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已经高C了-你C够了吗

作者:够了够了已经高C了-你C够了吗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管以璇莫名被质疑了,微微垂下眼帘。 昨天查资料的时候,好像就看见了这个女人,吴蓓,新晋影视小花,圈中所有人都知道,深深的喜欢着故清风。可以说是为爱入圈。 这不是我的

管以璇莫名被质疑了,微微垂下眼帘。

昨天查资料的时候,好像就看见了这个女人,吴蓓,新晋影视小花,圈中所有人都知道,深深的喜欢着故清风。可以说是为爱入圈。

“这不是我的助理,是我的造型师。”

故秦风语气淡淡的,对比吴蓓表现出来的亲近,显得很疏离了。

“你要是需要私人造型师,跟我说啊,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些更专业的,你现在的身份,身边不应该留女人的,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对你有些什么不好的心思?不如换一个吧?Tony就很好。”吴蓓自说自话,走近两步。

故秦风没有反应,她看向了管以璇:“你的椅子让给我。”

管以璇一言不发,默默的起身,吴蓓却又有些嫌弃,她身上的服装是晚礼服,怎么也不适合坐在这种板凳上面的。

“这椅子我坐着不方便,能麻烦你再去帮我搬一张过来么?”吴蓓毫不客气的指挥管以璇。

管以璇心中有些不情愿,这么大热的天去搬椅子,想都知道不轻松。

于是就拒绝了:“抱歉,我不是你的助理,故影帝才是我的雇主。我想,我只需要听从雇主的命令就可以了。”

吴蓓没想到会被拒绝,眼中更觉得生气。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造型师,也敢这样跟她说话?

“你知不知道,我一句话就能让你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不下去?”吴蓓紧紧的盯着管以璇,以为管以璇会害怕赶紧认错,却得到相当平淡的反应。

“那您挺厉害的。”

吴蓓更生气了,余光瞥见了故秦风,就开始跟故秦风使劲儿:“秦风哥,你看看,你这个助理,根本就不行啊,居然这样对我。”

故秦风终于抬眼:“她说的没错。”

吴蓓一愣。

“而且我跟你说过了,这是造型师,不是我的助理。”故秦风站起来,瞥了一眼吴蓓,眼神中的漠视,顿时让吴蓓不敢再说话。

她一直都很喜欢故秦风,了解他的一切,平时看在两家的关系上,也许会默许她的一些举动,可是若是真的踩到了他的底线,他会毫不犹豫的教训她。

“时间差不多了,去化妆吧。”他双手放进裤口袋里,走在了前面,管以璇快步上前跟在了后面。

留在原地的吴蓓很生气,看见桌上的矿泉水瓶,直接全部掀掉。

“真是气死我了,秦风哥也就算了,那个不知道打哪儿来的造型师也敢这样跟我说话?”她生气,不停的在原地跺脚。可是她忘记了自己穿的是高跟鞋,用力过猛,不小心把自己崴了脚。

坐在地上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吴蓓都给气哭了:“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都怪那个女人!

两人去了故秦风的专属休息室。

看着坐在镜子面前的故秦风,管以璇打开了陈娜早就在这里准备好的一套化妆品。几乎都是大牌,甚至很多都是私人定制。

管以璇不得不感慨一下资本的力量,然后就开始认真的挑选。

“您的皮肤很好,我用这个色先给您打底。因为考虑到您在剧中的角色定位是一个身体不好的军阀之子,所以我想要突出您的苍白。这个颜色在您的嘴唇上打底……”管以璇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完,然后问了一句:“您觉得怎么样?”

故秦风只是微微颔首:“既然请你做了我的造型师,我不会对你的决定有所质疑。”

不得不说,他的这种态度,让管以璇慢慢的放松下来。

她动作利落的给故秦风做完基础护肤,便开始上妆。

这个过程中两人难免靠的很近。

故秦风闭上了眼睛,但是鼻尖还能闻到熟悉的味道。

如同那一晚。
“秦风,出了点意外,吴蓓那边刚刚在影视基地乱窜,把自己的脚扭伤了。现在送到医院去了,今天只能先拍你的戏份了。”贺永新抓了抓头发,“吴蓓在搞什么啊,这要不是她说动了她爷爷,我才不会让她进组啊。”

贺永新、故秦风还有吴蓓也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了,三家关系都挺亲密,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没什么顾忌。

这一次算得上是故秦风友情出演男主角了,完全是看在贺永新的面子上,吴蓓听说了之后,立马就跟家里人说,然后把自己也强塞进来了。贺永新也知道吴蓓对故秦风的感情,当时就觉得肯定要出麻烦。

果不其然!

“不是去找你了?怎么就崴脚了?”

故秦风瞥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

贺永新看见了管以璇,问故秦风:“这是你的人?”

故秦风看了一眼,勉强算得上是做了个介绍:“私人造型师。”

贺永新凑到管以璇的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管以璇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拉开距离:“还真是难得,你居然会找私人造型师?还是女人?”

