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这样的-芙蓉帐里共鸳鸯肉

作者: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这样的-芙蓉帐里共鸳鸯肉 来源:未知 2022-02-21   阅读:

管天睿的演戏天赋还挺让人吃惊的,和故秦风在剧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一个邋遢的小乞丐的模样。 他瑟瑟的发抖,一双眼睛里面满满的是对生的渴望:你能让我吃饱饭,能让我不

管天睿的演戏天赋还挺让人吃惊的,和故秦风在剧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一个邋遢的小乞丐的模样。

他瑟瑟的发抖,一双眼睛里面满满的是对生的渴望:“你能让我吃饱饭,能让我不用颠沛流离,能让我活下去,能让我成为人上人么?”

故秦风心中微震,他眼睛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孩子。

这个孩子的眼神足够坚毅,稍加培养,一定能够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他有血海深仇,需要更多的人手。

“只要你足够听话,这一切,我都可以满足。”

管天睿伸出自己的手,黑乎乎的脸上唯有一双眼睛明亮。

“那……我跟你走。”

两只手牵在了一起。

“cut!Okok,这画面完全OK。”

贺永新看着摄像机里面的画面,非常满意:“现在中午,大家吃个饭好好休息。”

管以璇赶紧给管天睿卸妆,孩子的皮肤可是很娇嫩的,别被化妆品伤到了。

“叔叔,你觉得我演的好吗?”脸还被管以璇秃噜来秃噜去的,但是眼神不停地往故秦风那边飘。

“嗯,你很有天赋。”

管天睿立马就开心了。

“以璇,我这边有点儿忙不过来,你能来帮帮忙吗?”之前给管天睿吃糖的是道具组的,叫刘敏。那边有一批道具到了得赶紧布置,有点人手不够,就过来找管以璇了。

“我就过来。”管以璇应了一声,然后交代管天睿。“妈妈去给姐姐帮忙,你不要乱跑哦。”

管天睿乖乖点头,故秦风本打算看着他,临时接到一个电话,不得不走远一些。

王静慢慢的靠近管天睿,她有一些犹豫,然而回头看见了吴蓓威胁的眼神。

“那个,你是叫管天睿吗?你的妈妈那边有一点忙,不太放心你,让我接你过去。”

管天瑞盯着王静看了一会儿,才站起来:“既然这样,漂亮姐姐带我过去吧。”

王静心里面有一些忐忑,带着管天睿到了一个十分偏僻安静的地方,吴蓓等在那里。

“漂亮姐姐不是说要带我去找妈妈么?”管天睿停下了脚步。

王静没说话,吴蓓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你就是管以璇那女人的孩子?你爸是谁?”

管天睿握紧了自己的小拳头:“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吴蓓心中不悦:“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孩子来,你的妈妈是个不懂规矩的,教出来的孩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算了,跟你一个孩子有什么好说的。”

“你,去拔一根他的头发。”

王静愣着指了指自己:“我么?”

“不是你还是我?”吴蓓不耐烦。“动作快点!是不是不想干了?”

王静心生不满,但是不得不上前去扯管天睿的头发。

不过管天睿滑的跟一条小泥鳅似的,推了一把王静就要跑。然而门口在吴蓓旁边,只能往她那边跑去。

吴蓓行动不便,见状直接拿过旁边放着的扫把打在管天睿的身上,管天睿顿时就摔倒在地上:“还敢跑?”

看见管天睿趴在地上,吴蓓才有一些解气,那女人跟在秦风哥面前她不好动,动个孩子难道还不行:“去,拔两根头发下来。”

王静咽了口口水拔下来两根头发,然后顿时慌了:“血、有血,蓓蓓姐有血啊!”

吴蓓一愣,她看了看手中的扫把,棍子上面还有一小团鲜红,刚刚在混乱之中,她打到了管天睿的头!

如今头上破了在流血,整个人也晕过去了。

“你们对我儿子做了什么!”管以璇没想到自己过来找儿子,看见的却是这样一幕。整个人被滔天的怒火和急切包裹着。

她跑过去,轻轻地拍了拍管天睿:“天睿,天睿,你醒醒?”怎么叫都没有反应,她一把将孩子抱起冲出去。

“吴蓓,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是拼了一切我也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滚!”

