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咬上那点,太大了溢出来了

作者: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咬上那点,太大了溢出来了 来源:未知 2022-02-22   阅读:

徐京墨勃然大怒,一把推开黄俊,然后把林紫嫣抱了起来。 黄俊,敢动我的女人,你怕是不想活了。 徐京墨怒斥道。 呵呵看清楚是徐京墨后,黄俊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被我动过女人的

徐京墨勃然大怒,一把推开黄俊,然后把林紫嫣抱了起来。

“黄俊,敢动我的女人,你怕是不想活了。”

徐京墨怒斥道。

“呵呵……”看清楚是徐京墨后,黄俊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被我动过女人的男人,多了去了。”

“你算什么东西。”

黄俊说着,抄起桌上的酒瓶,就朝着徐京墨的头顶砸了上去。

徐京墨冷冷一笑,“那你以后,怕是没有这种机会了。”

话落,一脚踹出,正中黄俊的裆部。

“嗷呜……”

黄俊吃痛,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

手里的酒瓶自由落地,双手紧紧地捂住裆部,倒地抽搐。

徐京墨这一脚是有讲究的,他刚才不是随口说说而已。

黄俊以后的那个能力,彻底废了。

……

在车上,借着昏暗的路灯光线,林紫嫣眯眼看着徐京墨。

心底是无比的踏实。

“京墨,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林紫嫣好奇地问道。

“秦姨告诉我你在这里的。”

“我妈?”林紫嫣错愕。

这不应该啊,明知道徐京墨会来捣乱,秦红英绝对不可能告诉他地点的。

“我给了她一百万。”徐京墨答道。

林紫嫣:……

自己这妈,也太……

“你的钱哪里来的,该不会是又去找龙三借的吧?”片刻后,林紫嫣问道。

“不是,是我自己的。”徐京墨答道。

只是话音未落,就发现林紫嫣的眼神开始变得愤怒起来。

显然,她又觉得自己是在吹牛了。

于是徐京墨连忙改口道:“是,是龙三借给我的,不要利息。”

林紫嫣这才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显然是信了。

另一边,缓了好一会儿,黄俊才勉强能站起来,感觉不那么疼了。

但受伤的毕竟是命根子,他宝贝得不行,于是连夜去找一个泌尿科的老专家诊治。

“现在还疼吗?”老专家问道。

黄俊仔细感受了一下道:“不疼。”

“那就没事了,这种情况,一般来说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虽然老专家说了没事,但黄俊还是不放心,又去拍片打CT。

依然显示一切正常。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有点担心功能受到影响。

于是第二天中午,他就去自己开的酒店,把头牌小姐叫来试试。

一试他就懵逼了,任凭那个小姐多么的卖力,特么的他就是没有反应。

小姐也懵逼了,以前不是挺厉害的吗?

今天怎么就……?

难道是老板口味变了,不喜欢自己的服务?

“老板对不起,我再试试……”小姐说着就要继续。

“再试你妹啊,给我滚蛋。”黄俊突然爆喝出来。

他心里现在别提有多苦了。

特么的徐京墨,你这是断子绝孙脚啊。

小姐被黄俊吓了一跳,连忙答应道:“好,老板你不要着急,我这就去叫我妹上来。”

“叫你老母啊叫,听不懂人话吗?”黄俊继续呵斥。

小姐顿时就惊呆了,老板的口味果然变了,竟然要……

“老……老板……我妈……她不做这一行……”

黄俊:……

“滚……”

“给老子滚,滚,滚。”黄俊歇斯底里地大喊。

完了,彻底的完了。

这能力没有了,人生还有个毛线的意思啊。

“徐京墨,老子跟你没完。”黄俊痛骂一声,然后就连忙去医院。

……

医院实在太忙,林紫嫣很晚才下班。

徐京墨开着奇瑞载着她回家,感觉很踏实。

这些年出生入死,挣了多少名望和钱财,但最想要的,还是能与林紫嫣相濡以沫。

彼此为对方把粥温,留盏灯。

“紫嫣,我们结婚吧。”徐京墨突然说道。

林紫嫣瞬间就懵了,怔怔地看着徐京墨,显然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件事。

就在她失神的瞬间,徐京墨突然一脚急刹车,惊得林紫嫣惊呼了一声。

她一回头就看到前面被一辆商务车挡住,接着就跑下一群小混混。

手里都还拿着家伙,将徐京墨的车团团围住。

“你们想干嘛?”徐京墨放下车窗冷声问道。

“想干嘛?当然是阉了你。”人群中,一个恶毒的声音响起。

正是黄俊。

“你特么的,一脚踢废了老子的蛋,你知道吗?”黄俊怒吼道。

徐京墨莞尔一笑,“我当然知道,因为我是故意的。”

