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十粒 争宠1v2如酒

作者: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十粒 争宠1v2如酒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什么?盈盈怎么了? 苏扬的心里突然慌乱起来。 刚刚盈盈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出事? 一旁的叶凝霜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自己早就在他们进来之前,就给女儿下了毒。 此刻,看

“什么?盈盈怎么了?”

苏扬的心里突然慌乱起来。

刚刚盈盈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出事?

一旁的叶凝霜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自己早就在他们进来之前,就给女儿下了毒。

此刻,看样子是剧毒发作了。

毕竟,自己绝对不能留下苏盈盈这个活口。

否则的话,自己的事情,一定就会被暴露。

到时候,以苏扬现在的身份实力,自己想要脱身,几乎不太可能。

只是,看着血泊中的弟弟。

自己的内心很是愤怒。

苏扬,我不会放过你的!

“苏盈盈的五脏六腑多出破裂,身体也有几处骨折。”

“只是,她的情况,有点特殊。”

“即便是受伤,也不至于晕厥休克,看起来……有点像中毒。”

士兵一脸严肃的说道。

苏扬愣了愣。

什么!?

中毒?!

怎么会这样?

该死!居然敢给盈盈下毒,她不过是个孩子,一点点的毒,成年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小孩子!

盈盈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该怎么办?

想到这个事情,苏扬差点站不住脚跟,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盈盈,你不能有事!

你就是爸爸的命啊!

苏扬顿时就红了眼,根本不敢想象盈盈要是没了,自己该怎么办。

“立即转移到苏家疗养岛。”

苏柠一脸严肃的看着士兵说道。

“是!但是目前情况十分危机,她年纪太小,血液偏少,承受不住手术!”

特兵一脸严肃的说道。

妈的!

苏扬紧紧捏着拳头,看着地上倒在血泊中的叶凝霜和那个男人,心里的怒火不断的燃烧。

对方还是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心肠,居然能对一个孩子下这样的狠手?

“赶紧通知我四妹!让她速来苏家疗养岛!”

苏柠严肃的说道。

“是!”

特兵点头应道,立即冲了出去。

……

小女孩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

璀璨夺目的水晶吊灯,奢华无比的吊在天花板上端。

欧式的装修建筑,将整个屋子提升了更加高端的品位。

柔软的蚕丝被褥,整个人仿佛陷入云朵之中,很是舒服。

苏盈盈很是好奇,自己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房间,更是没有睡过这么柔软的床。

回想起昏迷前的一幕。

爸爸从阳光中出现的那一刻,好威风,好强大。

是爸爸把自己从坏人的手里救出来的?

爸爸去哪里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粑粑……”苏盈盈害怕的小声喊了一声。

浑身莫名的疼痛难忍。

这才隐约听见,外面传来了窃窃私语。

“这个小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听说,被绑架了,是华夏战神苏柠亲自率领一个团来救她?”

“还请了医圣苏瑶亲自来动刀,简直是不可思议!”

“苏瑶可是国之圣手,妙手神医的能力从来都是对应大人物的,不是国家要员,就是达官显贵,怎么会给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医治,简直是太掉价了!”

“不过苏柠和苏瑶,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一般情况都不会出手的,估摸着这个小丫头身份不简单!”

“咳咳,我听说,这女孩是苏少的女儿。”

“苏少有女儿了?我怎么不知道!”

“肯定不是他女儿啊!我听说……小时候苏少走丢之前,生了一场大病,好像是说,终身不育,如果不医治的话,是没有生育能力的!”

“他走丢这十几年,肯定不知道自己有这个病啊,那怎么可能还有机会生孩子?”

“你的意思是……这个孩子,根本不是苏少的女儿?”

即便如此,她也是从战神手里救出来的,你想啊,全国最强统帅,南巨龙,北毒蛇,西霸天,东鹿首,中战火最厉害,被直接授封战神名号!”

“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居然是战神救回来的,也太可气了!”

“我听说,她既然不是苏少的女儿,不明白苏少为啥还要带她回来。”

“是啊,白养了三年的野种,是我肯定就直接丢了!”

“关键是,还要我们来伺候她?多大脸面啊!”

“估计就是看她可怜,带回来治疗,到时候铁定也会丢了的,谁会白养一个没有血缘的孩子?”

“也是,咱们也不必对她太好,指不定下一秒她康复以后就沦落街头了。”

苏盈盈一脸疑惑的听着外面的声音。

虽然是个上幼儿园的小孩子,但也是分得清是非。

这些话,实在刺耳难受。

为什么大家的口中,都在说自己是野种?

为什么说自己不是爸爸的女儿?

大家的声音,说的那么的过分。

一瞬间。

苏盈盈的心里莫名的不安和惶恐,待在一个没有爸爸的环境里,更是紧张又恐惧。

娇嫩的小脚丫,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想要离开这里。

哐当!

一声响。

苏盈盈的小身板,不小心碰到了拐角处的青花瓷。

一瞬间的功夫,青花瓷破碎了一地。

这么大的动静,立马让门口的护士们齐齐冲了进来。

看着眼前的一幕。

护士长小陶指着苏盈盈的鼻子骂骂咧咧。

“臭丫头,你不长眼睛的!这可是苏老爷最喜欢的青花瓷!”

