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乱惀小说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作者:最爽的乱惀小说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来源:未知 2021-03-06   阅读:

唐朝和亲不少,常规操作是先封一位宗室女子为公主,再把公主嫁出去。统叶护可汗想要正统的大唐公主,难度很大。和亲在华夏有着悠久的历史,西汉时期汉高祖刘邦就给和亲开了个

唐朝和亲不少,常规操作是先封一位宗室女子为公主,再把公主嫁出去。统叶护可汗想要正统的大唐公主,难度很大。和亲在华夏有着悠久的历史,西汉时期汉高祖刘邦就给和亲开了个头,但派去和亲的,绝大部分都不是真正的公主,很多只是血脉疏远的宗室女,甚至挑一些面容姣好的宫女替代。历史上有名“昭君出塞”里的王昭君,在出塞前的真正身份只是一名普通的宫女。统叶护可汗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在他的统治下,西突厥的国力达到了巅峰,可惜到了后期变得高傲、自负,对百姓也不友好,以至西突厥由盛转衰。这一次和亲之行,没有想像中好走。长孙冲那小子,还把这次出使说成白捡的功劳,什么公费旅游,一路好吃好喝,回来就升官发财,当时听得自己都心动,听李道立说了才知道,这一趟并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中那么美好。看看负责安全的李恒就知道了,一路小心谨慎,生怕出事一样。李恒越紧张,陆庭内心也就越担心。使团出发后,李道立下令一切从速,天亮就出发,天黑才住下,在驿站换马、用饭,都是提前派人通知驿站提前准备,对沿途官员乡绅的邀请,能免则免,实在推不过,这才停下简单喝几杯,小坐一会才上路。李道立贵为高平王,能让他给面子的人,没几个。陆庭第一次跟随使团出使,刚开始时很有兴致,骑着高头大马,领着护卫赶路,有一种意气风发、威风八面的感觉。只是骑了几天,陆庭就有些腻味了,放弃骑马,跟李道立一样,坐在马车里,看看书、看看风景,补补觉更好。李道立说得不错,路上没有什么好景色。一路向西行,离长安越远,感到地方越偏僻、贫穷,在长安,看到都是鲜衣怒马、歌舞升平,就是普通老百姓,也穿得干

