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征服朋友人妻的快感—弄刚结婚的少妇同事最爽

作者:出差征服朋友人妻的快感—弄刚结婚的少妇同事最爽 来源:未知 2022-02-23   阅读:

李家沟的清晨,凉风习习,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驴叫声,李秋实这才推开房门,刚准备美美的伸个懒腰,但双目却瞬间被院落中间的那一头毛驴给吸引了,一张满是疤痕的脸上布满了震惊

李家沟的清晨,凉风习习,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驴叫声,李秋实这才推开房门,刚准备美美的伸个懒腰,但双目却瞬间被院落中间的那一头毛驴给吸引了,一张满是疤痕的脸上布满了震惊。

“我艹,不就是昨天晚上给它添加了空间泉水吗,怎么今天就变成这幅模样了。”

放眼望去,此时的闪电哪还有前两天的瘦弱,一身黑亮的毛皮下全是结实的肌肉,尤其是一双驴眼显得更加清澈透亮、灵性十足。

瞧着闪电的巨大变化,也给李秋实打了一剂预防针,

“以后使用空间泉水一定要稀释,要不然猛然间制造出一个怪兽,我岂不是会被国家当做小白鼠,拿来做实验。”

想想就觉得后怕,同时也暗自决定,不论以后如何发展,一定不能将挂件空间暴露在世人的目光下,就算是至亲也不行。

“秋实哥,我可以进来吗?”

就在李秋实准备搞点空间泉水,准备做稀释实验的时候,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好巧不巧的钻进了他的双耳中。

回眼望去,一位身穿紧身牛仔服的俏丽人儿,正站在大门口美目含情的看着自己。

“这是李玥儿?”

看着眼前身材和相貌不输于明星的佳人,李秋实双眸闪过一丝惊艳,但紧接着就摆手招呼道:“玥儿妹子,这大清早的你要去哪耍?”

“听村里人说你回来了,我今天特意约你去摸鱼的。”

李玥儿俏丽的脸蛋上满是期盼的说道。

看着有备而来的李玥儿,李秋实哪能拒绝,只好点头应承了下来。

……

一路上李玥儿丝毫不问及李秋实是如何受伤的,只是像只快了的小精灵,哼着小曲、讲着笑话,不停逗弄李秋实开心,朝着此行的目的地庄浪河走去。

李家沟处于四面环山的位置,而庄浪河就像是一条白色的带子,连接着四周的大山,养育着李家沟的村民。

河边有着几位大娘正在有说有笑的洗衣服,见李秋实和李玥儿走过来,纷纷打着招呼。

庄浪河越往上水流越小,到了中段位置的时候就比较深了,再往下游,那里有个水库,水是深不见底,村里也是严禁大人小孩去哪里玩耍。

河边的大娘见李秋实和李玥儿一起走远,这才相互攀谈道:“哎,多好的娃儿,为什么老天就这么残忍,要不然他和玥儿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当然河边大娘的攀谈李秋实他们是听不见的,因为此时他们正和村里有名的混子李富贵对峙着。

“李富贵,别人怕你,我李玥儿可不怕你,你要是敢欺负秋实哥,我定不饶你。”

此时的李玥儿就像是一只护犊子的雌虎,将李秋实拦在身后,一双美眸里满是愤怒。

“呵呵,玥儿妹子,你可是咱们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胚子,和这么个残废有什么可玩的,他要是能下水摸鱼,我倒立吃屎。”

李富贵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李玥儿娇美的身段,目光中满是浓浓的占有欲。

而这也令李秋实眉头紧皱起来,虽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医治好右小腿和脸颊,能不能配上李玥儿,但自己也不能允许李玥儿被李富贵这歌人渣给轻薄。

轻轻拍了拍李玥儿的肩头,李秋实站到前面,双眼直视着李富贵,邪魅一笑,道:“我和你赌了,今天我要是能摸着鱼,你就当着全村人的面倒立吃屎。”

被李秋实双眼一瞪,李富贵本能的有些害怕,但是一想此时的李秋实可不是以前肢体健全的李秋实,是李家沟有名的摸鱼好手,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此处,李富贵轻声咳嗽了两下算是给自己壮胆,这才应声说道:

“作为四肢健全的人,我也不欺负你这个残废,只要你今天摸到鱼有我的一半,我就当着全村人的面倒立吃屎,可要是你输了呢?”

