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作者: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沈以南有了这个意识,迅速回神,心中那些别的情绪,也被压制 突然,他屋子弥漫着一阵一阵奇怪的味道,像是有什么东西烂掉了一般。 他起初以为只是自己出门一周,家里的佣人没

沈以南有了这个意识,迅速回神,心中那些别的情绪,也被压制……

  突然,他屋子弥漫着一阵一阵奇怪的味道,像是有什么东西烂掉了一般。

  他起初以为只是自己出门一周,家里的佣人没有好好打扫,可后来寻了一圈才发现怪味的来源是林娜送来的盒子。

  厌恶的人送来的东西都让人犯恶心!

  沈以南嫌弃地看了一眼那个盒子,径直出门去了“蓝夜”——

  A城最大的酒吧。

  董飞昌在酒吧里有局,刚和好友点上酒,就看到不喜欢这些局的沈大少走了进来。

  董飞昌哈了声,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好友,嘟囔道:“以南不是不喜欢这种场合吗?”

  他说完,看到好友走近,招呼道:“今天怎么过来了?”

  沈以南睨了眼,端起面前的酒直接仰头灌了下去,“烦,找你们说说话。”

  董飞昌见状,只能让身边的人离开包厢。

  包厢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沈以南又给自己灌酒,声音沉沉,“莫微要和我离婚。”

  董飞昌嘴角抽抽,“这次换人了?”

  沈以南深眸不解,语气重了几分,“什么意思。”

  “之前,你每次都说要离婚,离了三年了!这次换莫微,嗯,你是想让我劝你什么?”

  董飞昌以为又是两人的小打小闹,叹了口气道:“说实在的,以南,莫微真的适合你,这三年,兄弟都看在眼里,你有胃病,她每天给你送一日三餐,你倒好,把人家拒之门外。每次出差,都给你吧行李箱打整的整整齐齐,我去你家做过客,那手艺没话说……”

  说着,他叹了口气,“兄弟,你的命真好,要不是世界上只有一个莫微,我都想结婚了。”

  世界上,估计只有莫微那样的女人,能让他这个海王收心了!

  沈以南有猛灌了几杯酒,“她给我送饭?”

  怪不得,他觉得饭好吃了很多,外卖还有几分莫微的手艺……

  她可真棒,这三年,处处渗透他的生活!

  是不是想等着,他爱上她的时候,在狠狠的甩他?

  沈以南又灌了酒,心中冷嘲:做梦,他一定会找到她!

  “对啊,就一周前,你出差的当天,我还遇到了。不过,看她不舒服,就让她去医院看看。以南,好歹人家对你真心,过去的就过去吧,你回去好好和人家过日子。”

  董飞昌没注意到沈以南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

  董飞昌继续说道:“那个林娜,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天喜欢做艺术品?就那种渣女,做出来的东西就是烂的。也就幸好,你哪会分的好,对了,戒指没送出去吧?”

  沈以南眸光渐深,“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手机铃声打断。

  沈以南接起电话,“好,我知道了。”

  说完,他挂了电话,只留下一句,“我走了。”

  方哲打电话,说逮到了徐闵赫在他家附近……

  呵,莫微是等不及了吗?

  等他找到她,一定要狠狠惩罚她!

  沈以南快步走出酒吧,叫来代驾,往自家公寓走去。

  他隐隐升起一丝期待,徐闵赫在附近,或许,莫微在家里?
半个小时左右,车子停在公寓门口。

  “沈以南!你他妈是不是男人!沈以南!你把莫微藏哪了!你不是人!”

  沈以南深眸晦暗。徐闵赫居然还有脸找莫微!

  这对狗男女,做戏给谁看呢!

  沈以南想都没想,,一拳打在徐闵赫的脸上,然后拖着他的衣领把人拽进了别墅:“徐闵赫,警告你,莫微是我的妻子,你两怎么演戏,我都不会相信。”说着,他站在空荡荡的客厅,喊道:“莫微,你的老情人在我手里,你出来!”

  “你还知道她是你的妻子?”徐闵赫挣扎着,清秀的脸上满是愤然,“她怀了你的孩子却被林娜弄得疑神疑鬼,这件事情都不敢告诉你!要不是我在那家医院值班碰到小微,恐怕不到肚子变大你都不会知道吧?!她演戏,你在演戏吧?”

  “她……怀孕了?”

  沈以南突然清醒,有些愣神。

  两人三个月前,他醉酒,确实有……

  几秒后,他清醒过来——

  不可能,那天她去见了徐闵赫,林娜刚巧回国,去那个酒店休息,她亲眼看到!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孩子!

