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漂亮人妻老师双飞-宝贝把腿分大点 医生 小说

作者:玩弄漂亮人妻老师双飞-宝贝把腿分大点 医生 小说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江语妃此时正被一群年轻男女包围着,显然,她可爱的样子很讨人喜欢,但是林变很快又注意到,不远处,一个中年女人正用一种愤恨的目光看着江语妃。 林变猜测,这位中年女性恐怕

江语妃此时正被一群年轻男女包围着,显然,她可爱的样子很讨人喜欢,但是林变很快又注意到,不远处,一个中年女人正用一种愤恨的目光看着江语妃。

林变猜测,这位中年女性恐怕是在妒忌年轻貌美的江语妃,也许是因为江语妃夺走了原本应该投射在她身上的眼光吧。

就见那个中年女人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了一大杯红酒,缓缓走向江语妃。

江语妃正意气风发的跟眼前的俊男美女们聊着天,丝毫没注意到身后的中年女人。

很快,江语妃进入了中年女人的射程范围,后者故意一个踉跄,“哎呀”一声,便把手中的红酒对着江语妃泼了过来。

江语妃直到这一秒都还没注意到身后的女人,再一个眨眼的时间,她就会被泼上一身的红酒。

电光火石之间,林变身形如鬼魅,居然闪到了江语妃身前,直接替她挡住了泼来的红酒。

当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林变的半边身子都变成了酒红色,最要命的是,他穿的还是一件很干净的白衬衫。

中年女人愣了愣,她在把酒泼出去的那一瞬间都还没发现自己面前有人,怎么一个眨眼的功夫就有人挡在了那儿呢?

来不及多想,女人连忙开始演戏,她故作紧张的说:“哎呀!真是对不起,我没有站稳,你今天工资多少钱,我补三倍给你。”听她的意思,也觉得林变是一个服务员。

林变笑了笑,说:“没事,我没事。”

江语妃此时甚至还没搞清楚状况,看到林变,又见他被泼湿了的身子,依然有些懵,只来得及问了一句:“林变?你怎么来了?”

酒不光泼了林变一身,还洒了一地,很快的,周围的人就不约而同的退开,留出一个圈,圈里就只有林变和江语妃,甚至连那个泼酒的女人都退了出去。

江语妃渐渐明白了过来,回头看了那个女人一眼,说:“阿姨,你也太记仇了吧?我不就是喊了你一声阿姨吗?需要把这么大一杯酒往我身上泼吗?你要是不喜欢,我喊你妹妹也可以啊!阿姨!”

女人一听江语妃的话就火大,说:“小姑娘!你不要蛮不讲理好不好?我弄洒了酒是我不对,但你也不能冤枉我,我可不是故意的,再说了,酒又没有洒到你身上,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位小哥这身衣服多少钱,我赔给他就是了。”

林变并不想和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扯上关系,在这女人身上多浪费自己一秒都不划算,所以他只说:“没关系,衣服不值钱的。”

江语妃却不依不饶,还在骂:“你敢对天发誓说你不是故意的?不然死爹死妈的,你敢吗?”

“你这种素质是怎么混进这场酒会的?谁带你进来的!”女人也彻底火了,直接嚷嚷了起来。

很快的,现场便有工作人员出现,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带着几个保安。

经理明显认识那个女人,立刻上前问道:“于太太,发生了什么事?”

姓于的女人指着江语妃,对经理说:“你们的安保是怎么做的?让这种没家教的野丫头混进来了都不知道?”

经理被于太太劈头盖脸的责骂给弄愣住了,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忙安抚了于太太一下,又过来问江语妃:“小妹妹,你是自己来的还是跟朋友来的?”他看江语妃粉雕玉琢的样子,搞不好真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千金,所以也不敢得罪。

“我带她来的。”不等江语妃开口,先前那位潘先生已经和江语妍一起出现,这位潘先生边说边走出人群,问经理道:“怎么?要不要检查下我的邀请卡啊?”

“潘公子说笑了。”经理也认识这位潘先生,连忙赔笑。

潘先生让过经理,走到于太太面前,见了她,潘先生没太给面子,直接问:“怎么了于太太,你说我的朋友什么?”

于太太也并不把潘先生当回事,笑道:“潘先生,既然你带朋友来玩,就应该好好看着她,给人添麻烦终究是不好的。”

潘先生一听就不乐意了,刚要开口反驳,那个经理跳了出来,挡在两人中间,忙说:“这件事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两位都是有身份的人,不要被小人挑拨啊。”

“能有什么误会?”潘先生哼的一笑。

经理回道:“我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说着,他走到林变身前,问:“这位先生,你是我们的员工吗?”

