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疯狂伦交 东北真实仑乱

作者:大山里疯狂伦交 东北真实仑乱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江语妍看着此时的林变,终于有些慌了,她猛然发现,这个林变真的不同了,他的眼神之中丝毫没有怯懦之色,跟以前有着天壤之别,江语妍不禁会想:难道他真的试图自杀过?难道死

江语妍看着此时的林变,终于有些慌了,她猛然发现,这个林变真的不同了,他的眼神之中丝毫没有怯懦之色,跟以前有着天壤之别,江语妍不禁会想:难道他真的试图自杀过?难道死里逃生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的改变这么大?

一时间,一向强势的江语妍此时就像是一只被狼堵住所有退路的小羊一样,她现在的表情和眼神,才是一个年轻女人应该有的,可爱,疑惑,加上一点点的畏惧。

这个表情让林变很满意,他这才松开了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给自己做早餐去了。

江语妍站在原地惊魂未定,半天都没有动。

不多时,林变下了碗面条,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江语妍也调整好心情,换好衣服准备出门上班,走到门口时江语妍对林变道:“你今天把所有衣服都洗了,地可以不拖,我昨天才拖过。”

其实按照江语妍的脾气,这么跟林变说话已经算是很客气了,在这女人看来,她只是让林变洗衣服,其他什么都没叫他做,一来是因为自己被林变突然的强势吓到,二来也是看林变刚出院,不想他做太多。

林变头都没抬,只说:“你回来自己洗吧,我马上也要出门。”

“你出去干什么?”江语妍一听火就上来了。

“找点事做,我需要钱。”林变不喜欢说谎,也不爱解释。

“你找什么事做?你能做什么?需要钱?你要钱干什么?”江语妍质问道,“你老老实实留在家吧,现在一个月三四千块钱,在登海市这样的大城市,连个像样的保姆都请不起,我们有一个人工作就行了。”

“那你留在家,我出去工作。”林变喝了口面条汤。

“你工作?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你知道我一个月赚多少钱?”江语妍立刻就笑了,“我们公司工资加提成加年底分红,我一年能挣三十万。你?一个月找得到三千块钱的工作吗?”

“既然你这么实际,那咱们大可以直接一点。”林变寸步不让,“一个月时间,如果我挣钱比你多,你就留在家里好好备孕,除了给我生孩子之外什么都不用做,如果你挣得比我多,我以后除了买菜和接你妹,绝不出门,如何?”

“好!我就给你一个月时间,但是为了你好我必须提醒你一句,别为了钱不顾一切,卖肾是赢不回你的自尊心的。”江语妍笑着丢下这么一句,就出门了。

一时间,林变觉得自己有些无赖,因为这场比赛他早就已经赢了,杜国章那里就有他的三十万,林变随时可以去拿,接下来还有三十天时间,他随时都可以再赚几笔。

吃完饭,林变连碗都不洗,丢在水池里就走了。

刚出小区,林变远远的就看见了杜国章的车停在那儿,他觉得奇怪,就走了过去。

杜国章不在,车里是昨天那个司机小海,林变问:“司机小哥,你在这儿等谁啊?”

小海很客气,说:“等您啊,林先生,您昨天说没事不要上门打扰您,所以我就在这儿等您。”

“有事吗?”

“没事,只是我们老板专门挑了部手机送给您,还有三十万的银行卡,我只能等你出来才能把东西交给您啊。”小海边说,边从副驾上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林变。

林变接过袋子,只说:“那就多谢了。”这种小礼物他不会拒绝,一部手机,撑死了一万块钱,银行卡更是他应得的。

小海见林变很大方的就收了,自己也算完成了任务,明显松了口气。

林变先看了一眼银行卡,而后把它装进了口袋,接着拿出手机,发现这手机早就收拾好了,充满了电,装好了手机卡,拿起来就能用。

林变见杜国章真的很有心,对他的印象也更加的好,这么想着,林变直接上了车。

小海有些懵,不知道林变上车要干嘛,不等他问,林变就先道:“你老板人在哪里?走,带我去找他。”

“那……好……”如果换了其他人这么说,小海是绝对不会轻易答应的,自己老板怎么说也是国内排得上号的富豪,哪能是谁说见就见的,但林变不同,所以他虽然稍有犹豫,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林变去找杜国章,就是希望投桃报李,替他把潜在的病根除掉。

不多时,车开到了一家高尔夫球场,随着汽车缓缓开进停车场,林变顺嘴问了一句:“他们一早就来打球吗?”