“呵呵,我要是输了,我把老宅子给你。”

闻言,李富贵双眼猛地一亮,要知道他对李秋实家的老宅子可是眼馋好久了。

“好,赌了,咱们立字为据,免得有些人到时候输了,不认账。”

说完,李富贵招呼狗腿子拿来纸墨笔砚,当场就要和李秋实签字画押。

“李富贵,你好不要脸,明知道秋实哥腿脚不方便,还要和人家赌,我李玥儿不服。”

望着步步紧逼的李富贵,李玥儿不免内心担忧起来,要是李秋实输了,那他在李家沟就彻底没地方去了。

“呵呵,玥儿妹子,要我放弃和李秋实的赌斗也行,除非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说着话,李富贵还不忘用侵略性的眼神肆意看着李玥儿的身躯,这也令李秋实的目光中变得危险起来。

“玥儿,你就在一旁待着,就算你秋实哥残废了又怎样,我照样不是一些阿猫阿狗可以挑衅的。”

话音落下,李秋实接过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

来到河边,这里的水不算深,可以看见水中有着不少的小鲫鱼,这种鱼身形比较细,腹部扁平,游动速度很快。

水里面倒映着李秋实的影子,而这些小鲫鱼就纷纷游动着。

脱掉鞋袜,下了水,清清凉凉的河水,顺着脚趾间流淌,十分的舒服。

看着小鲫鱼,李秋实心中生出许多亲切感,小的时候,就是他来这里摸鱼,给爷爷做汤喝。

那时候,找来几个塑料瓶,里面放上些石头,扔进去些水草,放在石头缝隙间,不一会就有不少的鱼进去。

拎起鱼篓,随手拽了几把水草塞进鱼篓,找了个水草比较茂盛的地方,将鱼篓塞进去,又找了块不大不小的石头压着,省的被水给冲跑了。

而另一边李富贵手拿鱼叉,像是一尊雕像,静静矗立在水中,直到一条一斤左右草鱼在他脚边游过,他才瞬间出手,一击必中。

“吆喝,我们的残废还杵着呢,我这边可是已经开张了,你要是感觉腿疼站不住,就早点认输,免得到时候连左腿也给弄残疾了。”

刺耳的嘲讽传来,却丝毫没有影响李秋实的心境,因为此时的他正在做着实验,要是成功,鱼那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吗!

“既然空间泉水对人的身体有那么强的疗效,那对其他动物来说也肯定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想到此处,李秋实不再犹豫,也不在去管鱼篓是否有收获,回到岸边,从李玥儿手中接过鱼竿,找了个马札坐下,拿出饵料开始垂钓。

“哎,你看这个残废是不是傻了,河水的流速这么快,竟然想着用鱼竿钓鱼。”

见状李富贵嘴角一咧,讥讽道。

“嘿嘿,那个残废看见贵哥如此神勇,心中早就慌得一批了,现在拿出钓鱼竿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旁边的狗腿子一记马屁送上。

闻言,李玥儿顿时不干了,上前就要和狗腿子理论,就见李秋实收杆了,鱼钩上一条三斤重的大鲤鱼正使劲扑打着。

咕嘟!

狗腿子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吐沫,心道:“这特么打脸也忒快了吧,我这前嘴刚讽刺完,你就钓上来一条三斤重的大鲤鱼。”

脸上虽然火辣辣的,但是狗腿子依旧不服气,正打算张口在讽刺几句,却见李秋实的第二杆又开始收杆了。

李秋实连杆了!