张扬说着抓起沙发上的大衣和包扔到林楚寒的身上。

“拿着你的东西从这个家里滚出去,我已经看够你这张脸了。”

“你……”林楚寒气恼又委屈,衣服和包打在了脸上,就好像被人扇了巴掌一样,连着心里都火辣辣的疼,半晌才又开口:“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可是你的妻子。”

“妻子?”张扬冷笑,用手指着林楚寒的鼻子:“你也不照镜子看看,就你现在这副黄脸婆的模样,要身材没有身材,要脸蛋没有脸蛋,和你站在一起我都嫌丢人。”

面对自己用心照顾并且深爱了多年的老公的嘲讽和质问,林楚寒泪如雨下。张扬的那些话就好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子,破空而来,在林楚寒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刺入她的身体,瞬间便把她伤的体无完肤。

结婚五年,做了五年的专职家庭主妇,伺候婆婆,料理家务,林楚寒自认没有任何对不起张扬的地方。可现在,面前的男人却是对她满脸的厌弃,甚至还让她从家里滚出去。

林楚寒本不想和张扬撕破脸,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家庭,她只能拿出手机,放了那段让她伤心欲绝的语音。

“老公,你什么时候下班啊,人家都已经想你了呢?”

“宝贝乖,我也想你了,不过我今天下班要先回家一趟。”

“你又要回去找那个黄脸婆,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当然爱你了,林楚寒那个黄脸婆怎么能跟你比,她不过就是我们家的佣人,我对她真的早已经没有感情了……”

……

这段语音是林楚寒两天之前收到的,虽然她也曾反复的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可录音里的男人声音却是那样的熟悉,正是她的老公张扬。至于那个女人,林楚寒虽然不知道录音里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但光是从那娇滴滴的声音也可以猜的出来,必定是个既年轻漂亮又会撒娇的。

“这东西你从哪弄的?”

张扬说着伸手去夺林楚寒的手机,却是意外的扑了空。

林楚寒牢牢的握着手机,一言不发,红着眼睛看着张扬,等着他给一个满意的解释,哪怕……只是敷衍呢。

然而林楚寒等到的,却是张扬的更严重的愤怒。

“林楚寒你可以啊,”张扬盯着林楚寒的脸冷笑:“我一天辛辛苦苦的在外面赚钱,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你倒好,整天满脑子的怀疑我不说,现在居然还不知廉耻的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么一段不堪入耳的录音来诬陷我。”

林楚寒满心期待,不仅没有等来张扬的解释和安慰,反而又遭到了诬陷,这让林楚寒在痛苦之余格外的心寒。

“我已经去通讯公司查过了,这段语音是通过实名制的手机号码发过来的,”林楚寒停顿加来,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拿出张扬这半年来的通话记录:“她叫柳轻轻,是你们公司市场部的员工。”

经历了收到语音得知自己老公背叛之后的彷徨和委屈,愤怒和不安,林楚寒还是决定要为了这个家把事情尽可能的大而化小,只要张扬愿意回头,这个委屈她就认了。

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不说,林楚寒的心里一直都是爱着张扬的。

林楚寒拿出证据为的是逼着张扬悬崖勒马,却不想张扬反而一不做二不休。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张扬看也不看那些通话记录,随手扔在地上:“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离婚吧!”

离婚?

有那么一瞬间,林楚寒以为是她自己的耳朵除了问题,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两个字有一天会真的从张扬的嘴里说出来。

可眼下,这一切却真实的发生了。

“当初结婚的时候,你发誓说会一辈子对我好,并且只对我一个人好……”

林楚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不耐烦的张扬打断。

“当初当初,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当初我就是瞎了眼才会上了你的当。”

“张扬!”林楚寒愤然走到男人的面前,委屈的哭诉:“结婚以后你说希望我做全职太太,我就再也没有出去工作,每天安心的在家料理家务,照顾你和婆婆的一日三餐衣食住行,婆婆生病的时候我守在病床前几天几夜的没合眼,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不都是为了你,为了咱们这个家。”

林楚寒说这些,并非是真的想要博得张扬的同情,她只是希望张扬可以对她公平一点。

然而……

“房子是我买的,家里的一切花销都是我赚的,和你林楚寒一点关系都没有。”

张扬不屑的瞥了一眼林楚寒身上系的围裙:“就连你身上穿的也都是花我的钱买的,我们张家不欠你
此时的林楚寒伤心欲绝,完全落了下风的她就只剩下掉眼泪。听到声音的婆婆从楼上下来,林楚寒便如同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哭着抓住了婆婆的胳膊。

委屈的开口:“妈,张扬他不仅要把我从家里赶出去,还说要和我离婚。”

林楚寒心里,婆婆一直都是这个家里唯一能帮自己主持公道的人,何况她这些年对婆婆可算是照顾的尽心竭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看在这份上婆婆也一定会帮忙说话。

“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吵架,”张母不耐烦的将自己的胳膊从林楚寒手里拿开,挑着眉毛训斥:“你是嫌我活的时间太长想要把我气死是不是!”

