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丫头火辣辣小说 各种姿势被陌生人高H

作者:纯情丫头火辣辣小说 各种姿势被陌生人高H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好在她已经习惯了寂寞,就算他不来,她也能撑得下去。 一周后,是到医院复查的日子,早上很早就起来打扮,她是一个爱美的女人,不想让病痛把自己折磨的形容憔悴。 直到初晴开

好在她已经习惯了寂寞,就算他不来,她也能撑得下去。

一周后,是到医院复查的日子,早上很早就起来打扮,她是一个爱美的女人,不想让病痛把自己折磨的形容憔悴。

直到初晴开车在外面按起喇叭,她才从楼上下来。

今天她穿一件红色的上衣,映衬的她脸色白里透红,一点都不像个病人,反而更像一个新娘子。

初晴打趣道:“穿这么漂亮,给谁看?哦,我知道了,去陆学长的医院,当然是给他看了。”

“没有啦。”唐汐被她说的老脸一红。

车在路上不紧不慢地走着,初晴打开车上的广播,一阵音乐过后,里面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最新消息,穆氏国际的穆易寒先生将和国内人气女星尹依雪于本月底结婚,欢迎各界好友莅临参加。

结婚?犹如惊天炸雷,在她头上劈开!

初晴急忙关了广播,目光中也是一片疑惑。

“宝贝儿,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还没离婚吗?”

“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何会演变成这样,估计是尹依雪那个女人,等不及了。”

伤害一波接一波地来,她已经司空见惯。

只是苦了腹中的孩子,还没出世就没了爸爸。

她苦涩地想,穆易寒,你就那么心急吗?我已经没有多少天的生命了,你为何不能等我死后再和她在一起?

可是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她能左右的。

医院。

“唐小姐,复诊结果已经出来,你确定严重胃穿孔,为了你的身体考虑,我建议你拿到腹中的孩子。”医生推了推眼镜,认真地说着。

“医生,我真的很需要这个孩子,他是我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脉。”

“只有拿掉孩子,你才能做手术,生命才可以延续。”

“我求求你,我不能失去他……”

“对不起,医生只能给患者建议,至于最后的决定,还要看患者自己的意思。”

说完,医生轻飘飘地离去。

“拿掉孩子”医生的话像一张死亡判决书,在她耳边回荡。

结婚一年,他回家的次数很少,即便回来,每次在一起也是采取了安全措施,而这次,是意外怀孕,她觉得这是上天带给她最好的礼物,在她生命结束之际,送给她新生的希望。

孩子是无辜的,既然上天送来,就是他们之间的缘分,如果把他拿掉,她死都不会瞑目。

轻叹一口气,她让初晴将她送回了家。

偌大的别墅冷冷清清的,她上了楼,佣人体贴地送来一碗莲子羹,过了好久,都放凉了,她也没尝一口。

浑身无力,就那么在床上躺着,直到一阵重重的脚步声传来。

听声音,就知道是穆易寒回来了。

伴随着脚步声,穆易寒将文件夹里的离婚协议扔到她眼前,语气恶劣地说:“今天的广播想必你也听到了吧,快把离婚协议签了,我马上就要和依雪结婚了。”

唐汐拿起离婚协议,扫了一眼,上面五千万的金额写的格外醒目。

嘴角流出一丝倔强的笑意:“补偿我五千万?穆易寒,在你眼中,我就值区区的五千万吗?”

穆氏国际拥有几十亿的流动资产,每年创下的利润令人咋舌,何况,她嫁过来以后,唐氏公司也归在穆氏旗下,唐氏虽然不如穆氏声势浩大,但也是海城首屈一指的大财团,现在,他却拿五千万来打发她,真是可笑至极。

“嫌少?唐汐,我警告你,不要太贪心了!唐氏自从归到穆氏国际名下以后,就一直在亏钱,我能拿出五千万给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一直亏钱?”唐汐冷笑一下:“我掌管唐氏的时候,唐氏一直是盈利的,每年的利润在千万以上,怎么归到穆氏名下,才区区一年,就开始亏损了,穆易寒难道你不想给我一个说法吗?”