黄俊:……

“三爷,快让你的人出手,我要亲手阉了他。”黄俊暴怒着说道。

若不是怕坐牢,他简直想活剥了徐京墨。

“不急,等我看看是什么人,竟然敢踢废黄少的蛋。”一个声音冷冷地从后面响起。

徐京墨一愕,有点熟悉啊!

扭头一看,竟然是龙三。

龙三说着,就大剌剌地把头凑了过来,想看看车里人的样子。

林紫嫣已经瑟瑟发抖,紧紧地抓着徐京墨,大气都不敢出。

“一个冒牌郎中而已,不过车里那女人绝对极品。”

“一会儿我阉了他,那女的就便宜三爷你了。”

“反正我也用不到了。”黄俊无比惋惜地说道。

“哦,是吗?那就谢谢黄少了,哈哈哈哈……”龙三发出一阵淫 荡的狂笑。

“我这几天认识一位神医,他给了我一个生孩子的方子,吃了后需求正强着呢!”

黄俊一听就是一阵牙疼。

特么的这是在自己伤口上撒盐啊。

光线不好,龙三说着就又凑近了几分。

“看清楚了吗?”突然,徐京墨淡淡地发问 。

“啊……”龙三一怔,被吓得惊叫一声后,原地蹿起了半米多高。

这这这……

这不是华夏医神徐圣手吗?

特么的……

“徐……徐……徐圣手,怎么是你啊?”龙三失魂落魄地问道。

接着怒然转身,甩手就抽了黄俊两巴掌。

“黄俊,你特么活腻了,竟然敢暗算徐圣手。”

啪啪……

话落又是两个巴掌。

黄俊顿时就懵逼了,龙三是自己请来干徐京墨的,怎么反水干起自己来了。

“三爷,你搞错了,他不是真的医神徐圣手,他是冒牌的。”

“你赶紧让他们动手,我一定要亲手阉了他。”

黄俊捂着脸解释道。

“阉你老母!”龙三怒骂一声,一脚正中黄俊的裆部。

“黄俊,你暗算徐圣手,老子今天废了你。”

黄俊疼得快要窒息了,心里直骂龙三弱智。

竟然被个冒牌货给镇住了。

龙三的一群小弟也懵逼了,他们都准备好要干车里的人了,怎么又变成干黄俊了。

老大不挣钱了吗?

打完黄俊,龙三连忙跪倒在车前,战战兢兢地道:“徐圣手,我只是一时糊涂,被黄俊这孙子蒙骗了。”

“要是知道他要对付的人是你,我当场就先把他给阉了。”

龙三跪在地上,一个劲地求情。

这两天他又认真调查了一番徐京墨,已经完全确定,这就是华夏医神本尊无疑。

所以他是绝对不敢乱来的。

“好了,自断一臂吧!”徐京墨扶着方向盘,淡淡地说道。

“以后在我女朋友面前,说话文明点。”

“是,是,是!”龙三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后拿过一根钢管,一咬牙对着左手就砸了下去。

直到龙三他们全部离开,林紫嫣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紫嫣,事情已经解决了,黄俊肯定不敢再乱来,你还担心什么呢?”徐京墨柔声问道。

“我不担心黄俊,我担心的是你。”林紫嫣哽咽着说道。

“你知道吗,黄俊现在彻底相信了你是华夏医神。”

“他现在有多给你面子,未来就会有多疯狂地报复咱们。”

林紫嫣说完,眼泪已经噗嗤噗嗤地掉下来了。

她万万没有料想到,徐京墨随便吹的一个牛,后果竟然严重到这种地步。

现在她想要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个谎言尽量地不要被戳穿。

一戳穿,他们可能都要万劫不复。

“紫嫣,我真的……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

徐京墨本来还想强调自己真的是华夏医神,但说到一半还是改了口。

因为知道林紫嫣一定不会相信。

……

得知林紫嫣去向黄俊借钱不成,反而结下了大仇,林元鲲和林元鹏两兄弟得意地大笑起来。

“真是不自量力,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实力,还想随便就找人借钱?”