文学

净整洁,面色红润,出了长安,路上看到越来越多衣衫破旧、面带菜色的老百姓,他们神色麻木、目光呆滞。不少小孩子,连裤子都没有,光着屁股在路边玩耍。好像跟长安城不是生活在同一个国度。隋朝最后一个皇帝杨广,西征吐谷浑、三征高句丽,滥用民力开挖大运河,引发全国范围农民起义,天下大乱,导致隋朝崩溃,李渊父子征战多年才建立李唐,唐朝建立后,内忧外患,连年征战,打仗是最烧钱的行为,打了这么多,国库空虚,国力透支,老百姓的生活更是水深火热。对老百姓来说,现在离安居乐业、生活富足还有很远一段距离。越向西走,战争遗留下的痕迹越深,生活生产的秩序还没有恢复,陆庭心情越来越沉重。使团一行从长安出发,经岐州、陇州、泾州、兰州,凉州、甘州,在李道立的督促下,仅仅用了二十五天,就到达了玉门关。使团一行轻车上路,马匹、粮草都是由沿途驿站补给,就是不靠近驿站,也有人通知当地官署配合,还有兵丁在前面开路,可以说一路畅顺,为了赶路,经过兰州时,高平王李道王把属于他专用的豪华马车留在当地官衙。原因很简单,路不好走,那么大的马车,经常要随行人员帮忙推车、填坑、甚至开路,严重影响行进速度,从兰州到千泉那一段,路更加难走,把马车留在兰州,回来时可以继续坐着回长安。从长安到玉门关,距离大约在一千四百公里,折合三千里,二十五天走三千里,一天大约走一百二十里,在沿途有补给的情况下,还是全员有马或马车代步,速度真不算快,考虑到一路上有不少推不开的宴请,有好吃的、好玩的又停留一下,还能接受。当然,跟那些三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不能相提并论,跟后世坐飞机几小时就能到达更没得比。到达玉门关后,使团在玉门关进行补给,陆庭跟在李道立身后,跟玉门关守将周正阳会面,并在周正阳的陪伴下游览名震天下的玉门关。李道立不仅是使团的正使,还是高平王,回京后肯定要跟皇上述职,说到路上见闻时,在皇上面前说几句好话或说几句坏话,有可能直接影响某个官员的仕途,所以一路上地方官员都极力讨好。周正阳也不例外。参观玉门关时,陆庭的心情有些复杂。想像中的门玉关,据天险,守国门,威武壮观,像一枚钉子钉在大唐的边陲,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而眼前的玉门关,就是用黄土夯筑,加以石头木材辅助的、有点类似古代大户人家的建筑。四面是高高的围墙,围墙上有箭垛、有角楼,围墙四周是守卫将士的军营、储物仓库、马厩,中间有一座高达七丈的高箭塔,箭塔上设有烽火台,集瞭望、防御和和烽火台于一体。想像和现实相差太远,陆庭心里隐隐有些失望。陆庭从守将周正阳嘴里得知,赫赫有名的玉门关,只有一个营的兵力。也对,玉门关听起来是一座雄关,实际上它的功能主要是防御和示警。公元前121年到公元前111年,西汉王朝为了巩固击退匈奴的战果,在河西走廊设置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以及与敦煌成犄角之势的阳关、玉门关,从此,沟通东西方的丝绸之路得以畅通,玉门关的作用主要是作为敦煌的犄角,防止敦煌被包“饺子”。李道立站在玉门关的城墙上,看着有些外面荒无人烟的荒野,有些感叹地说:“看古书说,来自远方的商队,成群结队向玉门关奔赴而来,挤挤攘攘,,可惜此景不再。”周正阳苦笑地说:“自东汉开始,战事纷乱,丝绸之路三通三绝,沿途势力、马贼又多,若是太平年代还不错,一旦路上不安全,商队改走海路,有时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支商队。”以前守玉门关是一个肥差,商队要过关、要住宿、要补给,这些都有油水,现在守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一年到头也没多少过路的商队,陆庭闻言点点头,一路向西,越走越荒凉,敦煌城内还算有点热闹,到了玉门关,好像到了一个被发配的苦寒之地,没有生机、没有活力,守关的将士,一个个也脸色凝重。三人又聊了一会,李道立有些累,就去周玉阳给他准备的地方,小睡一下。李道来过玉门关,对玉门关并不陌生。陆庭第一次来,兴致很大,想到高塔上登高望远,周正阳知道后,二话不说就陪陆庭一起上塔。“陆副使,这里弯弯腰,小心磕着头。”“扶着楼梯走,省力。”周正阳不时提醒陆庭,一路显得很殷勤。箭塔一共有七层,到第六层时,陆庭突然停住了。第六层的楼梯旁边是一个大约五六平方的空间,每一层都有这样的空间,奇怪的是,这一层摆放了一套简单的茶具,还有桌椅,最令陆庭感到惊讶的,里面挂着一幅画。那幅画很特别,荒凉的高山上,一名身材婀娜、盛装打扮的西域少女正在翩翩起舞,旁边是骑着战马、全副装备的将士,美少女的柔美与将士的铁血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让人印象深刻。看到陆庭盯着那幅画,周正阳笑着问:“陆副使,对这画有兴趣?”“画得挺好,有点意思。”看画的内容,应是少女给准备出战的将士跳舞助兴,也许是一个祈祷的仪式,不过画得很好,寥寥几笔就形神俱备,一看就知画师的功力非凡,可惜署名处用的是西域文字,陆庭看不出是谁画的。周正阳看出陆庭不会西域文字,主动开口问道:“陆副使,听过西域大尉迟吗?”