他脸上露出一丝不耐,“今天我不是来和你谈生意上的事的,而是离婚!如果你觉得是我把唐氏搞砸了,完全可以从穆氏分离出来,我绝不拦你!只希望你快些离开穆家,和穆氏断的干干净净!”

心钝痛的厉害,像被人用一根锯条来回摩擦,伤的血淋淋的。

他就这么希望和她断的干干净净吗?他就那么讨厌看到她吗?她做错了什么?一年来,她将所有的大权都交给他掌管,专心致志地在家做起全职太太,她的愿望很简单,和所爱的人在一起,一日三餐,观窗外花开花谢,看人生潮起潮落。慢慢牵手,一起变老。

“穆易寒,既然你打定主意要离婚,这个协议,我签了。”

既然已经没有了爱,再挽留又有何用?她拿起那张薄薄的纸,抖着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女人清丽的笔迹落在上面,男人心里忽然有些烦躁。

她就这么容易签了协议?难道她不是该跪下来,然后求他不要离婚吗?可是她居然没有丝毫留恋的样子,好像从来都没有爱过他。

盛怒之下,啪地一声,男人将桌上的照片挥洒在地上。

那是他们的合影,带着笑容的两个人,立刻变得支离破碎,就像这段无可挽回的婚姻,再也恢复不了原来的模样。

照片后面,压着一张诊断书。

以为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想到,却被他打了个粉碎。

她急忙将诊断书抢过来,攥到手中。

却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给我!”冷冷的声音,听上去非常骇人。

她鄙夷地笑了一下,速度极快地将诊断书塞入口中,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毁掉它。

“给我吐出来!”

他捏着她的脸,恶狠狠地将手指伸到她口中,强硬地把诊断书拿出来!

一阵极不舒适的感觉充斥着她的胃部,她极力忍着,直到头上开始冒冷汗。

看了一眼带着唾液的诊断书,他脸色立刻阴冷下来:“你这个心机女,如果不是被我发现,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他低声吼着,双手握着她的肩,好像要把她摇散
诊断书上,是她怀孕的证明。

他目眦欲裂,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她吞掉:“你怎么会怀孕,不是每次都采取措施了吗?你是不是想用这个孩子留住我?告诉你,做梦!”

“我最讨厌的就是对我用心机的女人,这种女人来一个我灭一个,有种的尽管放马过来!”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算你怀孕了,我也不会和你复合!我想起来了,我每次做都采取措施,这孩子不会是我的,你肚子里怀的是个野种!”

“怪不得这么痛快就答应离婚,原来早就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明天,你就去把孩子做掉!一分钟都不能耽误!我受够了!”

……

穆易寒把所有难听的话都说尽了,坐在那里几乎筋疲力尽。

看着这个男人因愤怒而变形的脸,唐汐忽然感到一阵恶心。

她急忙捂着嘴跑到卫生间,把胃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最后吐得只剩下酸水,里面还夹杂着丝丝鲜红。

胃病的症状,已经在她身体上逐渐严重起来。

既然他把她当做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那就认了吧。

反正,她来日不多,这样他才会更快地忘掉她。

她谁也不怪,只怪自己运气太差。

只是尹依雪那个女人,让她活在这个世上,太便宜了她……

从卫生间出来,她的脸色已经不那么惨白,稳了一下神,她淡淡地对穆易寒说:“晚上带尹小姐回家吃饭吧,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好,我想当面向她道歉。”

穆易寒怔了一下,这个女人,终于同意和尹依雪和平相处了,或许是她害怕离婚了。

狠狠瞪了她一眼,穆易寒摔门而去。

确定他离开,唐汐的目光中流出一丝阴鸷。

她拿出一张名片,拨通上面的电话,里面是一个心平气和的女人声音。

“喂,你好。”

“苏医生,我考虑好了,决定不拿掉腹中的孩子,毕竟他是一个生命。”

“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你身体虚,平时饮食更要注意,记得多吃有有营养的东西。”

“孕妇忌食的东西有哪些?我在家多加注意。”

“螃蟹、甲鱼之类的尽量少吃,还有藏红花、半夏这些中药,千万不要用,记得一切尊医嘱!”