  沈以南继而又看着徐闵赫笑得疯狂,冷嗤道:“你和莫微那天也去了酒店开房,这个孩子是谁的还不好说吧?”

  “沈以南,你放屁!我和小微根本什么都没有,你被设计了还一点感觉都没有,蠢货!”

  徐闵赫觉得沈氏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奇迹。

  沈以南真够蠢的!

  沈以南高大的身影晃了晃:“胡说,你和莫微就是一对彻头彻尾的奸夫淫妇!你这么说,就是想让莫微和我离了婚,分我的钱再拿来养你这个小白脸?”

  徐氏没沈氏发展好,他说徐闵赫是小白脸,一点都不为过!

  徐闵赫愤怒地挥拳打在沈以南脸上,“我和小微进酒店都是你那个好情人林娜设计的,你婚礼前一天林娜找人给她下了药,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恐怕小微早就被玷污了!你呢,你发现她不在家都不担心!我告诉你,我巴不得真的和她发生什么,可我没你那么禽兽!”

  说着,他甩了份报告在地上,“这是那天小微的报告,我给她送过来,谁知,你的人就把我绑了!你说,莫微在哪?你把她藏拿了?”

  徐闵赫觉得自己的锅背的有些大。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吧小微找出来,他算是知道了,沈以南就是彻头彻尾的疯子!

  “林娜?”

  沈以南睨了眼报告,声音沉了几分,危险地挑了挑眉,“你说林娜设计你们?”

  “不然呢?”徐闵赫见他还不相信,气的再次挥拳砸在沈以南的脸上。

  沈以南喝了酒脚下不稳,一手按在林娜送来的那个盒子上。

  “林娜不知道暗地里做了多少手脚,小微怀孕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才敢出门,生怕被你的旧情人害了。你倒好,小微不见了你更快活了!”

  沈以南有些站不住,手一滑把盒子推到地上,盒子摔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石膏像碎开了条缝,却没有人在意。

  “证据呢?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和莫微之间没有奸情!”

  他心里有些慌乱,不敢相信徐闵赫的话都真的。

  他认定了莫微和当年的林娜一样,都是想要背叛他的狠心女人,却从来没想过这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情,“不会的……莫微怎么会呢?她背叛我了不是吗,假的……你说的都是假的。”

  徐闵赫知道,就算继续待在这里也没有办法得知任何关于莫微的消息,“沈家家大业大,不会差?要是小微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徐闵赫对着沈以南猩红着眼警告完便愤然离去,沈以南好久才回过神来。

  沈以南抹了把脸,有些狼狈地抓起自己的车钥匙想去寻找莫微的下落,却被脚下的石膏像绊了一下,他不耐烦地抬眸,却彻底愣在了原地。

  那尊破败的石膏像裂开了缝,里面露出了
林娜接到联系时很兴奋,自己杀了那个蠢女人果然是正确的决定。

  现在以南哥哥已经愿意主动见她,那么回头看到她的爱也是迟早的事。

  可当她好不容易等到见到了沈以南,却也看到了桌上那个她再熟悉不过的石膏像。

  林娜难得心虚了一瞬,转眼又恢复了正常:“以南哥哥今天怎么想到叫我来家里,现在也晚了,人家最近学了一些料理,以南哥哥要不要吃吃看?”

  “哦,是吗?”沈以南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周身的冰冷让林娜有些犯怵,“你想用什么给我做,冰箱里的那些肉么?”

  “以南哥哥想吃的话当然可以了,我的手艺很不错的呢。”林娜施施然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却发现空空如也,“可是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啊。”

  沈以南忍无可忍地站起身,笑得风流,眼里的冰冷却丝毫不减:“那些肉的味道很奇怪,就像是你带来的石膏像的味道一样奇怪。”

  “真的吗?”林娜突然笑了起来,可看上去渗人得很,“那可能是材料有问题吧,劣质的东西就算消失了也会充满恶臭。”

  “林娜!”男人个子很高,他一下子掐住了林娜的脖子,脸上闪烁着厌恶与愤怒,“你比那些肉块还要让我想吐!”

  林娜被掐得喘不过气,娇俏的脸庞憋红,说出的话也断断续续:“以南……哥哥,你在说什么……”

  “你没有?”沈以南冷笑,“那股怪味是尸臭,在你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叫人把那个石膏像和那些在冰箱里的肉块全部都检验过了,你猜猜我发现了什么?我发现了莫微的DNA!”

  他猩红着眼,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杀人偿命,林小姐你说是吗?”

  语毕他猛地松了手,把林娜扔到了一边。

  “你有证据吗?”女人捂着自己的脖子咳嗽,“没有证据可是不能随便指控我的哦,以南哥哥。”

  “我不需要证据,就像你杀人不需要理由一样。”

  “谁说我没有理由,以南哥哥,我爱你啊!”