陆庭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想了想,很快说道:“大尉迟,可是善画西域西域风土人情的尉迟跋质那?”一路太无聊了,陆庭就让独眼给自己讲西域的风土人情,其中独眼就说过这个尉迟跋质那,绰号大尉迟,李二身边有个叫尉迟敬德的心腹,只是听了一次陆庭就记住了。“没想到陆副使还知道尉迟跋质那”周正阳一脸佩服地说:“没事,这幅秋山出征图就是出自尉迟跋质那之手,说起来也巧,去年有几个打猎的人遇上狼群,被狼群包围攻击,死伤惨重,周某领着一队骑兵在附近巡逻,顺手救了他,被救的公子养好伤后,派人送了一些肉食还有这幅画表示感谢。”周正阳补充道:“平日多在这里值守,就弄了个打发时间的地,觉得画上的美女挺好,就挂在这里。”“没想到周将军还有这份雅兴,难得。”陆庭恭维道。周正阳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也不怕陆副使笑话,周某年幼时从文,想谋个一官半职光耀门楣,练武只是健身,没想到文不成武就,成了一介武夫,也不算什么雅兴,就是空闲时打发时间。”陆庭看了看那幅画,犹豫一下,还是开口:“这幅画不错,不知周将军能否割爱?”尉迟跋质那是一个有名的大画家,他的画有收藏价值,这幅画很符合陆庭的审美观,拿来收藏不错。画出自名家,画得也不错,周正阳对这幅画明显不够重视,随意挂在这里作装饰,没好好裱起来,任由干燥的风吹它得不时晃荡。换成是爱画的人,肯定是把它好好装裱起来收藏,隔一段时间小心拿出来欣赏一下,任由它在周正阳手里糟塌,还不如自己收过来。周正阳主动陪陆庭登塔,就是想交好陆庭,毕竟陆庭声名在外,年纪轻轻就做了副使,前程一片光明,还愁送什么呢,听到陆庭开口,爽快地说:“难得陆副使看上,君子有成人之美,就送给陆副使吧。”尉迟跋质那的名气是有,不过他是于闾人,在中原地区名声不显,再加上他创作很努力,流传的作品很多,价值并不高,送了也不心痛。陆庭连忙说:“第一次见面就让周将军割爱,已经很过份,要是再白拿,更说不过去,周将军,你开个价吧。”顿了一下,陆庭补充道:“要是周将军不开价,那我只能放弃了。”无论什么时候,人情债最难还,陆庭跟周正阳并没什么交集,要是欠下一个不知用什么来还的人情债,不划算。能用钱解决的事,都是小事,陆庭不缺钱。周正阳看到陆庭一脸认真的样子,知道他不是开玩笑,只是沉吟了一下,很快说道:“都说陆副使才华横溢,是大唐公认的大才子,不如就赠周某一首诗作为交换,也算是了却周某学文方面的遗憾。”陆庭不肯白要,周正阳也明白,两人只是初次相识,没什么交情,不想欠自己的人情,这幅尉迟跋质那的画不值什么钱,再说陆出使前只是秦王府一个不起眼的小主事,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一个秦王府的小主事,自己向他求官显然不现实,再说现在是太子府占优,周正阳也不会这个时候轻易站队,官求不来,钱财方面也不好狮子大开口,干脆让陆庭作首诗。写得好,自己也跟着沾光,了却自己年轻时的心愿挺好,再说有了名气,升官发财只是时间问题;要是写得不好,那也不要紧,跟陆庭这种前程不可限量的人结个善缘,肯定不会吃亏。赠周正阳一首诗?这个要求有些特别,平康坊的姑娘求诗,那是为了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和人气,不难理解,周正阳是玉门关一个守将,一名武夫,他也来求诗?只是犹豫片刻,陆庭欣然同意:“难得周将军这般抬爱,那我献丑了。”周正阳没想到陆庭答应得这么干脆,楞了一下,很快一脸兴奋地说:“陆副使稍等,我这就去准备笔墨纸砚。”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周正阳亲自去准备。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最爽的乱惀小说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下一篇:没有了
最爽的乱惀小说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相关文章
  •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我在健身房被3p了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我在健身房被3p了

  •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大炕上各弄各的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大炕上各弄各的

  • 把腿把开学长都给你高 玩弄村里的成熟村妇

    把腿把开学长都给你高 玩弄村里的成熟村妇

  •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乱肉辣伦全文阅读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乱肉辣伦全文阅读