”

顾经年的话犹如一盆冷水将她浑身凉了个彻底,她哭花了妆容,凄惨的凑过去:“不,经年,那照片上是我没错,可是……那只是我之前头脑不清醒答应拍的写真而已。我……我是干净的!”
那些照片明明已经统统被她删干净了,为什么!

她行事一向是小心,再三检查,不可能谁的手里还有备份!

“是谁!一定是有人要害我啊!是……是洛翡翠!一定是她!她前不久被骂,这两天经年你刚给她洗白了,我就遭了秧,一定是她怀恨在心,一定是她要害我的!”除了洛翡翠,她想象不到第二个人了。但是洛翡翠那里来的本事?能找出那些照片的?

顾经年眼神中含着一抹深意,他不耐烦的一把挥开死缠这他臂膀的慕安安,语气中充满了警告:“我告诉你,任何时候都不要妄图向洛翡翠身上泼脏水!”这是底线。

顾经年眼神中的冰冷,将慕安安彻底打回了现实。

顾经年摔门离开了办公室,慕安安瘫坐在原地,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的恨意已经滔天:“洛翡翠,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世人眼中自己跟顾经年就是人人称羡的一对,金童玉女,顾经年也说过的,只要她够努力,五年后他就会娶她。可是如今,她的一切都毁了!

洛翡翠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一睁开眼就看见儿子肉嘟嘟的小手端着托盘,里面瓷盅冒着热气。

洛翡翠皱了一下眉,起身从他手中接了过来:“这么沉?怎么不让阿姨端上来?”

“大洛洛你睡太久了,都睡傻了!”洛小洛甩了甩有些泛酸的小手,语气嫌弃:“阿姨今天孙子过生日不是跟你请过假了吗?”

洛翡翠不好意思的笑了,端过瓷盅,一勺一勺的轻尝 了一口。

“味道真不错。”想来是这小子让阿姨煮的清粥,自己作为演员常常为了更加上相而节食减肥,以至于肠胃一直都不太好,所以洛小洛人小鬼大倒是很关心她。

喝了几口,她就喝不下了,索性窝在床上舒服的很,一把将站在床边却只比床高了一脑袋的洛小洛捞了上来,紧紧的搂进了怀里。

“哎呦喂,我的小心肝喂!”

洛小洛一脸黑线:“……”

儿子在怀,再加上这几天的委屈,洛翡翠难免吐露真情:“妈咪只要还有你,就什么都不怕了。”洛小洛完全就是她的生命源泉,每次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想起自己还有个可爱聪明的儿子,就是拼命也要咬牙坚持。

洛小洛静静地趴在洛翡翠的怀里,还是一动不动。

洛翡翠嘴角一抽,气闷的质问道:“洛小洛,被妈咪抱着很难受?几个意思?”

洛小洛扁扁嘴,有些委屈:“大洛洛是女生,是未来爸爸的,我不敢动。”

洛翡翠嘴角一抽,听到他那句未来爸爸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情不自禁的就想起了顾经年。

“大洛洛,你甘心就这样被那个女人打败吗?就这样被她抢走顾经年?”洛小洛尝试着引导自己妈咪。

“不然呢?”顾经年的心?在不在慕安安身上,她不知道,但是肯定没在她身上。

“抢回来,大洛洛我相信你可以的。”

洛小洛稚嫩的声音清清楚楚的落在她的耳畔,让她愣住了。洛小洛却趁着这个空挡挣脱开爬下了床。

“大洛洛,晚安。”

这小子摸黑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安心睡觉,她却是一夜未眠。也不知道究竟是她睡了一下午睡饱了,还是因为他最后的那一句话。

第二日凌晨,她就接到了经纪人发过来的消息,慕安安出事了。

当她迫不及待的翻开微博的时候,那几张很快就被顾氏公关删没了的照片,早已经有人截图私信发给了她。

啧啧啧,她傻笑着称叹,没想到慕安安的身材这么有料!比不过,比不过。

慕安安的丑闻就好像是给她打了鸡血似的,她又精力充足的开车回了自己的小家,临走前还不忘偷溜进洛小洛的房间偷亲了下他的额头。

只是在她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原本躺在被子中睡得安稳乖巧的洛小洛突然睁开了眼睛,嘴角是一抹狡黠的笑。

回到家,换下了高跟鞋,凌晨的室内还是昏黑的看不见,她刚想抬手去开灯,忽然被一个人影猛的扑向了墙壁。

“唔!”背脊靠着冰凉的墙面,洛翡翠吃痛的清哼。她对来人太熟悉了,不管是他身上的味道,还是他抓人的力度。

“顾总,你大清早的来我家做什么?”

“怎么?宝宝这么快就忘了我了?该罚!”说着,滑过过她完美的唇形。黏腻的触感让洛翡翠忍不住哼了出来。

“顾总,我们的交易已经完了!”她咬牙切齿。他帮她解除危机,她也被他狠狠折磨了一顿。扯平了。

可是顾经年却丝毫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抬手勾起她的下巴,一个深吻再次落了下来。他对她的身体似乎已经达到了近乎沉迷的程度。

“嘶——”顾经年吃痛的松开了她,鲜血染红了唇色。但是他似乎并没有生气,反而绕有兴致的盯着身下的小女人看。

“小野猫,近来倒是越来越长本事了呀!”

洛翡翠不说话,扭过头倔强的不去看他。

“昨晚去哪儿了?”

洛翡翠一愣,在昏暗中,隐隐约约还是能清楚的看到他瞳孔中的红血丝,昨晚他就来了?在这里待了一晚?