“真是幼稚。”林元鲲不屑地说道。

“大哥,等我再打电话过去敲敲警钟,别让她这两天过得太舒服了。”

林元鹏说完,就拨通了林紫嫣的电话。

“紫嫣,下周一那些钱你怕是还不上了,嫁给医神的事,我觉得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

不等林紫嫣说话,手机就被徐京墨抢了过去。

“我现在在考虑,是不是也把你给阉了。”

“下周一的钱我自然有办法,你少打电话来逼逼。”

“滚蛋。”

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

林紫嫣:……

话有些粗鲁,但是听着……很解气。

秦红英晚班回家,得知黄俊带人来报复的事,马上又把徐京墨给训斥了一顿。

然后对林紫嫣道:“紫嫣,去找顾少吧。”

“顾少可是谦谦君子,一定不会像黄俊一样胡来。”

林紫嫣本能地想要拒绝,但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

一直犹豫到第二天上午,林紫嫣都还没有下定决心。

从省城请来老专家的事,她还欠着顾飞一个天大的人情。

顾飞也是个色狼,始终觊觎她的身体。

现在再去求他,林紫嫣着实开不了口。

人情欠大了,就不好还了。

直到周日晚上,林紫嫣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

去求顾飞。

她,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了。

整整九百多万,除了高利贷,她找不到任何的资金来源。

但是高利贷,碰了后果绝对会更严重。

对着顾飞的号码又纠结了将近一个小时,她终于拨了出去。

只是心脏,几乎要蹦出了胸膛。

“难得啊,紫嫣,主动给我打电话。”

“是终于抽出时间,接受我的晚宴邀请了吗?”顾飞语气轻佻地说道。

“抱歉,顾少。”林紫嫣诚恳地说道,为之前推辞了顾飞的两次邀约。

然后犹豫了半晌,她才吞吞吐吐道:“晚宴的事……我现在随时有时间。”

“但是……我现在又遇到困难了,想请你帮忙想想办法。”

“麻烦好啊。”顾飞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

“紫嫣你遇到麻烦能想到我,说明心里有我。”

“快说来听听。”

“我需要九百万投资,来填补医院的资金空缺,明天上午就必须到账。”林紫嫣无比忐忑地说道。

顾飞顿时一愕,这么多,还这么急?

要是百八十万还好说,这么短的时间内凑九百万,以他的能力还是有些困难。

不过这可是卖人情给林紫嫣的好机会,他说什么也不可能错过。

甚至他几乎断定,要是现在约林紫嫣出来,大概率是能成功睡到的。

可惜了,自己没在宁州。

“这事有点困难,而且我现在在京城,也来不及亲自出面,只能打几个电话试试。”

顾飞思忖片刻后说道。

林紫嫣一听心瞬间就沉了下来,脸上期待的表情也逐渐变成失望。

这,明显就是没有任何希望了。

不过她还是不漏声色地道:“那就多谢顾少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等你从京城回来,我约你。”

挂了顾飞的电话,林紫嫣扑到床上,用枕头捂着脸放声痛哭起来。

徐京墨口口声声说自己能解决,但是这几天没见他找来半分的投资。

甚至连半个投资商都没有去拜访。

顾飞是她最后的希望,但很显然没有任何希望。

明天九百多万的债务,她只有一条路,就是向大伯他们屈服。

翌日一大早,林紫嫣划了浓妆,遮住深深的黑眼圈,如往常一般打扮干练地来到办公室。

秦红英不放心,也跟了过来。

很快,大伯和二伯就带着三名债主,傲慢地走了进来。

“紫嫣,欠他们三家的钱准备好了吗?你们可是承诺过今天一定能还上的。”

二伯林元鹏直接了当地问道。

“对不起,我实在凑不出那么多钱来。”林紫嫣沮丧地说道。

“不过我已经想好了,我愿意拿我们家在林氏的股份做抵押,希望爷爷能借给我九百万。”

她嘴上说着是抵押,其实也就是卖了。

她想,大伯二伯应该会同意的。

毕竟有医神的一亿订单后,林氏药业的口碑大大变好,虽然损失了几个合作伙伴,但新客户也增加了不少。

这笔买卖,大伯二叔稳赚。

不料林元鹏却道:“之前也许我们会同意,但现在不行了。”

“你爷爷为了你的终身幸福着想,说除非你诚心诚意去跟医神交往,并且成功的在一起。”

“我们就替你还了所有债务。”

