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先生的心头宝 po/男主器大活好的糙汉文穿越

作者:沈先生的心头宝 po/男主器大活好的糙汉文穿越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除了精神病院,方木年坐在车里,问:于天聪受伤这事,是不是他自己说的,而没有别人当证人,也没有别的证据? 管家点头,我调查了一下,于天聪当天额头受伤,说是在楼道里,但

除了精神病院,方木年坐在车里,问:“于天聪受伤这事,是不是他自己说的,而没有别人当证人,也没有别的证据?”

管家点头,“我调查了一下,于天聪当天额头受伤,说是在楼道里,但是那房子新一期新房,摄像头还没装上,所以根本没有拍下于天聪是怎么受的伤;根据于天聪公司的同事讲,于天聪自己和他们说,是被妻子推下楼梯,才弄伤了额头。”

方木年冷哼一声,“若是真的,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从现在开始,给我搜集这家医院的任何不好的证据,我必须让段夕嫣离开这里,竟然给段夕嫣吃馊掉的饭菜,我看他们是都不想过了!”

一瞬间,方木年的眼神流露出阴狠。

且说段夕嫣,回到那个脏乱差的病房之后,就悄悄地将手机录音打开了。

医生进来,对着打扫的护士说:“都别扫了,扫那么干净有什么用?她一个疯子,也感受不到干净与否。”

段夕嫣看着医生,悠悠地道:“医生,我没病。”

“呵,到了这里,没病也得说有病,既然进来了,就别想出去。”

“那医生,我到底是什么病?你为什么不给我治?”

“药片也是需要钱的,你自己一个人占据一个独立病房,够不错的了,还是看在,你是于先生妻子的份儿上。”

于天聪,这怕又是于天聪搞的鬼!

这个精神病院,是他投资的私人病院,自己在医院的这个待遇,怕也是于天聪“关照”过的。

等到饭菜端上桌来,段夕嫣一闻,又是馊掉的味道,最关键的是,这次的饭菜上,还长了白毛。

段夕嫣没有再询问,再叫嚣。

而是偷偷拍下饭菜的模样,传送到手机里仅有的微信好友上,那是方木年的微信号。

饭还是要吃的,要不然她就得饿肚子,也说不定没有力气,等不到方木年把她弄出去。

拿筷子的时候,右手反复试了好几次,才能握紧筷子,夹了没几下,筷子又掉到地上,段夕嫣看着自己已经严重不协调的右手,想起了于天聪在恋爱时,说过的话。

他说:“结婚之后,你就作画,我就看你作画,我会好好保护你的手,绝对不让你受累的。”

他说:“你的手,是最宝贵的,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保护你的手,然后我保护你。”

有一次,段夕嫣因为削铅笔而割伤手,于天聪心疼的就像是自己割伤了一般,要哭出来,小心地放嘴里。

“以后削铅笔,我来替你削,你不用干。”

那时候的小心呵护,到了出国留学之后,就荡然无存。

现在想来,这是他计划好的吧?

出国后每隔一段时间,他就打电话来诉苦。

“夕嫣,你再搞点钱来吧,留学的消费太贵了。”

“你不行的话,把你的妈妈那房子也卖了吧。”

段夕嫣是绝对不会卖母亲房子的,她不想母亲老了老了,没有住的地方,但又不想于天聪在国外受苦,所以只能苦了自己,打工、省吃俭用,每存够一笔钱,就给于天聪汇过去,而自己三年来,吃糠咽菜,能省则省。

段夕嫣想到这里,微闭双目,心痛的无以复加。

那个时候,于天聪对她,就没有任何感情了吧,自己只是供他读书的赚钱工具。

她重新捡起筷子,拨掉上面发霉的那一层,大口吃起来。

吃的眼眶发酸,吃的想流泪。

而如此过了三天,终是在段夕嫣吃又一顿长毛的菜时,病房的门被人猛地推开,方木年不仅自己来了,还带了好多人,有民政的人,也有公安部门的人。

方木年拎着热粥以及很多小菜,心疼地看着段夕嫣。

“别吃了,来,吃点热粥,我们下午,就离开这里了。”

随后护士告诉了医生,那个医生,还是这里的负责人,身兼数职。

医生赶紧跑过来,道:“哟,怎么都来了?”

“有人举报,也提供了证据,你们这家私人精神病院,不善待病人,长期骗钱,而且我们来也看到了,病人吃着长毛的饭菜,眼见为实,现在我们将这对家精神病院,展开调查,请跟我们走一趟。”

“这、这不是故意的,就这么一次!您听我解释……”

方木年转过身,冷脸看他,“解释?我还提交了别的证据哦,你手底下的员工,有很多根本没有从业资格证;还有你进的药,都是过期药,这些,你都一一解释去吧。”

“你……你为什么针对我!”

