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溢出来了,丫头我又想你了好想去找你

作者:太大了溢出来了,丫头我又想你了好想去找你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宁州国际机场。 一驾京城来的客机缓缓降落,然后就有旅客陆续走出。 机场出口处,早已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人。 这些人,还全部都是宁州市政商两界的大佬。 就连市首高力行都赫

宁州国际机场。

一驾京城来的客机缓缓降落,然后就有旅客陆续走出。

机场出口处,早已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人。

这些人,还全部都是宁州市政商两界的大佬。

就连市首高力行都赫然在列。

他们都是来迎接同一个人。

华夏医神徐京墨。

在境外,他的名声极大,一个处方就能卖到数千万。

虽然回到国内的时间并不长,但他已经被众多京城大员奉为了座上宾。

这次他来宁州,除了要在这里挂个医药产业发展总顾问的头衔外。

还会在这里寻找合适的厂商,生产他研发的几款新药。

并且,他手里还握着高达百亿的医药采购订单。

对于宁州这个医药产业重点市来说,这位华夏医神除了是贵人外。

更是他们的财神。

所以,这一众大佬才会早餐都没忙得吃,就跑来接机了。

都想第一时间跟华夏医神见上一面,混个脸熟,以便未来好办事。

终于,通道里有人出现。

“哪个是医神???”骚动的人群中不时传来询问。

因为,包括市首高力行在内,这里没有任何人见过这位华夏医神的容貌。

只是知道他姓徐,高层都习惯叫他徐圣手。

然而几乎所有人都走完,他们都没有人接到那个传说中的华夏医神。

……

不远处,看着一个个失望的表情,徐京墨不由摇头苦笑起来。

他只是想来宁州暂居,然后就被上面强行按了个顾问头衔。

本来以为只是个虚职,无所谓的。

没想到,这个虚职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徐京墨不打算跟这些人见面。

其他人无所谓,但是让市首高力行在那里干等着,毕竟不合适。

于是,就对跟自己一起来上任的叶洪波道:“老叶,你去应付一下,我去办点私事,没有什么事的话不要来打扰我。”

“顺道跟高力行说一声,我这个总顾问,就是上面强压的虚衔。”

“该怎么搞就怎么搞,我可提不出什么建议来。”

徐京墨安排完,直接就打车离开。

半个小时后,徐京墨在一栋老式别墅楼前下车。

看着这栋别墅楼,徐京墨感慨万千。

他曾经的女朋友林紫嫣就住在这里。

曾经,他们的感情甜蜜得让人艳羡。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终成眷属。

然而七年前的一个夏天,他被爷爷隔代指定为家主之位的继承人。

万分不甘的大伯竟然害死爷爷,然后嫁祸于他。

一时间,他就从年少有为的五好青年,变成了千夫所指的杀人凶手。

随后彻底人间蒸发。

外界传言他是畏罪潜逃。

实际上,他是被大伯家打断四肢,卖到国外去给人取器官了。

天可怜见,他大难不死。

机缘巧合之下,还学得了绝世的医术,在国外救人无数,也积累了天量的财富,和惊人的人脉资源。

在国内因为怕被通缉,他不敢轻易露面,只是在上流圈子中的一些大人物之间活动。

所以才会有了今日的任命。

这些年,他最放不下的,除了对大伯一家的仇恨外,就是他曾经深爱的女友林紫嫣。

这一次,他就是为了林紫嫣才决定来的宁州。

“紫嫣,七年了,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在等我。”徐京墨看着那栋老旧别墅低声呢喃。

平复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徐京墨忐忑地暗响了门铃。

半晌后,门被保姆打开。

“小伙子,你有什么事吗?”保姆警惕地问道。

“兰姨,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徐京墨,紫嫣在家吗?”徐京墨有点紧张地问道。

回忆了半晌,保姆终于认出了徐京墨。

顿时脸色就阴沉下来。

“徐京墨?你来干什么?你是听说紫嫣小姐要嫁人了,想来纠缠她的吗?”保姆冷声质问。

“我告诉你,你不要妄想了。”

“紫嫣小姐要嫁的,可是一位超级大人物,不是你这个害死亲爷爷的禽兽可以相比的。”

“兰姨,我没有害死我爷爷,我是被冤枉的。”徐京墨焦急地解释,“你能不能让我见紫嫣一面?”

“见了也没用,今天是老家主的寿辰,紫嫣小姐一家都去拜寿了。”保姆无比嫌弃地说道。

“不出意外的话,紫嫣小姐的婚事今晚就能定下来。”

今晚就能定下来?