还没等洛翡翠说话,低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慕安安的事,你做的?”他语气中带着试探,但是更多的却是期许。

期许,她说是,期许她说自己嫉妒慕安安。

可是洛翡翠却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登时跳脚,拼着浑身的力气将身前的顾经年重重推开“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兴师问罪?”她气急反笑,上一秒她还天真的以为他是关心她,所以才会来找她,却不想……

现实打了她莫大的一巴掌。

“顾总,我没有那个时间,更没有那个精力却对付你心爱的小三!对于这一点,我这个前任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几乎是咬牙切齿。

看的出来,真的不是她做的。但是这不重要,他更希望是她做的,可是她却连演戏都懒得在他面前演吗?

察觉顾经年的脸色越来越差,洛翡翠话语一噎,识趣的禁了声。

把顾经年热惹怒了,自己不会有好果子吃的。昨天那就是血一样的教训。

正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忽然一边鞋柜上她的手机亮了,昏暗中,那一点亮光格外的刺眼。

屏幕上显示一条短信,短信内容还没有点开,光是那大大的一个字备注,就足以让顾经年冷笑了。

他手指一勾,轻松的将手机拿到手中,点开了短信,只有一句话。

“洛洛,还没想好吗?”

顾经年看到短信的时候刚好洛翡翠也就着他的手撇到了内容,登时脸色惨白。

她心中打鼓,貌似能预料到自己可能要玩儿完。

果然,顾经年邪恶的轻勾嘴角:“朗?洛洛?呵……你们倒是亲热啊!”

那个备注是很多年前就一直有的,青涩的初恋时光,她很少女的填下了这个备注,后来苏亦朗出事,完完全全消失在了她的生命中,那个号码也就此沉寂,她再也没有翻出来过。

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在用那个号码,还是……他是故意的?

“怎么?想好了吗?他不是在问你吗?我也想知道知道,宝宝你是怎么想的呀?”他说话的语气阴测测的,加之还在她腰身上不断摩挲的大手,都在给洛翡翠重重的一击。

“说话!”冰冷的声音像是地狱的修罗。

顾经年是个狠人,洛翡翠一直都知道,但是顾经年却从未对她狠过,那日的肆虐是这五年来最狠的一次,难道……

她不敢再往下想,眼神倔强的与他对视却满是凄凉。

“我原以为你会明白。”

她的声音里的落寞惹人心疼,让她看起来就好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狗。

“原来五年的时间相处下来,你最终却不肯信我。”还拿出那么恶毒的语言来羞辱她。

看着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洛翡翠,顾经年失神了,难道这就是真正的她?卸下伪装后最真实的她?

只是现在的她似乎很受伤。

“宝宝……”两人之间的撕扯,让她身上原本就宽松的裙子凌乱褶皱,露出了里面大大小小青紫的痕迹。顾经年看着那些因自己而产生的痕迹,原本心中郁结的气一下子都消散了。只剩下了后悔还有心疼。

“你走!”察觉到他的目光,洛翡翠慌乱的拢着衣裙,妄图遮盖所有耻辱的痕迹。

“我……”

“走啊!”

看着洛翡翠正是情绪激动的时候,顾经年攥了攥手掌,终于还是转身离开,在慢悠悠的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留恋的回头,却见洛翡翠身子一晃,朝着地面摔去。

“洛洛!”他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失去意识的洛翡翠,怀中的小女人脸色苍白,眼底深深的一团乌青。

“该死!”她就是这样虐待自己的吗!

医院,VIP病房中,顾经年眼神焦虑的看着医生帮洛翡翠做着各式的检查。

“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是个中年女人,检查的时候一直绷着张脸,这会儿顾经年问话,她才叹了口气:“夫人就是劳累过度,再加上精神压迫这才导致昏迷,一会儿打个吊瓶吧,好好养养。”

一听没什么大碍,顾经年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只是一旁的医生却仍然踌躇的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有事?”

“先生,我知道我不该说这些,但是为了您夫人的身子,我还是要劝您一句,房事切莫过度!尤其这两天,夫人身子虚亏……”说到这里,想必傻子也能听懂了。

顾经年只是脸色阴沉,却丝毫没有感到不好意思:“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医生摇摇头,同情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洛翡翠,这才推门出去了。

这林子大了还真是什么鸟都有,她从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病人是被自己老公给“搞到”医院的。现在的年轻人啊!还真是“精力旺盛”啊!

顾经年守在病床边上,看着洛翡翠病态的面容,虽然苍白没有血色却仍旧看的出五官精致。

他轻轻撩开她身上宽松的病号服,里面莹白的身子上密密麻麻的痕迹尽数收于眼底,不亲眼看到他自己都不相信,他竟然对她这么过分。

于是一向以自我为中心的顾总,陷入了人生中第一次深深地自责。

洛翡翠在睁开眼的时候,周围都是白色的墙面,还有氤氲在空气中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她这是在医院?

忍着浑身酸痛,轻轻抬了一下胳膊,却发现自己的手正被一人紧紧的握在手里。

她微微一愣,看向趴在床边浅眠的顾经年。他睫毛很长,在下眼睑撒下一片阴影,如此安详的画面倒是她从未见过的。

鬼使神差,她伸出手指在他的眉眼处勾画。暗叹,上帝还真是不公,给了这禽兽一副这么好的皮囊。

被她的动静惊醒了的顾经年,一睁眼紧张的看着她。

“醒了?还有哪儿不舒服?”

看着他关切的询问,有那么一瞬间洛翡翠是真的被触动到了,但是她很快又记起来了,他就是恶魔!

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己的手:“顾总这么忙的人,还是不要陪着了。”

顾经年却恍若未闻:“饿了吧?”说着他从口袋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给助理:“送些清淡的吃食过来
分享给小伙伴们:
情欲秘书(H) 跟老师上课时狂揉我下面小说: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情欲秘书(H) 跟老师上课时狂揉我下面小说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