草鱼、鲫鱼、鲤鱼,甚至河水中还有一只巨大的黑影,惊得一旁的李玥儿掩着小嘴大声喊道:“秋实哥,这肯定是一条七八斤重的大鱼。”

就在黑影快要被拉倒岸边的时候,李秋实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对劲,急忙将鱼线给放开了。

“嘿,这个残废肯定被黑影吓坏了,竟然在这个时候选择放线,真傻。”

瞅准机会,狗腿子就是一个嘲笑。

李秋实根本就不予理会,双眸死死的盯着河面。

只见那道黑影猛然间跃出水面,带动着鱼线就朝着水下游动,要不是李秋实提前放开了鱼线,这一下子直接就会崩断。

狗腿子目瞪口呆,脸被打的啪啪作响。

又是一番溜鱼,这次过了近半个小时,河面才算是平静下来,李秋实也是浑身乏力,

而路过河边的村名见此一幕,也是相互间攀谈道:

“好家伙,这条鱼强悍的很,该不会是黑鱼吧,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就刚才那挣扎的劲,谁实话我都觉得钓不上来,鱼线就被绷断了。”

“别胡说了,要真是黑鱼,那咱们这河里还能有其他鱼类存活吗!”

“行了,你们两个老棒槌就不要相互抬杠了,还是赶快帮秋实把鱼弄上岸,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鱼,特别想知道这是什么品种。”

李秋实歇了口气,双臂稍一放松后,猛地用力,鱼线带动水珠,洒在半空,阳光照射其上,勾勒出一道彩虹。

河边村民看呆了,

只见一条一米二三长、十分肥硕的青鱼,在河岸边无力的扑打着。

“我去!”

一位喜欢垂钓的村民,直接爆了粗口。

就是李秋实自己也看呆了,打小也钓了不少鱼,可是如此之大的青鱼,也是头一次见。

“小娃娃,你运气不错,就凭一条鱼竿能钓到这么大的一条鱼,咱们见者有份,你准备什么时候吃,到时候我们也不亏待你,带着自家酿的好酒去找你。”

很显然这位喜欢垂钓的村民,也行尝一尝这种大鱼的味道。

李秋实被周围村民炙热的眼神看的浑身乏力,可是这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毕竟这种大鱼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钓到的。

“好啊,正好小子刚回村子,也没什么好招呼大家的,正好这条鱼补上。”

李秋实笑了笑,拿着手机,将大鱼拍下来,随手发了条朋友圈,和大家伙约定下午开吃。

至于李富贵等人,早就如兔子一般,逃之夭夭了,也不知道是没脸见李秋实,还是跑去找帮手了。

李秋实看着这条一米多长的青鱼犯了难,先前溜鱼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再加上自己腿脚不方便,根本就抱不动。

对了,自己既然能将空间泉水给带出来,那一定也能把这条青鱼给带进去,想到就走,他先让李玥儿回家准备烧鱼的材料,这才趁着周围没有人,念头一动,青鱼便出现在了挂件的空间里面。

笑着扶了扶手,沿着水流向上,来到放置鱼篓的地方,光是远远看着,笼子就在水里晃来晃去,收获定是不错。

密密麻麻的河虾,二十来个螃蟹,鲫鱼数十条,几只鲤鱼和草鱼,一股脑的收进了空间,这才拎着鱼篓朝家中走去。

直到临近家门的时候,李秋实这才悄悄把青鱼从空间弄出来,没想到先前被溜得像条死鱼的家伙,此时精力却旺盛的很,要不是李秋实早有准备,说不定被青鱼一鱼尾给打翻在地了。

来到院门前,招呼李玥儿开门,将青鱼放进大盆中。

瞧着这个大盆都装不下,鱼头和鱼尾耷拉在外面的青鱼,李秋实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黑暗。

接着从空间中拿出部分的虾蟹,便招呼李玥儿打下手,准备大展厨艺,招呼村里人。

都说专注的男人是最吸引人的,虽然李秋实的脸颊被毁容了,但他那一双像是会说话的眼睛却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李玥儿。

“嗯,秋实哥真好看,要是能和他……”

想到此处,李玥儿心中猛地一阵羞涩,“我怎么能想这些呢,真是羞死人了!”