“妈,不是我的错,”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林楚寒继续央求:“是张扬他先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不过是说了两句……”

“你给我住嘴。”

张母训斥着,一巴掌甩在林楚寒满是泪痕的脸上。

“我们家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权利了?”

一巴掌猝不及防,林楚寒此刻只觉得左脸火辣辣的疼,受到惊吓的小鹿一样胆战心惊的看着面前趾高气昂的婆婆。

片刻之后怯生生的开口:“妈,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张母指着林楚寒的鼻子继续咄咄逼人:“你吃我们家的穿我们家的,不感恩也就罢了,现在还反过来指派我儿子的不是,你以为你是谁,这个家里的女主人?别痴心妄想了!”

婆婆的话句句扎心,疼的林楚寒浑身颤抖,也是到了这一刻她才彻底意识到,站在她面前的两个人才是一家人,而她自己,以往就算做的再好,与他们而言也不过是这个家里的外人。

关键时刻,当妈的还是向着自己的儿子。

“我和张扬结婚五年,在这个家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

林楚寒捂着自己的半张脸,虽然已经鼓足了勇气,可说话的声音还是禁不住颤抖。明明是受委屈的一个,却反而好像是做了错事一般。

“你还好意思说,”张母从鼻腔里发出嘲讽的冷笑:“你进门5年,我们家好吃好喝的养着你,可你呢,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养着你还不如养一只会下蛋的母鸡。”

张母的话音刚落,张扬便迫不及待的在一旁帮腔。

“我妈说的真是一点都没错,你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根本就不算是女人,更不配做张家的媳妇,识相的就趁早同意离婚,免得大家撕破脸。”

二对一的场面,让本就在张家习惯了逆来顺受的林楚寒毫无招架之力,落魄不堪,尤其在提到孩子的话题,进门多年都没有怀孕更是让她打从心底里就觉得自己矮了许多。

“可生孩子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林楚寒的话还没说完,张母就张牙舞爪的朝她冲了上去,大喊着要把林楚寒从家里赶出去,抓住林楚寒的胳膊用力的把人往门外拉。此刻的林楚寒也顾不上解释,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奋力反抗,结果拉扯间林楚寒失手将婆婆推倒在地上。

张母的确坐在地上,但并没有受伤,可张扬却是怒火中烧,不肯善罢甘休,一边咒骂着一边将林楚寒从家里赶了出去,随即反锁了房门。

“我不是故意要把妈推倒的,张扬你相信我……”

林楚寒双手用力的捶打着房门,一遍又一遍的苦苦哀求着,然而屋内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十几分钟以后,林楚寒心灰意冷,嗓子喊哑了,眼泪也似乎流干了,脸上仍旧是火辣辣的,这大晚上的,她一个人能到哪里去呢?对于在这座城市举目无亲的林楚寒而言,城市虽大,可一旦离开了张家便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

黑暗的夜空中一阵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不期而至,此刻的林楚寒孤身一人走在马路上,瞬间就变成了落汤鸡,雨点打在她的脸上,让她睁不开眼。

婚后做了整整五年的家庭主妇,为了丈夫和婆婆她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几乎卑微到尘埃里,以至于她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可结果呢,她却因为发现自己的老公不忠在雨夜被从家里赶出来。

林楚寒蜷缩在马路边的公交亭长椅上,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没过多久就冷的浑身发抖。

雨越下越大,林楚寒哆哆嗦嗦眼睛逐渐失去了焦距。偌大的城市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只怕若是哪一天她从这座城市消失了,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此刻的林楚寒,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而身体却越来越轻,最后竟然凌空而起如一只羽毛一样,轻飘飘的,没有目的也没有方向。
分享给小伙伴们: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这样的-芙蓉帐里共鸳鸯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就这样的-芙蓉帐里共鸳鸯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