小海回答道:“其实老板主要喜欢这里的商务会所,没工作的时候就来这里喝喝茶,球倒是不常打。”

林变点了点头,没在说话。

停好车,小海引着林变进入会所建筑,仿佛所有人都认识小海,见他带着人来,没一个上前询问,更不会有人阻拦。

但是走到咖啡厅门口时,环境变得吵杂了起来,林变更敏锐,立刻感觉到了情况不对。

果然,脚一迈进门,林变和小海就看见杜国章倒在地上,一旁,他哥哥杜国规也在,现在已经满头大汗了。

“杜先生,你们今天运气好,遇到了我,不然您兄弟这病,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现场还有一人,他身穿长袍,手拿拂尘,根本就不像个当代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拍戏。

杜国规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他,而是先对围观的工作人员们说:“你们全都出去,谁都不准进来。”杜国规的一句话看似平淡,但却非常有力,要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包厢,而是咖啡厅的大厅,随时都会有客人来消费,但是杜国规开口,所有人都乖乖的退了出去。

一时间,房内只剩下五个人,杜国规也看见了小海和林变。

见到林变,杜国规眼睛一亮,瞬间就有了底气,但他没有跟林变打招呼,而是转过身来问那个穿长袍的:“葛先生,你真的能治好我弟弟吗?”

“当然!”葛先生道,“而且我告诉您,这病恐怕只有我能治,送到医院去也只是徒劳。”

“所以我弟弟得的究竟是什么病?怎么会突然晕倒?”杜国规问。

“他是寒气入体,而且这寒气在他身体里已经潜伏了许久,只是他一直以来身体都算不错,所以没有爆发。”葛先生说的也算头头是道

林变在一旁听着,忍不住点了点头,杜国章体内有寒气这事儿他早就知道,今天来就是想要帮他,只是没想到,自己刚来他就病倒了。

“好吧……那你帮他治,只要能治好,诊金随你开口。”不难看出,杜国规的骨子里是看不起这位葛先生的,但是弟弟的病不能不治,所以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那我们明码标价。”葛先生笑道,“诊金我要一千万,不但如此,我还很喜欢杜先生您戴在身上的那件玉蟾蜍。”

“可以。”杜国规没有多说,直接解下了挂在腰间的玉蟾蜍。

杜国规这人身上颇有古风,随身带着一把大折扇,腰间还挂玉,这种风格,可能当代的年轻人恐怕都已经欣赏不来了。

林变一旁看着,一直没有说话,虽然一千万的诊金就像是明抢,但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己也没什么好聒噪的,有人替杜国章治病,自己也省了一番功夫。

“爽快。”葛先生看了一眼桌上的玉蟾蜍,并没有急着去拿,他立刻跪坐在地上,替杜国章诊治起来。

观察了半分钟,葛先生终于动了起来,他用的手法也类似于按摩和推拿,只不过他不光用手,也用自己的拂尘,而且他有意在动作之中加入一些花俏却无用的手法,看起来的确挺厉害的样子。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葛先生停下了动作,同时间,杜国章也醒了过来,他眉头紧锁,单手扶额,显然是非常头痛的样子。

葛先生先站了起来,对杜国规说:“好了,我也算功成身退,我的银行账号您知道,请尽快打钱进来吧。”说完,顺手便拿起桌上的玉蟾蜍装在怀里。

杜国规见弟弟醒来,便没有再多说,只是应了一句:“当然,我即刻让人转账。”

“那就多谢了。”葛先生笑着,大步向门口走去。

可就在这时,林变挡在了这位葛先生的面前,说:“葛先生,你就这么走,太不厚道了吧?”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特别是那位葛先生,他本以为林变和小海一样,都是杜家兄弟的手下亲信,小海显得还精神一些,林变看起来就真的太平平无奇,所以他一直没都没理会。

现在见林变挡在自己身前,葛先生根本不理他,回头就问杜国规:“杜大爷,您这是什么意思?突然想反悔吗?”

杜国规也不知道林变要干嘛,所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林变先道:“葛先生,您病就治了一半,不把活干完再走?”

“你说什么?你知道个屁啊?”葛先生丝毫不慌,显然是常作这类事情,他嘲讽道:“你个小屌丝懂什么治病?猪鼻插葱,少装象吧。”

林变也不生气,微微一笑,他缓缓走到杜国章身旁,而后才说:“的确,杜国章先生寒气入体,而我昨天也就发现了这一点,只是没机会帮他诊治,根据我的观察,他的寒气短期内应该是不会爆发的,可巧却在今天突然就病发了,这和我的结论,相去甚远啊。”

“你不过是听了我说的话,装模作样的鹦鹉学舌而已。”葛先生道,“你早就看出来了?我还早就看出来上一期福彩开奖号码了呢,只是我不想买而已,年轻人,脚踏实地的做人吧。”

林变继续道:“本来我还不确定是不是你诱导了他体内的寒气发作,但是看你为他治疗完,我就有了结论。你不但没有替他根治,还把他的寒气放到了更危险的位置,这种做法根本就不是在救人!你这样的人,简直是我们学医者的耻辱!”