“玥儿,你脸怎么了,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回首看着李玥儿双颊通红,李秋实满是关心的问道。

“哼,真是个呆子,不理你了!”

见状,李玥儿心中那叫一个气啊,一跺脚便朝着院门外跑去,留下李秋实满头雾水,苦笑一声,继续自己的烧鱼大业。

而恰在此时院门口却传来了闹哄哄的声音。

“李富贵,你比赛输了,不认账也就算了,怎么还有脸找秋实哥的麻烦。”

李玥儿双手叉腰,杏眼圆睁,活脱脱一个护犊子的雌老虎。

“呵呵,玥儿妹子你让开,今天只要将大青鱼交出来,我们转身就走。”

李富贵满脸的无赖。

“你无耻,这大青鱼,可是秋实哥自己钓上了的,凭什么要给你!”

李玥儿据理力争。

李富贵双眼微眯,一副无赖样,道:“什么他李秋实钓的,明明是我兄弟们好不容易从水库抓上来的,没想到被李秋实这个小瘸子给偷走了。”

狗腿子们指着大青鱼,在一旁符合道。

“啊呸,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今天我李秋实把话撂这了,你们要是敢碰老子的大青鱼一下,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和你们理论理论。”

李富贵和狗腿子们见拎着剃刀、霸气侧漏的李秋实却有了一瞬间的胆怯。

李秋实钓上来这么大的一条鱼,难怪被李富贵看上了。”

“李富贵这小子可不好招惹,看来这条鱼马上就要易主了。”

一旁的村民只是同情的看着李秋实,却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毕竟李富贵他们家在李家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

要是被他盯上轻则被当中羞辱,那可就是,麻烦不断了。

……

李富贵几人看着李秋实不是好歹的样子,心头非常的不开心。

“艹,在李家沟这一亩三分地上,谁敢不给我面子,今天要是不把你这个小瘸子收拾收拾,那以后李家沟,岂不是谁都可以和我叫板。”

嘴角渐渐浮现出残忍的笑容,李富贵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李秋实,“李秋实看在你和同村的份上,只要你乖乖把鱼交出来,我今天不计较你偸鱼的行为,要不然我非把你送进号子里待几天。”

“李富贵被说那些有的没有,今天想要鱼,除非从我的尸体踏过去。”

望着对面虎背熊腰的李富贵三人,李秋实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但却依旧半点的退缩。

“艹,真特么给脸不要脸,兄弟们给我废了他。”

见李秋实如此的不识趣, 一声咒骂,李富贵招呼着两个狗腿子就朝着李秋实挥拳打了过去。

看着来势汹汹的三人,李秋实虽然腿脚不方便,但是一点都不怂,同样挥拳冲了上去,凭借一股狠劲,你打我三拳,我咬你一口的,硬生生和李富贵三人打了个起鼓相当。

但终归是独狼架不住群狗,很快李秋实就处于了被动挨打的状态。

“老子让你嘴硬,看老子不打死你。”

李秋实双手护着头部,没有发出一丝痛哼,两只满是仇恨的眼睛死死的望着李富贵。

“幺,小瘸子,还敢瞪。”

被李秋实看的有些发毛,李富贵恶向胆边生,抬脚就朝着李秋实的面部踹去,这要是被踹中了,李秋实就算不死,也会被踹成脑震荡。

千钧一发之际,被拴在草棚里毛驴终于挣脱了缰绳,护住心切,抬起一对后蹄子,根本不给李富贵反应的机会,直接踹在了胸口。

砰的一声,李富贵那健硕的身子,重重的砸了地面上,溅起了一地的灰尘。

毛驴这种动物在李家沟,基本上每家每户都养,但像闪电这么聪慧、护住的,村民和狗腿子们,那里见过。

听见李富贵的哀嚎,再加上闪电的威慑,狗腿子哪里还敢找李秋实的麻烦。

“贵哥,你没事吧!”