“否则,我们也爱莫能助。”

林紫嫣顿时就懵了。

之前大伯还给她两个选择的,没想到现在只有做医神的小三这一条路了。

这,太为难她了。

秦红英本来也是黑着脸,一脸愤怒。

那是因为她们家的股份要被抢走了。

但是听见女儿只能选择嫁给医神,她顿时就是两眼一亮。

这,正是自己想要的啊。

而且还是别人逼迫的,自己一点良心上的不安都没有。

连忙上前劝说道:“紫嫣,爱情诚可贵,但跟医神之间的爱情价更高。”

“事已至此,我看你就委屈点,答应了吧。”

林紫嫣绝望得都快哭了。

这些自己的至亲之人,都在算计自己,逼迫自己。

为了他们各自的私利,他们竟然还自觉地结成了同盟。

这……

心凉啊!

人性,太人性!

她无助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进行无声的谴责,和灵魂的拷问。

最后才落到了角落里徐京墨身上。

大家谈正事,他没有说话的资格,只能呆在那里。

良久之后,林紫嫣才艰难地道:“对不起,我这辈子只爱京墨一人。”

“我,非他不嫁。”

徐京墨一直都在等着看林紫嫣的反应,听道她的这个决定,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眼眶也不由跟着湿润起来。

这是她第二次如此深情的告白,做出如此艰难的决定了。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见林紫嫣目光深情地看着自己,显然他必须得说点什么。

旋即他柔声道:“紫嫣,他们虽然动机不纯,但你的确应该答应他们。”

林紫嫣:……

众人:……

林紫嫣愣神了一下,顿时就炸了。

“你……你说什么?”

“徐京墨,我这么做是为了谁你不知道吗?”

“难道他们给了你钱,让你跟我分手?”

“我等了你七年,为了跟你在一起,我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你知道吗?”

林紫嫣声嘶力竭地质问。

其他人也是讪笑连连。

怂包,窝囊废,傻叉。

竟然让自己的女朋友去给医神当小三。

这特么还是个男人吗?

见林紫嫣狂怒,徐京墨连忙上前安慰。

“紫嫣,你不要激动。”

“其实我就是……”

徐京墨说到这里突然止住。

要是说出自己是医神,一定更加激怒她。

于是强行改口道:“其实我就是开个玩笑……”

“呵呵……”

林紫嫣无语。

众人也彻底无语。

你特么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林紫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向林元鲲兄弟道:“对不起,大伯二伯,我坚决不同意,就是死也不会嫁给医神。”

“钱我是还不上了,你们报警来抓我吧。”

众人都被气得咬牙切齿了,徐京墨都成这样了,你丫的还要跟他在一起?

特么的徐京墨,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艳福啊!

徐京墨也瞬间无语,这种誓言怎么能随便发啊?

“紫嫣,你疯了。”秦红英拉下脸来,怒声吼道。

“为了这种人去坐牢,你值得吗?”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

“徐京墨,你给我滚,离开我女儿。”

“都是因为你,我女儿才欠下这么多债,才会错过医神这么好的对象。”

“你要是真爱紫嫣,你就要学会放手成全他。”

秦红英咬牙切齿地说道。

而林紫嫣,依然不为所动,一脸坚定。

徐京墨却是莞尔一笑,“秦姨你放心,紫嫣不会错过医神,也一定会强势崛起的。”

众人闻言,纷纷嗤之以鼻。

这特么绝对是脑子有毛病。

只会幻想自嗨。

林紫嫣终于麻木了,习惯了。

习惯他这样的吹牛。

只是心底的失望也多了几分。

也许用不了多久,失望到极顶的时候,她就能将这个男人彻底放弃。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一个大胖子夹着一个皮包,气喘吁吁地跑进来。

看到林紫嫣就满脸堆笑地跑了过去。

“林总,对不住,对不住,我是专门来给你送投资的。”

来人正是正弘投资的老总,王正弘。

“前几天的事,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

“这里是两百万,一分利息都不要,你什么时候还都行。”

王正弘点头哈腰地说道,手里还拿着一张银行卡。

林紫嫣顿时就懵逼了。

这个王正弘之前她也是找过的,完全不鸟她。

怎么今天会突然跑来,给自己送投资呢?