“说了半天,你有什么证据?”葛先生立刻反问林变,而后又对杜国规说:“杜先生,我好心好意的给您兄弟治病,您就这样恶心我?”

“你刚刚使的手法叫‘蛇鹤八打’,你没有将杜国章先生体内的寒气排除,而是把它推到了杜国章先生的头部,这样一来,他虽然表面症状缓解,但以后每天都会被头痛困扰,届时,为了能减少痛苦,恐怕你找杜先生要什么他都得给你了吧?”林变慢慢说。

此时,杜国章已经被小海扶着,坐在了一旁,他只觉得头痛欲裂,几乎无法思考,杜国规看在眼里,已经心中有数。

听林变说出“蛇鹤八打”四个字,葛先生终于有些慌了,他面色一沉,道:“小子,你这样做可是坏了规矩的,挡人财路不怕挨刀吗?”他这样说,几乎是承认了自己的行为。

“规矩?我吃你家一粒米了?要守你的规矩?”林变哼的一笑。

葛先生看着林变脸上的笑容,已经知道今天这事儿无法善了,于是他眼中瞬间闪过一阵寒光,一拂尘已经扫了过来。

林变早有防备,顺势接招,两人已经打在一处。

一旁围观的杜国规和小海全都看愣住了,因为眼前的画面真就像是动作片一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谁都不会相信这些是真的。

来得快,去的更快,他们还没看清这一架是如何开始的,胜负已经分明,就见林变鬼魅般的一脚踢出,正中葛先生小腹,后者倒飞出去,撞翻了两张咖啡桌。

“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葛先生倒在地上,一脸的难以置信。

林变听了他的话无奈一笑,心说:我比你更想知道。但他根本没有回应对方,只是走了过去,伸出手来,说:“把那玉蟾蜍交出来。”

葛先生咬了咬牙,显然很舍不得,但是自己现在命都在对方手上,也由不得自己,所以他只能从怀中摸出玉蟾蜍,交到了林变手中。

林变接过玉蟾蜍,检查了一下以防被掉包,而后才问:“你是如何诱导他体内的寒气爆发的?”

葛先生哼的一笑,说:“你既已知道,又何必再来问我?”

林变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只说:“你走吧,以后别让我在登海市里再看见你。”

葛先生听了,一句废话都没有,快步爬起来便跑了。

小海见状,忍不住插了句嘴,说:“就这么让他走了?不报警抓他吗?”

林变无奈一笑,说:“警察叔叔都讲证据的,不管是他诱导寒气爆发,还是他把寒气推到更危险的位置,这两件事我们都没有证据,我又不想杀人,除了放他还能怎么样?”

杜国规也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这种黄鼠狼一样的东西,抓他也弄得自己一身腥。”

林变也和杜国规的想法一样,认同的点了点头。

这时,坐在一旁的杜国章突然疼得怪叫一声,整个人都失控了一般,随手就把身侧的咖啡桌给掀了。

不等其他人开口,林变已经快步上前,右手伸出两指,猛然点在他胸前的穴道上。

杜国章只觉得喉头一甜,忍不住一口血就吐了出来,这血不但是黑色,还带着寒气,一落地就冒出阵阵白烟,看起来甚至都有些玄幻了。

杜国章吐出这血,整个人都立刻舒服了,但是精力消耗过多,他随即睡了过去。

林变望着地上的黑色寒血,若有所思。

杜国规这时才问:“林兄弟,我弟弟怎么样?”

林变回过神来,说:“已经没事了。”

“太好了……”杜国规这才松了口气,“林兄弟,真不知道要如何谢谢你啊。”

林变淡淡一笑,举起手中的玉蟾蜍,说:“这玉蟾蜍送给我吧,就算你们付了诊金了。”

“这怎么行?”杜国规忙说,“这小玩意儿你喜欢就拿去,但诊金我还是得给,一千万你别嫌少。”

林变摆了摆手,说:“我昨天就和杜国章先生说过了,我们治病一次收多少钱都是有数的,你们也别张嘴闭嘴就千万千万的,怪吓人的。”

“但是……”

“这次就听我的吧。”不给杜国规再说的机会,林变拍了拍他,终结了这个话题。

“那至少让我请你吃个午饭吧?”杜国规也不再矫情,“你太太有时间吗?要不要叫她一起来?”