望着脸色青紫,嘴角流血的李富贵,狗腿子门显得有些慌了,要是这位爷有个三长两短,那……

想到这里,两个狗腿子那里还敢找李秋实的晦气,急忙架起李富贵,就朝着村卫生院跑去。

……

看着李家沟的村霸离开,村民这才敢上前查看李秋实的伤势。

“玥儿妹子,你先不要哭了,还是赶快把秋实送医院吧。”

闻言,李玥儿才回过神来,急忙伸手去扶。

“玥儿,不用送我去医院,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扶我回房间就好了。”

扫了院落中的村民一眼,李秋实忍着身体上的伤痛,道:“今天这鱼是吃不成了,大家还是请回吧!”

看着李秋实那冷淡的态度,村民知道,今天这件事算是把李秋实给得罪了,但心中却很少 有愧疚之意,毕竟在李富贵面前,谁敢出言。

再者说,李秋实现在的身体状况和家境,他们不要落井下石就不错了,出言帮忙那是傻子干的事情。

“秋实哥,对不起,都是玥儿的错,我今天就不该喊你去溜鱼。”

将李秋实扶进房间,看着那满身的於痕,眼中噙满了泪水。

“今天这件事请不怪你,是我自己没用。”

“玥儿,我有些累了,你回去吧。”

说完,李秋实便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不愿再多说一句话。

见状,李玥儿虽然心疼,但她也知道;李秋实的性格,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嘱咐道:“秋实哥,你先休息一会,我晚上过来看你。”

听着房门被关上,李秋实在也掩不住内心中的委屈,他不知道平常看起来热情的村民,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冷漠。

但凡他们上前说一句阻止的话,李富贵今天敢动手打人。

“呵呵,真是个势利的社会。”

伸手擦去眼角的泪水,李秋实念头一转,身影就出现在了挂件空间,看着那一眼泉水和一亩黑土地。

李秋实双拳紧握,目光也慢慢变得坚定起来。

“既然泉水能改善闪电的身体,那它肯定对我的伤势,也有帮助。”

说着,双手捧起泉水,咕嘟就是一口。

清凉、微甜的泉水顺着咽喉流进,顿时化作暖流,朝着全身也涌去。

那细微的伤口开始渐渐愈合,大点的伤口也不再渗血。

看着身上的变化,李秋实知道该治疗自己的残疾了,可是根据爷爷留下的药方,其他寻常的药材只要花点钱就能找到,但是百年人参,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心头烦乱,李秋实蹲下身,摸着那黑黑的泥土,眉头一会皱起,一会放松。

“呵呵,泥土、泉水,这不是种植庄稼最基础的东西吗,再加上泉水对动物有效,那对植物呢!”

越想李秋实的眼睛就越亮,念头一转,就出现在了房间中,推门而出,将院落中的鱼虾整理妥当,和那条大鱼,一股脑的丢尽了挂件空间的泉水中。

而他则将以前的爷爷用过的架子车,从库房中找出来,打算简单的改装一下,让闪电拉着自己去一趟水湾村的集市。

一小时后!

“呼,终于弄好了。”

看着眼前改装好的架子车,李秋实长呼了一口气,道:“虽然两年没做木匠活了,但这手艺还是没有落下啊。”

说完,便将闪电给牵了过来,把改装好的架子车给它套上,刚刚好。

瞧着自己满意的作品,李秋实关上门,架着驴车朝水湾村走去,直到离水湾村不远的地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才把鱼虾从挂件空间拿出来。

……

分享给小伙伴们:
出差征服朋友人妻的快感—弄刚结婚的少妇同事最爽: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出差征服朋友人妻的快感—弄刚结婚的少妇同事最爽相关文章
  •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彻底征服人妇老师李诗芸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彻底征服人妇老师李诗芸

  • 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征服双收岳女两

    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征服双收岳女两

  • 女朋友刚要完又要 巨龙小屁孩挺进巨臀少妇

    女朋友刚要完又要 巨龙小屁孩挺进巨臀少妇

  • 顶破水晶肉色丝袜进入 出差我和公高潮我和公乱

    顶破水晶肉色丝袜进入 出差我和公高潮我和公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