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大背头的男子跑了进来,一脸的惊恐。

正是华宇地产的老总陈华宇。

来到林紫嫣面前,他马上弯下腰,啪啪啪地就扇了自己几个耳光。

“林总,之前是我罪该万死,竟然敢冒犯你。”

“求求你能原谅我的唐突。”

“这里是两百万精神损失费,还请林总一定要收下。”

陈华宇说着,也双手送上了一张银行卡。

林紫嫣快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这大色鬼之前虽然答应投资,但是要她陪睡一个月做利息。

现在竟然来请罪道歉,还赔偿精神损失费。

这……是怎么回事?

林元鲲兄弟也懵逼了,一脸惊愕地看着前来送钱的两人。

他们这是……脑子有病?

竟然向林紫嫣道歉认错,还送钱!

不料,又有三个人跑来,都是在宁州叫的上名号的大佬。

林紫嫣之前也都找过他们拉投资,但是都没有成功。

林元鲲兄弟一见这分量更重的三人到来,连忙笑着上前打招呼。

“钱总,黄总,赵总,什么风把你们三位给吹来了?”

林家兄弟问候着,还热情地想要跟三人握手。

不料三人完全不鸟他们,齐齐跑向了林紫嫣。

“林总,之前是我不懂事,没有答应给你投资,今天我决定给你投五百万,不要利息,也不分红,就当是交你这个朋友。”

一人表态完,另外人马上跟上,都要给林紫嫣投资五百万。

并且都不要分红,也不要利息。

林家兄弟伸出去准备跟三位大佬握的手,这才讪讪地收回。

一个个的脸上,跟吃了死苍蝇一样难看。

这是人傻钱多吗?

你们投什么不好,拼要投林紫嫣这个注定要倒闭的医院。

虽然猜到,可能是什么大人物在后面施压的。

但是,想破头皮他们也想不出,能有什么大人物会帮林紫嫣。

前来讨债的三个人也是一脸懵逼。

他们这次齐齐来讨债,完全就是受林家兄弟邀约,一起来逼迫林紫嫣嫁给医神的。

这样不但讨好了林家,关键是还卖了医神一个人情。

说不定能抱上医神的大腿。

但是现在,医神的大腿是抱不上了,得罪这群给林紫嫣送钱的大佬倒是一定的了。

秦红英既激动又失望。

激动的是,竟然有这么多人抢着要个女儿送钱。

失望的是,女儿有了钱,更加不可能答应嫁给医神了。

林紫嫣也完全失神了。

这些大佬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帮自己。

现在都抢着给自己送钱,明显是受人指使的。

“几位老总……你们这是……”林紫嫣疑惑地问道。

几人互相看了几眼,然后大背头陈华宇小心地道:“实不相瞒,林总,我是得到了一个大人物的指示,要求我们务必要来给你投资。”

胖子王正弘也小心地道:“我也是,但是我同时也很看好康桥医院的前途。”

“有那位大人物的支持,康桥医院的崛起指日可待。”

其他几人也纷纷点头,承认是受人所托而来的。

“谢谢你们,也谢谢那个大人物。”林紫嫣说着,随手抹去眼角激动的泪花。

“但是我真不需要那么多钱。”

“我只需要九百万就好。”

大背头陈华宇一听就急了,“林总,别的人我不管,我的钱你必须手下。”

大胖子王正弘见状也急忙道:“林总,我是最先到的,我的二百万你也必须收下。”

另外三人也毫不退缩,就怕林紫嫣不要他们的钱。

最后僵持不下,林紫嫣只好五人的钱都收了一部分,刚好凑够九百多万还债。

然后还要求,五人必须接受分红或者利息。

“紫嫣,那个大人物是谁你知道吗?他们怎么都不说啊?”秦红英两眼放光地问道。

她又在打歪主意了。

“是顾飞,一定是顾飞。”林紫嫣激动地说道,“没想到他人在京城,还帮我想办法拉到了投资。”

她是真意外,对顾飞完全不抱任何希望的。

没想到……

“对对对,一定是顾少。”秦红英无比激动地点头。

“除了顾少,谁还有这种本事啊?”

这,才是女婿的完美人选嘛。

徐京墨那个废物,不配。

连顾飞的一个脚指头都比不上。

寻思着,秦红英的眼神突然射向徐京墨。

爆吼道:“徐京墨,你给我滚过来……”

分享给小伙伴们:
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咬上那点,太大了溢出来了: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咬上那点,太大了溢出来了相关文章
  • 太大了溢出来了,丫头我又想你了好想去找你

    太大了溢出来了,丫头我又想你了好想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