林变一愣,没想到情势一转,这件事的矛头居然会突然指向自己,但是转念一想他就明白,这位经理也算是聪明,于太太和潘先生他谁都惹不起,也不想看着他们开撕破坏整个酒会气氛,所以干脆就让林变这个看起来一副活该倒霉模样的人背这个黑锅。

林变舒了口气,回答道:“我不是你们的员工,我是你们的客人。”

林变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围观群众都笑了,就凭林变这一身装扮,真的都不配在这儿倒酒,说是客人就更加搞笑了,因为全场甚至都没一个人认识他。

江语妍第一个觉得丢人,她来到林变身旁,小声责备道:“你跟来干什么?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真不嫌丢人!”

江语妃却小声对姐姐说:“姐姐,不如你跟那个潘公子说说,让他说林变是他的朋友好不好?”

江语妍看了看妹妹,一阵犹豫,而后点了点头,回答道:“好吧……我去求他。”

江语妍刚要转身,林变却一把拉住了她,说:“没那个必要。”

“你现在知道丢人了?”江语妍拼命忍住火气,瞪着林变。

经理故意给了林变一些时间,看他似乎没有任何办法,才说:“那么先生,能把你的邀请卡给我看看吗?”

“我是跟朋友来的。”林变已经颇为不耐烦,如果不是跟杜国章的关系还不错,怕他出来找不到自己,他现在已经转身走了。

“哦?你是跟谁一起来的呢?”经理笑了起来,随后,他高声对着周围道:“现场哪一位贵宾认识这位先生?麻烦出来一下好吗?”他说话时,自己脸上已经挂上了笑容,在场的宾客们见了,也都更加不掩饰对林变的嘲笑。就连于太太和潘先生都一起笑了起来。

等了半分钟,经理看似是在等着林变的朋友出来,其实是给所有人更多的时间嘲笑林变,这样,就可以救活现场的气氛,而后,他又望向林变,说:“先生,似乎这里没有你的朋友啊。”

江语妃忍不住了,大声道:“他是我的朋友!”

经理听了,无奈的笑了笑,说:“小妹妹,你都是跟着朋友一起来的,恐怕无法再带朋友进来的。”

“可是……”江语妃还想争辩。

而就在这时,门口方向传来了一个姑娘的声音:“他是跟我一起来的。”众人寻声望去,就看见一个精致的如陶瓷娃娃般的小姑娘。

她和江语妃差不多大,都是十五六岁的样子,林变一眼就认出了她,她是杜国章的女儿,那天自己救回来的小姑娘。

可林变又觉得奇怪,当时这个小姑娘应该没有意识,没道理认识自己吧?此时又为何会帮自己解围?

那姑娘在全场所有人的瞩目之下走到了场中,她看了看江语妃,又看了看林变,而后问江语妃:“妃妃,真的有人往你身上泼酒吗?”

“小澄?你不是生病了吗?”江语妃见了这姑娘立刻喜笑颜看,两人边说,边把手拉在了一起,显然是很好的朋友。

林变这才明白,原来这姑娘不是在帮自己,而是在帮江语妃。

“杜……杜小姐……”经理彻底傻了,很显然,杜小姐的身份地位要比潘先生和于太太两个人加起来都高。

“怎么?我也不能带朋友进来吗?”杜小姐冷冷的看了经理一眼,明明还是个孩子的她却如一个女王般高冷,这种反差让她气质独特,几乎无法复制。

“当……当然可以……但是……”经理连忙陪笑,然后小声对杜小姐说:“但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得罪其他客人,不值得啊。”

杜小姐听了他的话淡然一笑,然后直接抄起手边的酒杯,来到于太太面前,不等于太太开口,杜小姐已经一杯酒泼在了她的脸上,而后道:“赏你的,不用谢了。”

于太太瞬间愣在了那儿,她从小出生在有钱人家,十六岁便是名媛,前前后后出席了几百场大大小小的晚宴、酒会,还没有受过这种屈辱,此时,她双眼都红了,咬了咬牙没有哭出来,只丢下一句:“你别走!等着我!”而后便快步走出人群,上楼去了。

江语妃还有些担心,拉着杜小姐问:“小澄,不会有事吧?”

“怕什么?是她不对。”杜小姐说。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不是生病了吗?”江语妃又问。

“别提了,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杜小姐说起这事儿真是一肚子牢骚。

“怎么了?”