医生被驾着出去的时候,看到了门口一辆豪车,比于天聪的好多了,关键是旁边站着的,是那日跟在方木年身后的老头。
段夕嫣看着方木年,所有的情绪全都涌上心头,她想不到,再见老朋友,会是这般境地,想起曾经他将要离开家乡时,他说:“夕嫣,你要幸福啊。”

那时候自己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我一定会幸福的,你不要担心,在国外要好好的,要常联系呀。”

可现在,自己却冲他展示了最不幸的一面。

段夕嫣仰头看着方木年,想冲他笑一下,但咧嘴,确实满脸的苦涩。

真是笑中带泪地道:“谢谢你,方木年。”

“谢谢你救我出去。”

方木年赶紧道:“这都是小事,但因为我把事情闹大了,所以还要走正规程序,下午你得到大医院进行检查,但是别担心,我都会陪着你的。”

他将粥推到段夕嫣的面前,“你看看,这是你喜欢的皮蛋瘦肉粥,很香的。”

皮蛋瘦肉粥,段夕嫣苦笑一下,于天聪在结婚后,从未给她做过一顿饭,煮过一次粥,偶尔买粥,也都是买自己喜欢的,他仿佛不知道自己的喜好,原来,诸多的小事,都在提醒着她,于天聪,婚后越发不爱她。

而自己,还傻傻的,为他付出。

下午她被送往大医院进行检查,精神科的医生得出结论,段夕嫣根本没有得那种所谓需要住院的精神病,各项测试都显示趋于正常,她只是有些焦虑而没有得到及时的缓解和开导,出现了一点小问题罢了。

方木年还让段夕嫣做了全身检查。

但这个检查,就让人想落泪了。

段夕嫣的身体很多处都劳损过度,年纪轻轻,手的灵活度却像个七十岁的老人,连医生都感叹,“小姑娘,你这天天在做什么呀,怎么劳损成这样?”

天知道段夕嫣一双画画的手,为了多赚钱,车间工、流水线工,她都做过,别人一天做一百件配件,赚一百块钱,她一天就做别人的两倍,中午也不休,早晨也早早地去,双手几乎一整天,都在高强度地工作,完全没有休息。

“你这个手,我建议你做手术,要不然你只会越来越恶化,以后就什么都干不了了。”

段夕嫣身上还有很多小毛病,医生建议住院治疗。

这样各方面都治疗好了,最后再做手术,毕竟手部的手术需要精细的高修复和高时间的治疗,急不得,而且手术的时候,得很多项指标达标,现在段夕嫣达不到基本指标。

跟随的公安部门工作人员将段夕嫣的情况作了详细的记录。

方木年在病房门口说:“我的律师会代替段夕嫣打这个官司,他本身涉及的违规犯法事项太多,这些我都要追究。”

管家在一旁,道:“先生,该吃药了。”

“放那吧。”

待一切都尘埃落定,段夕嫣在大医院住院治疗的手续都办下来后,方木年才松了口气。

“跟拍于天聪有结果了吗?”

他接过茶杯,将药片送了下去,原本一身干练的外套褪去,改为继续穿着病号服,披着一件毛衣,主治医生在发现他偷偷出院后,批评他好一顿,希望他手术前,不要再出岔子了,安生生地在医院呆着。

想到这里,方木年也苦笑一声,继而听管家的调查结果。

“经过连续的跟拍,我们手里已经拿到于天聪和艳艳之间的亲密证据,还有,方先生,我查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于天聪现在的公司,拉到的投资中,最大的那笔,是咱们在国外的公司投资的。”

“哦?”

原来于天聪的公司是几个人合干,所以当时拉投资时,自己的公司并没有见到于天聪本人,只是跟其中一两个负责人谈。

这下,有意思了。

“要现在立即撤出吗?”

“哎,别着急,这么一说,我是他老板,我想什么时候撤资,就什么时候撤资,慢慢来,给他点希望。”

随后,段夕嫣的母亲终于风尘仆仆地赶来。

她搂住段夕嫣,“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受苦了!妈就说你没有问题,跟那个医生说了好几遍,到最后每次去,都说你在治疗,不便打扰,妈已经想了,再见不到你,就报警,就冲进去!”

“妈……”

段夕嫣的母亲还说,段夕嫣进那精神病院的日子,于天聪经常跑去做她的思想工作,说段夕嫣已经是神经病,只要她这个当妈的代理同意离婚,给的补偿不会少,但要是不离婚,会让段夕嫣一辈子不能从那里出来!

方木年过去,越听越气。

中年女人说:“女儿,咱跟他离婚吧!他这歹毒心肠,就算跟他再在一起过,也没有意义!妈不想再看你经历这个了!妈受不了了呀!”
分享给小伙伴们:
沈先生的心头宝 po/男主器大活好的糙汉文穿越: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沈先生的心头宝 po/男主器大活好的糙汉文穿越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