“谢谢苏医生。”

唐汐极快地用笔在纸上记下这些,然后打了另一通电话:“喂,是药店吗?麻烦帮我送些中药过来……”

晚上,一桌丰盛的饭菜摆在桌上。

七点整,穆易寒拥着身姿妙曼的尹依雪走了进来,两人一边走,一边打情骂俏,完全把她视作空气。

唐汐脸上带着笑意,将心底的伤痛隐藏起来,请尹依雪坐在那里。

“尹小姐,之前你来家里,我对你态度不好,今天我正式向你道歉。”

“穆太太说哪里去了,你我姐妹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表面上说着客气的话,其实心里都在互相窥视对方的真实目的。

“这是我亲手做的菜,尹小姐快尝尝合不合胃口。”

说着,唐汐夹了一些菜,放到尹依雪面前的盘中。

“我不想吃,看到这些就恶心。”尹依雪故意说着,得意地白了唐汐几眼。

唐汐冷笑一下:“尹小姐不敢吃我做的菜,难道是怕这菜里有毒?既然如此,我先吃一口就是。”

说完,唐汐夹了一筷子送进口中。

见唐汐用一种极寒的眼神看着自己,尹依雪忽然一阵心悸,她低下头,急忙吃了起来。

唐汐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

吃到最后,看见盘子里的菜几乎空了,她笑的都要开心死了。

当然,她不能流于表面。

吃饱喝足,穆易寒带着尹依雪离开。看着他们的背影,唐汐感觉舒心极了。

半夜,尹依雪忽然腹痛难忍,痛的在床上直打滚,穆易寒慌忙叫车将她送进医院!

急诊室前,穆易寒不安地来回走着,脸上的神色焦急难耐。

进去之前,尹依雪那双无助的双眼,让他感觉十分心痛。

一小时后,护士终于将尹依雪从急诊室推出来,她小脸惨白,双眼紧闭。

“医生,她怎么样了?”穆易寒急切地问道。

医生摘下口罩,淡淡地说:“大人没事,孩子没保住。”

“什么?”穆易寒似乎不相信医生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孩子没了?”

“不好意思,我已经尽力了,孕妇吃了一些中药,这些中药都是对孕妇及其不利的。”医生双手放进口袋,离开了。

脸阴的像要下雨,穆易寒眸中闪出一团火焰。

尹依雪睁开双眼,哭着说:“易寒,都是我没用,我没有保住我们的孩子!”

“不怪你,我要让她为你偿命!”

穆易寒请了最好的护工照顾尹依雪,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别墅。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女人脸上,她睡的像婴儿一样恬静。

重重的踹门声,将她从睡梦中惊醒。

男人一脸怒气,红着眼睛进来。

他一把揪住尹依雪的头发,恶狠狠地问道:“唐汐,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究竟给依雪吃了什么!”

她冷冷地笑着:“就是普通的饭菜啊。”

“她为什么会流产?!”

女人的语气依然很淡:“我怎么知道,昨晚的饭菜,我也吃了,为什么偏偏她流产而我没事?”

“我不管,一定是你这个女人害的她!今天,我要让你血债血还!”

男人青筋暴起,一张俊脸脸因愤怒而变形。

唐汐内心冷笑着,为了那个女人,穆易寒不惜破坏自己的形象。

他像提小鸡一样,愤怒地将唐汐提到车上,载她来到医院。

病床前,怒气冲冲的穆易寒将唐汐扭过来,低吼道:“跪下,给她道歉!”

床上的尹依雪弯了一下唇,流出一丝假笑:“易寒,你不要冲动,我相信穆太太是清白的。”

“依雪,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一直被人陷害!今天我一定要让她跪下给你道歉!”

“就算真是她陷害我的,我也相信她这样做是因为太爱你。易寒,对于一个爱你的人,你忍心让她下跪吗?”

似是说情,实则胁迫。
分享给小伙伴们:
纯情丫头火辣辣小说 各种姿势被陌生人高H: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纯情丫头火辣辣小说 各种姿势被陌生人高H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