管以璇默默低下头,在心中默念:不要理神经病。

故秦风拉了贺永新一把:“别吓到我的人了。”

贺永新顿时露出了促狭的目光:“那行吧,走,开拍第一场了。”

故秦风走了两步,然后突然回头:“你也过来。”

管以璇赶紧跟上。

站在一个照不到太阳的阴凉地方的管以璇,默默的看着正在演戏的故秦风。

这几乎是一个被舞台宠爱的男人,一举一动都像是一幅画。

身体孱弱的军阀之子,一朝家破人亡,为了能够在这个乱世中生存下去,也为了能够为家人报仇,不得不举起手中的武器,向命运反抗。

管以璇一下就看入迷了,她在心中感慨,这个妆,真的很适合故秦风啊。

一天的戏份拍摄完之后,管以璇赶紧给故秦风卸妆,避免伤害皮肤,她的手来回的在故秦风的脸上动作着,一双眼睛里面满是认真。

故秦风闭上了眼睛:“一会儿送你回去。”

影视基地比较偏僻,没有公交车来往,这会儿外头又是高峰期,来往的的士怕也是少。

管以璇愣了一下,赶紧说:“不用的,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的。或者我在外面找共享单车,骑回去也行。”

故秦风没说话。

管以璇在心中琢磨,他到底听没听见?

不过这个问题在看着故秦风开车停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管以璇得到了答案。

她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我自己回去就可以的,不用您送。”而且撇开雇主的身份不说,他是顶级流量影帝,给他当司机,若是让那些粉丝知道了,只怕会撕了她?

故秦风道:“上车。”

管以璇只能默默的坐上副驾驶,这一天的相处,她已经看出来故清风不是一个喜欢重复的人。拒绝了一次没成功,这会儿还是乖乖上车吧。

“安全带。”

管以璇赶紧拉上安全带,不过可能是太急了,拉出来的长度不够,完全扣上有一点勉强。拉扯了一下,突然有一只手覆在了她手上。

“放回去然后重新拉,你是要拆了我的车么?”故秦风的眼神,让管以璇脸色爆红,赶紧将安全带放回去又重新拉出,这次扣上了。

“弄、弄好了,您可以开车了。”

故秦风盯着看了一会儿,直到管以璇都有一些想钻进车座底下,才终于移开。

管以璇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并不知道故秦风在心中给她戳了一个“蠢”的标签
“那个,谢谢您送我回来。”管以璇道谢,然后就下车了。她走了两步回头,发现故秦风还停在原地,下意识又弯了弯腰。“再见。”

门内听见妈妈的声音,管天睿眼睛一亮就往外冲,管以璇猛地身体一重,就被人紧紧抱住了。

故秦风愣住了,孩子?她生孩子了?

“妈妈妈妈,我今天也很想你,你今天的工作累不累呀,我给你泡了热牛奶去乏噢。只是你回来的太晚了,牛奶都冷掉啦。”管天睿紧紧的缠着管以璇的脖子,奶声奶气的声音让管以璇感觉自己都化掉了。

当初没有听从家里的安排打掉这个孩子而是坚持生下来,果然是对的,不然工作了一天回家,怎么能听见这么贴心的话呢?

笑着将管天睿抱起来,管以璇捏了捏他的鼻子:“我的天睿宝贝真是太懂事了,回家之后做了些什么?”

“我把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了,然后预习了明天的功课。还打扫了家里的卫生!”管天睿的语气相当的自豪,他实在是太厉害了,能给妈妈帮很多忙!

他一定是世界上最棒的小朋友!

管天睿被管以璇抱着,正好对着故秦风的车:“妈妈,那个叔叔为什么一直看着我们?”

管以璇停住脚步回头,发现故秦风还没有离开:“那个是妈妈今天工作的……老板,因为工作地点比较偏僻,就送妈妈回来了。”

管天睿让自己妈妈把自己放下,然后“噔噔噔”跑过去:“叔叔,谢谢你送我妈妈回来,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呢?”

管以璇瞪圆了眼睛,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前,一直手抱住管天睿,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天睿你说什么呢。”小声的在管天睿耳边说了一句,她抬起头干笑两声。“孩子不懂事,您今天拍了一天戏应该很累吧?请务必回家之后好好休息。”

她正想带着孩子进屋,就看见故秦风下车了,绕了一圈走到她面前:“那就现在休息吧。”

诶?

故秦风先往屋子里面走,管天睿颠儿颠儿的跟在后面,还不忘回头招手:“妈妈快来呀。”

管以璇迷茫的走在两人的身后,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那天陈娜来签合同的工作室,也是母子二人的家。一楼是办公和会客区域,二楼就是住宅了。

“叔叔你要小心哦,楼梯会有一些‘嘎吱’的声音,但是还是很稳固的,你听见了不用害怕。”管天睿很热情的介绍着。

屋子不大,几眼就被故秦风窥见了全貌,墙壁上面贴了墙纸,颜色素雅不晃眼;除此之外,阳台上面是满满的绿植盆栽,生机盎然的。

管以璇虽然觉得有些忐忑,但是还是调整好了心情,热水瓶里面有热水,她泡了一杯热茶端出来:“您请喝茶。”

故秦风端了过去,被子里面的茶水能够清楚地看见他的倒影:“你不用对我用敬语。”

管以璇轻轻挠了挠脸,总是有些控制不住啊,虽然两人年龄上差不了多少,但是他气势太强了,她总有一些控制不住的放低姿态。

大概是类似于学生看见了教导主任?

管天睿眼睛转啊转的:“妈妈,我肚子饿了,你去做饭好不好?”

听见孩子说饿了,管以璇立马抛掉了心中杂七杂八的想法:“好,今天做你喜欢吃的清蒸桂鱼。”

管以璇进了厨房,不知道管天睿跑到了故秦风的跟
分享给小伙伴们:
够了够了已经高C了-你C够了吗: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文明礼仪够了够了已经高C了-你C够了吗转载请注明出处。
够了够了已经高C了-你C够了吗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