“你知不知道,这玩意价值三千万!”

“这可让我们怎么跟苏老爷交代!”

护士长气急败坏的看着苏盈盈。

毕竟是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压根就没人瞧得起她的身份。

这里苏家的人也不在,也用不着装模作样的悉心照顾。

只要人不死,好好的活着,就相安无事。

苏盈盈吓得一跳。

一个花瓶要三千万!

在自己的印象中,爸爸给自己买的早餐,一顿三块钱,都是拧紧裤腰带挤出来的。

三千万这样的巨额,几乎等同于要了命。

要是爸爸知道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端,一定气死了。

苏盈盈一瞬间吓得花容失色,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爸爸,呜呜呜,对不起,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苏盈盈的心里充满了无尽的后悔,愧疚的难以平复心情。

咕咕咕。

肚子饥肠辘辘,已经两天没有吃过任何的东西了。

可是眼前陌生的环境,可怕的护士,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惶恐不安,更不敢提起自己肚子饥火烧肠的状态。

“对不起……”苏盈盈低着头,小声的说道,眼神不敢直视任何一个人。

“没娘生没娘养的贱货,故意给我们添麻烦!”护士长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小陶,你别当着她面这么说,万一这丫头给苏少告状,我们可以死定了!”

“怕什么!苏少把这丫头送过来以后,不也一直没来看过她吗?真要是在意的话,也不至于看都不看一眼了。”

“也是,这摆明了就是把义务尽了,至于这丫头,肯定是让她自生自灭呗!”

“毕竟不是亲生闺女,留着干什么?肯定是丢在这边,等她好了让她自己滚蛋呗!”

这几个护士乐此不彼的讨论着,丝毫没有顾虑此刻苏盈盈的感受。

“来了这么多天,都没见到过苏少本人,不知道苏少到底长什么样子?”

护士羞红了脸,满脑子里都是幻想。

这些护士们,长腿高挑的,丰满肉感,娇羞嫩莉,飒姐类型,每一个人都是男人梦寐以求的。

全部聚集在了苏家的疗养院里。

原本保守的护士服,被这些女人亲手改成了低领短裙,紧身修腰,将自己的优势完美展示,总是让人浮想连连。

毕竟来到这里的女人,又怎么可能甘心只当一个护士呢?

但凡被苏家的子弟看上,那可是一跃龙门,从此锦衣玉食。

“不过苏少,既然现在没有妻女,岂不是代表我们的机会又有了?”

“苏少也不来这里,都不知道他具体长什么样呢!”

“管他长什么样,只要是个男人,能用就行了!”

“也是啊,能跟苏少夜夜笙歌的话,岂不是快哉!”

“万一他那方面不行呢?据说跟他前妻生完孩子后几年都没同房过!”

“哎呀!苏少这么有钱,就算是让我天天当寡妇的生活我也愿意啊!”

“哈哈哈,你们好贱哦!”

大家都对豪门生活充满了向往,特别是一个还没有对象的苏少,更是大家眼里的香饽饽。

但凡是抓住了一个认识苏少的机会,一定都会拼了命的献身。

这样的声音,让苏盈盈忍不住陷入了疑惑。

无妻无女?

那自己到底算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自己最后的记忆里。

妈妈把自己绑架到了一个公寓里。

后来,突然来了好多穿着制服的叔叔们,他们扛着战枪,很是勇猛的冲进来。

后来,自己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那些叔叔把自己抱上了直升飞机。

自己就遇到了。

直到醒来,就已经到了这里。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全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着妈妈那些奇怪的行为,对自己残忍的施暴。

苏盈盈虽然年纪尚小,可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印象中,没有哪个妈妈是不爱自己孩子的。

加上在最关键的时刻,二姑又让人把自己带走。

也许……就是为了怕自己听见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盈盈的泪水,忍不住的掉落下来。

粑粑,你到底在哪里?

你不要盈盈了吗?

呜呜呜……。

粑粑你可是盈盈的全世界,盈盈只有你……。

你要是不要盈盈了。

盈盈就什么都没有了。

看不到爸爸,苏盈盈的心里更是不踏实,慌乱的不行。

砰的一声。

卧室门被重重推开。

苏扬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自己处理完事情,就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生怕盈盈醒来看不到自己。

此时此刻。

护士们的眼神齐齐看向了突然闯入的男人。

浑身脏兮兮的,弥漫着一股汗臭味,明显好多天没洗过澡那种臭味。

满面油光,邋遢的不行。

护士们本来还开心的调侃着,突然看到传入这里的屌丝男,顿时大家的脸色都很是不好。

“你是谁啊!这里可是苏家医疗重地,闲杂人等赶紧滚开!”

“最近紫苑在装修,来了好多搬运工,肯定是那边的人,跑到我们这里来偷看!臭不要脸!”

“死变态,最喜欢打我们护士的主意了,真恶心,赶紧滚,不然我们就喊人了!”

护士们很是愤怒的盯着苏扬,全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正是她们心念念的苏少。

分享给小伙伴们: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十粒 争宠1v2如酒: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十粒 争宠1v2如酒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