徐京墨闻言既惊又喜。

惊的是林紫嫣的婚事今晚就要被定下,喜的是林紫嫣还没有正式嫁人。

他,还有机会。

问清了林家老家主的住址后,徐京墨急忙打车赶了过去。

这时,陪他来上任的叶洪波打来了电话。

“老徐,我快要顶不住了,想要见你,给你送礼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甚至有个姓林的家族,竟然把女儿都给你送来了。”

徐京墨和叶洪波,其实还是要好的朋友,这次来宁州也挂了个督导员的头衔。

所以私下里两人的交流就比较随意。

旋即叶洪波又接着道:“我看过照片,那女的长得真不错,名字也特别好听,叫林紫嫣。”

“所以礼物我都替你婉拒了,但跟这个林紫嫣见面的事,我替你答应下来了。”

林紫嫣?

徐京墨顿时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难道林紫嫣要嫁的那个大人物,就是自己?

同一时间,林家老宅。

此时寿宴还没有开始,一众家族核心成员正在讨论林紫嫣的婚事。

“紫嫣,医神那边见到你的照片非常满意,已经答应了见面。”林紫嫣的大伯林元鲲激动地说道。

“到时候你可要好好把握,这对你和我们林家,都是一个天大的机缘啊。”

顿时,其他也有女儿的林氏成员齐齐投来羡慕的眼神。

女儿能够嫁给华夏医神,林氏必然能够强势崛起,成为宁州市的一流家族。

到时候他们也能够跟着鸡犬升天,享受无上的荣光。

不料,林紫嫣却是果断拒绝。

“不行,我不同意。”

“我对那个什么华夏医神没兴趣,要嫁你们自己嫁。”林紫嫣冷着脸,气鼓鼓地说道。

林元鲲的脸色顿时阴沉。

“紫嫣,你怎么能不同意呢?”

“这可是我们林家跻身一流家族的绝佳良机,难道,你要做我们家族的罪人吗?”林元鲲怒声质问。

“大伯!”林紫嫣突然大喊一声,已经双目垂泪,委屈到了极点。

“我们连那个华夏医神长什么样都没见过,你怎么就要强迫我嫁给他呢?”

“再说能成为医神,肯定已经一把年纪,早就结婚生子了,你这不是逼我去做小三吗?”

“做小三不行吗?能做华夏医神的小三,那是你的荣幸。”林元鲲正声地训斥。

旋即,他又怒目逼视着林紫嫣的父亲道:“老三,紫嫣不懂事,你们夫妻也不懂事吗?”

“上次你给公司造成的损失,现在都还没有填补呢,这件事上如果你们再不拿出认识,我就要执行家法。”

“收回你的股份,然后全家逐出林家。”

“还要马上追回你给公司造成的损失。”

轮椅上的林元成一听,大惊失色。

现在他正病重,吃进口药一个月要花十多万。

全靠股份分红和林紫嫣的工资支撑。

如果被逐出家族,无异于将他们一家三口逼上绝路。

就在他为难之际,一个低沉的男声突然在门外响起。

“林叔,我觉得你应该答应他。”

说话的,正是徐京墨。

听到这个声音,林紫嫣浑身不由一颤。

接着立刻转身向着门外看了过去。

顿时,她僵在原地。

就是这个男人,她曾经发誓要嫁的男人。

她顶着无数的压力,等了整整七年的男人。

他,终于回来了。

与林紫嫣四目相对的刹那,徐京墨也是怔在原地,眼眶不由湿润起来。

他曾幻想过无数个跟林紫嫣重逢的场景,准备了无数的开场白。

但是此刻一句也用不上。

沉默了半晌后,才说出了一句简单的:“紫嫣,我回来了!”

只是,徐京墨话音刚落,脸上啪地就挨了林紫嫣一记响亮的耳光。

徐京墨顿时一懵,自己正在酝酿久别重逢的情绪呢,怎么就被打了?

“紫嫣,你……”

“你刚才说什么?”不等徐京墨问出为什么,林紫嫣就怒声问道。

“我……我说我回来了。”徐京墨忐忑地道。

“再前一句。”林紫嫣声音很冷。

徐京墨顿时明了,原来,林紫嫣是在生气自己说,要林元成答应把她送给华夏医神当小三的事。

于是,徐京墨连忙解释道:“紫嫣,你误会了,其实我就是你们说的华夏医神。”

顿时,现场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本来大家已经认出了徐京墨,都想要开口呵斥他的。

但是突然就听到了这无比荒唐的一句话。

搞得大家都呵斥不出来脏话了。

良久之后,林紫嫣打破这诡异的安静。

她又是啪啪两个耳光,扇在徐京墨的两边脸上,歇斯底里吼道:

“徐京墨,你这个混蛋,这么多年你都去哪里了?”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害死你爷爷畏罪潜逃。”

“我遭受了多少白眼,多少非议?”