“前两天我有点不舒服,我们家常找的私人医生回加拿大度假去了,我爸觉得也不是大事,就把我送到了最近的公立医院,谁知道这病越看越严重,最后甚至要开刀。”杜小姐开始吐苦水。

“这么严重?”江语妃忙问,“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是我现在肚脐上面被他们留了道疤,以后我去海边只能穿连身的泳装了,最扯的是,他们还是没有治好我,我爸跟我说,我当时差点儿就死了,幸亏医院里正巧有个高人在,顺手救了我,不然你今天就见不到我了。”杜小姐摊了摊手。

“那个高人长什么样子?你有没有好好谢谢他啊?”江语妃又问。

杜小姐摇了摇头,回答道:“我醒来的时候他早就已经走了,不过我爸和我大伯都跟他成了朋友,相信我跟他要不了多久也会见到面的。”说话时,杜小姐的眼中甚至有一丝丝的憧憬。

林变听到这里并没有觉得开心,反而感到一阵压力,他心想着:这姑娘要是知道救她的人是自己,恐怕得失望好一阵子吧?

两人就这么闲聊着,其他人也全都渐渐回到了酒会的气氛之中,仿佛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位于太太,忘记了刚才这场闹剧,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没有人觉得于太太会再招惹杜小姐,毕竟杜小姐是杜家两兄弟唯一的孩子,真正的天之骄子,金枝玉叶。

杜小姐全程也没有看过林变一眼,的确,林变根本不配在她的视线之中停留,但她至少比其他很多人好,就算无视,也好过嘲笑和鄙夷。

谁知,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有人从楼上匆匆赶了下来,他们不顾现场气氛,直接高声喊道:“杜小姐,请您上楼。”

一时间,场中谈笑着的众人又全都停了下来,大家的目光再一次集中到了杜小姐的身上。

“有事吗?”杜小姐一直站在那儿和江语妃聊天,听了来人的话,多少有些不悦。

那人却显得很强硬,也没有多做解释,只道:“楼上的长辈们希望你能上去稍微做一些说明。”

“也包括我爸?”杜小姐忍不住问。

“是的,也包括杜国章先生。”那人表面谦卑,但是语气却丝毫不容拒绝。

只要是对本地上流社会稍有了解的人听到这里,就已经明白,这件事还没有结束,反而有越闹越大的趋势,而倒霉的人,居然变成了杜小姐……

“我知道了……”杜小姐舒了口气,沉声道:“带路吧。”

“还有刚才被泼酒的两位也请跟我一起上去。”来人没有立刻回应杜小姐,而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的林变,他身上半边白半边红的衣服实在是有些惹眼。

林变听完,和江语妃对望一眼,他是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样子,但是江语妃已经紧张了起来,虽然这姑娘也不明就里,但明显能感觉到,气氛已经改变了。

“我也去。”江语妍见状,忙上前两步。

“对不起,楼上只有我们的贵宾和贵宾的客人可以去。”那人目光下垂,甚至都没有看江语妍一眼。

那位潘先生也忙拉住了江语妍,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来。

林变回头看了江语妍一眼,微笑道:“有我在,不会有事。”妍听完,本能的对林变的话嗤之以鼻,但很快她又发现自己真的很需要这种话的安抚,一时间,她看林变的目光变得温柔了许多。

于是,林变、杜小姐和江语妃就跟着带路的人一起上楼了。

穿过廊道,三人来到一间会客厅里。

屋中只有一张大圆桌,围着圆桌坐着的几位几乎都是中年男子。

其中有一处最扎眼的,还是那位于太太,此时她正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双手环抱着男人的脖子,一副千娇百媚的样子。

杜国章一眼就看见了林变,见他半边身子都被浸成了酒红色,立刻起身,然后纷纷一旁的服务人员,说:“去,找几件干净衣服过来。”

见到杜国章居然这么紧张一个服务员模样的年轻人,在场众人都有些意外,其中一个直接问:“怎么?老杜,他是你的人?”

“司机还是保镖?这么关心他?”另一人笑道。

不光是在场的其他人,就连杜国章的女儿杜小姐都一脸的不可思议。

但这姑娘也没多问,只说:“爸,你叫我们上来干什么?”

不等杜国章开口,那个于太太先道:“当然是让你上来教训教训你!”莫名的,她坐在男人大腿上时好像底气更足。

杜小姐皱了皱眉,她并不认为这女人有底气跟杜家叫板。

某个拿着雪茄的人适时开口道:“老杜,这就是你不对了,你女儿什么人不好惹,偏偏要招惹了覃大师看重的人。”

很显然,于太太搂着的人就是那个什么覃大师,他此时阴阳怪气的开口道:“我是无所谓,如果杜小姐不给小曼下跪道歉,你们接下来的工作,我就全都不接了。”小曼就是于太太的名字。

“那可不行啊!”覃大师话音刚落,他身旁带金丝眼镜的人就忙道:“覃大师,要不是你上次帮我点出凶煞,我们家的风水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我的新宅您一定要去看!”