林变摇了摇头,说:“吃饭可以,就不用叫我老婆了,她怕人,更怕你们这些有钱人。”

杜国规听完也笑了笑,道:“这一点,昨天在医院我就猜到了,她一定是怕你能耐过人,会容易招惹是非。”

林变听了心中好笑,恰恰相反,江语妍是完全当自己是个废物。但他自然不会说破,只道:“是啊,她还是喜欢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可以理解。”杜国规说,“但恕我直言,以林兄弟你的能力,以后只怕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吧。”

“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林变说,“给你们提个醒,我看这地上的黑血,恐怕令弟和他女儿体内的寒气,都不是意外所得,而是有人已经盯上了你们。”

“他们是被人下毒的?”杜国规脸色都变了。

“可以这么理解。”林变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杜国规舒了口气。

中午,杜国规请林变吃了个饭,杜国章回去休息了,所以饭桌上就只有小海一个人作陪。

吃完饭,林变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

杜国规让小海送林变,林变也不拒绝,虽然他有一张卡,但是无法手机支付,一毛钱现金都没有的他,从高尔夫球场走回家估计天都黑了。

到了家,林变立刻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拿出那只玉蟾蜍,他始终觉得这块玉有什么蹊跷,不然已经得到一千万的葛先生也没道理再贪这么一块玉,按照现在的市价,这样一块普通的玉撑死了也不会超过五千块钱,还不如一部手机。

林变认真的观察了一下这块玉,这玉的颜色也不纯,一半是接近咖啡色的墨绿色,一半是相对浅色的绿。

雕刻玉蟾蜍的人也算有心,他很巧妙的利用了玉的颜色,让咖啡色那块成为了蟾蜍的背,浅色的是蟾蜍的肚子,加上不俗的手工,这块玉还真算是值得收藏。

但即便如此,这玉还是没有太多特别之处,一时间,林变有些头大。

又认真的看了快二十分钟,林变终于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毫不犹豫,他猛地一摔,把玉丢在地上砸碎。

咖啡色的那块和浅色的那块碎成两大块,而两者夹缝的地方,落下三根血色的金丝。

林变把这三根金丝拿起,发现这金丝居然是软的,质地粗细都和头发丝一样,最长的那根和自己的中指差不多,最短的那根和小指一样。

这金丝乍一看是血红色,放在阳光底下才有金光闪闪。

“捡到宝了……”林变一时间欣喜若狂,在他看来,这三根金丝,的确比钱有价值多了。

林变随即翻箱倒柜,找出一个极其廉价的铁戒指,他把戒指戴在手上,又把那三根金丝藏在戒指内侧,做完这些,林变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真有一种闷声发大财的感觉。

下午,林变学着开通了各种手机支付,又把自己的卡绑定上,为此还跑了一趟银行。

最近的银行里每天都有很多大爷大妈在排队,所以林变为了办业务,几乎坐了一个下午。

等把一切搞定,林变看看时间也该接江语妃放学了,所以他直接就来到了姑娘的学校。

在门口等了没多久,林变就看见江语妃走了出来,还没来得及上去打招呼,林变就看见江语妃身后还跟着个男同学。

那男同学一看家里就很有钱,今天不用穿校服,他一身的名牌,贵到有些俗气了。

“秦枫,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江语妃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边走还边对身后的男同学说。

叫秦枫的男同学听了,立刻道:“不可能!整个一中,除了我还有谁配得上你?”说着,他一把拉住了江语妃。

江语妃反手把他甩开,哼笑着说:“且不说一中里你是不是最优秀的,就算是,这个世界也不止一个一中这么大。”

“整个登海有谁对我们家不是客客气气的?”秦枫说着,又想来拉江语妃。

可这次,秦枫的手却被突然出现的林变挡住了,就见林变面带微笑,说:“同学,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你特么什么玩意?我和她的事跟你有关系吗?”秦枫猛地一甩林变的手,立刻变了脸。

林变一时间有些不悦,但看他们都只是十五六岁的小孩,就也没有太在意。

江语妃看到林变却很高兴,听秦枫骂人,立刻就说:“秦枫,你讲话注意点!他是我姐夫!”

秦枫看了看林变,一脸的不相信,而后问道:“妃妃,你长得这么好看,你姐姐难道很丑吗?怎么找了这么个货色?”

分享给小伙伴们:
大山里疯狂伦交 东北真实仑乱: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日常礼仪网 > 文明礼仪大山里疯狂伦交 东北真实仑乱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山里疯狂伦交 东北真实仑乱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