  林娜又扬起嘴角,毫不在意地说:“以南哥哥,你爱的是我啊。那个莫微只不过是我的替代品而已,现在我回来了,你娶我就好了!我没有杀人,莫微不过就是一只蝼蚁罢了,轻轻一捻就死了!我才是沈夫人!”

  “你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可能是。”沈以南蹲下身子,讽刺地看着她,“我说了杀人偿命,你要付出代价。”

  “莫微到底凭什么,我为什么要给她偿命,你又不爱她!”

  沈以南低下眸子,突然有些迷茫,莫微在他心里是有着不一样的地位:“我做事何必回答你为什么?”

  “你可真残忍。”林娜狼狈的坐在地上,笑得更加灿烂,“不过,我动手的时候莫小姐几乎没有反抗呢……我告诉她,你知道她和徐闵赫出轨了。我说你很生气所以叫我去教训她。以南哥哥你没有看到莫小姐的表情真是太可惜了,绝望难过还有不甘心!”

  女人顿了顿,抬起头直直地盯着沈以南,从眼角滑出泪来:“你知道为什么她不甘心吗?因为她没有出轨,她什么都没有做,那些都是我设计的!都要感谢以南哥哥你对莫小姐的不信任,不然我的计划也不会这么顺利。”

  “你说什么?”沈以南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他一直以为莫微心里没有他,只是为了结婚而结婚。

  他知道了徐闵赫的事情之后对待莫微的态度就始终很冷淡,整夜整夜不回家在酒吧买醉,和各个女人出入娱乐场所上媒体头条。

  做这些的时候,他从来没想过莫微的心里是什么样的。

  他知道,莫微每晚都在家做好了饭等他。

  可是沈以南一看到莫微,就会想起来那些她和徐闵赫的照片,心里就像梗着一根刺怎么也消不下去。

  他从来没有信任过莫微。

  那些误会明明只要他好好问一问莫微就会迎刃而解,可是他从来没有一次想过这些是假的。

  “你没听错,人是我杀的,那些事是假的,可现在没用了,莫微已经死了!再也不会挡我的路了!”林娜癫狂地冲着沈以南咆哮着。

  沈以南内心一片疮痍,转身向门外走去。

  “来人,把林小姐也做成人彘,让她自己也尝尝这些滋味。”

  林娜顿时花容失色,连滚带爬地抱住沈以南的腿:“不行,以南哥哥你不能这么对我!既然我已经杀了莫微,那你应该娶我的,你不能这么对我!”

  “林娜,你动了不该动的人。”沈以南没有回头,只是留下了一句话。

  “老板,怎么处理林小姐?”方哲在屋外候命,他感觉这一次林娜是难逃一死了。

  “现在就找人把她处理了。夫人是怎么死的,就让林小姐怎么偿命。别让她走得太轻松了,做的干净点。”沈以南强压下翻腾的心绪,低声命令道。

  林娜惨叫着被下属拉走了。

  沈以南知道,林娜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但是莫微却再也回不来了。

  沈以南努力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悲切,他几乎是用逃离的方式离开了别墅。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没过多久,别墅就着了火。

  消防员迅速赶到,正在抓紧时间灭火。

  等沈以南匆忙赶回时,那灼热的火光让他快要崩溃:“不行!微微还在里面……我要救她!”

  正在和消防员交代情况的方哲一转身,就发现自家老板不要命地往火场里冲:“来人!快拦住他!”

  几个人迅速追上去,把沈以南拉到旁边。

  不知过了多久,大火扑灭,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焦味。

  被消防员拉回来的沈以南狼狈地坐在地上,双目失神。

  莫微已经这么厌恶他了吗,就连尸骨和念想都不愿意给他留下。

  晚风喧嚣,像刀一样刺在男人的脸上。

  沈以南挣扎着慢慢站起身,晃晃悠悠地坐上停在路边的车,泄愤似的用力踩下油门,没有目的地四处乱开。

  酒精逐渐占据了理智,一时之间沈以南昏昏沉沉没了意识。

  “砰!”

  一声巨响,男人恍然睁开眼。

  车子已经冲出了高架,身后是其他车主熙熙攘攘的惊呼。

  怎么,老天爷也要送他去见莫微吗?

  也好,这是他欠她的……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天才投资人沈以南于今日凌晨驾车冲出环城高速公路。据现场的记者描述场面相当惨烈,目前沈以南已经被证实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不幸身亡。这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尚未可知,请观众朋友们持续关注此次事件……”
分享给小伙伴们:
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