马上就有人出声附和:“对啊,覃大师,咱们可早就说好了,你不能这时候反口吧?”

覃大师哼的一笑,道:“现在不是我要反悔,而是有人瞧不起我覃某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试问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诸位如果都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咱们又何必结缘呢?”

覃大师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杜国章和他女儿,有人立刻道:“老杜,虽然这些年你们兄弟是我们之中混的最好的,但你如果伤害了我们所有人的利益,后果你应该能想的到吧?”

“如果我们全都联合起来,登海以后恐怕也没有你们杜家的立足之地了吧?”另一个说的更冲。

又有人跳出来当和事佬,忙说:“不会的不会的!老杜不是那种因小失大的人。”说着,他又望向杜国章,说:“就让你女儿好好跟人家道个歉,在场也没外人,都是小澄的叔叔伯伯,谁还会嘲笑她吗?”

“就是,咱们年轻时什么苦没吃过?”又有人道,“就当是让你女儿历练一下了。”

杜国章此时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显然,很多年他都没遇到过这种窘境了,如果今天众人的目标是他自己,跪也就跪了,可一个男人辛辛苦苦那么多年,不就为了能给自己的孩子更好的生活吗?如果自己的孩子今天还要受这种屈辱,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场面一时间安静了下来,还有人想劝,但一时间都没有开口。

覃大师很快就不耐烦了,他直接拿出一块老红木丢在桌上,大声道:“金老哥家的凶煞就被我镇在这块奇木之中,如果我不把它带回去炼化,接下来它跑去谁家我可不管!”

覃大师此言一出,杜国章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

杜小姐看着父亲,她当然能感觉到父亲此时的挣扎甚至绝望,她虽然多少有些大小姐脾气,却也不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此时,她咬了咬下唇,主动开口道:“爸,你不用为难了,祸是我闯出来的,我自己了结……”

说完,杜小姐退开两步,站到了个宽敞点的地方,对着覃大师和于太太说:“你们不就是想让我下跪吗?我跪就是了。”她说完本想立刻跪下,但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自尊心真的不允许自己这么做,她握着拳,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仿佛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打弯自己的膝盖一般。

努力了十多秒,杜小姐终于双膝一松,眼看要跪下去。

“等等!”林变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杜小姐一愣,本能的站住了,她并不是因为听林变的话,只是稍稍被吓到了。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都望向林变。

林变舒了口气,缓缓的脱掉了身上这件又粘又湿的该死的衬衫,然后坐了下来,这才开口道:“这位覃大师,你就是这么给人看风水的?”

覃大师一听就笑出了声,回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这里轮到你说话?”

林变听完,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取下自己带在手上的戒指,三根血色金丝随即飘落在桌上,接着道:“我一进屋就感到你身上的戾气很重,你这样的人,不像是给人看风水的。”

覃大师听到这里,一把推开怀中的于太太,稍稍坐起来了一些,而后说:“哦?小子,你还学过风水?可惜,看你的样子,顶多是从网上买过几本风水书吧?会点皮毛就敢来我这里装象?”

林变并没有跟他吵架,他一边把戒指带好,一边说:“让我来猜猜,你一定是一边在别人家里种煞,一边装模作样的把凶煞炼化,钱都不够你一个人挣的了。”边说,林变戏谑的笑出了声。

“小杂碎,你以为你随口说这么两句就会有人信?敢抹黑我?谁给你的胆量!”覃大师眯着眼睛,他其实已经有了一些些的紧张,但被很巧妙的掩饰起来了。

“不然你要怎样呢?”林变微微一笑。

分享给小伙伴们:
玩弄漂亮人妻老师双飞-宝贝把腿分大点 医生 小说: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玩弄漂亮人妻老师双飞-宝贝把腿分大点 医生 小说相关文章
  • 情欲秘书(H) 跟老师上课时狂揉我下面小说

    情欲秘书(H) 跟老师上课时狂揉我下面小说

  •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彻底征服人妇老师李诗芸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彻底征服人妇老师李诗芸

  • 被体育老师抱着C到高潮,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坐公车让

    被体育老师抱着C到高潮,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坐公车

  • 同桌用手指进去了好爽 情趣店被粗暴 绑 跪 玩弄 湿

    同桌用手指进去了好爽 情趣店被粗暴 绑 跪 玩弄 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