“等你的这七年,我又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本来还盼着你回来,就算没有成就也能脚踏实地,想办法洗清罪名,然后跟我好好过日子。”

“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一个满嘴跑火车的混蛋来。”

徐京墨又是一懵。

自己可是实话实说,怎么就变成跑火车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能够理解了。

毕竟自己着实太年轻,当年连大学都没上完就被陷害,卖到了国外。

纵然侥幸活下来,也很难让人相信。

自己就是当今宁州市炙手可热的华夏医神。

“那个,紫嫣,你不要生气。”徐京墨连忙安慰。

“我这次回来,除了要娶你之外,就是要洗刷我的冤屈。”

“你放心,我一定能够给你幸福的。”

“呵……幸福?就凭你一个杀人犯,你拿什么给紫嫣幸福啊?”林紫嫣的大伯林元鲲突然嗤笑着呵斥道。

“今天可是紫嫣爷爷的寿辰,你就这样空着手来?”

“连这点人情世故都不懂,还想娶我林家的人?”

“马上滚蛋,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林元鲲怒声呵斥。

徐京墨一怔,这着实是自己唐突了。

连忙道:“对不起,大伯,我来得比较急,礼物没有带过来,不过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等宴会开始就会送到。”

这些都是林紫嫣的家人,徐京墨也想给他们留个好印象。

同时也想为林紫嫣长长脸,所以他才临时决定,让叶洪波替他送份礼物过来。

“呵……”林元鲲又嗤笑一声,“就你一个杀人犯,能送得出什么礼物啊?”

“马上滚蛋,我们还要讨论紫嫣的人生大事呢!”

“不,大伯。”

林紫嫣突然挽起徐京墨的胳膊,“我男朋友已经回来了,不用再麻烦你们给我介绍对象了。”

林紫嫣说完,拉着徐京墨就走了出去。

宴会还有一会儿才开始,她要带他去捯饬一番再回来。

徐京墨被林紫嫣的这个举动震惊得不轻。

他本来以为要花一番功夫,才能取得林紫嫣的信任。

没想到,她只是发泄了一番,就重新接纳了自己。

“紫嫣,我一定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的。”徐京墨紧紧地拉着林紫嫣的手,暗暗发誓。

林泰见状,也示意林元鲲不要再继续逼迫了。

万一逼急了林紫嫣胡来,那他拿林紫嫣去联姻换资源的计划,就要彻底泡汤了。

只能再找其他机会开导了。

很快,寿宴开始,宾客们纷纷找座位坐下。

林紫嫣一家本来就不受待见,现在又带着一个杀人犯,更是没有人愿意跟他们坐了。

“紫嫣,你也看见了,没有人愿意跟这个杀人犯共处,你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

被人拒绝同桌好几次后,林紫嫣的母亲秦红英终于爆发了出来。

刚才是当着太多人,她不想为难女儿。

但现在事已至此,她已经无法忍受,不想再任由女儿胡来了。

林紫嫣的父亲也是黑着脸,显然也到了忍耐的极限。

这时,林元鲲又一脸坏笑地走了过来。

“紫嫣,看到了没有,跟一个杀人犯在一起,你们家连吃饭的地方都找不到。”

“你看那,你爷爷身边还有三个座位空着呢。”

“只要你答应去跟医神好好相处,你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坐到那里去。”林元鲲诱惑着说道。

看着那几个空位,林元鲲和秦红英都动心了。

那里,不只是几个座位那么简单。

能够坐在那里,就等于是得到了家主最大的重视。

这,是多少林家成员梦寐以求的。

但一想到女儿的执拗,林元成夫妻又不甘地收回了目光。

其他林家人也是对林紫嫣一家艳羡不已。

此刻, 他们都恨不得有一个像林紫嫣这样的女儿。

被家族选中,运作成为华夏医神的女人。

然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徐京墨看着林家三口的窘境,心底也是自责不已。

于是站出来道:“大伯,我不是杀人犯,我是被冤枉的。”

“我给爷爷也准备了礼物,应该很快就到了。”

徐京墨告诉过叶洪波礼物一定要有诚意。

所以他相信,见到自己的礼物,林家人不说高看自己。

至少,也会给他们一个体面的座位。

“呵……”林元鲲不由嗤笑了一声,“那你最好让他们快点,否则我就让人打断你的狗腿扔出去。”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快步走进来两个人,手里捧着两个锦盒。

来到林家老爷子林泰面前高声道:“受华夏医神委托,特地献上昌硕先生真迹一幅,翡翠寿仙雕塑一尊。”

“恭祝林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顿时,现场被震惊得雅雀无声。

且不说这两件寿礼,每一件都价值千万。

关键是,这是华夏医神给送来的啊。

“多……多谢华夏医神的美意,不知道华夏医神能不能赏脸来喝杯寿酒啊?”

良久之后,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林泰才回过神,谄笑着对来人讨好道。

脸上,是难掩的激动。

“华夏医神他会来的。”来人说完,转身就离开。

瞬时,林家就陷入了疯狂之中。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华夏医神会送出如此贵重的贺礼。

这不就是说明,他们林家攀上这根天线了吗?

林家,要崛起了!

“大伯,怎么样,礼物已经送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有地方坐下了?”徐京墨一脸得意,故意抬高声线说

分享给小伙伴们:
太大了溢出来了,丫头我又想你了好想去找你: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太大了溢出来了,丫头我又想你了好想去找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